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9)      新書上傳啦(01-19)      后記下(01-19)     

朱門風流582 舊地重游憶往昔大相國寺聽紛爭


   99第五百八十二章舊地重游憶往昔,大相國寺聽紛爭
    
    幾甲改不了口,動不動就透出朱生兩個字?這兩斤小人當枝一幾工生的時候,不知道是怎樣有趣的光景。,盡在
    
    今日出來卻不是為了逛街,而是為了去大相國寺,夫妻倆不好在這里停留太久,因此兜兜半個時辰,兩人便出門上了馬車。臨行前,張越命連生取了兩串錢給那留守看屋子的老仆,又囑咐其今后繼續好好打理這座宅子,隨即方才放下車簾示意起行。
    
    大相國寺乃是開封第一名剎,這天恰逢初一,往來的香客本應不少,但馬車拐進相國大街的時候,張越卻發現這里已經是五步一崗十步一哨,一色都是身穿青杵襖的王府護衛。向周圍人一打聽,得知今日乃是周王親自到大相國寺,要做七七四十九天水陸法會,于是官民一律回避,他頓時為難了起來。
    
    他們只走到大相國寺替顧氏向大相國寺布施白米一千石,了結老人最后的心愿,雖說和周王也算熟識,可這時候進去仿佛不太合適,難道還得改天再來?問題是,明日祠堂祭祖,后日便要趕回京師,實在是沒多少時間留在開封。
    
    和杜綰商議了兩句,張越便跳下車,尋了一斤,周王府衛士說明了來歷。那衛士也是機警人,忖度片玄就連忙前往通稟,很快,張越就見到了那位曾經在京師周王公館有過數面之緣的老總管。不過一年多,當初那個健朗的老者就顯出了十分老態,只瞧著張越卻是歡喜,又趕忙到了車前向杜綰見禮,旋即親自把夫妻倆帶進了寺中。
    
    “先前貴府老夫人故去的事已經傳到了王府里頭,因為郡主如今有孝在身。還得調停世子和汝南王,實在是不好往貴府里頭去,就是周王殿下也是心力交瘁,所以只讓長史送去了妹贈。
    
    會兒還請張大人和杜宜人多留片玄,周王殿下和郡主好些時候沒見著你們了,心里都惦記著。對了,聽說杜大人復直文淵閣,如今可還好么?”
    
    對方既然開口留人,張越和杜綰自然不會拒絕,等問起杜禎的時候。夫妻倆不禁交換了一個眼色,隨即張越便點點頭道:“岳父在家里休養了大半年,如今身體健朗得很,多謝周王和郡主惦記。”他此話說完,杜綰也接口問了問周王朱捕的情形,待得知這一位如今常常精神恍惚不濟,她不禁暗自為朱寧擔起了心。
    
    穿過五間三門的天王殿,里面就是一個大花園,內中百花盛開春意盎然,但無論是沿兩處墻根站著兩排合十低頭的僧人,還是寺中深處法壇傳來的悠揚念經聲,都平添了幾分佛門肅穆和莊嚴。過了前頭的月亮門,方才是正殿大雄寶殿,只見四處都是身披袈裟的僧人,張越和杜綰隨那老總管往邊上一條曲徑通幽的青石小徑而行,不多時就看到了當初曾經住過的竹林精舍。就在這時候,一個大嗓門的聲音便遠遠傳了過來。
    
    “到這個時候了,你居然還挑挑揀揀,你都多大的人了!別以為你有人倚靠,父王已經年紀一大把了,皇上更不用說了,膝下有好幾斤,女兒,過幾年還能記著你這個侄女?趁著還有人要趕緊嫁了,別成天幫著大哥,要知道,我才是你的嫡親五哥,我不會害了你!”
    
    “大哥是世子,為人溫厚孝梯,和你一樣是我的嫡親兄長。至于我的婚事,自然有父親做主,若是父親不能,也自然有王府長史請婚,五哥不用費心了。長幼有序,尊卑有別,到了哪兒都是不變的禮,法。”
    
    “什么長幼有序的禮法,只要有手段,任什么禮法越不過去,難道你忘了皇上的江山怎么來的?比起大哥那個溫吞水來,二哥豈不是好無數倍?二哥可是比漢王聰明多了”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如今不聽我的話,將來萬一變天,有的是你的苦頭吃!”
    
    聽到這番話的時候,老總管就慌忙提醒張越杜綰往一旁的竹林深處躲。三人才網掩去了身形,就只見一個三十出頭的人出現在小徑那一頭,隨即氣急敗壞的過去了。等此人完全消失在視野中,老總管方才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扭過頭說:“幸好新安王沒看見咱們,張大人,杜宜人,郡主就在里頭,咱們走吧!”
    
    張越口中答應,心中卻是大生警傷。朱林得個不正,上梁不正下粱歪,如今除了漢王趙王之外,下頭的皇族竟也生出了奪嫡心思,看這模樣,周王府哪里能消停得下來?
    
    比:新的一卷開始了,看卷名就該知道發生了什么,看不到卷名的朋友可以直接點擊看書目,人不是不老不死的,一個時代也總有終結的時候。寫上那個卷名時,心里不禁也有些感傷。雖然老朱的功過早就在史家的筆刀下變得面目全非,但畢竟還是一代雄杰。只不過,這一卷從鋪墊到最后可能會比較長,我會用心寫,謝謝大家!靈柜下葬的這一天,恰是二月二十七。
    
    張家的祖塋位于開封城西的五里坡,當初選的就是風水雙全的福地,如今顧氏自然與早年故世的丈夫合葬。從祭祀開山到祭祀墓,一應規程完畢,等到真正靈柜安葬入土的時候,太陽也正好落山。
    
    家人各自在靈柜上添了土,眼看著一層層薄土逐漸蓋了上去,眾人心中都是別有一番滋味。安葬事畢之后幾天便是三虞祭祀,少不得又是一番痛哭祭拜。
    
    明初制度,勛貴官員可立家廟祠堂,祭祀四代先人,士庶不得立家廟,只能祭祀兩代先人。整個開封除卻皇族宗室,豪門大族多半都是官宦世家,因此祠堂家廟也是眾多。張氏乃開封名門,宗族人口一代代繁衍,少說也有數百人。只是由于元朝天下大亂,宗子嫡支斷了承繼,因此合族商議之后,便決定遴選賢能出任族長,掌宗族事。
    
    如今的族長乃是張信的本家堂伯,已經是白發蒼蒼。由于家里只是殷實,兒子多年讀書也不過中了秀才,因此往日多靠顧氏掌理族中事。
    
    換言之,倘若不是張信一直在外出仕,憑借這一支的名望財勢,族長是萬萬輪不到他當的。因此,此次顧氏入葬,他忙前忙后也出力不少,等到喪事差不多都料理完了,他又再次登門尋張信商量事情。
    
    只不過,這等宗族大事卻是與張越毫不相干。闊別開封六年,如今安葬事已畢,他舊地重游,自是感概不已。昔日的開封張氏族學如今仍在,由于經過了整修,青磚紅瓦的房子煥然一新,只在大門外就聽到一陣瑯瑯讀書聲里面而來。當知道這是顧氏年前特意命人捎帶了銀錢回來監督重修的,他更是覺得祖母看得長遠。
    
    自打張玉舉家遷到北平,和開封本家的聯系就少了,而祖母聽從英國公張輔的勸說舉家北遷,這開封張氏自然更加寥落,興許還會有人心生不滿。既然每年只能派人回來參加祠堂大祭,重修學堂便是莫大善舉。畢竟,開封這邊若是能多出幾個俊杰,對于宗族總是好的。
    
    見旁邊的杜綰正打起車簾瞧著那些堂看,他便指了指旁邊的一間小屋子,輕聲解釋道:“那就是當初先生午休的地方。那時候族學中頑童多,他在上頭卻總是自顧自地講課,從來不在乎下頭如何。可每月月考的卷子往往都是他出的題最難,也不知道有多少學生恨他恨得牙癢癢的,常常思量捉弄他,卻在這屋子前頭每每碰壁。他們決計想不到。要說頑童手段,我可比他們精通多了!對了,先生當初住過的地方就在前頭,要不要去?。
    
    對于父親在外游歷的那個幾年,杜綰心里始終記掛著,此時聽張越說這些,她既覺得新鮮有趣,又覺得悵惘莫名,于是幾乎不假思索地點了點頭。她從來沒有來過開封,今日被張越拉出來這,聽他絮絮叨叨說了無數昔日情形。不知不覺間,她漸漸更多地了解了那個冷若冰山的父親。
    
    約摸走了一玄鐘工夫,馬車就停了下來。杜綰挑開車簾一看,不禁愣住了。眼前赫然是一座整整齊齊的院落,黑漆大門,一人高的圍墻,抬起頭就能看見院子中的清水起脊大瓦房,屋子后頭還掩映著綠樹,只仿佛沒人住。見張越先跳下了車敲開了門,又回轉身扶他下車,她不禁奇怪地問道:“這屋子難道就一直空著?”
    
    “這里的屋子是咱們家特意為先生整修好的,雖說他最后搬走了,但祖母說地方留著也是一個紀念,于是便派了專人看房子打掃收拾。
    
    那一次開封發大水,我冒冒失失跑了出來,還自以為很有心地趕到這里,踢開大門硬是拉著先生去逃難,結果被他狠狠教了我一頓。果然,咱們一路出去,路上有不少趁火打劫的。要不是先生更老到,讓老彭用馬車載著咱們到了大相國寺,那里地勢高,避難了十幾日,否則非出大亂子不可。咱們家兄弟幾個都是急性子,大哥二哥四弟竟是悄悄從船上溜了出來,愣走到了大相國寺和咱們會合想起當年的舊事,張越忍不住苦笑起了當年莽撞。那時候全憑本能,也沒來得及細想,如今回想起來,若不是他擔心杜禎多跑了一趟,說不定和那些暴民沖突起來,早就沒有他了,連帶張晴張怡也得一起遭殃。要說真正有一家人的感覺,大概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而要說真正認同杜禎這個恩師,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轉眼就是十一年,到處都是物是人非,只記憶卻仍是一成不變。
    
    屋子中的書架上一塵不染,只是卻沒有書。家具一烏都是桐木清漆,因為勤于拂拭,因此仍舊光亮。杜綰跟著張越一間間屜子看過去,見他完全沉浸在昔日的回憶之中,面上還不時流露出孩子氣的笑容,倏忽間,她竟是想起了父親從前提到開封舊事時的那種表情。
    
    怪不得,直到現在,張越還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