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574 日落星沉至親難隔


   99第五百七十四章日落星沉,至親難隔
    
    礴太祖朱示璋吊說只是鄉野出身的一介貧民,但登基刨的就是禮,因此大明建國之后,他極其關注完善禮制。手機輕松閱讀:整理只不過,因為出身的緣故,哪怕是禮部從故紙堆里找出來的那些繁復禮制,他也要吹毛求疵,往往一改再改,就是要和歷朝歷代不一樣。當初最寵愛的孫貴妃去世,他硬是一改庶母無服的舊例。令庶子為生母服,眾子為庶母期。
    
    也正因為如此,明禮之齊備讓人嘆為觀止。朱元障為開平王常遇春舉哀的儀式也記入了大典,只是至此之后,這一條就再未用過。而東宮為王公舉哀的儀式倒是用過好幾次。只如今顧氏雖尊,畢竟并非王公大臣,東宮另外遣使吊祭已是難得。
    
    此時天色已晚,靈棚中吊客本就寥寥無幾,黃潤代東宮拜祭。喪主答拜之后,管家高泉就將其請到瑞慶堂奉茶,竟是英國公張輔親自出來作陪。黃潤乃是東宮老人,明白張輔和死去的顧氏情分非比尋常,因此哪里敢擺架子。奈何他今次前來不但是代幕東宮太子,卻還有朱瞻基的囑咐,可面對張輔,饒是聰明如他,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把張越請來說話。
    
    張輔雖是武官,卻是心思機敏更勝文人,見黃潤一直捱著不肯走,他就明白此人前來吊祭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若是平日,他自會行個方便。但這幾天眼看張越一直在旁邊幫著張信操持喪事,一日數次哭靈,傷心得根本顧不上其他,豐來吊祭時還是硬把人拖到書房去的,他不免有些躊躇。此時此刻,他想了又想,最后才打定了主意。
    
    “黃公公請稍坐片刻,我去去就來看見張輔這一走,黃潤這才松了一口氣,彈彈衣角換了個更舒服的坐姿。他從前也來過張家一兩回,這瑞慶堂也不是第一次進來了,如今掃一眼下首兩側擺放得整整齊齊的十六張楠木靠背交椅,漆色簇新的高幾腳踏,以及高懸堂上的金漆牌匾,再想想如今那風光大辦的喪事,他不禁心嘆畢竟是名門氣象,隨即暗自搖了搖頭。
    
    這些上名門多了,可卻沒幾家能長久。想當初徐家何等風光,還出了當今皇后,如今還不是徒有尊榮實權全無?
    
    “黃公公。”
    
    “啊張大人來了。”
    
    張越走進屋子喚了一聲,見黃潤忙不迭地站起身,遂快步上前。
    
    今日一天跪了無數次拜了無數次哭了無數次,他的腦袋已經有些昏昏沉沉。強打精神彼此廝見了之后,坐下來的他忍不住揉了揉太陽,這才歉然說道:“大堂伯臨時有些事情,所以只能由我作陪,還請黃公公回稟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張家上下深為感激,還有皇太孫聽張越說話嗓音嘶啞,而且頗有些語無倫次,黃潤自是心里有數。
    
    只是張越既然主動提到了皇太孫。他便輕輕咳嗽了一聲,鄭重其事地說:“小張大人,老夫人故去固然是傷心事,但畢竟也是高壽了,你還請節哀順變。咱家此行除了代東宮吊祭之外,就是替皇太孫殿下捎帶幾句話給你。等你喪假滿了之后。皇上應該會給你調職,殿下讓咱家事先給你通個氣。”
    
    哪怕事先已經考慮過遷官別任的勾當,張越完全沒想到竟然是真有其事。此時乃是顧氏新喪的當口,他的腦袋本就一片混亂。實在是沒法抽出什么頭緒來,因此沉默了好一會兒,他方才苦笑道:“我眼下心亂得很,請黃公公代我多謝皇太孫殿下的提醒。”
    
    這種時候上門提這什事確實有些不合時宜,因此黃潤見張越如此斃,景。也不好多說什么,又交談了幾句便站起身來,真心誠意地說:“總而言之小張大人你還年輕,雖說居喪盡哀乃是晚輩的本分,但還請一定保重身體。”
    
    和人攀談了一會,張越也無心多說什么,親自將黃潤送到了大門口。眼看著人上馬離去,他便轉過身子往回走。才一進前院,他就看到張輔正站在那里。網網張輔來叫他的時候,已經把話點得極其透徹,因此他便拖著沉重的步子走上前去。將黃潤對自己說的話原原本本復述了一遍,末了才說道:“祖母這一去,我的心都亂了,橫豎事情沒個準,如今我也懶得想這些了。大堂伯。您幾天沒回和,”
    
    “不妨事,我只用參加朔望日的朝會,這時候只想為嬸娘最后多盡一點心意。”
    
    張輔擺了擺手,隨即便和張越一起往里走。通過屏門的時候,他便淡淡地說:“那天我趕來的時候已經遲了,但有些事情比你知道的多一些。你祖母將一份單據交給了你大伯娘,那是她這么多年積攢下來的體己財產,除了房產之外,她把地產店鋪和其他錢物幾乎均分給了你爹和你大伯父二伯父。這不是一個小數目,她事先甚至根本沒提過。”
    
    原本心思重重只顧埋頭數著青磚走路的張越猛地抬起了頭,渾渾噩噩的心一下子清明了起來:“祖母是不希望這一家人散了?”
    
    “應該是這樣,她還真是一片苦心。”
    
    想起自己在王夫人那里看到那份長長單據時的情形,想到那每張紙箋的末尾都端端正正寫著顧氏的小楷簽名,還蓋著那方小印,張輔不禁心生感慨。
    
    由于隨父親走漠南,他的母親去世得早,他跟著父親回歸中原的時候只有十一歲,和兩個弟弟都寄養在開封的顧氏身邊。他和張信年齡雖相仿,但個性卻不一樣,但顧氏硬是逼著他讀了不少書,一直教導他身為長子的職責。
    
    只可惜兩個弟弟那時候還小。而且他們三個只在開封呆了三年,否則若是顧氏也對他們嚴加管教,怎么可能讓張朝張覲只知享樂不知進退。甚至為了榮華富貴劍走偏鋒?
    
    “蜻難那幾年,你大伯娘深受你祖母照顧,一向傾慕她為人。后來我從征在外,常常一去就是一年半載,家中從來不用心,她管家的本事其實都是照著你祖母那一套。你們這偌太一個家能夠有今天,何嘗不是你祖母苦心維持的緣故?我和你甄二叔覲三叔的生疏冷落你應該都瞧見了,有這前車之鑒,我也不想讓你祖母以前的苦心白費,那就太可惜了。”
    
    “我明白,祖母也對我這么吩咐過。”
    
    “我就知道嬸娘當初必定會對你嘮叨這斤小。你大伯父鄉試解元,步入官途最初也是一帆風順,結果終究及不上你二伯父的軍功封爵,如今你祖閱隘最薪罩節就湛泡書凹剛剛剛口陽孫昭比們小說芥壘萬;,他未必肯在這陽武伯府,直呆下去六就是你爹,叭”川是個自尊心強的人。好在你祖母想得周到,這東邊武安侯府的地方乃是人家的,不可能越過去,這胡同西邊幾家人的宅地她卻設法買了下來,都算在家里的公產當中。只要再使些錢,擴建兩處獨立的宅子絕對不成問題,如此大伙兒也好過些。”
    
    倘若說顧氏之前處置個人私產的方式已經讓張越大為震動,那么此時聽到這又一番話,張越只覺得心里更是酸楚。他最初對顧氏多敬少愛。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耳濡目染祖母做事為人,他不知不覺生出了認同感。尤其是祖母拉手說話的時候那種親切感。他更是從來都沒忘記過。而如今。他卻失去了這位可親可敬的長輩,此生此世再也見不著了此時日頭已經西下,他抬頭望了望西邊那金燦燦的落日余輝,忍不住瞇了瞇眼睛。太陽光很是柔和,并不刺眼,映照在人臉上也沒有多少熱度,但卻讓人無法忽視。遠望著那一輪紅日逐漸消失不見,他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氣。
    
    日落晏沉乃是人的定數,夕陽總有下山的那一天,他縱使再舍不得也是枉然。他會永遠記得顧氏那最后一抹笑容,會永遠記得她那無數次的殷切囑咐。
    
    外頭男人在靈棚中接待一眾拜祭的文武官員,內里女人們也得在哭靈之外陪著往來的官眷皓命,都是忙的不可開交。雖有王夫人和靈犀,但一個畢竟是侄兒媳婦,一個到底是有體面的丫頭,終究不好一味越俎代庖。
    
    連著忙碌了三天,晚飯時分。王夫人便徑直來到了西院杜綰那間屋子。也顧不得什么規矩其他,直接癱倒在了那張太師椅上。她雖說當了二十多年的當家主婦,但一來她的吩咐在英國公府令行禁止,二來一直都挑了精干人幫著,如今雖有靈犀,卻畢竟不如自己家。隨手接過小丫頭捧上來的茶,她一口氣喝了個干凈,這才疲憊地嘆了一口氣。
    
    “以往看著你們家里那么多人熱鬧和睦,等到辦起事情來才發現人實在是太多,要挑做事的卻難。你大伯母本就病了,撐了這三天幾乎已經熬不下去了;你二伯母猶如木頭人,別人說什么就是什么。哪里還有從前的精明;超哥媳婦慈和鎮不住場面,起哥媳婦性子傲脾氣大,偏你有孕在身”要是再這么下去。這往來誥命幾乎就要應付不過來了!”
    
    杜綰如今已經有將近八個月的身孕。盡管心中悲痛,卻要顧著腹中胎兒,因此在頭一日之后,哪怕絲毫沒有胃口,她也不得不強迫自己進食。就連小五也常常過來照應保胎。此時聽到王夫人說這話,她的面上一黯,細細沉思了片刻,便有了主意。
    
    “二伯母是陽武伯夫人,接待往來誥命原本就是她該做的事。她這年閉門不出,想來總不可能是光靠念佛撐著,總該是想通了某些關節。她如今任事不管人云亦云,恐怕是被老太太故世的消息震懵了。大伯娘之前不是提起過老太太留下的囑托嗎?只要讓她知道了些,料想她那么精明的人,必定會明白老太太的一片苦心,不會再如眼下這般渾渾噩噩。”
    
    “你說的有道理。”王夫人一面聽一面點頭,隨即長長嘆了一口氣。“她為了一己之私險些惹出了大禍事,固然是可恨得緊,但人總有犯錯的時候,總不能一輩子關在屋子里追悔過去的事。我這就去和她說。這好歹是一把年紀的大人了,該站出來的時候就該站出來。”
    
    眼見王夫人站起身匆匆出門。杜綰忙吩咐一旁的小五跟著送一送。
    
    等到那蔥綠色的軟簾子輕輕落下。地方才緩緩坐下身,重重靠在了椅背上。她有記憶的時候便沒了祖父母。除了父母之外,其他親人的記憶都淡薄得很,因此幾乎不曾有什么悲痛欲絕的喪親經歷。這一次顧氏的過世,卻讓她深深體會到了那種心里少了一塊的悲傷。
    
    想當初孟敏先后喪母喪父的時候。是不是就是如此?朱寧在生母之后又失去嫡母的時候,是不是也是如此?翠墨在痛失雙親的時候,是不是還是如此?還有兒時便經歷了人生中最大慘痛的小五”,“姐姐!”
    
    小五一進門就看到杜綰臉色發白地坐在那里,不禁嚇了一跳,連忙三兩步沖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等到發現沒什么大礙,她這才松了一口氣,旋即就勸道:“姐姐。老太太都已經故去了,您不要老是惦記著這些。老太太是最和藹慈祥不過的人,倘若她知道,也肯定希望您平安生下一個健康的孩子。再說了,爹娘,”
    
    “小五。”不等小五說完話,杜綰便緊緊握住了她的手,語重心長地說,“爹娘自然是很盼望我的這個孩子,但他們何嘗不盼望你也有這?不要老是念叨什么不嫁人,你如今也該知道,這些上除了我們。還有人是真心對你好的。若是沒有這么個人陪著,哪天你也遇到這樣的傷悲時,恐怕就不是那么好過了。你得明白,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強。”
    
    想到張越昨夜難得從前頭回屋子時對自己吐露從前和顧氏相處時,從生疏到敬愛再到親近的種種情形,她忍不住憶起自己和父親之間漸漸彌合的那層隔閡。至親難隔,從前再疏遠,最后總隔不斷那絲依戀。
    
    比:從迷戀這個角度來說,我是個癮君子。除了這次過年被魔王系列迷住之外,往前追謝,還可以找到不少例子。之前是游戲空之軌跡三部曲,再往前是銀英小說和動畫。再往前是黃易的武俠,再往前是大仲馬的一系列西方小說,再往前是金庸和其他人的武俠以及二月河的三部系到,再往前是四大名著。因為迷戀入戲之深沉,在高中時曾經被戲稱為吸鴉片的癮君子,所幸我從來沒困為游戲小說動畫這些愛好而荒廢掉正事。人生正是因為有這些沉迷,所以才會無限美好,不是么?
    
    原以為月票突破五百就了不得了。現在看來似乎能突破七百,很高興。謝謝大家!距離前一位相差不過一百票,能不能頂上去呢?為了紀念沉迷的二月,迎接一個奮發的三月,今晚十二點會提前更新三月第一章,明夭中午十二點更新三月第二章,特此預告,謝謝大家!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