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575 以德報德將心比心


   99第五百七十五章以德報德,將心比心
    
    川錦衣衛獄的文武大臣多人,最井獲釋的仍是楊”劉距離他之前入獄不過十天,甚至連他的家人以及張越萬世節子侄晚輩特意準備的冬衣也完全沒有用上。盡在就連在錦衣衛詔獄中干了十幾年的牢頭獄吏,對于這位兩次入獄都不曾超過十天的神奇閣臣都是恭恭敬敬,北鎮撫司那位鎮撫甚至還把人親自送到了門口。
    
    與獲釋的旨意一齊頒下的還有復左春坊大學士的制書,雖說只不過是官復原職,既沒有撫慰也沒有其他,但好歹安慰了原本擔驚受怕的楊家下人。因此,看到出了北鎮撫司的楊士奇仰望天空出神,管家楊忠連忙拿著厚實的夾披風上前,小心翼翼地蓋在了自家老爺肩頭。
    
    “老爺,雖說如今平安無事,可您好歹注意一些身體,夫人和兩個少爺都在老家,只有小的這么幾個人跟著伺候,若是您有萬一,小的可怎么交待?”
    
    深秋的天空一碧如洗,風中甚至還有幾分寒意,楊士奇漫不經心地系好了披風,隨即便伸出拇指和中指揉了揉太陽,又安慰了楊忠幾句。上車之后,他問了幾句家中情形,得知不少親朋好友上門轉交了各種東西,他不禁微微一笑。等到聽楊忠提起張越祖母過世的消息時,他到是愣住了。想到詔獄中獄卒轉交的那些東西,他當即吩咐前往武安侯胡同。
    
    因這一天并非逢七正日,上張家祭拜的賓客并不多,一整條胡同中只見三三兩兩的車馬,和前幾天絡繹不絕車水馬龍的情形大不相同。此時已近傍晚,門口的兩只白燈籠在夕陽下便顯得格外刺眼,連帶著一片素白的張府也顯得陰森森的。
    
    由于楊士奇等人下獄待罪的事情人盡皆知,因此面對這么一位忽然登門的昔日閣臣,張家上下都是始料未及。好在負責迎客的管家高泉一下子就醒悟到這位深得寵幸的大臣必定已經被開釋,面使人入內通報,一面暗嘆對方真是機緣獨到。
    
    要知道,當初永樂十二年下獄的黃淮等人,可走到如今還關在不見天日的大牢里頭!
    
    盡管楊士奇品級不高。又是網出了大牢,但張信仍然是帶著兒子張赳和侄兒張越一同迎了出來。等楊士奇在靈棚行禮拜祭了之后,他便尋了借口只命張越一人相送。望著那一老一少的背影,想起自己昔日擔任工部侍郎時自以為官運亨通前途光明,他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只有重重摔了那么一跤后,他才真正體會到,若非張輔三征交阻功勛卓著,他那時候怎么都不可能一躍而占據侍郎高位。這官運亨通不稀奇,像楊士奇這般遭遇挫折仍然能復起才是真了得。那時候的他,還遠遠沒有這樣的自知之明。
    
    從儀門正道一路送楊士奇出門,張越得知對方乃是今日網網得脫目固便前來拜祭,自是心中感激。然而,他一個謝出口,楊士奇卻搶先說道:“詔獄的日子素來難熬,從前有犯官入獄,因家屬打點不到,活活凍餓而死的也有。之前我入獄才兩日,你和世節送的東西就捎帶了進來,要說謝,也該我謝你們的一片心意因楊士奇當初好意替自己弓見其他士子,又指點過學問,就連萬世節這個至交好友也是在楊府會文的時候認識的,張越一直心存感激。
    
    此時聽人家說了這話,他連忙真心誠意地說:“東里先生和岳父乃是至交,昔日于我也有指點提攜。得知您了獄的消息,我能做的也只是稍稍打點而已。您說一個謝字,豈不是讓我無地自容?”
    
    “當初你岳父入獄之后,我能做的也不過是在皇上面前暗示一下他的好處,其實沒能幫得上什么忙,如今想想也覺得慚愧。不得不說。
    
    要說勸皇上寬宵,我遠遠比不上楊勉仁。
    
    他雖個性稍急不能容人之過,但哪憐是和他有嫌隙的人,一旦落難他也會在皇上面前婉轉相勸,就是你岳父的事情,他亦有從中進言。
    
    夏原吉吳中能保不死,也是他進言的緣故。,身穿素色布袍的楊士奇忽然停住了步子,旋即側過了頭來:“先頭你守御興和立下大功,封賞的事情久久不決。五府勛貴的合議是讓你由文職轉武職,授指揮使,皇上駁了;六部合議的結果是遷你通政司或是太常寺,甚至連國子監這樣離譜的地方也提過,皇上還是駁了;等到內閣合議的時候,楊勉仁提出由你巡撫宣府,封賞延后,皇上方才滿意。雖說他從前對你升遷太快不以為然,但這也是好意,畢竟,他是你的座師,這一點是永遠都不會變的。”
    
    由于大伯父張信擔心家中幾個小的熬不住,昨天晚上便分班輪流,每人都歇了幾個時辰,因此張越這會兒不比前幾天的洗惚不濟,腦袋自然還清楚。盡管當初封賞的由來他也聽說了一二,但畢竟不像楊士奇這樣親身經歷,哪里能知道得這般詳盡?他自己就是心思重的人,一直覺得楊榮太過機敏不好打交道,如今看來,他還是承了人家莫大的人情。
    
    以怨報怨,以德報德,這本就是他為人處世的準則,當下他立刻對楊士奇肅然一揖道:“多謝東里先生提醒,否則我恐怕糊里糊涂承了恩情猶不自知。”
    
    見楊士奇含笑點頭,又緩步往前走,他心里徒地想起了一件要緊事,連忙快步追了上去。他知道楊士奇至今沒有把妻兒接到身邊,那座御賜的宅第中甚至沒有多少家人隨同伺候。盡管這算得上清廉,但他記得史書所載楊士奇的長子因橫行不法被判死罪,牽連楊士奇請辭,最后甚至活活氣死,因此他自然不希望這位名臣落得如此下場。
    
    “東里先生,我聽說世兄仍留在鄉里,為何不接了上京來?”
    
    說起兒子,楊士奇頓時露出了悵然的表情。他仕宦多年,雖說一直有書信寄回去,但二十余年竟是沒有機會回過泰和,長子楊稷至今也就是來看過他三次,每次短暫團聚之后,他都會催促兒子趕緊回鄉。
    
    說是父子,可連說一句話都得靠書信。
    
    “京師繁華,于年輕人來說容易壞了心性。泰和多世家大族,楊氏向來以仁德傳家,況且有他母親的管束,我也沒什么好操心的,母子也好有個伴。況且我隔一段時間便會有,舊云云。他也常有書信寫來六只可惜他不的材料。:二;年了,卻連生員都沒考上。
    
    “東里先生,雖說這是您的家事,我不該插嘴,只是您二十幾年不曾回鄉,以書信代父子情份,終有不妥。京師之地學子眾多,況且您家中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說不定能帶挈世兄上進。古來先賢雖有不少人為國忘家,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原本也是至理名言。”
    
    楊氏原本是江西泰和大族,宋時就已經是一方世家,楊士奇曾祖更是在元朝當過翰林,名動一時,只是在元末方才家門衰落。因此,楊士奇自從被舉薦入了翰林院步步高升之后,便一向極重家聲家名,寫回去的信中十有都是教導子孫后輩的,卻沒有接妻兒上京。不單單是他,京師那么多文官,絕大多數都是家人留在故鄉,只身在朝為官。
    
    然而,張越提到他家里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他便漸漸有些心動。
    
    “既然元節你這么說,回頭我再想想。”
    
    送走了楊士奇,張越便覺得心中一松。此次入獄的其他人多半和他沒多少交情,他不是全知全能的人,管不了那許多,既然楊士奇出獄那就夠了。而且,若是楊士奇能把長子接到身邊,以后成天在眼皮子底下,未必就會發生橫暴殺人的勾當。
    
    這天吃過晚飯之后,眾人便按照前日晚上定下的規程輪流守靈。
    
    之前王夫人一番真心實意的話說動了東方氏,如今內院比起之前整齊了許多,上上下下都不敢稍有偷懶遲疑,外頭的男人們也就省了老大的功夫,不必再勞神分心二用。
    
    張越是和張赳一起值下半夜,此時便準備在靈棚旁邊特意辟出的屋子中瞇瞪一會歇一歇,結果前腳網進屋子,后腳便有人來報,說是張輔請他去書房。不明就里的他匆匆趕到那里,卻只見除了張輔之外還有四弟張赳。張輔面色倒還好,張赳的臉上卻滿是不得勁。
    
    “越哥兒,如今嬸娘雖然去了,但赳哥兒的婚事終究是先前就定好的,前頭的那些規制也都完了,只差迎娶,嬸娘的遺表也已經送上去了。他的婚事乃是嬸娘最大的心愿,所以我和你大伯父都覺著不必等一年孝期滿,熱孝之中便成親,也好安慰嬸娘的在天之靈。偏生這個倔小子就是不樂意,我懶得說他,你這個做兄長的好好教你這個弟弟!”
    
    看到張輔說完這番話揚長而去,張越頓時愣住了,等到兩扇綠漆格扇門關得嚴嚴實實,他方才回過神,又瞅了滿臉不情愿的張赳一眼。
    
    不知怎的,他忽然想起了當初三兄弟一塊去南京的情形。那時候,張赳年少不懂事悄悄回了一趟被封了的家,得知情形的他狠狠打了小家伙一巴掌,隨即還劈頭蓋臉斥了他一頓。如今一晃六年,張輔交給他的偏又是這種差事。
    
    “小四,大堂伯和大伯父既然都決定了,你怎么偏不答應?我知道祖母故去你很傷心,可是她到臨終前還一直惦記著你的婚事,你若是有心,就該完成她最后一樁心愿。”
    
    身粗麻布孝服的張赳默不作聲地站在那里,卻是沒答張越的話。等到覺著肩頭一沉,仿佛被一雙手壓著,他這才抬起了頭,卻見張越目光炯炯地盯著自己。這些年盡管張越東奔西跑,但他和這位三哥的關系一直很好,想到那天無意間聽到的傳言,他頓時咬了咬牙。
    
    “三哥,不是我不想順從祖母最后的心意完婚,是因為如今時機不對!祖母新喪,父親丁憂,如今我還只是個無官無職的監生,可是她卻是武安侯的千金。如今武安侯鎮守開平不在京卑,別人說這婚事乃是武安侯夫人擅自作主,祖母這一故去”
    
    “別說了!”
    
    張赳這一開口,張越立刻明白這個小家伙又開始死心眼,于是沒好氣地喝住了他。重重地在那腦袋上敲了一下,他這才板著臉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武安侯夫人必定已經派人稟報了武安侯,哪里是什么擅自作主?定下婚事之后你父親也同意了,別說婚書,就是其他禮儀程序也都統統完了,哪里還有什么變化?那是武安侯的千金不錯,可你也別妄自菲薄。若不是覺著你好,武安侯夫人能同意這樁婚事?。
    
    被張越這樣一數落一般,張赳頓時啞然,旋即才訥訥地說:“可我聽她們說,武安侯夫人是因為不滿武安侯獨寵那位張姨娘,所以才,”
    
    “左一個聽說右一個聽說,道聽途說的勾當你也相信?”張越心中大惱,暗想逮著機會一定要好好懲治那些敢于嚼舌頭的女人,面上卻絲毫不露,索性更擺出了兄長的架子,“武安侯不點頭,武安侯夫人怎會擅自作主?總之,婚事自然有長輩們替你安排張羅,你大嫂早就替你去看過了那個姑娘,人品容貌都是一等一的,你別一個勁鉆牛角尖!好了,下半夜還是咱們值夜,趁著眼下趕緊去歇一歇!”
    
    被張越一把拽著,張赳不由自主地跟著他出了門。等到進了那間簡簡單單的屋子,和衣躺在了地上的鋪蓋上頭,他忍不住又開始胡思亂想,結果只出神了片刻就感到腦袋一沉,眼前竟是一片黑暗。手忙腳亂的他狠狠拉扯了幾下,這才拉下了頭上的東西,旋即醒悟到是張越又把一床被子扔在了他的頭上。
    
    “好好記著,你可是咱們這一支的長房長孫,趕緊歇下。如今夜里冷,多蓋一些,別著涼了,待會出去的時候卻睡不得。”
    
    “嗯,謝謝三哥!”
    
    看到張赳重重點頭,隨即便乖乖翻身躺下,張越不禁露出了笑容。雖說張赳如今乙經十八了,但在他心里永遠是那個常常鬧些別扭的小家伙,時不時還會想起小時候他給小家伙起的綽號朝天眼。祖母的心愿不外乎是家和萬事興,他一定會牢牢記在心里。
    
    比:當當當,元宵過完了,新的月份開始了,一切真是巧合哈,不過節日偷懶也終于結束了,,三月一定要竭力奮發,爭取更滿二十萬字,努力彌補上個月!所以,召喚保底月票,謝謝大家三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