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611 世上只有一個朱棣不會再有第二個


   375599第六百一十一章世上只有一個朱棣,不會再有第二個!…“咚管從年輕時就開始馳騁疆場平生遭敗績的時候屈指旦如今的朱林即使要坐上馬背,也已經不得不依靠人攙扶,身體狀況從萬壽節過后又有每況愈下的趨勢。只是。即便心有余而力不足,昨天晚上聽說了南北兩頭的軍情,他仍然熬到了很晚才睡,足足留著金幼孜到子時。這才放了人離開。揣著這么一件事,他臨睡前自是少不得無數思量。當夜仍又臨幸了鄭妃,早上起來用了不少肉食,結果就犯了病。
    
    風痹并非絕癥,但卻是一等一折騰人的病。盡管北京素來干燥,并無南方的陰濕,但這風痹無法去根,每每在意料不到的時候發作,卻是讓朱林惱怒得很。拿過那寫著白薦、熟附子、桂心、麻黃之類的藥方。他只看了一眼便三兩下扯了個粉碎。
    
    “服藥服藥,聯幾乎都被你們折騰成了藥罐子,可這病仍然是時時玄刻發作,這藥還有什么好吃的!就算這病沒法去根,可三兩劑藥下去暫時壓住了也行,要這些不溫不火的方子有什么用?滾,全都滾下去,來人,去把太醫院院判史權找來,讓他給聯把脈!”
    
    大發雷霆把兩個太醫趕了出去,朱林便喘著粗氣往后靠了靠,心里又想起了一大早得知的那個消息。他有三個兒子五個女兒,永平公主從來就不是最受寵愛的,更何況先前李茂芳還鬧出過那樣的事情,死,了也沒什么好惦記。但是。一個是自縊,又一個還是自縊,這一次公主府甚至還有人口口聲聲說是有人害死了永平公主,這實在是讓他惱怒得很。
    
    靠在軟榻上特設的錦袱靠背上。他忍不住想起了已經許久沒見的朱寧。想到朱捕膝下幾個兒子也不消停,但偏生朱寧那性情品格卻都是一等一的,他更是覺得心里冒火。他的兒女里頭一多半都是徐皇后生的,可是。他們卻沒有一個繼承母親那無可批剔的品行個性,要不就是懦弱得讓人生氣,要不就是野心膨脹讓他無法放心,女兒們也談不上有貼心的。
    
    朱捕從小就沒有一樣比得上他,可是,這家伙如今卻總算是有一樣壓過了他一頭!好在他還有一個好孫,子,有一個文武雙全的好孫子
    
    “皇上,太子殿下在外頭請見。鄭公公幾個也都來了
    
    “聯只是病了,又不是死了,用不著這么興師動眾!讓他們回去各做各的事情,別杵在這兒!”
    
    聽到旁邊這個賠足了小心的聲音。朱林卻越發脾氣火爆。眼瞅著那小太監慌慌張張退下,他便從鼻子里哼了一聲,仍是斜倚在榻上。然而。下肢關節的一陣陣疼痛卻讓他沒法分心,直到滿頭大汗的史權趕到暖閣,行禮診脈之后便立剪用水化開一丸藥讓他服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種難以忍受的疼痛方才緩轉了,他的心思就飄到了昨晚金幼放所說之事。
    
    兩份軍報,一個是阿魯臺想要重振教靶,另一個是瓦刺陳情請命。金幼孜李慶的意思其實都差不多,不過是坐山觀虎斗,半個多月前張越也曾說過勒鞋本部已經式微了。
    
    可是,他從還是燕王的時候便一次次地出塞沖殺,如今就這么罷兵不用?教靶興許是式微了,但誰知道是否還會出現一個驚才絕艷的人物?至于派人前往塞外,,
    
    皇帝明顯神游天外,史權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可是,輕輕搭在皇帝左手腕脈上的他也有自己的難處。這風痹乃是痹癥的一種,湯藥針炎熱敷固然都有效,但要根治卻是難能。最要緊的是,要想讓此癥盡量少發作,最好的方法便是忌生冷葷腥,可這對于一頓無肉就會發脾氣的朱林來說,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而如今天子年紀大了。這風痹之件還有其他大小雜癥,這御醫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難能一一顧全。
    
    “什么事都用他,李慶金幼孜倒是貪圖省事,敢情都想學聯?。
    
    這突兀的一番話徒然驚醒了史權。他抬頭一瞧,見朱林只是盯著頂上的梁柱自言自語,就知道這話決計不是對自己說的,連忙就裝作什么都沒聽見。等到縮回了自己的手,他這才恭恭敬敬地說:“皇上,服湯藥不如用水煎藥熏洗,如此藥效更快些。至于這頭暈頭痛的癥狀則是要多多休息,靜養一段日子便沒事了
    
    朱林早就忘了自己還是個病人,聽到這話方才回過神來。前頭兩個御醫都是診斷拗口繁復,卻是根本不提幾時能好,因此史權這話無疑更讓他安心。想到不用喝那些又苦又澀的中藥,他更是滿意地點了點小頭:“這些你安排就是,聯英雄一輩子,不希望連馬都上不了連刀都用不了,時時刻刻就是躺在床上折騰!你且退下,替聯向外頭人吩咐一聲。叫楊學士來!”
    
    口里叫著楊榮,朱林卻在心里想著永平公主之前遞上來的一本請罪折。其實不用她說他也知道,他的兒子也想學他,也想學他隱忍一方繼而席卷天下。可是,這些想學他的人也不想想,這些上便只
    
    “五刪舊斤,朱林,決不會再有幕二斤。!天下無不透風的墻,皇帝這一病,消息很快就從宮里傳到了宮外,又從各個方向往天下其他地方傳了出去。對比歷朝歷代的天子,朱元璋和朱林都算得上是高壽了,在位也都是年限極長,一個是熬死了太子不的不立太孫,一個則是把太子壓得死死的,同時也立了太孫。只不過。比起洪武朝那些擁兵自重的外藩,如今值得注意的外藩卻只有漢王
    
    個。
    
    因此,在這樣的消息沖擊下,永平公主之死自然是無聲無息。由于她的丈夫兒子都已經死了,留下的幾個庶子頂多在人前為這位嫡母掉幾滴眼淚,而她的那些兄弟姐妹侄兒侄女全都只顧得上病中的朱林。哪怕是靈堂致祭也不過來去匆匆,甚至沒人注意偌大的公主府已經少了很多人,就連昔具永平公主最心腹的幾個媽媽也一個不見。
    
    除了禮部為公主治喪的必要排場。公主府的喪事辦得冷冷清清少人問津,然而在另外一頭,卻有人正在忙著籌備喜事。萬世節和小五的婚期定在了六月初三,雖說男方沒什么親戚,但萬世節為人灑脫豪爽。朋友卻是不少,就連如今已經很是稀罕的大雁彭十三也送來了一對充作到時候的聘禮,而彩禮嫁妝之類的則是一切從簡。
    
    用小五的話來說,她要是在乎錢,也不會嫁給一個一窮二白的家伙。而萬世節更不在乎這個,他要是看重嫁妝。京里有的是家財萬貫的財主千金,愿意招進士當女婿的多了。
    
    于是,兩邊擬好了賓客名單。少不得派人往親朋好友家里送喜帖。小五惦記著孟韜孟繁兄弟已經走了,孟家只剩下女人和孩子,便決定親自去孟家一趟,看看孟敏是否能夠來一趟,誰知恰好一出垂花門就撞上了張越。她雖說曾經忸怩過一眸子。但如今婚期在即反到是恢復了從前的大方,歪著頭看了看張越就眨了眨眼睛。
    
    “姐夫,你真的又要離京往北邊去?。
    
    這還是沒準的事,張越只是對杜綰提了提,沒想到小五竟然直截了當問了出來,自是不由得心生詫異:“這事情還沒個準數,你姐姐居然和你說了?”
    
    “姐姐才不會那么嘴快呢,她呀。就連爹娘那里也都不透露,怎么會和我說”小五氣咻咻地哼了一聲。旋即雙頰上卻是露出了兩個小酒窩。“是萬大哥告訴我的,他可是和你同在兵部,消息靈通得很。他還說,但凡有苦差事就是你扛,這天下沒這樣的道理。”
    
    情知萬世節素來心直口快,張越也沒往心里去,不過是哂然一笑罷了。得知小五往孟家去,他便在心里想了一想,隨即主動說:“孟韜前些天走的時候,還托我多多照應他家里,那里如今都是女人孩子,我一個人也不方便過去。既然你要親自往那里送請柬,今兒個我正好要出城去通州辦些事,就順道送你去西集鎮吧。”
    
    小五自是歡喜多一個人相陪,二話不說就點頭答妄了。
    
    和張越一路并肩出去,得知他今天是來向杜禎送交阻的安撫方略條陳,她便無趣地撇了撇嘴:“你成天忙得連人影子都瞧不見,萬大哥也老是不見人影,爹爹更是起早貪黑地忙,男人們都是如此,整日就不在家里。以前看著娘和姐姐,我老覺著她們呆在家里無聊,以后就輪到我閑得發慌了!”
    
    “哪有那么夸張,你又不是孤零零一個人,就算成了婚,你想到哪里去難道還會有人攔著你?再說了,老萬若是成天呆在家里,指不定你還嫌他煩呢!男子漢大丈夫,未必一定要做出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但總不能當懶漢不是么?。
    
    “姐夫,你就是大道理一套一套的”。
    
    見小五朝自己做了個鬼臉,隨即皺了皺鼻子鉆進了馬車,張越就翻身上了馬。一抖韁繩起行,他忍不住微微失神。想想他到這里已經十一年了,相比前世那種不知前路的日子。他如今有父母兄弟,有妻兒姐妹。有親長知己,這生活過得精彩萬分,絲毫沒曾虛度。既然該有的都已經有了,這次又不像上次還需要撈自己的老岳父,是不是該想個法子?
    
    朝中那些老大人們心眼多就罷了,可他不是他們隨便支使的棋子。皇帝可只有一個!
    
    防:這個標題是因為我忽然想到,自從宋朝以后,以藩王造反奪取天下的事情似乎只有朱林一個,或者說,哪怕放到漢唐,這種勾當也似乎也很少,就算有也都不是什么太有名的人。大名鼎鼎的李世民畢竟當時還在中樞,所以一場玄武門就搞定一切了。朱林的殘暴暫且不提。他碰上朱允文確實是運氣好,但是能成功靠運氣總是不夠的,不的不說,他手底下那批人雖然比不上建國功臣,但已經很不錯了,人家還利用朱允文的腦殘圣旨親自斷后。士氣果然就上去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