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578 府軍前衛


   99第五百七十八章府軍前衛
    
    楚太孫宮位干皇城東南,端本宮!西自永樂十五年巋,永樂十八年正式遷都時大成。整座宮殿皆是丹漆立柱,紅墻黃瓦,外間院墻正門處懸著藍底金字牌匾,上書皇太孫宮四字。之所以未曾冠以宮名,是因為朱林懸而未決的緣故,但皇太孫宮一應執事宮女皆和東宮等同,所有侍讀侍講之類的官員都是從翰林院和詹事府精挑細選出來的俊杰。
    
    這天一大早,張越就趕到了這里。盡管齊衰不用在家守利,更不可能在宮闈之內服喪行走,但他仍是穿了綴有粗制麻邊的青布靴。
    
    他昨天先去兵部交割了所有公務,然后到了詹事府拜見,但卻沒見到正經上司原因很簡單,身兼詹事府詹事的吏部尚書賽義如今還在大牢中。作為贊讀,其實和專管講學的侍讀侍講并不相同,而他對于兵事也還不算精通,因此別說他不明白這趟究竟什么用意,就連詹事府如今管事的少詹事也疑惑莫名,卻不得不根據皇帝的意思讓他自由出入皇太孫宮。
    
    差不多一個月足不出戶,乍然站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張越不禁覺著明朗的陽光有幾分刺眼。盡管和朱瞻基打過不少次交道,平日在宮中遇見的時候也常常會說上幾句話,但這樣來到皇太孫宮對于他來說卻還是第一次。直到內中有人迎了出來,他方才收拾了那些心情,卻發現來人是一個三十出頭滿臉堆笑的陌生太監。
    
    小張大人,昨日皇上吩咐過,讓皇太孫殿下今早大閱府軍前衛,您倒是來得正好。咱們這皇太孫宮中多半文官都不曾經歷過戰陣,您隨侍殿下最合適不過了說完這話,見張越掩不住錯愕,他不禁訝異了起來:“咦小張大人不知道這消息么?咳,一定是詹事府那些人對于這所謂大閱不以為意,所以忘記告訴您了。
    
    時候不早了您這么一身不方便,得趕緊換一身衣裳卜的陳蕪,乃是皇太孫的近身內侍,”
    
    措手不及的張越根本沒來得及多說什么,就被陳蕪拉了進去。只見這皇太孫宮和乾清宮的規制差不多,第一進乃是東西直房,等進了中間的長興門,里面便立匆便是正殿崇本殿。整座大殿黃琉璃瓦大歇山頂,前檐之下是朱漆格扇門,瞧著雍容大氣只是里頭光線暗,從外頭往里瞧,竟是什么都看不清。從前檐明間穿過穿堂,這才是后殿明德齋。
    
    “元節你可是來了!”
    
    朱瞻基此時已經穿上了一身大紅袍頭戴綺紗冠,腰佩寶劍,看上去英氣勃勃。擺手示意張越不用多禮,看到那一身打扮,他便立刻吩咐陳蕪帶著張越去換一身衣裳,等人裝束一新出來,他便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是我以往為了出宮多備下的只不過那些講讀的學士們看得緊,也沒機會穿,沒想到今天正好能用上。府軍前衛是皇爺爺當年為我專選的幼軍,不少還隨了我永樂十二年北征,不過之前那一批不少補到了京師三大營如今這一批是年初從各衛所再次選出來的。我也好幾年沒有去大閱了,若有人才,倒是該簡拔幾個張越身在兵部兩年對于京營京衛的情形也頗有了解。洪武中置錦衣衛、旗手衛、府軍前衛等上十二衛,永樂中復置燕山左衛、燕山右衛等上十衛總共是上二十二衛,全都隸屬上直衛親軍指揮使司。其中府軍前衛可以說得上是命運多桀。
    
    府軍前衛在洪武上十二衛中原本排位第三,統領幼軍的選拔刮練,若正式成為前衛衛士,則稱帶刀官,輪番帶刀入宮侍衛。然而。由于和藍玉案有牽連,府軍前衛在洪武年間橫遭屠戮,一度罷廢不設,直到永樂十三年,朱林方才下旨為皇太孫遴選幼軍,重設府軍前衛,又置了各級官屬,由都督薛祿統率。更重要的是,它專為京師三大營輸送后備兵員。
    
    盡管府軍前衛掌帶刀侍衛事,營地校場卻在皇城之外。張越跟著朱瞻基出了東華門東安門,上馬疾馳了約摸一刻鐘,就到了位于京城東北角的府軍前衛校場。此時,得到消息的上下軍官都早早迎了出來,內中但見旌旗飄揚軍容齊整,而一應軍官幾乎都不超過三十歲。陪著朱瞻基走上校閱高臺的時候,張越看著那清一色的寶藍色杵襖,不禁想起了宣府大校場。
    
    “元節,可還記得你當初下江南時,我借給你的那四個人?”
    
    “當然記得!”張越一下子回憶起在松江府客棧中的驚險一遭,當即笑道,“別人以訛傳訛說我是什么神射,其實比起他們幾個來,我那時候不過是走運罷了。他們四個武藝精熟,又忠心耿耿,確實是不可多得的好手。”
    
    “不是好手,我又怎么會借給你?比起漢王的天策衛,趙王的常讓x護衛,我的府軍前衛可是不差毫分!”
    
    朱瞻基得意地一笑,隨即便在居中正位上坐了下來,又朝左邊侍立的府軍前衛五位指揮使微微頜首。
    
    門紛紛下毒整軍安排校閱。他方才側頭看著張“你之前給皇爺爺的那個條陳,皇爺爺轉給我瞧了。此次北征雖重創了兀良哈人,但阿魯臺遠遁,主力未損,恐怕仍不死心,所以把大寧三衛重新調回故地的事,皇爺爺已經著手籌備。你今天恐悄也應該想到了,所謂贊讀,不過是給你一個名義。府軍前衛是我的親軍,實質上卻是三大營的后備,所以極其重要。你之前的條陳不是提過兵事么,這一次不妨在府軍前衛試一試。這里畢竟是府軍前衛,你做什么,我都可以說是皇爺爺的意思,你可明白?”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張越怎么會不明白。然而,這實在是和他滿心以為的悠閑生活相差太遠,因此,他不由得愣了一愣。想到祖母離去時那掛在嘴邊的笑容,想到父親的期許和期望,想到杜綰那天開的玩笑,他漸漸回過神來,遂在旁邊微微躬了躬身。
    
    “殿下放心再明自了。”
    
    得到了這樣的回答,朱瞻基心中一松,便愜意地往后靠了靠。他從小就被嚴格督促著上進,要說文,他對熟讀經史閱覽無數,可這并不代表他就樂意被那些飽學大儒逼著勤奮。至于騎射武藝,盡管之前北征那次遇險的經歷實在是刻骨銘心,但倘若是沒有別的因素夾雜其中,他其實更喜歡馳騁在馬背上的感覺。就好比這府軍前衛他一直都關注著可從來被那些講讀官管著,不能直接插手人事。
    
    若非朱林點頭,恐怕他來看大閱也會被人勸得不能成行。
    
    在號稱天下第一的宣府大校場上看過好幾次校閱,又在跟隨北征時見過幾個萬大軍的規模空前的大閱再加上曾經在電視里看過國慶閱兵式此時此刻站在高臺上俯視這一場閱兵,張越已經沒了多少驚嘆的心情,只是習慣性地估算戰力兵器數據。
    
    雖說比起精銳的宣府三衛少了幾分真正的血氣殺氣,但府軍前衛的素質看上去還不錯。至少此次拉出來大閱的這一千人絕對是質素一流。畢竟,京師不像宣府,能夠擁有長十幾里的教場,如果真把府軍前衛所有人都拉出來這小小的校場只怕就要撐爆了。
    
    大閱之后,朱瞻基很是滿意,遂招來所有軍官嘉獎勉勵了一番,各賜鈔幣若干。見這些人個個面露喜色,他便指了指張越說:“網網尚未對各位說這是原兵部武庫司郎中張越,想必大家都聽過他的名字。
    
    如今他是我的贊讀,奉旨侍兵事。府軍前衛既然是專為我練的習技幼軍好幾年沒動卻不行,從今天開始每半月我會親自校閱一次。”
    
    既然是宿衛皇宮的帶刀侍衛,這府軍前衛上上下下的軍官自然最是消息靈通不過哪里會不認識張越。然而,聽到最后一句話,領頭的幾位指揮使還是嚇了一大跳,其中一個連忙棄口說道:“殿下,若無皇上旨叭,”
    
    “若無皇上旨意,我也不會來此。”朱瞻基面色一冷,隨即站起身來,又淡淡地問道,“我倒是忘了問你們,鎮撫房陵哪里去了?今天別人都來,何至于他這個出身東宮的竟是不來?回頭記得告訴他,這府軍前衛若是不成,他便沒地方可去了!”
    
    張越也已經許久沒見過房陵,此時立時回想了起來。然而,這斤,場合不適合他多說什么,因此一路陪著朱瞻基回到了皇太孫宮,他方才開口詢問,結果朱瞻基的臉色很不好看。
    
    “我原本覺著他踏實穩重,誰知道竟是被母親無意中瞧見他和一位宮人拉拉扯扯”,元節,這些上什么都可以錯,就是不能錯交了朋友,你可得留心一些。孫翰倒還是個實誠人,只不過他父親這一次隨北征乏善可陳,騎射功夫更是低劣,皇爺爺很生氣,要不是孫翰值宿衛從無差錯,恐怕連他也要受牽累。皇爺爺最討厭的就是勛貴后代不爭氣,孫亨太不像話了應城伯孫亨之前騎射比賽失利,被解了兵權,張越是親眼看到親耳聽到的,并不覺得奇怪。然而,朱瞻基字里行間的意思竟是說房陵和宮人有私,這卻讓他極其吃驚。然而,面對正在惱怒上頭的皇太孫,他還是把到了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只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固然不假,但自從房陵入了東宮后,也曾見過他好幾次,并未露出絲毫輕浮自大,怎么可能是那種不知輕重的人?
    
    如今還不是時候,等過了祖母喪期,他一定得去尋著人仔細。
    
    比:今天有人告訴我,有人在其他書的書評區罵這本書。沒什么想法,只是覺得有些人真是閑得慌,我開始寫書也不是一兩天了,一向都是遵照自己的想法去寫每。想鬧騰的人盡管鬧騰,但是我決不會按照別人的意愿來寫我的文字!我就是我!此外,致所有愛護本書的人,謝謝你們!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