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584 這家里的天輪到你們扛了


   99第五百八十四章這家里的天輪到你們扛了
    
    的開封老有蟲幾年只住著幾房老家人,即便是再蟲:,:人,在沒有主人的情況下也不會那么一絲不因此從內到外就有幾分傾顧氣象。往日雕粱畫棟的院子早就失去了往日的光彩,那些瓦獸屋脊也都蒙上了一層灰。盡管損壞的瓦片時窗之類一直有人修橫。但好幾年沒有人住的院子里顯得陰森森的。就連青石縫中也長出了青翠的雜草。
    
    然而,由于顧氏的辭世,這座空曠已久的大宅門終于又再次迎回了它的主人。
    
    隨同張信張綽兄弟回來的就有十幾房家人和大小丫頭小廝,而當張超張起張越三家人也在下葬前趕回來時,長房二房三房如從前一般各占一個小院。那屋子竟是有些分派不過來。
    
    好在這種擠得滿滿當當的情形沒有持續多少天,因為各自的假都有限。祠堂祭祖之后。張越他們就已經開始預備次日啟程事宜,同時打算啟程的還有張輔和王夫人。靈犀和彭十三也都跟著張輔回來參加下葬,這會兒彭十三到衙門去索取官報,靈犀則是被孫氏叫到了西院。一挑簾進門就看到了那張梨木方幾上放著一個玉色綢面的包袱。
    
    “太太,少奶奶!”
    
    看到靈犀上前行禮,孫氏點頭示意她起來,便指了指那行,包袱說:
    
    x“你出嫁那時候我還來不及趕回來。這些東西雖然送得遲了,但也是我一片心意。我聽英國公夫人說,英國公打算把你家那位借給越兒。我都不知道該怎么感激他們才好。越兒看似前途好,可這些年來也不知道經歷過多少兇險。我實在是怕得了不得,有你家那個,我才能放心些,只要辛苦你了靈犀也已經聽說了此事她本就希望嫁了之后還能夠為這家里盡盡心力英國公既然如此說了。彰十三也愿意。她就更不會說什么反對的話。她雖已經嫁了他。可她卻沒打算去扭轉那行,男人風風火火的犟脾氣。因為那本就是他豪爽之外的最大優點。因此,見孫氏頗有些過意不去,她連忙寬慰了幾句。
    
    杜綰正在旁邊和琥珀秋痕翻箱子。最后便捧出來好些東西。盡管張綽夫婦守孝三年都得穿著孝服,但天冷天熱里頭總有不同的衣服。
    
    她這兩年針線功夫大有長進,之前也給公公婆婆做了好幾套衣裳,此次一并帶了過來。所韋想的是結實耐穿。于是這些都是素淡顏色。料子大多是松江細棉布,最是貼身。而秋痕琥珀準備的則是總共八雙千層底青面布鞋。這些衣裳鞋襪出來回程的行李也就沒剩下多少了。
    
    靈犀在旁邊幫著整理,見孫氏又高興又嘆息的模樣,哪里不知道這個素來最疼兒子的三太太是因為此次一別又得一年多而難過。只這是母子天性。她也不好多勸什么,反倒是想起了陪著顧氏的最后一段時日。看著老太太計算自己生命中最后的日子,一樁樁一件件冷靜地計算著所有要考慮的事。她那時候還不是感到又悲傷又感動?
    
    孫氏夸獎了杜綰那幾套衣裳的細密針腳。又說幾雙鞋子樸拙。正適合服孝時穿。可看著看著。她忽然瞧了瞧窗外。皺了皺眉頭道:xx大老爺叫了越兒過去已經大半個時辰了,什么事情要吩咐這么久?明天就要起程了,也不讓我們娘倆多說說話。老爺也是的,祠堂祭祖之后就沒了蹤影。這會兒回來了還在前頭和大老爺說話,就不知道囑咐幾句!”
    
    話一出口。孫氏便發現眾人的目光都往自己臉上瞧,當即便有些不自在,咳嗽了兩聲就混過去了。好在無論杜綰還是靈犀琥珀秋痕都明白她這性子素來如此,也不以為意。誰都知道,哪怕是以后七老八十了。她們這個太太也絕不可能像從前的老太太一般面面俱到。恐怕會是一位極其嘴碎嘮叨的老人。
    
    被張信叫去的不單單是一個張越,還有張超張起和張赳。書房之中,年紀相仿的兄弟四人在書案前頭站成了一排,各自心里都有些納罕。書桌后頭坐著的張信目不轉睛地盯著桌上的黃楊木筆筒,半晌才抬起頭來。他旁邊站著的張綽則是一言不發。眼神有些異樣。
    
    “今天讓你們一塊過來。是有些話要囑咐你們。之前已經商量好了,我和三弟會留在開封為老太太守制,你們四個回京師。雖說你們都是大人了,但從前身邊總是有長輩看著,這次卻不一樣,就連你們大堂伯也沒功夫照應。剛網彭十三從衙門帶回來了官報,北邊阿魯臺又在蠢蠢欲動,英國回京之后就要立刻率大寧三衛駐大寧故城,所以你們回去,不管有什么事都只能靠你們自己處斷,哪怕你們闖出什么禍,也休想有別人幫你們!”
    
    張信一口氣說完這些,這才打量了一番面前四孤越眉頭緊皺,張起大吃一驚,張敵張起哥倆則是看”六一端倪來。他和旁邊的張悼交換了一個眼色,又點了點頭。
    
    “我也沒什么好說的,你們兄弟四個,三個都已經是入仕多年,就是赳哥兒也在國子監讀了那么久的書,都不是孩子了。只有一條,不要墮了家里的名聲,不要辜負了老太太的希望,不要放縱了自己。”
    
    盡管往日顧氏多有教記,但至少還從不曾直截了當說從今以后讓他們扛大梁,無論是張超張起還是張赳,都還認為這家里上頭還有長輩在,并沒有想到過自己當家作主這種問題。張赳瞧了一眼張越。便上前一步說:“爹爹,三叔,我是長房長孫。應該也留下守孝”
    
    “你別忘了,你今年還要參加順天府鄉試!”張信冷冷撂下了一句話,見兒子那臉上異常驚詫,他便緩和了語氣說,“齊衰之孝不比斬衰,科舉本就是不禁的,更何況你祖母在遺表中對皇上陳明,你要守孝道,便不要拘泥小處,該聳完成她的心愿!”
    
    張赳被這么一說,頓時怏怏不樂地退了下去。見此情景,張超張起更是不敢說什么話,但他們不說,張信卻開了口:“超哥兒起哥兒也聽著,這回你們的母親要留在開封一并守制。算是完了你們父親的份。
    
    雖說你們的父親出鎮在外無法完孝道,但也已經在軍中祭拜過了。如今交趾那頭用兵順利,但要完全平息下來。恐怕還得再過兩年,那時候陽武伯爵個應該就能變成世襲。先頭的前車之鑒好好記住,不要辜負了你們父親血戰沙場得來的功勛”。
    
    張信一個個教刮下來的時候,張越卻正在心里琢磨著剛剛的那個信息。他實在是鬧不明白,教靳的阿魯臺是不是瘋了,連番重挫下竟還是不死心,一再招惹大明,難道就不怕瓦刺趁虛而入?原本的阿魯臺算得上一代梟雄,打著黃金家族大汗的旗號發展自己的勢力,如今這般不明智算怎么一回事,難道教靶本部反對他的人太多,想要靠進攻大明來重豎人望?
    
    要真是那樣,那可是飲鴆止渴自尋死路!
    
    “越哥兒!”
    
    還在攢眉苦思的張越一個激靈回過神。看到張信正盯著自己的臉上瞧,他連忙上拼了半步。
    
    原以為張信必然有什么其他交待,誰知道對方竟是在沉默了老半天之后,指了指張超張起和張赳,句地說:“若是有關系重大卻又不得不當機立斷的事。就由你做主。雖說長幼有序,但他們三個加在一塊也不比你經歷得多。想必就算你二伯父在此,也一定會贊同這一點,老太太若活著就更不用說了。”
    
    “大哥,越兒雖然確實有些見識,但真有什么大事,總還是他們一起計議妥當!”
    
    看到張綽從旁插話,張越心底自是有數。他那爹爹背地里什么托付什么期望都說了,哪里是不想讓自己背負太大的責任,而分明是不想讓張超他們兄弟三今生出什么想法。他沉吟片刻,正打算開口說話,旁邊的張超卻搶了先。
    
    “大伯父放心,若是遇上大事,我一定聽三弟的!”
    
    “我也一定聽張起連忙接在了后頭,又趕緊補充了一句,x“如今還在祖母的孝期,要是我們還那么不懂事,對不起祖母。也對不起還在外頭的爹爹。您就放心好了,吃一塹長一智,咱們做什么事都會倍加謹慎小心張赳斜睨了一眼張越,也垂下了頭:“爹爹放心,我一定好好溫習功課,不摻和外頭的事,一切都由三哥做主就是。”
    
    沒想到三兄弟都答應得這么快,張越倒是有些措手不及。這當口他也不想再說什么推托的話,上前深深行禮道:“既然大伯父這么信賴我,大哥二哥和四弟也都說了這話,我便攬了這責任。咱們四個這次回,不論遇到什么事,都一定會齊心協力共同應對!”
    
    xx好,答得好!”張信將那個黃楊木筆筒中的筆都到了出來。隨即信手遞給了張越,“這個筆筒你帶回去做個紀念。這是昔日元朝皇帝御前的東西,如今外頭的包金嵌玉都沒了,只剩下這一根光禿禿的木頭。所以你們要記住,宗族給你們的榮華富貴不能保一世,該靠自己的就得靠自己!將來是你們這一輩的天下,這家里的天,從今天開始就輪到你們來扛!”
    
    比:書評評選的投票帖子已經開了,如果有空的同學可以去留言投票看看,我今天特意看了置頂的那幾篇書評。謝謝大家的支持,也謝謝水蘭和小蟲同學這段時間的管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