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605 不可救藥


   99第六百零五章不可救藥
    
    淚五府六部翰林院詹事府在內的眾多衙門都集中在大明到麗正門之間的幾條胡同中,所以這附近開著不少酒樓飯莊。手機輕松閱讀:整理畢竟。盡管官吏們這俸祿都極其有限,但如今朝中豪奢之風漸起,但凡公務往來都少不了應酬,因此這些地方自然是生意興隆,上上下下常常坐滿了人不說,而且還特意安設了雅座包間。
    
    這天中午,張越和萬世節一同來到了靠近宣武門松樹胡同的祥云樓。兩人在兵部這么些時日,對于周圍的那些酒樓飯莊早就熟悉了。卻還是第一次來到這里。比起那些待客殷勤吆喝不斷的館子,這里便顯得有些冷清。雖是中午用飯時分。里頭竟是只有一個正在打瞌睡的掌柜。看到這情形。萬世節忍不住大皺眉頭。
    
    “這個家伙倒是聰明,這周圍的地兒全都是人滿為患,他竟然找了這么個鬼影子都沒有的地方!方的大哥,可這么多年了,他去瞧過小家伙幾回?那一次我劈頭蓋臉痛罵了他一頓,還以為能點醒這個家伙,結果倒好。他干脆幾年不露面,這一回他要是真打算把人接走,我非得,”
    
    自打那天接了信,張越就覺得很頭痛。論理人家是兄弟,方銳說是要見方敬,他不該阻攔也不能阻攔,但問題眼下乃是鄉試的節骨眼上,方敬已經是鉚足了勁,這當口兄弟相見。若是方敬能拋開那點心結也就算了,若是不能,到頭來便是耽誤了三年。那雖說不是他的親兄弟,但他卻很喜歡小家伙的懂事,實在不想讓其傷心失望。再加上方銳曾經做過的事讓他很有顧忌。這一回又摸不透人家究竟耍干什么,他索性就把萬世節拉了來一起合計合計。
    
    只不過,這會兒他卻著實后悔了。萬世節平日里看似嘻嘻哈哈沒個正經,但那僅限于沒人招惹的情況下,要是真的惹火了,那就是一塊貨真價實的爆炭。此時此刻,他只好低聲提醒道:“老萬,來都來了。你少說兩句,不看僧面看佛面小方總算是你半個弟子!”
    
    把萬世節那半截話堵了回去。張越便上前叫醒了掌柜。
    
    得知人已經在樓上的雅座等,他便當先上了樓。而那掌柜看見萬世節也跟了上去,就又耷拉著腦袋趴在桌子上睡了,壓根沒有去上酒菜的意思。
    
    推開那兩扇斑駁掉漆的門。他一眼就看到了正對著門口的方銳。比起在江南相見的那一回,如今的方銳消瘦了一大圈,身上那襲青綠色杭絹袍子顯得極其寬大,臉色也憔悴得很。直到聽見身后傳來重重的關門聲他方才醒悟到萬世節已經跟了進來。
    
    輕咳一聲。他就直截了當地說道:“小方鄉試在即,如今出來不方便。方兄若是有什么事就請直說吧。”
    
    看到兩人之外并沒有自己的弟弟。方銳不禁覺得心中異常苦澀。這兩年多他硬是逼著自己不去打聽弟弟的情況。次都沒去西牌樓巷的那座宅子探望,其中很大程度是因為他那次不辭而別,實在沒臉再去見方敬。而且。他如今差不多是在刀鋒上行走,不想再把弟弟連累進去。可是,那天枚青的一番話,卻讓他陡然之間醒悟了過來。
    
    兜兜大圈。原來他一直都誤入歧途,忘記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倚靠!
    
    “我只是多年沒見他,有些想念而已。想不到他才這么一丁點x大,就要去鄉試了話還沒說完,張越旁邊的萬世節就沒好氣地冷哼了一聲:“想念?要真的想念。你會三年兩載不見人?要是上次你來見他的時候留下來。把該說的事情都交待清楚也就罷了,可你還是一走了之,讓你弟弟失望透頂!你還說小方這么一丁點大就要去鄉試,你知不知道他這些年廢寢忘食發奮讀書,你知不知道他最大的心愿就走出人頭地完成你的心愿。你知不知道他每次去英國公府,都會在英國公夫人面前為你說一籮筐的好話?元節,你別攔著我,要不是看在小方小小年紀就那么懂事的份上,我非得揍這家伙一頓不可!”
    
    張越素來是凡事往心里藏。不喜歡露在表面,因此不得不拽了萬世節匹把。可聽到最后這一句話。他忍不住苦笑著松開了手,心想要不是方銳如今還是漢王府的人,他也想直截了當揍這家伙一頓,也免得翌日這家伙做出什么事情連累了方敬。冷冷打量了一眼方銳,他便沉聲說道:“咱們都是把小方當成自己弟弟看待。該說的老萬都說了。我也不想和你說什么廢話。卓到如今,你究竟打算如何?”
    
    “我著方銳很清楚,枚青那番話并不是什么好意的提醒,只是讓他借助那一層親戚關系。可是,他已經一條道走到了現在,浪子回頭金不換已經晚了,但硬著頭皮一條道走到黑,那更是直接斷送了兄弟兩個。因此,他低垂著頭掩去了眼神中的復雜情緒。又深深吸,。
    
    “我知道這些年都是你們照顧教導他,我也沒臉面說什么其它的。
    
    世子殿下死了,壽光王也完了。眼下我雖然還是漢王府的人,但上頭已經不是從前的世子了。如今那邊派在京師管事的乃是天策中護衛指揮同知枚青,前幾天他見了我一次,卻是交待我利用和英國公是親戚,要緊的是以情動之以理服之,而不是以利引之以威脅之,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管張越此前倒是聽說過漢王府有這么一號人物到了京師,此時聽著聽著,他便覺得心頭一凜。朱瞻坦當年用的是當面拉攏背后脅迫,最喜歡的是捏著人的把柄讓人不得不聽命,如今這位卻是走的另一條路子。他倒不擔心老謀深算的張輔會吃這一套,問題是別人呢?勛貴武將不比文官,心眼沒那么多,吃軟不吃硬的人可是占了大多數!
    
    “英國公夫人當初雖說把我趕了出來,但若沒有她,只怕小敬也得跟著我顛沛流離過苦日子;你們二個更是代替我這個不成器的哥哥教導了他,我如今就是后悔也晚了,更不會厚著臉皮再上門攀親戚,只想擺脫二個繼續照應小叭,萬一出了什么事,就讓他當沒我這個哥哥就是”。
    
    萬世節嘴硬心軟,看到方銳站起身來深深一揖,隨即竟是往門外走去,他立刻急了:“你給我站住!咱們就算和小方再親,也不是他的親哥哥你說這種喪氣話算怎么回事!”
    
    方銳應聲停住了腳步,發覺后頭的張越默不作聲,他便頭也不回地說:“我之前知道的事情太多,如今又沒了倚靠,別人只要知道我沒用了,知道我做不成事情,到那時候決計容不下我,興許還會連累了我那弟弟。二個都是頂天立地光明磊落的人,將來成就無可限量小敬有你們照應,翌日前途必定一片光明”
    
    張越不比萬世節的氣急敗壞。仕途數年中,他已經養成了處處謹慎思量的習慣。從來不憚于用最壞的惡意去揣測別人。雖說方銳沒有回頭,看不見那臉上的表情。但他卻從對方那種奇怪的舉動中看出了端倪。因此,見萬世節氣急敗壞地瞧了過來,他卻鎮定得很。
    
    “你不必用什么激將法,你弟弟是你弟弟,你是你。即便是大逆,律法也不會胡亂株連,更何況你明知道我們都會護著你弟弟。方銳。你若是真的醒悟透了,想要下那條已經差不多沉了半截的船,就老老實實把該說的話說清楚。不要欲言又止想著愿者上鉤!你應該知道我這人不是濫好人,你要是再借著你弟弟玩什么花樣,那么你就等著自生自滅好了!”
    
    盡管背對著張越。但耳聽這一番殺氣騰騰的話,方銳不禁打了斤。
    
    寒噤,深悔之前還想著欲擒故縱。張越不是萬世節,他毫不懷疑對方說得到做得到。
    
    挪動著僵硬的腳轉過身來,見萬世節滿臉惱怒,張越面上卻瞧不出什么端倪,他只得放棄了以情動之的打算,咬了咬牙說:“我所求很簡單。張兄,我知道你和皇太孫親厚,日后若是皇太孫能繼承皇太子坐穩江山,你必定前途無量。
    
    可倘若漢王事成又如何?我只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倘若東宮一系事成,你保我平安,倘若漢王事成,則我保你日后前程。都說成王敗寇,如此一來,咱們就可永遠立于不敗之地,只需要英國公擺個態度就成張越原本還以為方銳會說出什么話。聽到最后,他忍不住露出了譏俏的笑容。為防萬世節按捺不住說出什么不好聽的話,他便從后頭伸手按住了他的左肩,隨即淡淡地說:“事關重大,我得仔細想幾天。你先請回吧”。
    
    等到方銳出門下樓,他也不理會滿臉疑惑的萬世節。快步走到后頭支起了那扇木楞窗。眼見巷子角落中閃出了兩個人影。他便對著他們比劃了一個手勢,隨即才放下了窗戶。
    
    “元節,你”
    
    “此已經是不可救藥了!”
    
    撂下這句話,張越不禁冷笑了一聲。他早該知道的,這方銳科舉不成便走另一條捷徑。如今也并不是真的醒悟了,而是又打起了騎墻觀望的主意。這些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左右逢源哪里能瞞得住聰明人,那根本是自尋死路!
    
    防:通知一下,明天只能章了。我得跑一趟社科院,為了再一次的碩士同等學力考試,,應該有不少人看過我個人空間里頭的那份考題。我第一次四十五分。第二次五十七分,上帝保佑我這回通過吧!我本來又不是學中國語言文學的,為什么這種學科考題非得那么專業那么難,估計前兩年沒人通過,對了,我把年會的兩段花絮更新在個人空間里頭了,點擊府天就可進去看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