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600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99第六百章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城報捷。盡在時間,滿城無人不知道交址又打了個大大的勝仗。自從永樂初年出兵以來,朝廷數十萬大軍困在那兒不得動彈,別說尋常軍士,就是高級將官亦是折損無數,文官若是貶謫交址的,幾乎就等于死難的代名詞,因此但凡有親友在交址軍前效力或是在交址為官的,無不是額手稱慶。于是,原本因為萬壽節而妝點一新的京師,如今自然更是張燈結彩。
    
    朱林在回去的路上就得到了這么個好消息。想到明日就是萬壽節。這竟是最好的一份賀禮,他自是心懷大暢,當下不想敗壞了心情,就吩咐人去向劉永誠留話,不必再把李茂芳帶來,緊閉萬大門,著他自生自滅。等回到乾清宮,他又招來內官監太監王景弘,打算吩咐其去陽武伯府頒賜。
    
    然而,往日頒賜一般都是鈔幣。若有大功的勛貴大臣,則是再加上數十匹表里,又或是白金黃金,但這些他從前都賜了不少,如今不想再賞這些俗物。站起身來回走了兩步,他便吩咐人磨墨鋪紙。見此情景。王景弘忙走上前去用鎮紙壓了一頭,自己則是執著另一頭。
    
    朱橡飽蘸濃墨,面上露出了自得的笑個交址布政司卻偏偏拖得明軍動彈不得,單單張輔就出鎮了三次,之后更是換了一個又一個勛貴,數十個叛亂的勢力都平定的差不多了,可唯獨黎利不是跑到老撾就是躲藏在了別的地方,一旦大軍撤退就卷土重來,因此最是心腹大患。如今黎利被擒。也就意味著交南能夠消停下來,意味著他沒有用錯人!
    
    “人須立志,志立則功就。天下古今之人,未有無志而建國安邦,忠勇雙全,上彰祖德,下育良材,此謂張氏之大志,惜之勉之。勿負聯望。”
    
    提筆一蹴而就,朱林又親自蓋上了平日所用的小坐,遂命小太監將這幅字擱在一邊的橫案上晾干,隨即想起了另一件事。見王景弘在一旁肅手而立,他就問道:“你們此次從西洋回來,可得了什么難得一見的東西?”
    
    先頭那一回已經是第六次下西洋了。而且又是提前歸來,因此王景弘聞聽此言不禁愣了一愣。須知每次遠洋歸來都是有定例的,帶回來的物品都一一造冊送呈御覽,只是皇帝終究不會細看,除了內庫珍寶之外,以前只過問過戶部以蘇木胡板當作折色俸發放那么一件事。
    
    此時此刻,鬧不清皇帝是否聽到什么風聲方才忽然提及,王景弘少不得小心謹慎。
    
    “回稟皇上,此次臣和鄭公公從西洋歸來,共計帶回象牙:百支、紅藍寶石四十匣、上等珍珠三百兩、龍涎香八匣、犀角二百根、還有琥珀”
    
    “聯不是問你細目。”朱林對于這些瑣碎的數字毫無興趣。當下就打斷了王景似的話。想想頒賜大臣珍物若是成了例子,恐怕藩王宗親也會請賜,他就打消了網網的主意,遂吩咐道,“算了,賜陽武伯府鈔幣兩千鎖,再把這幅字帶過去。另外,辦完事去一趟吏部,讓尚書賽義入宮一趟。”
    
    盡管皇帝沒說叫塞義入宮干什么。但王景弘已經是醒悟了過來,慌忙躬身答應。捧了那字紙出門,他先送去御用監裝技,然后則是去取用來賞賜的兩千鎖鈔幣。這嶄新的寶鈔從點數到裝箱足足磨蹭了一個時辰,面對那滿滿當當的兩個大箱子,他只好吩咐兩個小太監裝車在宮門外等候,自己則是再到御用監去取裝被好的那幅御筆。等到他這一行人到了陽武伯府的時候,早已經是日頭偏西了。
    
    這一番宣旨頒賜自然是折騰了許久,恰好這一日王夫人也帶著張恬和張河過來散心,等張越忙完了進屋。她便笑道:“趕在皇上萬壽節前來了這么一個捷報,陽武伯總算是大大露了一回臉。皇上既然欽賜御筆,吏部驗封司那邊大約不日就要重刻誥券了。對了,越哥兒,聽說今天皇上在西苑內教場校閱府軍前衛的時候,李茂芳攔了駕?”
    
    張何這幾天硬是被王夫人留在了英國公府,閑時陪著兩個年紀尚小的小堂妹玩耍,或者做做針線。陪王夫人說說家常,甚至還被王夫人拉去處置家務的小廳旁觀了兩回,比之從前的死氣沉沉,她如今的精氣神都大有改觀。然而,此時聽到李茂芳三個字,她不禁面上四白死,白。一下子死死攥緊了手中的帕子,眼睛中的神采頓時不見了。
    
    “攔駕的情形我不知道究竟怎么一回事,不過后來皇上離開內教場的時候,原本奉命送李茂芳回萬的劉薦公恰好上前稟報了一番,皇上當即大發雷霆。看那個樣子,仿佛是李茂芳又做了什么不帆的泣個米景,他和河妹妹的婚事只怕要不作數耿朱林今早帶的是御馬監親兵。人多嘴雜,那消息自然是藏不住,軍中不少人都知道了,自然有人明白李茂芳和張家的親事仿佛有些干礙。就往英國公府報了信。然而。即便王夫人得了訊息有幾分那樣的希望,也沒想到張越最后一句話竟然這般肯定。
    
    “越哥兒。莫非”
    
    “沖撞御駕本就是大罪,但念在他是嫡親外孫,皇上興許會放過,但般君之罪卻非同小可。”張越看見張何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隨即如釋重負,不禁想起婚書已定,倘若張朝沒有足夠的膽魄,恐怕仍是要耽誤一輩子,心中不禁有些黯然。但想想李茂芳要是真能死了。張乾這個當父親的也好歹該拿出些氣魄來。他便加重了語氣說,“大伯娘,你還是和朝二叔再商量商量,事已至此。他也應該好好設法了。”
    
    萬個于西苑太液池以南。當初曾經是一位妃子住過的地方,劉永誠雖說是御馬監太監,但從前也來過這里兩回。僅僅是半天的工夫。這里上上下下的人就被他全部換了一遍,此時他站在那藍底金字的牌匾下頭,瞇縫的小眼睛里頭藏著深深的寒光。
    
    “公公。”
    
    “那些證人都已經看好了?”
    
    “是,網網乾清宮派人過來傳話。說是皇上不想見李茂芳了,公公不必提他過去,讓他,自生自滅。”那中年太監乃是劉永誠在御馬監栽培的一個心腹,此時看見頂頭上司那臉色陰森森的,便小心翼翼地說。“聽說是交址傳來捷報,黎利被擒。所以皇上很高興。”
    
    得到這樣的消息,劉永誠不禁覺著有些意外,點點頭就提起袍子的下擺,跨過門檻進了面前那座光線昏暗的大殿,又從屏風后頭拐進了后殿東暖閣。此時此匆日頭已經差不多落山了,因為白天那些事情的緣故。這里連一盞燈都沒有點,只影影綽綽能看見一些家具擺設的影子。
    
    盡管如此,眼睛極好的劉永誠仍是一眼瞧見了雕花木床上的那個人影。
    
    “小小侯爺?”
    
    說話的一瞬間,劉永誠一下子換成了恭恭敬敬的表情。點著了一旁的燭臺,眼看那火苗簌簌跳動了起來,他便回過了頭。笑容可掬地上前行了禮。
    
    因見李茂芳惡狠狠地瞪著他。他便輕輕咳嗽了一聲:小侯爺未免太不經心了,這送給皇上的壽禮也敢造假,扎得那兩位姑娘的胳膊上全都是大大小小的傷疤,這就算是再愚蠢的人也看得出來。您就是捱了這小小的苦楚又如何,回頭放出去了海闊天空,那時候再享福也不遲!”
    
    自打劉永誠送他回來之后忽然翻臉拿下了所有宮人內監,李茂芳就覺察到了事情不對勁,這會兒更是咬牙切齒:“我爹是侯爵,我娘是公主,我生來便是金尊玉貴,你憑什么質問于我?你這個閹奴竟敢在皇上面前搬弄是非,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區區兩個賤婢的指斥就能定我的罪,做你的大頭夢去吧!”
    
    “是,老奴確實微不足道。可老奴伺候皇上的時候,永平公主還沒出世呢!”劉永誠收起了那恭謹的表情,冷冷一笑道,“欺君之罪罪不容恕,其實兩年多前的事情就足夠讓小侯爺上一次法場了,皇上不過是法外開恩,如今兩罪并在一塊,說不定您還得上錦衣衛詔獄走一回呢!嘖嘖,當初謀逆的那么些人。孟賢算是運氣好的,其他人可是在錦衣衛中折騰得半死不活,這才在西四牌樓顯戮,否則小侯爺這金枝玉葉也能嘗嘗上刑場是什么滋味”
    
    “你,“你胡說八道!”
    
    “皇上但凡還對小侯爺您抱著一丁點寬恕之心,這會兒就該召了您去劈頭蓋臉大罵一頓,可眼下皇上特意讓人傳命來,說是不想見你,讓你在西宮自生自滅。之所以如今不下明旨,只是為了萬壽節那點子興頭罷了。小侯爺好自為之,要是您沒法自生自滅,恐怕就是司禮監少監陸公公來了。哦,要說他是東廠督主,手段比老奴強得多”
    
    劉永誠自然明白該說些什么樣的話才能奏效,果然,等到一番話說完,李茂芳已經完全癱軟了下來。眼見那個剛剛還死要面子的家伙這會兒已經和死人差不多,他便站起身頭也不回地出了屋子,等到了外頭才停下了步子。
    
    雖說上次的事情是安陽王策劃,但永平公主也有跑腿,所以他既然差點丟了性命,那么就從李茂芳身上先討回來!
    
    比:不好意思,最近年會,年會回來恢復每天兩更,,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