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595 共患難易共富貴難


   99第五百九十五章共患難易,共富貴難?
    
    自打三月初,的開漕節之后,通州碼頭就越發繁忙了耕由干如今已經是春暖花開,南方的商人亦是帶著一船船貨物北上,抵達通州之后便改換陸路運送進京,再加上各家勛貴田莊上往城里送四月頭一茬菜蔬瓜果的各色大車,越發堵塞了這條通往京師的要緊大道,因此通州到京師的官道上車馬不絕熱鬧非常。
    
    盡管勛貴的公田都是有定數的。朱橡又素幕在請賜上頭極其嚴格,但遷都北京之后,各家勛貴還是爭相在北直隸置產,其中通州附近因為土壤肥沃一馬平川,河渠灌溉便利,自然成了置產的首選。通州東南的西集鎮有保定侯府、英國公府、安遠侯府的十幾個田莊,內中佃戶家仆加在一塊,少說也有七八百人。
    
    西集鎮翻白村得名于翻白河。原本有三五十戶人家,不少都是自有幾畝地的。因投獻田地給趙王府就能免租子免繼役,便有不少人動了心。也不知是誰起了個頭,好些田的就漸漸都掛靠在了鄰近這兒的保定侯府田莊名下。離著翻白村不遠就是保定侯府的三個莊子,總共有兩百頃田,其中最南邊的那個莊子名喚白沙莊,住的正是孟敏一家人。
    
    歷來都是三年斬衰二十五月大祥,因此孟家男男女女都是三月初除服。只是仍然穿著素淡衣裳。服喪期間,一家人幾乎都沒跨出過家門一步。就是逢年過節也都人去保定侯府請安問好也就罷了。盡管白沙莊的田地并不多,但一家人如今不需要太多的人情往來,一年到頭還能省下不少來,總算是在家產敗盡之后有了些積蓄。
    
    這天一大早,孟敏照例早早起了,分派好了家務之后便到了廚房檢視。等到早飯做好,兩個媳婦提著食盒送去了,地方才從蒸氣騰騰的屋子里出來。因這莊上只是普通的四進院子,不像京中的孟府那樣繁復。她還沒到院門就聽到了熟悉的叱喝聲。快步進門的她看見孟韜孟繁在院子中央你來我往互相比拼,上身的衣衫都已經被汗水浸濕了,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兩個弟弟如今都已經長大了,雖說沒了世襲的前程,但卻知道上進爭氣,這比什么都強。
    
    站在原地怔怔看了一會,她便感到有人在肩頭蓋了一件衣裳,忙轉過頭來,見是翠墨,她便笑著說道:“你也太仔細了,我哪里那么金貴。一早上在廚房早就忙出了一身大汗”。
    
    “就走出了汗才更要提防著涼卜姐要是有個什么頭疼腦熱的,這家里豈不是亂了套?”翠墨又上前替孟敏系好了那件青色綢面白色襝紗里子的披風,隨即才說道,小姐可別忘了,今天上午紅袖姐姐會來,這還是她出嫁之后頭一回上門,若是知道我侍候得不周到,必定會狠狠埋怨我一頓。您就顧惜顧惜我吧”。
    
    見翠墨如今笑容多了些,眉眼間也不似從前那般郁結,孟敏心里也覺得安慰。想起今天要過來瞧她的紅袖,她自是更加歡喜。當初那般決絕地將其嫁人,她心里又何嘗舍得,可如今想想,幸好她狠下了心,否則若是家里遭遇那樣的大變,紅袖的終身便要耽誤了。更何況紅袖是那樣倔強的脾氣,若是看到家里查抄的光景,不知道會有什么激烈舉動。
    
    “四”
    
    正胡思亂想的她聽到這叫喚。忙轉過身子,結果正看見孟韜孟繁收拾好兵器走了過來,兩人全都是滿腦門子亮晶晶的油汗。打量著他們如今那滿身結實的肌肉,比從前竄高了一個頭的個子,瞧上去都已經是高高大大的大小伙子,她不禁微微一笑,這才吩咐翠墨把兩條大毛巾遞了上去。
    
    等到他們擦了汗,她就趕了他們回屋去用早飯,又去看了兩個年幼的弟弟妹妹,見都在安安分分晨讀,地方才放了心。除卻被呂夫人接到身邊,如今年方十七卻尚未許配人家的六妹孟攸,這兩年家里好歹沒再出什么亂子,沒子女的姨娘有幾個拿著銀子走了,有子女的兩位也都沒再鬧騰過,畢竟,家里后頭還有保定侯府。
    
    由于之前守孝都不能進肉食。如今除服之后,孟敏就讓兩個廚娘變著法子多做一些肉食羹湯,以免驟然大魚大肉壞了腸胃,早飯不過是菜肉饅頭就粥而已。上午巳時判過。她正在核對上個月的賬目,翠墨就進來說紅袖到了。放下筆的她等了一小會,屋子前頭的翠藍色門簾就被人揭了起來,進門的恰是一個身穿藍布對襟小襖的婦人,右手還跨著老大的包袱。
    
    幾年不曾見,此時乍一見紅袖。孟敏幾乎都不敢認了。那一頭烏云似的頭發著還算鮮亮,但卻泛著光。仿佛是抹過頭油的。曾經很愛翻花樣的鬢發耳垂卻是光溜溜的,瞧不見半點配飾。那眉眼也比從前有了很大變化,那嘴角只是在見著她時方才露出小姐!”
    
    最初的一愣神之后,紅袖連忙快步走上前去,雙膝跪下就要磕頭。可還沒伏下身子,就被人硬是托住了胳膊。她抬起頭還要再說什么。見孟敏只是搖頭,眼眶里頭滿是淚水,頓時感到心里一酸,于是便順著她站起身來。寒暄了兩句之后。她在下首不自然地坐了,偷眼打量了舊主一會,目光又在翠墨的身上打了個轉。
    
    瞧見這個頂了自己職司的丫頭只是戴著通草絨花,亦是布衣布裙。她不禁愣了一愣,隨即心中苦笑了起來。這一走神,她就沒聽見孟敏問自己的話,直到翠墨提醒了一聲方才回過了神來。孟家被查抄的時候她已經嫁了,躲過了一劫,當初嫁人那會兒的怨尤不滿早就隨著時光消失殆盡,余下的便都是往日那星星點點的回憶。
    
    “紅袖,聽說你年前得了一斤。男孩,日子還好么?”
    
    “沒什么好不好的,比起尋常莊戶人家婦人強多了,好歹他還是店鋪里頭的管事,不愁吃穿。”紅袖仍是一如從前的直爽脾氣,見孟敏仿佛有些不信,她又笑道,“別看我穿這樣,那都是因為我家那口子脾氣古怪,常說在外招搖讓人惦記,就是有家底也不能顯露出來。小姐當初親自為我擇選的人,還不知道他的底細么?我家那口子是綢緞莊的管事。年紀大了幾歲,終究本份老實。您就放一萬個心好了,我過得還如意。”
    
    她心里卻還有一句話壓著沒說比起孟敏,她若是還說不如意,豈不是太貪心了?
    
    只是她如今畢竟不似早年那般莽撞了,一面說一面把那包袱遞了過去。又說道:“我知道就是帶什么貴重禮物來小姐也必定不肯收,這里頭是我親手做的幾套衣裳。年前他新得了幾匹松江細棉布,說是做成中單,穿上比綢緞還貼身,所以我就上了手。如今除服,我想少爺小姐們穿這個正合適如今孟家都住在鄉間,米糧菜蔬固然是應有盡有,但因為此前服孝。四時衣裳卻都是從前的,頂多便是將大人的衣裳改小了給孩子穿,已經三年多沒有裁過新衣裳。前幾天孟敏才網和翠墨商量過此事。卻不想紅袖竟是先想到了這個。笑著謝了,她便當著人的面打開了那個藍布大包袱,里頭果然是疊得整整齊齊的幾套衣裳。
    
    “我都好幾年沒來了,所以之前趁著三少爺五少爺去保定侯府的時候。我讓我家那口子打聽了一下大伙兒的尺寸,興許還有些出入”
    
    姐多包涵一些吧。”
    
    “想當初三弟五弟就老愛穿你做的衣裳,這回知道了必然高興。”
    
    主仆倆許久不見,自然有不少話要說,翠墨早就得了悄悄退了下去。等到了外頭,因孟韜孟繁聞訊都趕了過來,她便勸他們慢些進去。由得里頭兩人多聊一會。因她如今就好似乎個姐姐,兄弟倆自是都聽她的,而小一些的孟繁更是笑嘻嘻地看著翠墨。
    
    “這兩年多虧了翠墨姐姐幫著四姐操持家務,三哥都嘮叨好多回了。趕明線等我和他真有了前程,得了進項后一定好好謝謝你”。
    
    “兩位少爺只要上進爭氣,那就比怎么謝我都強!”翠墨雖比孟韜小個半歲,可跟著孟敏,她便一樣把兩人看成了弟弟一般,這口吻中便了平日的做派,“三少爺五少爺若是真有心,那也該好好謝謝小姐”。
    
    “四姐為了家里所做的這一切,我和五弟自然不會忘記。”孟韜重重點了點頭,隨即便展顏笑道,“翠墨你在咱家最困難的這些日子里幫的忙,我們也同樣不會忘了。咱們沒了爹娘,你也是一樣,以后大伙兒就是一家人,不分什么彼此!人說共患難易,共富貴難,我卻不信這個理,有什么比此前的溝坎更難過么?。
    
    這一家人三個字聽得翠墨鼻子發酸,險些掉下眼淚來,好容易才忍住那沖動,板著臉嗔道:“好端端的又來惹我,在你們面前落淚很好看么?這既然除了服,家里便的有當家人,以后:少爺五少爺就該升格成了老爺,我不過是奴婢,”
    
    “翠墨姐姐,三哥可沒把你當成是奴婢!”孟繁一時口快,話一出口便看見自家兄長狠狠瞪了過來。于是便改口道,“好了好了,不說這些。四姐和紅袖也該嘮叨得差不多了,咱們進去瞧一瞧”
    
    被他這么一打岔,翠墨便沒在意先前的那句話,正要接口的時候,她就看見外頭有人匆匆過來,便舍下兄弟倆走上前去。和那媳婦低聲交談了兩句,她頓時眉頭一挑,心中異常納罕。
    
    今兒個先是紅袖過來,這會兒小五也來了,怎生就那么巧?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