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597 攔駕者何人


   99第五百九十七章攔駕者何人
    
    ,丁※小靈星門,就是西宮點地六技甲乃是他點前在北京常住慷一小”此刻他又看到那一座座熟悉的宮殿。手機輕松閱讀:整理不禁勒馬停住了。他這一停不要緊,前前后后的人不得不紛紛停下步子等待。
    
    帛已奉命在司禮監經廠邊上等候的張越遠遠望著御駕一行在那里停住,當即看了看旁邊日暴上的時辰。他當初也是常常出入西宮的人。自然知道皇帝對這里頗有感情。算著時間,此時此玄,很早就得到消息的李茂芳差不多應該出來了吧?朱林已經很久沒有踏入過西宮了。這樣大好的機會,又有永平公主的“提醒”李茂芳怎么會錯過?
    
    于是,當他看見那一抹忽然沖出來的赤紅身影時,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西宮乃是宮闈重地,閑人不的闖入。再加上朱林前后皆有御馬監侍衛親軍隨扈,因此乍然看到有人忽然沖撞御駕,立刻就有兩員親兵提刀上前擋駕,其余人亦是練有素地呈扇形將皇帝牢牢保護了起來。
    
    正在回憶昔日過往的朱林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打斷了思緒,不禁有些惱怒。等旁邊隨侍的宮女輕聲報說有人攔駕時,他更是心頭火起。
    
    “攔駕者何人?”
    
    前頭的親兵問出了攔駕者的身分,正在那兒為難著,乍聽皇帝發問。立刻就一層層報了上來。得到訊息的劉永誠在心里把那個冒冒失失的家伙罵了個半死,隨即便是心中一動。要知道,聳初害得他險些落馬的不是漢王就是趙王,這永平公主只怕也有份!當即他眼珠一轉。不慌不忙地上得前來:“回稟皇上。那是富陽侯”不,是庶人李茂芳。”
    
    “李茂荊”
    
    聽到這個名字,朱林頓時眉頭大皺。惱怒不減反增。他對于幾斤,女兒一向平常,即便安成公主和咸寧公主是徐皇后所出,他也沒多大關愛,然而,永平公主一而再再而三的求懇從輕發落,再加上那個雜劇班子確實有些意思,他也就打算破例寬宵,把人放回家禁錮算了。可是。此時見到原本該在萬的李茂芳出現在這里,他立時覺察到了那貓膩。
    
    這還是在宮里,就有人為了巴結外頭私自放人出來,要是在其他地方呢?
    
    “引他上來!”
    
    得到皇帝今天要去西苑內教場的消息。李茂芳費盡周折打通了關節。這才恰恰好好地出現在這兒。聽到這聲音不禁大喜。只是,他就算草包,也知道今天這種機會不可多得,而且決不能擺出人前那股倨傲模樣來,需愕露出痛改前非的模樣。因此,一被兩個親兵挾看到了朱林馬前,他就立刻跪了下來,一時間也不知道磕了多少頭,直把額頭碰的烏青一片。
    
    朱林冷冷看著李茂芳,心里想起了燕王府選婿時的情景。李讓是他親自選擇的燕王府儀賓,那時候他需要人才,需要軍中世家相助,再加上其他親王也都是借女兒結姻親作為臂助,他自然不例外。李家豪富,李申還在南京任職,李讓軍略上也頗有些本事,再加上他繼位之后,郡主就變成了公主,李申又是為他死難,他封李讓為侯也就順理成章。可是,李讓竟然有這么個草包兒子!
    
    “西宮重地,是誰放你四處亂跑的?”
    
    “臣在西宮思過,連著兩年未曾朝賀萬壽節,今年聽說百官齊賀奉天門,這才苦苦懇求了守衛,只是想見皇上一面,恭賀萬壽無疆李茂芳早料到皇帝會揪著這一點不放,此時被那種暴戾的語氣一逼。不用裝便是瑟瑟發抖的模樣。雖說他是皇帝的嫡親外孫,但網網被挾持上來之前,懷中的東西早就被全部搜了個干凈,因此這會兒他使勁吞了一口唾沫,又偷偷瞧了旁邊那個親兵一眼。
    
    “臣戴罪之身,前兩年俱無賀禮送上,此次也沒有他物可以呈獻,唯刺腕出血為皇上抄了一部《金剛經》,以賀皇上福壽萬年!”
    
    聽到刺腕出血四個字,朱橡頓時眉頭一挑,隨即就吩咐親兵呈上李茂芳身上撥出來的東西。取過那本經書,他隨便翻了翻,便發現那確實是用鮮紅字跡抄寫的金網經,一頁一頁用的都是工工整整的小楷,字跡依稀有些眼熟。想到永平公主之前百般求懇,又只有這么一個兒子,想到之前下旨奪爵禁錮也是因為自己不想追究趙王朱高堤的緣故,李家當初又是頗有功勞,他心里便有些動了。
    
    盡管已經決定俟萬壽節即放人,但朱橡此時仍是板著臉絲毫不動容:“既然知罪便好好思過。不要總是存著僥幸之心!”
    
    他說著便掃了劉永誠一眼,又吩咐道:“劉永誠,你將他押回去!”自從去歲九月北征歸來。朱林就再也沒有上過朝,一應兒都是東宮太子決斷。除了楊士奇楊榮等內閣閣臣,除了呂震趙班等六部尚書,他很少接見外臣,有精神的時候甚至寧可去西苑騎馬射獵,也不愿意再理會那些繁瑣的國事。
    
    而當他看到那些精致的亭臺樓閣。奇妙的飛禽走獸時,卻每每會想到天高地闊的塞外風光,那種再上沙場的沖動反而越來越甚。
    
    “皇上,明日便是萬壽節了。臣妾還沒瞧過那樣的熱鬧呢。”
    
    盡管背后梳頭的宮嬪是他直至昨晚仍舊很是寵幸的一個朝鮮美人,但當他聽到這句話時,卻是忽地怒不可遏。他還是年富力強的皇帝,還是龍馬精神的天子,不需要一個人時時刻刻提醒他老了!猛地睜開眼睛的他看到銅鏡中照出來的那個鬢發烏黑的女人,看到那個女人前頭兩鬢蒼蒼的自己,他忽然隨手抓起一樣東西沖著鏡子狠狠砸了過去。
    
    砰:
    
    這突兀的舉動嚇著了房中的所有人,倏忽間,地上矮了一片人,就連正在梳頭的韓麗妃也一個哆嗦跪了下來。盛怒之下的朱橡霍地站起身來,一把將那銅鏡掃落在地,隨即便氣咻咻地出了屋子。這天確實是萬壽節前一日,朱瞻基請他前去校閱府軍前衛,因此這會冊御馬監太監劉永誠和海壽早就等在了外頭,眼下卻個個都裝成了泥雕木塑一般。
    
    “時候不早了,該出發了!”
    
    正好進屋的張謙看見皇帝居然連帽子都沒戴就打算出發,不禁嚇了一跳。只不過,他沒法像劉永誠海壽那樣裝聾作啞,遂快步走上前去,先是岔開話題說了些外頭的準備。瞧見朱林臉色好轉了些,他這才笑說道:“今天皇太孫殿下請皇上在西苑內教場大閱府軍前衛,以前可還從來沒有過。殿下是皇上親自調教出來的,在校場上必定也是大將風范。皇上去歲北征之后,將士們就不曾見過御容。今天是常服,還是穿甲胄?”
    
    被張謙這三兩句話說動,朱妹就忘了里頭那一番情景,只想著今天無論如舟也要精神抖擻,萬不能讓孫,子給比下去了,只沉吟片刻就吩咐服甲胄。朱林早年上陣。前后三次親征,御馬監早就收著十幾套甲胄。從皮甲到鐵甲應有盡有。然而,皇帝一把年紀,誰也不敢拿著那沉甸甸的精鐵甲來,于是劉永誠便從海壽那里接過了早就預備好的皮甲奉上。張謙親自給朱林梳好了頭。又伺候著穿上了皮甲皮靴,隨即就有兩個宮女上來攙扶著朱林出門。
    
    跟在后頭的三個大太監卻是有意慢了半步。張謙網網冒險解了圍,此時便懶得管里頭的事,遂徑直沖著劉永誠海壽點了點頭:“我去跟著皇上,里頭的事情隨便你們哪個料理。”
    
    他這一走,劉永誠不禁惱怒地瞪了一眼內室。嘴里輕蔑地嘟囔了一聲:“到底是番邦女子,分寸進退都不明白,偏把皇上惹惱了!海壽。那是你從朝鮮帶回來的人,你進去看看動靜。別耽誤太久,今兒個御馬監親軍隨侍,少不得你!”
    
    海壽一向唯劉永誠之命是從,此時雖不情愿,卻只有點頭。等到這屋子里的人全都跟著皇帝走了,他方才掀起簾子進了里間,看到一屋子的人還都是維持著俯伏下跪的模樣,便一腳一個踹了兩人起來,劈頭蓋臉怒罵了一通之后,方才上前扶起了郭麗妃。
    
    “我說娘娘,您也不是頭一回伺候皇上了,怎么也不知道小心一些!不說和您一塊從朝鮮過來的。就是這本國千挑萬選出來的女子,難道還在少數?若您一個不好惹怒了皇上,不但自己失寵,恐怕還會牽連到千里之外的家人!好了好了,皇上走了,好歹也沒發落您,您趕緊回宮去吧,若是皇上回來;另有話吩咐。我一定讓人去告訴您一聲!”
    
    連哄帶嚇弄走了郭麗妃,海壽少不得對那些太監盤問了幾句,待的知郭麗妃只說了萬壽節三個字就招來了這么一頓無名火,他頓時也有些心悸了起來。
    
    這皇帝老了誰都能看愕出來。卻誰也不敢表露半分,就好比他奉命去朝鮮討要處女,每次都是精挑細選,就是因為國內采選容易激起朝官進諫的緣故。如今倒好,皇帝這會兒去校場還要宮女攙扶,在外頭人看來。必然覺得皇帝竟然在女色上頭沉迷成這個模樣。難道是在沙場上一逞雄風的機會少了,于是便要在女人身上一瀉雄風?這可一點不像從前的天子!
    
    朱林卻不管別人怎么想,氣喘吁吁在那兩個宮女的攙扶下上了馬背。他立刻找到了馳騁疆場縱橫不敗的感覺,眉宇間的衰老之色一掃而空。出西華門,沿西上北門向北直行,這就到了太液池邊上的乾明門,繞過門邊上的承光殿,過玉、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