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8)      新書上傳啦(01-18)      后記下(01-18)     

朱門風流587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99第五百八十七章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卿詮管之前因北征軍糧事被詩去了神策衛指揮使川一“憂畢竟是先頭靖難第一大將張玉的兒子,所以正旦大朝會之后,他就得以官復原職。張輔先前北征之后領中軍都督府事,神策衛以京衛直隸中軍都督府,所以如今即便張輔領兵赴了大寧,中軍都督府的官員畢竟不敢苛待了他,于是他自然樂得逍遙。
    
    要知道,這京衛素來都是勛貴子弟恩的寄祿的地方,府軍前衛之中就有五個指揮使,他那神策衛中和他品級相同的還有三斤,人,他這個指揮使就是不去坐衙也沒有太大笑系。
    
    只不過,在家才閑了幾天,張朝就接到了一份意料之外的束帖,那二郎腿哪里還蹺得起來。于是。他差了幾撥人往各處送信,大嫂王夫人,三弟張覲,甚至連陽武伯府的四兄弟他也病急亂投醫地派了人去知會。倘若說原本他還想著左右逢源腳踏數只船,那么現在他就深刻體會到,當初覺著那門親事很理想,因而和那位金枝玉葉扯上關系是多么蠢笨的勾當!
    
    然而,王夫人得了信,卻只讓人捎帶了短短的一句話事已至此,無可設法;而張覲則更是直截了當地回函一封,信上言辭委婉地說。既是已經定下的婚事就不能反悔。也就是犧牲一個女兒罷了,讓他想開些;而陽武伯府那邊更走動靜全無。
    
    不過數天,他就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他自然不會顧惜區區一斤,女兒,可若是將來新君登基再追究先前的事,他豈不是得閑置一輩子?
    
    團團轉了兩天,他最后還是把心一橫,這天了午就帶著張河趕往了英國公府,誰知道卻在大門口吃了個閉門羹。
    
    “二老爺,夫人一大早就帶著大小姐出去了對于張乾張靴這兩兄弟,榮善從來就沒什么好感,此時唯恐張朝脾氣上來在門口鬧將出來。忙又躬了躬身賠笑道,“:卜少爺和二小姐如今都還小,大小姐一個人沒個伴,陽武伯府的箐姑娘如今已經七歲了,差不多也能和大小姐搭伴讀書,所以那邊府上越少爺一提,夫人便答應了下來,以后半個月在那邊府上,半個月在咱們府上。不但如此,夫人還打算等小少爺大一些,就送到張家族學里頭去張朝和陽武伯府那邊的兄弟侄兒都少有往來,這些事情都還是頭一次聽到,不禁愣在了那里。仔仔細細琢磨了一會,他的心就不知不覺往下沉。顧氏好歹是帶過他三年。雖說在開封那時候他還小,也覺得老太太規矩太大不耐煩,可這次喪事的時候,張烈都親自去主持過四七。他卻借看待罪沒怎么露頭,下葬也沒過去,恐怕是把那邊得罪死,了。
    
    可這也不全是他的錯,誰讓張趟那樣得寵信,竟在皇帝面前一點都沒替他說話,害得他被免職查問,丟了好大的臉!
    
    想到這里,張朝也懶得和榮善多羅嗦,轉身就迅速上了馬,隨即重重揮下了馬鞭,急急忙忙趕往武安侯胡同的張家。他這一走,后頭的馬車自然是急急忙忙跟上,車中的張何透過車簾縫隙望著外頭的景致。一顆心卻是猶如死水一般。
    
    她年少便有才女之名,父親母親都是疼愛有加,定親的那人又是皇帝的嫡親外孫,世襲的勛貴侯爵。那時候還真是以為自己是天之驕女。可轉眼間母親死得不明不白,父親卻只是胡亂逐出了幾個侍妾,繼而未婚大米茂芳竟是卷入了謀反之中。被禁錮西內,而且抓人的竟還是自己的嫡親堂兄。每每想到昔日孟府詩會的情形,她甚至覺得那猶如上輩子的事。
    
    六年了,張越官運亨通娶妻生子。已經不是那個與她賭斗爭勝的堂兄了。恐怕如今的他根本不會記得她。
    
    父親當初用她來算計人家的紫招皮大氅,如今又要上門去請人家幫忙。他平日每每不肯放下的面子這會兒究竟上哪里去了?
    
    盡管張朝平日很少往陽武伯府來,但西角門的兩個門房還是認出了人,自不敢將其攔在外頭。聞訊而來的管家高泉讓人趕緊往里頭通報。自己則是把這一位引到了花廳奉茶,而張河則是安置在旁邊的側廳。因之前張朝派人送過信,他大略明白此來是怎么一回事,便也有心探聽探聽口氣,可張朝卻是決口不提先頭的事,反而是仔仔細細問起了族學的勾當。
    
    好在高泉這番應對的苦楚沒持續多久,內間就傳出話來,請張朝到西院說話。他把人親自送到了二門,眼看這一對父女隨引路的媳婦進去了,他就松了一口氣。
    
    張恬如今四歲,王夫人雖中年的女寶貝非常,但卻也不曾驕縱了她。今夭特意把孩子帶來,也是生怕孩子一斤小人太孤單此玄。見張箐正一板一眼地教張恬讀三都賦,她不禁知口慰。便對杜綰笑道:“雖說你的學問教導這兩個孩子再好不過,可你總要管家,這心思沒法全都放在她們身上。恬兒的年紀還小,可青丫頭卻是該讀些正經書了。”
    
    “大伯娘說得沒錯杜綰也覺得那一對小小的堂姐妹站在一塊頗為和諧,聞聽此言便笑答道,“其實之前爹爹提過,已故梁泊庵先生有一位公子梁柔,如今年過三十。學問很扎實,只是由于先前那公案的緣故,再加上泊庵先生身故不久。所以他還是生員。粱公子寫信給爹爹,說是等守孝期滿后要進京,希望能當年的爹爹,一面教書一面磨練學問。”
    
    “學你爹?他也要做教書先生么?”王夫人聞言大吃一驚,隨即便恍然大悟,面上遂喜笑顏開,“梁潛的學問當年皇上和太子都贊口不絕。只可惜若是他真愿意,咱們家這兩個小丫頭還真是屈了人家大才。請他教導教導那些男孩子才是正經“大伯娘還不知道他么?相公就是打人家的這個主意,聽了爹爹的話之后回來就笑說種瓜得瓜,種豆的豆。您的天賜,我家的靜官,大哥的炯哥兒,公公的赴哥兒,還有保定侯府的昂哥兒,一個個恐怕很快就要到年紀了。”想起張越得知消息那會兒的大喜過望,杜綰不禁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不過相公說了。人家就是要報恩,咱們也不能一心想著多留人家幾年。粱家乃泰和大族,粱公子將來必定要再應科舉。”
    
    王夫人何等聰明,這言下之意自然明白。
    
    如今皇帝尚在,恐怕見梁家人仍有心結,但若是新君登基,梁潛的所謂罪名也就不存在了,梁家子弟自然有翻身的一天,那時候梁槳不可避免要走入仕途。她只不過想兒子啟蒙時能有個人品好學問好的先生做個榜樣,并不奢望能一輩子留著別人,因此自是不在乎這一點,反倒希望人家翌日前途正好,說出去也光彩。
    
    眼見張箐做老師做上了癮,旁邊還有一個琥珀隨時提點,兩人便也不打擾她們,悄悄地離開了廂房。還不等她們回正房,外頭就有媳婦報說張朝父女來了。聽說這回事。不但王夫人臉色一僵,就是杜綰也想起了幾天前消息傳過來時的情景。
    
    “他還真是不死心,婚書都下了,這事情還能有什么余地?。
    
    王夫人雖是婦道人家,但畢竟張輔出征在外時都是她坐鎮家中,對于外頭大事自然也都清楚得緊,此時在屋子里踱了兩步,她卻仍是拿不出什么主意。
    
    永平公主倘若只是那些安安分分的公主,那么這樁親事自然極其稱心如意,可李茂芳先頭闖了那么大的禍。如今奪爵毀券禁錮西內,而且倘若新君登基,指不定還要追究,這不是給張家招惹麻煩么?張輔是皇帝最信賴的勛貴,但倘若太子或是太孫登基,畢竟這關系就隔了一層。因為常常領兵的緣故更是會招來疑忌,若婚事一成,豈不是尖上澆油雪上加霜?
    
    “綰兒,這事情你可有什么主意?”
    
    那天接到這消息,杜綰和張越就商量了很久,到最后只想出了兩個法子。一是拖,問題是只要永平公主上書求懇,念在女兒份上,朱林不可能否認這么一樁早就定下的婚事。二則是李茂芳在此之拼死了,可如今的禮教大防非同小耳,李茂芳一死,張河豈不是要守一輩子活寡?于是,此時此玄,她只能嘆了一口氣,對王夫人搖了搖頭。
    
    “請朝二老爺進來吧”。情知避是避不過去了,王夫人只得對那報信的媳婦吩咐了一聲,隨即便挑簾進了屋子。等杜綰跟了進來。她思忖片刻便開口說道,“你二堂叔待會不知道會說出什么難聽的話來,你是侄兒媳婦不好說話,還是避一避。橫豎他是追著我來的,我應付了他就好。你去那兒看著箐丫頭和恬兒。免得有聲音驚著了她們。”
    
    王夫人既這么說,杜綰自是無話。到了廂房,她被張青拉著講書。最初還有些心不在焉,繼而就漸漸只顧著面前這兩個孩子。直到一陣吵鬧聲從外頭傳來,地方才一下子驚醒了,吩咐張普好好看著張恬,隨即便連忙出了門去。到正屋門口時,她恰好聽見了一個女人低沉的普“爹,你和大伯母都不用為難了!只要我不在了,豈不是就什么事都沒了?”
    
    比:今天已經三月七號了,三月第一周任務圓滿完成,求一下月票完待續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