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5)      新書上傳啦(01-25)      后記下(01-25)     

朱門風流586 世家名門


   99第五百八十六章世家名門
    
    切稷是楊士奇的長子。k也是楊士奇唯一的兒子。自從譏,三試征召入京為官之后,最初是假期太少,之后是皇帝離不開,二十多年中就沒有回過家鄉,夫妻倆自然就只有這么一根早年所生的獨苗。此時此刻,楊稷滿臉不耐,要不是下了船的母親已是皺起了眉頭,他幾乎就想捋袖子對那幾個死不松口的車夫動手了。
    
    “請問可是楊伯母和楊世兄?。
    
    就在這時候,他聽到下頭傳來了一個聲音。看清是一個身穿青布袍子的年輕人。又聽那說話的口氣,他立刻收起了網剛那幅嘴臉。疾步上前笑容可掬地說:“家父楊士奇,我便是楊稷,這是家母。你是父親派來接咱們的么?我就說母親難得上京一次,咱們又是不識路途的,父親怎么可能不派人來接。敢問這位世兄名諱。怎生識得咱們?。
    
    張越剛網還想著楊士奇那般儒雅風范的長者竟然有這樣的兒子。此時見對方態度驟然大變,他倒是吃了一驚。上前先施禮見過那老婦。
    
    他又對楊稷拱了拱手。
    
    “在下張越。今天倒不是特意來接,其實也是恰好船到通州。網網聽見世兄提到泰和二字,所以就起意過來瞧瞧。世兄又提到左春坊大學士。我就想著伯母和世兄自然是東里先生的家人無疑。怎么。是府上尚未有人來接?你們這一路坐船旅途勞頓,碼頭上人又太多了。不如我讓人去雇馬車。讓諸位先行入京。”
    
    楊夫人雖說已經是白發蒼蒼,平生少有離開家鄉的時候,但終究知禮的人家出身。見張越執禮恭敬言談清雅。又是一表人才。頓時大生好感。人家既然報了名姓。又是一口一個伯母,還預備幫忙打點。她連忙搖了搖頭道:“張賢侄不必如此客氣她這話還沒說完,站在旁邊冥思苦想的楊稷忽然猛地一拍巴掌。隨即便滿臉堆笑地湊了上來:“原來張世兄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小張大人!母親,這個是張元節張世兄。父親曾經在信上提到過的,是和父親交情最好不過的杜大人的學生。既然是張世兄的好意,咱們就不要回絕了。等回到家您好好謝謝他不就成了?。
    
    原本還在打量張越的楊夫人這才恍然大悟。但卻越發詫異了起來。由于丈夫在朝廷為官。她在江西泰和也常常讓家人上衙門抄官報。那些要緊的大事從來都不曾拉下一件。自然聽說過張越這個名字。
    
    剛剛聽到乍然沒反應過來,卻是因為面前的人和她想象中的相去太遠。
    
    愣了片刻,她就含笑點了點頭。又很是感謝了一番。
    
    張越安排妥當之后。便回頭去和張超張起通了個氣。得知那是楊士奇的家眷,兄弟倆便都前去相見了。這一耽誤。眾人啟程的時候就晚了好一會兒。由于碼頭上那些車馬行的馬車也不知道給多少人坐過。張越便讓高泉騰出了一輛車來給楊夫人及侍女乘坐,用雇來的馬車裝了行李。而楊稷卻不肯去坐馬車,硬是要騎馬和張越同行。
    
    然而,就是這么個舉動。卻是讓張越不勝其煩。要不是如今風大。楊稷沒法子一路羅嗦嘮叨過去,他幾乎就要落荒而逃了。
    
    他哪里能想到,楊士奇的兒子竟然是這副德性!
    
    進了京城宣武門,張越便讓張超張起先回家。自己則帶人護送楊夫人和楊稷去楊府。由于他來過好幾次。送來的又是楊家母子。門房自是慌忙往里通報。不多時。管家楊忠就趕緊迎了出來。他是楊士奇從泰和來的老仆,上前給主母和少爺磕過頭便連連請罪,然后又上來向張越千恩萬謝。他這回不合算錯了日子,可主母身體不好,萬一有閃失就麻煩了。
    
    既然已經好人做到底了。張越也就以有孝在身為由婉言謝絕了楊夫人入府坐一坐的邀請。很快就告辭離去。他前腳剛走,楊稷便上前攙扶了楊夫人往屋里走,卻是笑意盈盈地說:xx母親。鄉間把人家傳說得兇神惡煞,可您剛網也瞧見了,那張越分明是一個再和善不過的人。
    
    杜大人倒是運氣好,挑中了這么個女婿,要說張家那可是頂尖的門戶“若是單憑軍功勛貴,那還算不得頂尖。前頭出了一位解元。后頭出了張越那么一個進士,這才是真正的光耀門據”。楊夫人出身士族,更看重的科舉。此時逮著機會便教刮起了兒子,“你在頭天分普通也就罷了,這兒子卻一定得教導好。這是楊氏日后的希望。
    
    楊氏在秦安也是世家名門,但卻是靠你爹才振興起來的,你別辜負了他的期望這種老生常談的嘮叨楊稷一年到頭也不知道得聽多少回,連耳朵都幾乎起了老繭,自然知道這會兒只子壬“落諾點頭答應就到安置了母親,他在這座簡二,六宰第中轉了一大圈,最后便沒好氣地撇了撇嘴。
    
    南京那座宅子好歹還有個梅園,這里倒好,地方竟是比原先大圈。真不知道父親這官是怎么當的。這說出去也是大官,住的地方卻這么簡陋!父親跟著當今皇帝都已經二十多年了,至今還是個五品,俸祿少得連過日子都緊,難道父親就不覺得丟臉?
    
    話說回來,今天既然結識了張越,有空不如到那里拜訪一次。也看看頂尖的門戶過的是怎樣豪奢富貴的日子。
    
    單單知道詩書禮儀,沒有榮華富貴,那算什么世家,什么名門?
    
    這邊廂楊稷羨慕豪門世家的凜然貴氣,那邊廂張越一路疾馳到家時,面對管家高泉捧出來的一疊請束和各色帖子,卻是頭痛不已。盡管如今張家居喪,但京中勛貴人家的人情往來卻不能短缺,一家家一戶戶加在一塊赫然是一個了不得的數字。約摸估算了一下,他便對高泉吩咐道:“按照從前的例就好,銀錢還是從賬房支取,以后每月的賬都報送大奶奶過目高泉連忙應了,隨即又低聲說道:“四月十七就是皇上的萬壽節,前年是因為三大殿災而罷了朝賀,去年又是北征在外,前些年剛剛遷都北京顧不上,這一次卻是要大賀的。這一注賀禮太薄了不恭敬,太厚了皇上必定會說豪奢,三少爺可有什么主意么?”
    
    盡管路上還提過皇帝的萬壽節,但此時聽高泉滿臉為難地提起壽禮,張越只覺得腦袋更大了。這年頭還沒有后世的奢靡之風,文官進壽禮多半都是字畫。勛貴則是往往用公田出產或是各式各樣的特色小玩意進呈,若是誰冒冒失失鑄一尊金佛或是諸如此類的物件,恐怕反而會招來皇帝的怒火。問題是,張家的家底擺在那兒,他的字畫功夫又都是尋常。這究竟送什么就得費一番躊躇了。到他這個份上,出彩不出彩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出錯。
    
    “此事容我想想,你也不妨在市面上多多留心張越既然說不用著急,高泉自然也就放了心,于是躬了躬身就退下了。他一個人管著林林總總那么多下人,一天到晚都有忙不完的事情,自然是不得閑。而回到自己屋子里的張越沐浴換了衣服之后。還沒來得及歇口氣偷閑片刻,門外就傳來了一陣喧鬧的聲音。
    
    “什么率這么吵吵嚷嚷的!”
    
    聽到這一聲。外頭便安靜了些,不一會兒。身穿青色紗衫子的水晶便挑了簾子進門,屈膝行禮之后便雙手呈上了帖子:“是朝二老爺那邊打發人來送信,說是為了何小姐的婚事,請少爺少奶奶哪天有空過去商議商議張阿的婚事?時隔兩年有余,張越幾乎已經把這一茬給完全忘記了。乍然聽人提起不禁吃了一驚。接過帖子隨手一翻,他就頜首吩咐水晶退下,皺著眉頭想了好一會兒,瞧見杜綰從里屋出來,他就把這帖子撂了給她。
    
    xx你看看,朝二叔現在倒是知道來找咱們拿主意了,阿妹妹被他害苦了!”
    
    當初孟府園子中的詩會杜綰也曾經在場,雖只是和張阿見過這么一次,但那個爭強好勝的小姑娘還是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回的賭斗固然是帶了幾分置氣,可那時候張阿還小。大約只是被人唆使了而已。倘若真的讓其嫁給了禁錮西內的李茂芳。那么姑娘家的未來人生就真的是全完了。一目十行掃了掃那帖子,她便在張越旁邊的太師椅上坐了下來。
    
    xx如今孝服已滿。若是永平公主一力要完婚,恐怕朝二叔沒有辦法拒絕。就是皇上”富陽侯畢竟是皇上的外孫,永平公主只要求皇上為富陽侯留后,在有了婚書的情形下,恐怕皇上不會不答應。可是,張河不明不白失去了母親,已經很可憐了,若是還要嫁那種人“你說得沒錯,阿妹妹年前才網剛二十五個月孝滿除服,眼下永平公主既然提出要立刻成婚,恐怕是什么都想好了!都是朝二叔之前太糊涂。挑了這么個好人家,眼下竟是明知道是火坑,他就是不想往里跳都不成。這種時候才找咱們有什么用,可惡”。
    
    惱火地罵了一聲,張越冷不丁想起了張何那時候做的詩卜丫頭的刁難他早就忘了,紫貉皮大氅的公案也畢竟過去了。就算張顫可惡,畢竟和張河無關。而且,他和永平公主已經是結下大仇了。張河嫁過去必定沒有好果子吃。
    
    可是,他能怎么辦?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