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610 死生皆有不甘


   99第六百一十章死生皆有不甘
    
    端午節的夜晚不止是張越沒討冷清清的永平公擊沒個人有心思過節。盡自打萬壽節過后,這里就完全封閉了,一應菜蔬肉食供給都是從外頭送進去,其他的人一律不許進出,幾乎變成了一個死地。畢竟,趙王朱高漣在外頭還有一斤。兒子和幾個女兒,但永平公主卻是一點指望都沒有了。只禁令歸禁令,不少人還是打通了各種門路。
    
    因此每到夜間,后門就常常有黑影憧憧和竊竊私語,都在商議安排著各自的后路。
    
    “算主,喝口茶吧。”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永平公主頓時回過了頭,看見是乳母趙媽媽。地方才擱下了手中的筆。兒子被禁錮的兩年,她已經蒼老了許多。而這半個月煎熬下來,她的頭幾乎白了一半。看見書桌上那厚厚一摞稿紙,她不禁咬牙切齒地笑了起來。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兒子,如今兒子既然死了,那么別人也休想好過!就是她捅出這事情肯定沒好下場,她也得拉著人陪葬,她的那些哥哥們休想舒舒服服過日子!還有張家。她的兒子就算死了,她也不會就此放過張家,尤其是張越,反正她什么都沒了!卓好文官當中也不是鐵板一塊,幸好她還接到了一個肯出主意的人,那些手段很快就能奏效的”
    
    此時天氣炎熱,她捧起茶盞咕嘟咕都一飲而盡,然后又迷離雙眼翻閱著自己這些天寫的東西,每看完一張便用指甲在上頭掐出一道印痕。
    
    然而,約摸看了十幾張,她就感到眼皮子直打架,繼而便迷迷糊糊伏在了桌子上,不一會兒就睡了過去。旁邊的趙媽媽低低叫了幾聲,待發現她完全沒了動靜,這才抬手擦了擦額頭上那一層細密的汗珠。隨即躡手躡腳地走到門邊,低聲對外頭說了幾句話。
    
    寂靜的夜色中,一個人影鬼鬼祟祟地溜進了正房,另外一個則門口望風。不一會兒。里頭便傳來了一聲仿佛堵在喉嚨口的悶哼,緊接著便有裹裹翠率翻檢東西的聲音。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個貓著腰的人影溜了出來,其中一個手中抱著一個包袱,另一個赫然是趙媽媽。腳下踉蹌的她才走了幾步,就忽然絆著了什么,結結實實一跤跌倒在地,還不等滿心緊張的她爬起來。她就只覺得胸口一陣發悶,腦際忽然轟的一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這一倒,前頭的那個人頓時回過了頭,看清趙媽媽赫然是跌爬不起來,他便沒好氣地撇了撇嘴:“都已經到這份上了還出事故說來也是小時候公主還是吃你的奶長大的,網網做那種事難免虧心害怕。我說趙媽媽,以后多多上香積德就行了,殺人不過頭點x地”,他娘的,真一跤跌暈了?怎么可能,,喂,趙媽媽,你趕緊起來。要是錯過了外頭的車,你就在這個鬼地方繼續呆下去吧,到時候可是什么責任都你擔!”
    
    他彎下腰使勁搖了搖趙媽媽,發現無論如何都沒有動靜,他頓時慌了神。蹲在那里猶豫了片刻,他立刻站起身來,抱緊了手里那東西就急匆匆地往外走。這會兒天色已經異常昏暗,夾道兩側只有高高的圍墻。空蕩蕩的看不見任何人影。可越是如此,他越是覺得身后仿佛有人跟著,于是少不得幾次三番回頭。可卻不見任何鬼影子。
    
    幾乎是一溜小跑到拐過了彎,遠遠地看到那兩扇直通后街的黑油大門。他這才松了一口氣。如釋重負的他打開大門,見門外停著一輛馬車,就連忙走上前去向那車夫遞上了包袱,又低聲說自己已經完成了所有該辦的事。上車的剎那,他仿佛看到那車夫對自己笑了一笑。
    
    次日一大清早,下人們照例早早起床料理各種事務。只是如今永平公主脾氣愈發古怪,不得吩咐。丫頭們誰都不敢貿然進那院子,除了趙媽媽之外也就是其余三個心腹媽媽能進出。這會兒三個人瞧見院門緊閉都覺得奇怪,雖說誰都知道永平公主這些天一直把自己關在屋子里頭。隨隨便便進去恐怕是招罵,可喚了好幾聲沒人應答,為首的甘媽媽便乍著膽子推開了門,結果腦袋一探進去就看到一個黑乎乎的人影仆倒在正房門前的地上。
    
    這下子,三個人情知不妙,連忙沖進擊查看。發現趙媽媽已經沒氣了,她們都恐慌了起來。在正房門口輕聲敲門呼喚無果的甘媽媽更是直接闖了進去。
    
    “老天爺!”
    
    第一個沖進去的甘媽媽只看了一眼就給那情景嚇了個半死。隨即腳下一個不穩,竟是一坐在了地上。后頭兩個人收勢不及撞在了她身上,可一看清屋子里的光景。也都嚇得連連后退。饒是她們都是打從燕王薦就跟著永平公主伺候的,見多識廣,到底曾經見過一兩次此類事情,可誰能想到之前李茂芳是這么死的,如今永平公主還是這么死,的?
    
    市,阻加此0剛以梁柱上垂著長長的白綾。那個身穿大紅衿紗衫子的人便施掛在那上頭,兩只套著精致鳳紋雙蝶繡鞋的腳仍然在微微晃動著,瞧著讓人毛骨悚然。
    
    “完了,咱們都完了!”坐倒在地的仆婦甘媽媽撕心裂肺地嚷嚷了一聲,“公主這一去,咱們都得陪著殉葬,就是想活命都不能了!”
    
    另兩個中年婦人也都是永平公主身邊的執事媽媽,一聽這話,那臉色頓時唬得煞白。她們名分上是下人,可這些年錦衣玉食,家中子侄也都謀了好差事,別說是死了,就連吃苦也極少,否則如今也不會一心想著尋后路。可是,這事情還沒個結果永平公主就死了,她們怎么甘心跟著一塊完蛋?兩人對視一眼,幾乎同時想到了外頭的趙媽媽。
    
    “甘姐,還沒到這個關口呢。咱們總得想想法子!趙媽媽平日里不陰不陽,卻是個精明人,這會兒怎么會剛巧倒在門口人事不知?我看她絕不像是被嚇的,肯定另有隱情。倘若真是她做的耗,那株九族也是她的勾當,和咱們無關!”
    
    地上那甘媽媽也是一下子給嚇糊涂了,此時立匆醒悟了過來,急忙連連點頭。三人在屋子里商量了一陣,竟是誰也沒想到去放下那個吊在屋梁上的人。好一會兒,計議停當的她們方才覺察到這一點,于是兩個人手忙腳亂地上去放人,另一個則是再次出了門去。等到放下了永平聳主,確定這位金枝玉葉完全沒了鼻息,而趙媽媽也確確實實斷了氣。她們自是更加堅定了心中的打算。
    
    橫豎是死無對證,哪怕是死馬當活馬醫也得搏一把!
    
    就在公主府上上下下的人尋思如何才能逃過一劫的時候,方銳也是一大早就離開了漢王公館。自打那天見過張越和萬世節,他一直覺得心緒不寧,七上八下幾天沒睡好覺。既擔心張越不答應,又擔心兩人遷怒于自己的弟弟,更躊躇的則是自己如今根本沒臉登英國公府大門,萬萬完不成枚青所說之事。想著想著。他不免心情激憤。
    
    為什么偏偏他就這么倒霉,好容易遇上肯用自己的漢王世子,偏那位世子那么短命?如今倒好,說是下個月韋妃生日,他竟然被人差遣來采辦江南絲綢,難道他就是為了做這些。這才丟下弟弟,這才丟下先生教了十幾年的仁義道德?
    
    清晨的街道上已經很是熱鬧,該上朝的文武百官都已經上朝了,該坐衙的官員都已經趕去了衙門。該出城種地的,該吆喝生意的,該下門板做活的,,林林總總的人都已經開始了新的一天。
    
    心里不舒服的方銳一點都不想在這種嘈雜的環境中再耽擱下去,遂干脆繞進了一條沒什么店鋪的寂靜巷子。當喧囂如潮水般從耳畔退去時。他又長長吁了一口氣。
    
    苦苦掙扎了這么多年,絕不能這會兒放棄!
    
    然而,就在這時候,他忽然感到身后仿佛有人,還不等他轉頭,頸后就著了重重一下。他幾乎本能地伸手朝墻上扶了一把,可卻沒能撐到看見下黑手的人就暈了過去。等到他仆倒在地,后頭兩個大漢便繞至了前頭,一個補了一下,繼而用麻繩麻利地把人捆了個結實,又塞了一團布在方銳口中,后一個則是抖出一個大麻袋把人裝了進去。
    
    “喂,你剛剛下手可有準數?”
    
    “放心,不過是敲暈了這家伙而已。倒是你,裝麻袋的時候小心些。別把人憋死了!”
    
    “跟了這家伙那么多天,要不是他今天心不在焉,這機會還不至于那么容易。我看他是虧心事做得太多,走路竟是比錦衣衛還小心”對了,找個地方把人藏上一眸子不好么,干嘛還要送出海去?”
    
    “少爺這么吩咐的,你我照著辦就走了。聽說是南京那位劉大爺要往海外走一遭,少爺覺著捎帶上這么個讀書人正好。嘖嘖,讀了那么多書偏喜歡搗騰陰謀詭計,這家伙真是可惜了!要我說,他弟弟就聰明。有少爺和萬大人照應著走正道。多順心!”
    
    說說笑笑的趙虎和向龍輕輕松松扛著麻袋從另一頭出了巷子,早有馬車在此接應。馬車在街上兜兜轉轉了好一眸子,方才拐上了宣武門大街,然而,經過豐城胡同時,他們卻險些和巷子里頭馳出來的幾騎快馬撞了個正著。眼尖的趙虎一眼就看見了那邊頭一家掛起的白幡白燈籠,不禁看了一眼向龍。
    
    難道是永平聳主死了?
    
    比:有人說年會花絮木有笑料。最主要是笑料關乎,所以不便泄漏,否則番茄和神機一聯手,我就死定了,雁九估計也得掐死我,倒是白鶴貓膩有”啦啦啦,本次年會雖累的一次,但也是最舒暢的一次,聊天聊得那個爽啊,,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