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613 惟恐天下不亂


   35599第六百一十三章惟恐天下不亂
    
    派越這是頭一回踏足白沙莊。自從上次去孟家拿人之后,他為了避免兩邊見著尷尬,幾乎連保定侯府都很少去,就更不用說這里了。如今孟家上下喪服期滿,都換上了日常的衣裳,房前屋后翠竹林立,院子中還安排了花圃,看上去頗有些閑適溫煦的意味。和他走走看看不同小五卻是徑直往里頭鉆,于是。他為免撞見什么不該撞見的,索性只落在后頭,直到看見翠墨迎了
    
    “越嚴爺!”
    
    前幾天送孟韜孟繁啟程的時候。翠墨足足送出了十幾里地,那不舍的心思竟是和孟敏差不多,這么幾天下來這才平復了下來。見張越含笑點頭,她不禁覺得心中異常歡喜,連忙把人請到堂屋中坐了,又親自出去徹茶。由于之前得知了莊口那么一番情形,她自是大為感激,一面送茶一面道謝不迭,等張越說了孟韜的托付和小五的來意,她便歡喜地輕嘆了一聲。
    
    “三少爺和五少爺這幾年一改從前的頑劣心性,真的是長進了。雖說他們日后是家里的頂梁柱,但什么也抵不過平安兩個字。不過,越少爺就放心好了,今天的事情罕見得很,平日咱們這莊子上一向太平,不會時時刻刻驚動您。倒是小五姑娘的大事實在是可喜可賀”姐上次還笑說,這兩人情投意合,恰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雖說是苦出身,但翠墨也不是一味怨天尤人的性子,因張越曾經許過她日后必然能報大仇,因此地今日絲毫不提舊事,玩笑了兩句就說了一陣莊子上的瑣事。待想起了外頭那些佃戶,她不禁憂心仲仲地問道:“越少爺,今年真的不會再打仗么?三少爺五少爺去了大寧故城。若是平常守備也就算了,可一旦打起來,只怕他們那里也不免耍一塊出兵。他們雖說武藝精熟,可終究從來沒上過戰場,我實在是擔x。”
    
    “朝中還未有定議,所以我只能說傳聞失實,但今年是否真會打仗卻不好說。至于孟韜孟繁,大寧故城盡管是邊地,但如今既然是英國公鎮守,其實比京師來得穩當,最要緊的是機會更大。之前的事情就算過去了,可最怕的就是日后追究,所以需得要未雨綢縛。”
    
    張越對翠墨說話時,孟敏正好和小五走到了門外,恰好一字不漏地聽到了這話。此前她還顧慮著男女有別,再加上如今已經不是從前那會兒了,可聽到這話,她不由覺得情激蕩。想起從前父親下獄母親重病,自己一家人被趕出了山東都司衙門,那時候也是他幫的忙,她不由得輕輕咬了咬嘴唇,隨后便拉了拉小小五的手。
    
    小五,你進去對你姐夫說。多謝他出主意保全了咱們家。父親的事情是夭數使然,這些年你和你姐姐姐夫都幫了咱們不少,再加上有你一直來看咱們,總算是熬了下來。”
    
    小五從前懵懵懂懂,可如今自個都已經談婚論嫁了,對當年的那些糾葛自然有了些數目。知道張越和自己一同來是為了避嫌,如今孟敏又這么說,她只好點了點頭,隨即又輕聲說:“孟姐姐別想那么多,只要孟韜孟繁他們哥倆爭氣,日后你們一定會越過越好。對了,我來之前姐姐還囑咐了我,以前你們守孝住在城外也就罷了,可以后是多事之秋,就算是保定侯,出了事也難以及時應對。你們還是住到城中來。都是老弱婦孺,出了事不是頑的。”
    
    “杜姐姐真這么說?”孟敏對于外頭的大卓畢竟不那么敏銳,可多事之秋四個字卻讓她徒然之間警醒了過來。見小五點頭,她便使勁用手指掐了掐手心,隨即若有所思地說,“嬸娘倒是提過好幾回,說是如今風頭已過,不如搬過去住,可我一直擔心連累了他們,,可住保定侯府卻是不妥。你代我多謝杜姐姐,我聽她的,回頭就讓人去和二叔商量商量!”
    
    既然小五進來轉告了孟敏的話,張越心中暗自嗟嘆,隨即便站起身來。吩咐小五回去的時候多加小心。他就帶著人離開了白沙莊。他今次出來乃是巡視京倉,這原本是戶部官和錦衣衛的差事。但自打去歲北征歸來之后,兵政不分家,再加上尚書常常協理他部事,因此戶部司官和兵部司官也常常是彼此互調。有了這樣的措置,也戲免外人會覺得仍要打仗。
    
    從通州到北京的通惠河從明初開始便已經淤廢,修繕過幾次之后效用也不大,通州便成了南北水運的終于往來糧船太多,陸運轉運往往要動用大量騾馬,因此這里自然就設置了不少糧倉。北京三十七倉中,竟是有將近十座都設在通州及附近的城鎮。其中,設在張家灣的通州衛倉于永樂中建成,倉儲達五十萬石,乃是通州第一大倉。
    
    只是,去歲又是北征又是順天府水災,如今夏稅正在征收,這里的打孤正不到往日豐年時的一半。僅有十七萬石。這是來之前,一艦…聽說過的,因此也沒有多少詫異。
    
    傍晚時分結束了巡視,那糧倉大使一路送了他出來,欲言又止猶豫了好一會兒方才開了口。
    
    小張大人,不是卑職訴苦,京衛三十七倉,別看這些年開中很是積攢了一些糧食,去年應急開中又籌集了到了不少,可畢竟平日就是數十萬大毛乞喝嚼用,消耗很是可觀。去年軍糧轉運動用了那么多人和騾馬,軍糧加耗損就不是一個小數字。而且秋種春種都耽擱了,今年夏稅征收恐怕很難說,卑職只擔心到時候連州庫尚且未必盈滿,就不用說這兒了。”
    
    張越不是戶部官,面對這個焦頭爛額的糧倉大使,他也說不出什么安慰話,也只能應承回頭將這些情形上奏下去。離開通州衛倉,他想到張超之前捎話說通州衛事務繁忙,已經好幾天沒有回家,就打算順道去同在張家灣的通州衛駐地瞧一瞧。
    
    由于惦記著萬世節之前提醒說需提防有人借著那一條軍職承襲須嚴格的由頭,張越到通州衛營地門口讓人通傳時,就只說是張超的朋友。并沒有報上自己的姓名。須知通州衛也是京衛上十衛,但由于駐地是通州,離著天子腳下就遠了一些。但仍然是一個要緊的衛所。和其他京衛一樣,這里從指揮使到指揮同知指揮金事千戶百戶,五分之四的職位都是世襲,只有一小撮人是真正從軍戶積攢功勛升上去的。
    
    他在營門外等候時,恰好有一行人從營地中疾馳而出,鐵蹄下揚起大片塵土,別說看清那些人的面目,就連人數多少也難能分辨清楚。由于如今天熱,塵土鉆進脖子袖口異常難受,張越的幾個護衛當即埋怨了起來,結果就引來了看守營門的一個老兵。
    
    那老兵在通州衛廝混了二十幾年,才剛聽到張越找人的時候就留了心。此時上前就笑道:“看這位公子的模樣,大約也是從京師來的吧?既然這樣,那總該知道咱們營地這些軍爺們的習慣。如今這季節正好是打獵的時節,樹林里頭什么都有,要是有收獲正好能打個牙祭,畢竟軍營里頭可沒什么好伙食。就是張千戶,平日也常常跟著一塊去的!”
    
    不等張越開口,旁邊的牛敢就嘀咕道:“眼下正是夏收的時節,他們這么一大伙人跑出去,難道就不會傷著禾稼?”
    
    “踩了就踩了,如今朝廷的大人們都有要緊的事情盯著,就是都察院的御史們也沒空和這些爺們過不去”。老兵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隨即又打了個呵欠,“就是咱們這些兵也一樣,上一次北征通州衛無緣跟去,以后也未必有機會,要是再一味拘管著,誰受得了!當兵最怕的就是不打仗,一個勁地練兵,練兵還算是好的,拉去修城墻修運河那就慘嘍!最怕的便是立了功也沒有軍職可賞,可不是白流汗白流血?”
    
    若有所思地聽著,張越忽然看到張超騎馬出了營門,就連忙迎了上去,總算沒讓張超那一聲三弟叫出來。那老兵看到這邊兩頭會合了。便椅著腰刀回到了自己原先的地方,卻有今年輕的兵卒湊了過來。
    
    “老馬,你對外頭人抱怨這些做什么,人家到時候往上頭隨隨便便告一狀,你就吃不了兜著走!那些公子哥生來就是有軍職的,和咱們這些軍戶不能比!”
    
    那老兵瞅了那邊一眼,淡淡地說道:“你小子不懂,他說是張千戶的朋友,張千戶眼下在咱們軍營境遇如何你應該知道。和這一位說道說道,指不定是有用的。一輩子當兵。上頭卻都是這些不濟事的少爺軍官,到時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兄弟倆數日不見,再加上張越不放心張超那性子,甫一見面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瞧見張超額頭上青腫了一塊,下頜破了皮。精神仿佛也有些不濟,他不禁大生疑寰。然而,不管他怎么問,張超卻一口咬定是練武時不小心,其余的什么都不肯說。就在兩人僵在那里的時候,背后忽然又傳來了陣陣馬蹄聲。等張越一回過頭,卻看見一群人圍了上來。
    
    “喲,是有朋友拜訪張千產么?真難得!”
    
    “既然是有外人,今天就放過你了!不過就算加上他們,你也還是勢單力薄!”
    
    “你那個弟弟自個要立功揚名。可咱們的軍職礙著他什么事,還非的重新考核?還有,皇上要北征揚威。他偏生從中作梗,哪有這樣死盯著別人的!”
    
    看到那一個個人在那里使勁嚷嚷。張超黑了臉,張越頓時心中凜然。分明是沒影子的事,鬧來鬧去這風波竟走到軍中了。究竟是誰惟恐天下不亂?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