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590 寇仇


   99第五百九十章寇仇
    
    東糞城皇宮尚末完,時,朱林起居皆在西宮,如今那六二,二則是并入了西苑。,在這里曾經是元太液池以西的隆福宮,最初荒廢了多年,自永樂十四只開始修建西宮以來方才重新恢復了昔日光彩,除奉天殿之外尚有后殿、涼殿、暖殿及仁壽、景福、仁和、萬春、永壽、長春等宮,總計不下一千六百多間房屋。算得上是極其恢宏壯觀。
    
    然而,再壯觀的地方沒有主人,總免不了有些傾潁氣象。朱林搬到紫禁城不過兩年多,曾經云集此處的妃嬪宮人自然大多跟了過去,這里就只剩下了些年老色衰的宮婢和不甚得寵的宦官。盡管日日打掃月月除塵,但哪怕是朱林起居的暖殿和涼殿也顯得黯淡無光,更不用說別的地方了。尤其那座時不時便會傳來破口大罵的萬,更是在口耳相傳中成了人們出入的禁地,因為那兒住著傳言中已經發了瘋的昔日富陽侯。
    
    “這算是什么,豬食嗎?就算我不是富陽侯,我娘還是公主。你們就拿這些東西敷衍我?彩鸞,故鳳,都給我滾出來,這里地方就這么大,你們休想躲著藏著!”
    
    在這么一陣尖利的叫嚷喝罵聲中,送飯進去的中年太監卻是空著手出了屋子,送進去的飯菜仍然擱在那高幾上。他很清楚,李茂芳也就是嘴上頤指氣使雞蛋里挑骨頭。其實卻最顧性命,每餐必定吃得精光,而被禁閉的郁悶狂躁則是宣泄在了其他的去處。
    
    若是別人犯了這樣的大罪必死無疑,但李茂芳母親是公主,父親是功臣,如今錦衣玉食,除了沒有自由之外。仍走過得好比王侯一般。
    
    兩年前永平公主送了兩個如花似玉的婢女進來,去年頭里就悄無聲息“病死。了,于是又來了如今那兩個,可即便這樣還是不經折騰。
    
    聽說那位公主還在張羅著替李茂芳娶妻,這哪里是禁錮,分明是神仙似的享福!
    
    “范酒集!”
    
    想著想著,那中年太監已經是走出了老遠,忽然就聽到了這么個聲音。盡管最痛恨別人叫這個綽號,但聽到這傲慢的聲音,中年太監還是乖乖轉過了身子。等看清了那個人。他更是不敢怠慢,連忙一溜小跑上了前去,點頭哈腰地行禮見過。果然。對方信手就將一封信遞了過來,而隨著那信封一起交過來的還有一小塊白銀,喜得他無可不可,慌忙往懷中揣去。
    
    xx記著,老規矩,提醒富陽侯看后即毀”。那老太監傲慢地揚了揚下巴。隨即自言自語地說。“這富陽侯真真是好運氣,皇上究竟還是看在外孫的份上,居然還能戴罪完婚。嘖嘖,那可是張家的姑娘,要不是永平公主苦苦懇求,而且又有婚書,張家還未必肯嫁呢!好了。趕緊去送信,記著別誤了事,否則咱家揭了你的皮!”
    
    那范酒袋哪里不知道這送信的酬勞必定不止這么一點,老太監過手必定克扣了大頭,但他在西宮當差原本就是精窮精窮,有這么一份補貼也是好的,因此哪怕心里再恨也不敢表露出來,慌忙陪笑著轉身去了。提著袍子下擺原路返回,過了那條小道正拐彎時,埋頭走路的他一不留神。恰是和里面來人撞了個正著。這一下撞得他鼻梁發酸腦袋發暈。抬起頭就打算罵人,可一認出那是西苑里頭另一個惹不得的大太監。他立刻猛地改了口口“公公恕罪小的一時沒留神,這才沖撞了您”
    
    兔崽子。走路沒長眼睛么。這么橫沖直撞的!”那太監雖說和范酒袋差不多的年紀,但罵起人來卻是絲毫不留情面,直到看見對方長跪于地連連求饒,他這才哼了一聲,彈了彈袍角站起身來,又沒好氣地狠狠踹過去一腳,可目光隨即就定格在范酒袋的右衽,“你衣襟里頭那是什么,拿出來我瞧瞧”。
    
    “小的哪有什么東西!”
    
    范酒袋低頭一看,見自己衣襟里頭的那封信露出了角,頓時嚇得魂,飛魄散。然而,還不等他再設法辯解幾句,對面的人就上前直接伸手到他懷中把信取了出來。那大太監低頭瞧了瞧,眉頭一下子皺成了一個大疙瘩。掂了掂那份量,他忽然轉過身去,對著陽光仔仔細細照了一會,旋即才背轉身來,隨隨便便地把那封信塞進了范酒袋懷中。
    
    xx以后再送這種東西的時候小心些,別以為所有人都像咱家這么好說話!哼,老戴倒是聰明,知道從這上頭撈錢,”
    
    看到那個大太監一甩袖子揚長而去,范酒袋猶自跪在地上不敢動彈,等那人完全不見了影子,他登時松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取出那封信又瞧了一眼。確信東西還好好的。他少不得仔仔細細把信貼身藏好,這才一手撐地爬了起來。經歷了突變,他再也不敢耽擱了時辰。慌忙往萬方允:二,進了里頭,尋著正主兒把東西轉交了,他立刻溜之大吉。
    
    送來的飯菜李茂芳還絲毫沒有動過,橫豎這是宮中的溫火膳,食盒底下的特制夾層中鋪上一層燒熱的銀骨炭。一個時辰之內也不會冷卻,他自是樂得做一番飯前消遣。只是,得到母親捎帶進來的信,他就把尋歡作樂的興頭丟到了一邊。粗暴地推開了渾身的彩鸞,他三兩下拆開了封口,取出信一目十行看了一遍,立刻驚喜地叫了一聲。
    
    盡管掩不住喜色,但他還是壓抑住了心頭興奮。喚人拿來一個銅盆,他立刻用火石點燃了信箋和信封。直到這兩樣東西在銅盆里全都化成了點點灰燼,他才長長噓了一口氣,隨即竟是大笑了起來。然而。
    
    只笑了一會兒,他的笑聲就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則是咬牙切齒。
    
    四月十七就是皇帝的萬壽節,要是能夠在那時候讓皇帝回心轉意,他說不定不但能順利娶妻,還能離開這個鬼地方。到了那時候,張越,你就等著瞧吧,咱們之間沒完!
    
    起初和范酒袋撞在一塊的那個大太監一路疾走,等到了西宮一處少有人路過的僻靜地方,他方才四下里望了望,然后壓低聲音學了三聲貓叫。不一會兒,一處房子背后就現出了一個人影。那人二話不說上得前來,上前低聲交談了兩句,便隨手塞了一樣東西過去,然后頭也不回地隱沒在了黑暗中。日光之下,那太監手中的東西恰是閃動著黃澄澄的光芒。
    
    京城松樹胡同的大德綢緞莊如今生意越發紅火,雖說是主營來自江南的絲綢杭絹,但由于后頭的東家手面大,潞州產的潞綢、蘭州產的姑絨、定州產的刻絲、成都府產的蜀錦、南京應天府產的縐紗”林林總總的綢緞應有盡有。自然是從早到晚顧客盈門。這綢緞莊乃是里外兩重院子,里頭是庫房和伙計所住,中庭內間的正房是賬房重地,閑人決不許出入。
    
    這會兒賬房里頭算盤聲音打得震天響。但左下首交椅上坐著的林沙卻在反反復復看著手里那封信。終于,她將那信箋塞回了封套中。這才笑道:x“當初我跟著公主那么多年,別的手段也就罷了,偏這得惟妙惟肖,別說是李茂芳,就連公主自個也完全認不出來。好在里頭遞出來的消息,公主想的多半就是此事,看到了我假造的這一封決不會起疑“招攬了你這么一個手下,我鮮是省心省力多了袁方當初不過是瞧中了林沙的堅定心思。還有她的舊日經歷,卻沒想到這些年來她派上了大用場。因此往日刻板的臉上便露出了一絲笑容。這笑容一閃即逝,他也不去接那封信。而是若有所思地說:xx永平公主既然確實想借萬壽節生事,那么從此事上做文章就容易多了。
    
    她活了大半輩子,心思畢竟還細密,李茂芳卻是個草包。”
    
    “對付草包自然易的。您就放心把這件事交給我吧林沙絕口不提袁方為何會忽然想起那一對母子,只是欠了欠身,姣好的臉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隨即若有所思地說:“對了,大人可知道,因為海壽去年從朝鮮帶回來了十幾個美女,如今皇上夜夜無女不歡,不少大臣都頗有微詞。公主為了讓皇上同意他去探視李茂芳,精心挑選了一批美人充作戲班優伶獻給了皇上。若是此事讓大臣知道了“此事不用理會,太子殿下看不慣永平公主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事后不會放過袁方卻打斷了林沙的話。旋即舉重若輕地問道,xx那畢竟是你的昔日舊主,你就不存任何香火悄?”
    
    “既是舊主,也是寇仇。”林沙平日在袁方面前總會掩去少許精明和偏執,此時卻是冷笑了起來,“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我在范家為她做的事情已經足夠多了,到頭來她只是惦記我是否真死了,恐怕知道我沒死還會捅我一刀。時至今日,大人還信不過我?”
    
    “不是信不過你袁方站起身來,淡淡地說道,“巾煙不讓須眉,從古至今都有這樣的女子。你又不是例外。只不過,既而為人,有什么事放不下那也是理所當然,就是我也是一樣。林沙,閑下來的時候好好想想,除了不甘,你可還有什么放不下的,那才是你活在這些上的正意義比:今天居然是三八節,”嗯,晚上陪好朋友去過生日了,祝女孩子節日快樂,男孩子好好陪陪你們的另一半!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