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5)      新書上傳啦(01-25)      后記下(01-25)     

朱門風流577 皇太孫贊讀


   99第五百七十七章皇太孫贊讀
    
    衛※盡管這一日乃是三七。在但既是張趟新婚次日。新婦拜山農巾口羔不能省。由于家中女眷平日常常往來武安侯府,多半見過這位武安侯的么女。因此這所謂的初見并不陌生。只是在這樣的情形下受禮,卻著實不是滋味。張信夫婦對于這個老太太親自定下的兒媳更是仔細端詳審視。見人雖然年輕,如今又不施粉黛釵環皆無。瞧上去仍是秀麗端莊。心中都松了一口大氣,暗想老太太臨終前還惦記著這樁婚事,果然沒看錯人。
    
    滿意歸滿意,可今天也是七七喪期中極其要緊的日子,敬茶行禮之后,眾人便紛紛回房更換斬衰齊衰孝服。三七四七都是散七,歷來由侄兒或外甥主持,英國公張輔自是當仁不讓,從安排佛事道場到其他。早就都預備得妥妥當當。再加上張綽這個嫡親兒子趕了回來,內外更是安心。既是整日子,又有好些誥命上門,內中便是眾女眷陪著接了。
    
    盡管鄭芳菲乃是長房長孫媳婦。但由于網剛過門,這種時候馮氏也無心給兒媳做什么規矩,更不好立刻把人拉出來見客,思忖杜綰正好有孕在身。在上午一番行禮舉哀之后便索性把人送到了西院。一來她姓倆可陪著說說話,這家里的情形也能幫著解說解說,二來杜綰人善心慈。交好這么個嫂嫂總是好的,三來她也怕新婦在喪期有什么舉止不周的地方。
    
    由于是齊衰重孝,盡管懷胎八個多月。杜綰仍是和別的孫媳一樣身穿粗麻布喪服,就是內里也都換上了布衣。端詳著對面這位剛剛過門的弟妹,見她雖落落大方,眉眼間卻仍有些不安。她忍不住想到了自己初嫁的模樣。
    
    兩人對坐著說了一會話。水晶便帶著幾個小丫頭送了飯上來,卻是一碗白米飯,四碗清淡小菜。另一碗卻是一大碗肉湯面。齊衰重孝原本不能用肉食,但杜綰畢竟是有孕在身。為了胎兒不得不破例,只其他菜中卻是幾乎不見油花。杜綰這幾天總算是調理得胃口好了。一大碗面不過須臾就吃得一干二凈,抬頭就看見鄭芳菲幾乎沒動筷子。
    
    “四弟妹,你這是”
    
    鄭芳菲不過剛剛及棄的年紀。素臉上不施粉黛,卻仍是掩不住那秀美。此時見杜綰滿臉關切,她連忙搖了搖頭道:“三嫂,我不餓“怎么會不餓?這成婚之日素來規矩繁瑣,更何況這次又是”
    
    你前兩天在家里恐怕就沒吃什么,今天要是再不好好墊一墊肚子,下午那么多事情,恐怕熬不過去。再說了。只是禁肉食,白飯素菜總是不忌諱的。老太太倘若還在。也不愿意餓了你。我知道你擔心失了禮,放心雖說是逢七則祭,卻沒有逢七不食的規矩。
    
    見鄭芳菲被自己說動了隨即便捧起碗來,卻只是把碗里的飯撥的一粒不剩,四樣素菜一樣都沒有動過,杜綰忖度這是對方的心意。
    
    也就不再多說。等把碗盤撤了下去,她便少不得解釋了一些家里上下的情形。只是雖說抽姓,畢竟還只是比陌生人好一丁點,她自然不可能涉入太深。下午又是一番行禮規程,如姓倆一起前去,盡管辛苦得很。但杜綰經歷了頭七二七,又因為之前幾個月養精蓄銳養好了身體,總算是平安熬了下來。
    
    轉眼間張越的一個月假期已經過的七七八八,眼看就只剩下了最后兩天。唐宋但逢期喪盡皆給假,齊衰一年給假三十日,但到了大明。
    
    除卻丁憂大喪,其余期喪頂多都只在逢七之日給假一天,就是這可憐的假期常常還要取決于上官的心情。因此張超張起兄弟頭七請了七夭假。之后就只能在逢七之日向掌事官請假,倒是張越這一趟還寬裕些。
    
    這天乃是四七,上門主持的乃是張輔的三弟張吼。畢竟,張朝即便想來。如今還仍在待罪之中。只好放老實一些。就在靈棚中致祭完畢的時候,外頭忽然傳來了一個突兀的聲音。
    
    “諸位老爺少爺,宮中派人傳旨來了,是給三少爺的!”
    
    先頭太常寺遣使吊祭以及東宮遣使吊祭。家中上下都是除喪服往迎。該有的誥贈膊贈都已經到了。如今乍聽得有旨意到,上上下下雖覺的狐疑。但少不得又一陣忙碌。各自除喪服按品級穿戴好了之后。陽武伯府當即中門大開,一家人按長幼尊卑排序將中使迎了進來。然而。見著人的一剎那,張越卻是大吃一驚。
    
    這不是平日見慣的張謙陸豐乃至于劉永誠海壽,那竟是內官監太監。那個赫赫有名的鄭和!
    
    這些天因為喪事的緣故,他幾導是兩耳不聞窗外事,根本不知道鄭和已經再次下西洋歸來,此時瞧著鄭和一身大紅緞紗麒麟服,他不禁想起這是鄭和第六次下西洋。而據他的記憶。這一次下西洋也是后世歷史學家爭論最多的一回,外國人說鄭和完成了首次環球旅行,有的說到了非洲,有的說發現了美洲,而中國則是有人說這趟是因為三大殿災而中途返回只不過,這念頭只在他心中打了個轉,隨即就被他按了下去口畢竟。只要鄭和回來。以后總有機”技、眼下最要緊的卻是另外一樁。由于這是傳給他的旨意,因此接旨時自是他位居前列。然而,和先頭內閣草擬的那些妙筆生花文采華茂的制書誥書不同,這一次的圣旨卻只有簡簡單單幾句話,仿佛走出自皇帝親筆。
    
    ,,守御有功,進言有體,屢立功勛,但年紀輕輕不可不磨礪心志,不可不專精學問,著以兵部郎中銜充皇太孫贊讀,暫隸詹事府。專侍兵事……
    
    當這言簡意垓的旨意宣讀完畢。張家上下自是面面相覷,就連張越也覺得這一回實在是不可思議。他還年輕。對于官職高低自然是無所謂的,只是。去給朱瞻基陪讀卻太過出人意料,更何況這兵事兩個字實在是頗可玩味。想到朱瞻基派黃潤來特意提醒一聲,只怕是事前得到了些許風聲。他不禁心中莞爾。
    
    看來,這任命也有那位皇太孫的緣故。
    
    鄭和八月才回到南京,之后奉命北上抵達京師也不過這幾日的事。此時辦完了該辦的事。他也沒有在喪家多做停留。只對張家人溫言撫慰了兩句,隨即便徑直回轉了去。他這一走,家中上下自然又各自更換喪服,私底下便都議論起了這奇怪的除授。
    
    轉眼又過了一日。張越思忖明日便要暫時除服前去東宮當值這天用晚飯的時候,他便瞅了個空子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陪著妻子一塊吃飯。算著如今距離產明頂多只剩下一個月,必定是在祖母喪期百日之內。還有不少行禮舉哀的儀式要走,他少不得吩咐崔媽媽平日更要多加小心,一定要隨時跟著寸步不離。吃過晚飯,因琥珀把虎頭虎腦的靜官抱了過來,他忍不住又抱著兒子耍弄了一會,可沒過多久。那多日未刮的胡須就扎得小家伙哇哇大哭。
    
    手忙腳亂將人放在床上。他便輕輕摩挲著那大大的腦袋:“小靜官。你曾祖母如今已經不在了。只是她的期望卻留了下來。咱們家不養紈绔兒子,等你再大一些,爹爹一定找最好的師傅讓你練習騎射!就是將來考科舉做文官,也得先有好身板”。
    
    別說杜綰被張越這番話說得心生感觸。就連旁邊的秋痕琥珀也都想起了張越小時候,崔媽媽搖了搖頭。忙吩咐乳娘止前把孩子去,隨即又嘆息了一聲;“少爺想必是因為小時候生病給嚇怕了卜靜官要等到練習騎射,那是還早呢!不過老太太也是這么說的,女孩兒嬌慣些不打緊。男孩子卻不能像花兒那般養著。得多磨煉磨練才有出息被她這么一嘮叨。屋子里漸漸更多了幾分傷感的氣氛。說著說著。她也覺愕自己有些煞風景。忙尋話頭岔開。眼看天色漸晚,張越又要往前頭去睡,眾人便一一找了借口離開。只留下房中的夫妻倆再說說話。夫妻倆默然對視良久。杜綰就輕輕咳嗽了一聲。
    
    “皇太孫宮那邊看似是閑差。其實卻是眾矢之的,你一定要小心些。你這幾天忙,我也沒功夫和你說,爹爹測剛升任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除卻當值恐怕還會為東宮講學。以后你們應該可以常常相見。”
    
    “如果在皇太孫那兒也能順便聽一聽先生的教誨,那是再好不過了。”張越自然而然地道出了先生兩個字,隨后屈指算了算,“這次之所以沒有改授詹事府,恐怕也有些緣故。那里除了詹事少詹事府承之外,就是左右春坊大學士、左右庶子小左右諭德、左右中允”總而言之。品級低的不能給我,品級相等的學士庶子也不是如今的我夠資格擔當,因此。反而是皇上即位后早就裁報的贊讀一職沒了品級,可以臨時充一充場面“充場面不要緊,只是你以后千萬不要陪著皇太孫殿下一塊斗蟋蟀就成了!你這人雖說老成,可時不時也會瘋一回,那邊有無數老臣的眼睛盯著小心他們找你的麻煩看到張越聞言失笑,杜綰不禁抬頭看了看昏暗的燈臺。
    
    &nbs;東宮那位倍受寵愛的皇太孫嬪如今也正身懷六甲,皇太孫和張越一樣。也快要做父親了。
    
    防:上個月很少章尾留言,本月決定羅嗦一下。因為俺實在覺得自己當初沉迷的那些小說不能不推薦。高中的時候最迷的不是武俠,因為學校圖書館根本沒有,所以看的最多的就是大仲馬系列。三個火槍手、二十年之后、布拉熱洛那子爵,這三部曲我至少看了四五遍。另外的亨利四世三部曲則是瑪戈王后、蒙梭羅夫人、四十五衛士。其他那些甚至不太流傳的大仲馬小說也看了不少,比如阿芒得騎士、白馬騎士,基督山伯爵就不說了。太有名了。大仲馬的小說其實就是西方武俠,曾經是我那段枯燥讀書時期的最愛,不過都是早期澤本,恐怕如今名字都不一樣了,如果喜歡西方小說的同學絕對不可錯過。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