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596 春懷關切


   99第五百九十六章春懷,關切
    
    日從孟家居喪不亞外客蘭越杜綰但幾有事都是差唾忙跑腿,因此,這兩年多的時間里。手機輕松閱讀:”五也不知道來過白沙莊多少回,孟家上上下下的婢仆幾乎全都認得。再加上白沙莊雖靠近西集鎮和通州。可延請大夫卻是不甚方便,她既然和馮遠茗學醫,若是來這里碰著誰有個頭疼腦熱,往往便自告奮勇把脈開方子,久而久之自然結下了極好的人緣。
    
    這會兒翠墨接著她一進門,她就拉著人低聲嘀咕說:“姐夫讓我告訴你,你上次透露的那消息很有用,人家已經用上了。不過,外頭的事情還沒個消停,他讓你盡量少往外頭走,等到一切風平浪靜了再說。他還說留著有用之身最重要。不要急在一時因小五不知道個中詳情,此時便頓了一頓,皺著眉頭打量了翠墨一眼。看見她正咬著嘴唇,原本想問個究竟的她便住了嘴。杜綰沒事的時候也常常敲打她,這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該問的時候就不問。只是看到翠墨難受,她也感到心里過意不去,遂干咳了一聲。
    
    “時了,姐夫還讓我捎帶兩句話給孟韜孟繁,他們兩個人呢?。
    
    翠墨原還在琢磨張越讓小五轉告的那番言語,此時聽到這話,她便心中一凜,暗想只要自己能夠活下去,總能看到大仇得報的一天,便不再星星念念惦記著。笑說今天紅袖來探望,她便索性拉著小五的手將其往里頭帶,少不得說些閑話。當她玩笑著說小五如今年紀已經很不小,該當嫁人的時候,她卻發現這個從來大大咧咧的姑娘竟是臉上紅了一紅。
    
    只不過,網剛小五沒有好奇地追究替張越捎帶的那番話是什么意思。這會兒她也就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只是覺得很是納罕卜五并不是什么容光絕艷的美人,那開朗得有些過頭的性格也不是尋常人都能體會欣賞的,究竟是哪個男人這般好運?
    
    聞聽小五今天特地趕了過來,孟敏自然很高興,而紅袖也還記得當初在青州包餃子時的情景,站起身的時候倒是有些好奇。
    
    然而,等到拜簾被人一下子撞開,再次見到那個風風火火跑進來的明艷姑娘,她只覺得心里生出了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整整四只了,可時光卻好似在小五身上完全停滯了一般。她已為人婦已為人母,縱使不用照鏡子。也能感覺到容光青春不再,就是孟敏。就是翠墨,也都能看出這四只留下的痕跡,可是,偏偏小五沒有,她仍是一如當年那般天真爛漫,就連說話也是。
    
    “孟姐姐,我又來看你了,順便蹭一頓餃子吃!”
    
    孟韜孟繁聽翠墨悄悄說這次是張越有話帶給他們,心里還都有些不那么自然,等看到小五笑吟吟地上前拉著孟敏的手,竟是說出了這么一句話,兄弟倆不禁是滿頭大汗。要知道!小五這兩年間也不知道來過多少回,每次都離不開一個吃字,要是不知道的人,指不定還得認為是杜家或是張家虧待了她。
    
    孟敏聽了這話也不禁啼笑皆非。思忖如今開春,正好地里送了不少韭黃上來,還有莊戶送來了不少翻白河中捕來的大魚,她便笑道:
    
    “要吃餃子還不簡單,今天換個花樣,做韭黃魚肉餡,好好喂喂你這只小饞貓!不過只有一條,廚房不許去,否則你一幫倒忙,到時候又弄的滿臉面粉,更像一只小花貓了”。
    
    “我去年中秋節還親手做過月餅呢,哪有弄得滿臉面粉!”
    
    小五氣咻咻地反駁了一句,可想起自己那可怕的月餅,終究還是有些心虛。緊跟著,她又認出了紅袖。當下就把這一丁點郁悶給丟開了。拉著紅袖問東問西,等知道對方已經有了個兒子,便又立刻緊抓不放說是要尋個機會去看看。被她這么一鬧,屋子里原本有些傷感的氣氛頓時無影無蹤。孟敏讓翠墨下廚去吩咐一聲廚娘,紅袖卻也跟了上去。孟韜孟繁還沒來得及開口,就看到孟敏徑直把小五拉到了里屋,這到了嘴邊的問題又吞了回去。
    
    小五素來是這種性子也就罷了,四姐什么時候也不管正事先顧其他了?
    
    “魯什么羞,都到這個份上了,你喜不喜歡他,難道心里還沒數么?”
    
    “什么數目,,他人是不錯,可也就是不錯而已,要讓我喜歡他,那早著呢!”
    
    “不錯而已?要真是不錯,你臉紅干什么?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你一向都是爽爽利利的人,什么時候扭捏了起來?上次你不是對我說,他人品不錯,性子也好。最重要的是沒有那些世家公子的紈绔,沒有讀書士人的酸勁,怎么如今就改口了?”
    
    “哼,誰讓他先斬后奏,他居然,,他居然億司我爹爹開口求過親了。我現在才知道!那行小該死的家收舊崩滿著我。氣死我了!”
    
    孟敏被先斬后奏四個字嚇了一跳,等聽明白卻忍不住噗哧笑出了聲。看見小五氣鼓鼓地坐在那里。她好容易忍住了笑,又拉著手低聲說道:“這有什么好生氣的,他向你爹爹求過親,可他和你爹爹都沒開口向你提過這事,正說明你爹和他都想要你自己點頭答應,那分明是他體貼你喜歡你,否則直接讓媒人提親就好,哪用得著這么麻煩?”
    
    小五這幾天想得腦袋都疼了。原本想去找杜綰拿主意,可偏偏萬世節那廝和姐夫張越交情最好,要是她說了,說不定還會被那行小家伙知道。至于母親裘氏則一準是笑瞇瞇地說她是該嫁了,指不定還會提出嫁妝的勾當,因此地已經憋了好久。此時此刻,孟敏這么細細掰開來一說,她就漸漸覺得有些道理,可還是不肯輕易松口。
    
    “可是他居然都不對我說一聲。而且那還是去年的事!要不是偶爾從鳴鏑那家伙嘴里套出了話,我還被蒙在鼓里!他又走進士,又已經是六品官,以后前途好得很,我脾氣不好容貌不好家世以后他指不定要嫌棄我……我不要像……那樣,那時候后悔就晚了發覺小五說著說著便渾身顫抖了起來,面露出了恐懼的表情。孟敏連忙上前攬住了她的肩膀。輕聲慢氣地哄起了她。好容易等到懷里的人平靜了下來,她便不再提這話,有意轉到了其他話題,直到小五擦干了眼淚,她這才重新緩緩相勸了一番。
    
    “他要是嫌棄你,當初就不會和你親近,更不會對你說那些話。
    
    正是因為他看到了你的好處,真心地喜歡你,這才會向你爹求親
    
    五。別說什么一輩子不嫁的傻話,你爹和你娘那么謹慎認真的人,倘若不是因為看準了,會隨隨便便允許人上你家里來?世上像你爹娘那么開透明事理的人可不多,像他那樣有眼光的人更不多!”
    
    聽孟敏稱贊自己的爹娘,又稱贊了萬世節小五不禁破涕為笑。
    
    她并不是一味糾結的人,歪著頭想了一會,又拉著孟敏嘀咕了一番,這才重重點了點頭:“謝謝孟姐姐,我想通了。明兒個我就去問他。
    
    他要是真心一輩子待我好,那我就讓他上門正式提親!哼,便宜他了。我可不是弱質女流,要是他對我不好,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他!”
    
    即便想到小五這直來直去的脾氣。只要自己勸得到點子,必定漸漸地就能扭轉心意,可聽到后頭這兩句,孟敏還是覺得腦袋一陣發暈。
    
    這網網還在鬧脾氣,一轉眼就說到婚嫁了?想想家人明天聽到這話時的表情,她忍不住笑開了,遂拿起帕子又替小五擦了擦臉,隨即便拿出了妝盒,讓其往臉上少許撲了一些粉。這才把人帶了出去。
    
    孟韜孟繁一直都呆在外屋,雖然聽不清里頭究竟在說什么,但說話聲囁泣聲輕笑聲卻都隱約能聽見。兩人誰也鬧不清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只是看到姐姐和小五滿臉笑容地出來,總歸不像是吵鬧或是不高興的樣子。他們也就沒去理會那么多。
    
    看到他們倆眼巴巴等著小五方才一板一眼地復述了張越的話:
    
    “姐夫讓我和你們說,府軍前衛畢竟是皇太孫殿下的幼軍,在那里頭最要緊的是能合殿下的眼緣,先頭孟家的事情皇上乃是從輕發落,那是因為他念已故滕國公的功勞,但太子殿下和太孫殿下到底隔了一層。如今英國公正帶兵進駐大寧故地,那里雖然危險,其實卻是真正立功勞保家族的地方。”
    
    見孟敏聞言色變小五便不禁訕訕地住了口,旋即便低聲說:“我當時聽了也嚇了一大跳,就索性纏著姐夫問了個仔細。他說,兩年多前的事情,皇太孫殿下一直耿耿于懷。若是時時刻玄在府軍前衛看見孟家人,恐怕反而會更生反感。相反,大寧故城乃是險地,可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更能夠讓人看見孟家人的志氣,立了勞更不怕人抹煞。反正我不太懂。但我知道,姐夫絕對不是因為記掛先前的事情,所以不肯照顧你們倆。”
    
    低著頭仔仔細細琢磨著這番話。孟韜臉色數變,心里終于是明白了過來。使勁捏了捏拳頭,他就抬頭來:“小五姑娘,勞煩你回去告訴張三哥,他是真心關切咱們才提醒這些,這份好意咱們會永遠銘記在心。但這畢竟是大事,我們一家人還得商量商量。至于先頭的事”
    
    就是爹爹還在也不會怪他,咱們這些為人子女的就更不會不分黑白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