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606 不好對付的老大人們


   兵部職方司掌輿圖、軍制、城隆、鎮戍、簡練、征討遜,旦用兵,則最忙的就是此處。歷來在兵部要升至尚書侍郎這樣的堂官,一般必得有過職方司任職的經歷。先頭自盡的方賓曾任職方司郎中。
    
    如今在任的趙艦亦是曾經任過職方司主事和員外郎,因此張越驟然從武庫司改職方司,里里外外自然是議論紛紛,等到那外遷知府的消息傳出之后,兵部衙門上下更是炸開了鍋,紛紛議論起這位出身不凡經歷更不凡的年輕司官究竟會有怎樣的前程。
    
    須知如今的京官還遠遠談不上清貴二字,反倒是窮京官這三個客人盡皆知。而眼下也不是洪武年間一介國子監太學生一出仕就能除授布政使的時代了,進士出身也并不意味著仕途暢通無阻,要在地方謀個好缺。比在京里尋一個好衙門更難。于是,要不是張越面上謙和,實際卻不好親近,不少人就會直接上前套近乎。
    
    倒是兵部尚書趙班知道,張越壓根就沒考慮過外放的事。他自從任尚書之后專管塞外軍事,因此職方司的人無不是成天提起精神應付他的隨時召喚。想當初入仕時,他憑借進獻了一幅親手繪制的天下山河要塞圖以及屯戍方略,于是得以超遷員外郎。如今職方司所藏的輿圖中就有好幾幅出自他的手筆。因此那一日現見皇帝時聽說了張越的斷言,他心中自然相當吃驚,回來之后干脆就叫來張越仔細盤問了一番,最后不的不感慨到底是家學淵源。
    
    賞識歸賞識,趙班看見了方賓的下場,再加上那天皇帝仍然是語焉不詳,今日朝會又多了另一重任命。因此他既便對張越的銳意并無不喜,卻不得不敲打了兩句:“塞外局勢瞬息萬變,你這所謂的斷言未免莽撞。萬一貽誤軍機又該如何?你在兵部這幾年頗有建言,用心固然是好的。但次數多了,于別人看來不免有自逞家門之嫌六工部李尚書這幾日便耍兼署兵部,他乃是板正的人,待下最是嚴苛,你且多多留心。”
    
    工部尚書李慶要兼署兵部?
    
    當這個消息在兵部衙門上下傳開的時候,別說張越,就連四司上上下下的司官和兩位侍郎也為之大開一驚。此前北征時也曾讓李慶兼署兵部,但那畢竟是權宜之計,如今這會兒再次下詔認可此事,無疑是說。這一個極可能也是日后的頂頭上司。要知道,李慶出仕的時候就以國子監監生的身份署右企都御史。其后兜兜轉轉大多數時候都在刑部都察院,倒在他彈劾之下的勛貴都不是一個小數目,甚至有年輕官員看到他就腿肚子直抽筋的。
    
    這天中午,張越和幾個同僚在崇文門附近的杜康樓一塊吃飯,如今的武庫司郎中崔范這幾七忍不住唉聲嘆氣了起來。由于都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人,他也沒什么顧忌,竟是直截了當地說:“前頭死了一位方扒皮。如今又來了一位李扒皮!方尚書這雁過拔毛還只是對付外頭那些武官可李尚書”,聽說他下頭的下屬人人都被他操練得扒了一層皮!”
    
    “誰說不是呢?聽說只要下屬有小錯,他便會立刻斥責,若是再有第二次必遭是劾。
    
    聽到另一個人也抱怨了起來,萬世節就一攤手道,“大伙兒也不用那么緊張,李人書嚴苛歸嚴苛。那肅重的大臣風范也是中外有名的。
    
    再說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咱們只要認認真真做好自己的事,李尚書總不至于沒事情找茬,他不是那樣的人。不是我說,先頭方尚書愁意。如今趙尚書雖精敏,卻寬和,也該有個李尚書這樣的人來治一治。”
    
    “好了好了,一個勁地議論上官,讓人聽到了還以為我們這幫人太閑了!”
    
    張越如今雖在職方司,但畢竟和從前武庫司這一群人最熟,便笑著打斷了眾人的議論。此時仍是午休協”見大家人手一盞茶,他略一思忖就想起了先頭石亨的事,遂問道:“我先頭到外頭一年多,回來之后又是事故不斷,有些事情不太清楚。我倒是想問問,武選司那兒的軍職承襲究竟怎么回事,武考之外什么時候還加上了文考?”
    
    “這事情一直就有,只是有時寬松有時嚴格。”崔范之聽到張越問這個,面色就古怪有起來,“先頭方尚書收過好處,再加上皇上體恤那些為國出力的將校,所以只要適齡,武藝還過得去,多半就點頭認可了。可如今不少承襲指揮使指揮同知的軍將子弟連字都寫不好認不全。軍略更是不通,趙尚書就發了話,說是如今所以武試之外還得過文試!你在北征的時候不是也向皇上提過。軍務方略。說過軍職承襲得嚴格審核么?。
    
    這個也集牽扯到他?
    
    張越正在喝茶,聞聽此語,險些一口直接嗆了出來。好一陣咳嗽之后。他就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要知道,他那條陳針對的是躺在父輩功勞上,實際上卻武藝稀松的武家子弟,卻沒有提在軍略上該有怎樣的見識成就,著實是他欠缺了。洪武年間朱元障曾經讓需承襲爵個的勛貴子弟悉數入國子監,如今這一條卻是名存實亡。而且,讓那些未來要統兵的武將學習經史子集,他怎么都覺得當初那位洪武帝有些別的意味。況且國子監并不適合武家子弟。
    
    餐飯吃完,眾人付賬之后便一同出了杜康樓。因此時距離下午理事還有些時辰,有的思量著早些回去午休,有的隨處逛逛,而張越則是陪著萬世節前往隔壁紅廠胡同挑些擺設。萬世節前些天雖成功提了親,可他也還是當官之后方才雇了一個老仆在家中料理些雜務,幾乎是一個光桿司令,因此這婚事的諸多事項自是少不了張越幫忙,如今也只毒網剛在杜家的東邊一條巷子找到一處合適的四合院,張越索性使了高泉幫忙采買家具。
    
    “元節,你當初那房子借給我暫住,不收房錢,這是朋友義氣。
    
    如今這婚姻大事,你要是借給我錢,我也一定會痛痛快快拿下來:k但我卻不能厚著臉皮當是應該的。你當初從我這里拿去的那些錢貨充其量也就是值百兩銀子,就算是放高利貸也變不了一千兩,你可別拿話糊弄我。就算那房子你用最低價給我,至少也值三百兩,再加上家具陳設”
    
    “你什么時候變得那么羅嗦。要不是早想著你有這大喜日子,我沒事情替你把銀子拿出去入股生息干什么?你不比小夏,他家境還殷實。一面當官,家里還有貼補,你畢竟是一個人。我的產業都是我爹幫忙打理的,底下還有那位點子最多的劉師傅,這些年諸樣事業都正紅火。自然錢生錢利滾利。比起那些曾經行商中鹽的勛貴。這錢來得正正當當。”
    
    張越說起這中鹽兩個字,冷不丁想起如今再次兼署兵部的部尚書李慶大刀闊斧地扳倒好些勛貴時。就是用的家人子弟在開中鹽時與民爭利這一條。事實上,與民爭利的又何止是開中鹽,無論英國公張輔成國公朱勇還是其他勛貴,家人子弟若是沒有店鋪買賣,那才是咄咄逼人的怪事,官商勾連本就是屢禁不絕,更何況官家子弟家人行商。
    
    因此,他微微一頓,隨即又沒好氣地撇了撇嘴:“是朋友就不要再羅羅嗦嗦,做生意你不懂,我也不懂,自有懂行的人幫忙去做。以后你就是有家室的人了,就算你這回能升官,俸祿能多那么一大截,但過日子光指著這個可不行。”
    
    “好好好,反正你的情我都記著就是!”
    
    萬世節嘀嘀咕咕了一眸子,也就不再揪著此事不放他先頭向兵部尚書趙沈提出了舊兵器的裁汰之策據說興許會遷轉,可要靠俸祿去干什么事卻是癡心妄想。人生在世總不能被幾文錢憋死,更何況沒理由為自己那丁點自尊而苦了小五。只不過,這一次的田莊他可得好好挑人經營,要說經商他不行。種的的話他早年倒是懂不少門道在紅廠胡同的幾家店鋪中挑了兩個花樣古雅的花**、一架做,古拙的屏風、還有一些錦匣捧盒之類的小物件。吩咐了送貨的地方,眼見時候不早,生怕耽誤下午的事務,張越和萬世節立時匆匆往回走。路過詹事府門前時,萬世節忽然低聲嘆了一口氣。
    
    “老萬,你又在搞什么鬼?”
    
    “元節,你之前在詹事府,不少事情恐怕未必知道。你提出的軍務方略,其他幾條也就罷了,這軍職承襲那一條金學士和楊學士都贊成的很,廷議也最是嘉許此條,原因很簡單,武將世世承襲,那個群體實在是太龐大了。你的用意是好的。只不過,此事雖不涉勛貴,得罪的人卻很不少,哪怕你原意不是如此。也的提防被人推出來當靶子。
    
    要知道,你家里不止只有英國公和陽武伯,你那兩位堂叔沒有爵位。但因著祖上的蔭庇,他們的軍職就可能會世襲,而你家不襲爵的兄弟也是如此,有幾家勛貴只有唯一一個兒子?我是不得不提醒你一聲。朝中那些老大人們,個個都是心眼極多的。就比如如今咱們那位新上司,也是一位不好對付的老大人。”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