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609 風雨來前


   99第六百零九章風雨來前
    
    盡管發一天是討端午節,但戌時一刻,原本都散衙歸家懼”識方司眾人仍是在衙門中會齊了。:職方司乃是整個兵部最要緊的地方,晚,上仍有人值守,這天值守的乃是郎中唐永。張越從他手中接過那前后兩份軍報,只是粗粗掃了一眼就眉頭大皺。
    
    潘正于交趾政方州舉兵叛亂。
    
    虜中諜探來報,勒靶阿魯臺大合諸部,聲勢大盛。
    
    見張越和另兩人都不說話,唐永便站起身說:“李尚書恰好還沒回去,才網捎話說要是人都到齊了就去二堂,等議定了他便要即玄進宮去。這是要緊的軍情,耽誤不得。我記得之前還有好些整理好的軍報和輿圖,一塊找出來,以免李尚書問起來大伙兒心里沒個預備。還是老規矩,按照從前的分工,時間只有一刻鐘這會兒天已經黑了,雖說眾人都是從家里被叫出來的,最初不無埋怨。但面對南北兩頭傳來的軍情急報。誰也不敢等閑視之,于是很快便開始了各自手頭的事情。等到一應就緒,唐永帶頭,眾人便急急忙忙往二堂趕去,個個都是只顧著埋頭留意腳下路途。
    
    兵部衙門前前后后的瓦房都是建好了六七年,這些年因為戶部國庫捉襟見肘很少修絡,頂多也就是屋頂上補了幾塊瓦片,墻上補了幾塊磚頭。看上去已經是很有些破敗景象。哪怕是眼下天色昏暗看不清路途,也只有前頭唐永手中提的那一盞昏黃的燈籠,其余地方都是漆黑一片。
    
    二堂也只點著一盞油燈,因此一行人進去行市之后,就連眼睛最好的張越也難能看清大案背后的李慶是什么表情,料想也脫不了陰沉。果然。唐永一馬當先奏報了相應情形,李慶就冷冰冰地說:“職方司管著天南地北的軍情,雖說這兩份軍報都是今天傍晚才送來,但你們成天和這些東西打交道,就該仔細用心!倘若盡早看出端倪,也不會如眼下這般!”
    
    他素來是不言笑的人,署理兵部這一眸子對上上下下要求極嚴。此時見人人不作聲,他的聲音更是帶了幾份冷冽:“就算是端午節。你們也該記得自己的身份!沒事情請假往外跑,甚至于早早散衙,如此不盡心盡力。喜不是辜負皇恩?我回頭便要進宮,內閣還有人值守,今夜就能把軍報遞上去。你們既然隸屬職方司,先各自說說你們的看法。”
    
    盡管網網唐永提醒了一遭,但誰也沒想到李慶劈頭蓋臉一頂大帽子扣下來,隨即竟直截了當地問了這個。都知道李慶苛刻,這會兒哪怕心中有腹稿,眾人也不肯第一個站出來挨批,于是便面面相覷了起來。張越畢竟調入職方司時間短,見幾個同僚都悄悄往后挪,李慶那眼睛卻盯著自己瞧,尋思躲不過的他索性不躲了。
    
    “回稟李尚書,雖說兩份都是軍情急報,但我以為兩地局勢仍安。交趾叛亂已經不是一兩回了。算上最初的陳簡定陳季擴叔侄,少說也有數十人,此次黎利網網被擒就蹦出來一個潘正也在意料之中。鎮守炎趾的張總兵如今尚未回還,麾下精兵勇將,既然能擒住一個黎利,一個潘正也不在話下,只要其后招撫得法,不至于釀成大亂。而阿魯臺大合教粒諸部是從年初的時候就開始了,他是敗軍之將逃軍之將,如今極可能是虛張聲勢以拒瓦刺”
    
    “好了!”
    
    口打斷了張越的話,李慶便冷冷說道:“照你說來,這軍情急報竟是無關緊要不成?一個黎利鬧的交趾雞犬不寧,安知如今就不是第二個?教靶素來乃是北地大患,你說得倒是輕易。你們幾個,都是職方司的老人了,別一個個站在那里當樁子”。
    
    面對李慶這毫不留情的斥責。其他人自是表現各異,有暗自不安的。有幸災樂禍的,有面無表情的,也有不以為然的。可等到那矛頭調轉到了自己頭上,他們方才打疊起了精神,各自按照品級資歷上前陳情。既然是這么一個挑剔的上司。從郎中唐永以下,一斤。賽一個地老成持重,說的話也幾乎都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交趾那邊的叛亂應立刻出動大軍盡早撲滅,以免火星變成燎原大火。原有撤軍之議暫止,但仍需要定下撤軍日程,留守大軍不宜超過三萬。至于北部邊境則是應當嚴加戒備整肅兵馬,隨時應對出兵有方賓等人的前車之轍,他們都已經做好了皇帝親征的準備。
    
    聽了其他幾人的話,李慶不禁瞥了張越一眼,心里很有些躊躇。
    
    工部尚書在六部之中居末,于他不過是一個跳板,但是兵部如今還有資格更老的趙班,他要去掉兼署這兩個字以客易。既然如此。便要切切實實做出些實績其甲。“二無疑是一條路子,前次若不是他北征督餉分毫不差,也不會再次署理兵部。但是,要是就因為前頭一下子倒了三個尚書就迎合皇帝的心意,那卻絕對不行。貿然出兵,后患無窮,況且皇帝的身體,,“張越留下,其他人先出去!”
    
    雖被砸了的一席話。但張越并不覺得有什么不舒服,畢竟,這些老大人們從來個個都有著幾個年的資歷,擺些架子也正常。
    
    可是,這會兒李慶忽然開口留下他,這就著實有些古怪了。等到其他人都退下,二堂中只有他和這位年紀一大把的工部尚書兼署兵部尚書,他更是存了十萬分留心。
    
    “看看這個。”
    
    張越看到李慶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東西遞了過來,不禁愣了一愣,旋即方才上前接過,只看了一眼,他便大吃一驚,幾乎下意識地抬起頭。盡管室內光線仍是昏暗,但他和李慶不過是咫尺之遙,自然能看到這位代尚書的眉頭緊鎖。只是,這會兒他已經顧不上對方表情如何。只顧著想那紙上短短幾行字的意思。
    
    “這份東西乃是今天下午送到的,我和趙尚書以及兩位侍郎都瞧過了。瓦刺綽羅斯部順寧王脫歡表示。倘若此次我大明打算出兵,他愿意傾全力配合,將阿魯臺擒至京師闕下。你先前對皇上說過勒鞋強弩之末。網判又說阿魯臺虛張聲勢,若是結合這份機密軍報來看,倒是有幾分見地,但你畢竟年輕,在人前說話需得仔細些!瓦刺三部中如今綽羅斯部最強,他愿意制教靶最好。但看來還須得有人走一趟。你出身將門,回頭不妨預備一下!”
    
    預備一下?
    
    盡管料到李慶不會無緣元,故留下自己,但聽到這樣一番話,張越自是萬分意外。無論去鞋靶還是瓦刺。那都是一等,的危險事。瓦刺崛起。對大明也不是什各好事,脫歡更不是什么好名聲的人,草原上那數千里地也是危機重重。只眼下不是琢磨李慶居心的時候,因此他見這位沒有再說別的話,就默不作聲的躬身行禮,隨即轉身出了門。
    
    張越前前后后耽誤了半個多時辰。外頭就已經是另一番光景。天上繁星密布,但月亮卻只有彎彎的一抹,那光輝仿佛被群星遮掩住了,若隱若現地在云后頭挪動著。幾個職方司的官員都已經不見了,院子里空空蕩蕩,只有一棵不那么繁盛的小樹在微風中沙沙作響。
    
    他放慢腳步走到了樹平,忽然回頭望了二堂一眼。
    
    讓他去瓦刺,這是李慶一個人的意思,還是其它老大人們也有這個打算?這和先前的北巡興和畢竟不一樣,而且他也不是什么事都往身上攬的活雷鋒,也不是敢死隊員。沒興趣哪里危險就往哪里跑!況且。皇帝的心意如何,究竟怎么打算的?
    
    李慶自然不知道張越正在暗自腹謗他這樣身居高位的老大人,張越走了之后,他就喚了皂隸去備車。隨即一樣樣仔仔細細準備了軍報。隨即便出了兵部衙門。朱橡如今已經很少上朝,甚至連官員除授也已經放手給了太子,唯有軍國大事的決斷緊緊捏在手中。因此,其它的事情都可以不必上奏,北邊的軍情卻一刻都不能耽擱。
    
    這會兒四面宮門只余下左掖門尚未下鑰,供內閣留值以及重要文書進出,李慶走的就是這條道。由于早有小太監進去通報,因此得了訊息的金幼孜就親自到了院子外頭等候。兩相廝見之后,到屋中一目十行看完了那厚厚一摞東西,他便點了點頭。
    
    “皇上之前曾經下令諸勛貴整肅兵馬,看來仍是那心思。可若是再要北征,恐怕又是死傷無數。為天下蒼生計,不若放任夷秋相攻,他們即便有死傷,也不與我大明相干。先頭興和被圍的時候,若不是順寧王脫歡鼓動,阿魯臺也不至于險些被安樂王禿孛羅和賢義王太平抄了老巢,更不會那么早撤兵。此次他既然想打,倒不如讓他自己上。
    
    不過,去年北征的時候瓦刺忽然臨陣變卦,此次怎么會忽然跳了出來?”
    
    &nbs;金幼技曾經隨朱摶三次北征。因此雖說官位遠遠低于李慶,但在軍略上朱林卻對其信賴非常,因此李慶自不會忽視他的意見。沉吟片玄。他就直截了當地說道:“所以,我覺得朝廷應該派人去瓦刺三部一趟。畢竟單單幾個諜者極其不可靠。弄明白瓦刺三部如今究竟怎么一回事,這日后軍略處置也有個余地。”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