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617 教婿仍需丈人翁


   325599第六百一十七章教婿仍需丈人翁
    
    許月初三,乃是萬世節迎娶小五的目子川既然小五親6請。又惦記她這些年的幫忙,孟敏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大好日子。一大早就帶著翠墨出門進城,卻是直接去了杜家。而盡管是嫁的義女,杜禎仍是設法請了假,忙碌得和當初嫁杜綰時差不多。理所當然的,作為姐姐,杜綰這一回亦是在前一天晚上趕回了家里,這一忙就夜。
    
    然而,作為待嫁新娘的小五雖閑的一斤”可是,從婚期到計時開始,她就緊張得茶飯不思。臨出嫁這天早上,她更是僵得和一根木頭似的,要不是杜綰和孟敏一左一右和她不停地說話,她甚至連說話都不會說了。擔心這個,憂慮那個。臨到最后還想到特地回去相請。卻偏偏根本不在家里的師傅馮遠茗。
    
    總算,在辭別父母的時候,她恢復了一點精神,等到上了花轎之后方才淚眼婆娑,也沒顧得上臉上的妝花了。她嫁人了?一直說這輩子不嫁的她終于嫁人了?
    
    由于萬世節為了婚事只向兵部衙門請出了三日的假,因此喜筵就只擺了一夭,賓客都是雙方的親友。杜禎走出了名的冷面人,族人在京的畢竟不多,朋友就那么幾個,而萬世節則更是只有幾個好友同僚,萬家新院子里不過擺下八桌就夠了。熱熱鬧鬧了一個晚上,萬世節房之前,卻是拉著張越到了外院。
    
    “我原以為這輩子也就是個窮書生的命,沒想到高中進士仕途順當。如今又娶到了合心的妻子,已經很知足了!元節,要是以后有緣份。咱們再攀個兒女親家,你可別嫌我窮!”
    
    看到萬世節大笑了三聲,踏著滿天星斗入洞房去了,張越不禁失神了片刻,隨即就笑了起來。這年頭的婚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也不是沒有例外的,以后若是他們的后代有這斤,緣份,到確實是好姻緣。萬世節和小五這一對若有了兒女,一定會繼承父母的爽利。至于他,兒孫自有兒孫福,為了他們的舒心將來,他一定會一路拼殺下去!
    
    由于楊士奇楊榮金幼技都是日日入朝事務繁忙的閣臣,這天晚上不過喝了一杯喜酒就早早回去了,而兵部和翰林院的司官們惦記著次日的早朝,自然也不敢太晚回家。于是。張越回到席上時,盡管還不到戌時。原本熱熱鬧鬧的院子里就幾乎沒剩下什么客人。他看了看四周,對挑來幫忙的幾個管事打了個招呼。旋即也出了門。
    
    雖說此時已經不,但他思來想去,最后仍是決定拐到愧樹巷子的杜家,一來妻子恐怕尚未回去,二來也打算去看看剛剛嫁了女兒的岳父。果然,白天送嫁時的熱鬧尚未完全過去,這里一改平日的早早熄燈就寢,里里外外仍然亮著燈,甚至還能聽到人們的說笑聲。
    
    守門的岳山笑呵呵地把張越送到了杜禎的書房門口,隨即便是墨玉、出來把張越引了進去。因書房是兩大間,他把張越領進外間之后,卻是悄悄地說了一番話。
    
    “老爺今天格外高興,晚飯還喝了幾杯酒,進了書房之后還興致大發地吟詩呢!不過后來楊閣老從萬家喝了喜酒,特意來坐了一會,也不知道說了什么,老爺的臉上就不那么好看,剛剛又開始翻閱那些要緊的公文,仿佛是遇到了什么疑難。您既然來了,不如就給老爺幫幫忙吧!”
    
    雖說墨玉十幾年都在書房做事,也通文斷字,但對于朝政卻素來是一抹黑,杜技也從不和他們分說這些。于是張越見他滿臉期待,也不好說杜損公是公私是私,除非必要或需要他涉及的事,否則內閣的事情絕不會泄露一星半點,因此他只是點了點頭。等到入了內間,看到老岳父坐在書桌前,卻支著下巴正在沉思什么,他便走上了前去。
    
    杜損剛剛就聽到了外頭的動靜。知道張越又上了家來,此時見著了少不得仔仔細細問了一番那邊喜筵的情形。待從張越口中聽說了萬世節的一番話,他不禁捻了捻胡須設想著其中的可能性,最后竟走出了神。好一會兒,他才擺脫了這種擔心兒女的父親心態,輕輕咳嗽了一聲。
    
    “剛網士奇兄過來,恰好說起了世節的事,禮部尚書呂震指名要調他過去。這原本只是尋常的遷調,不過”
    
    沉吟良久,見張越露出了極其關注的表情,杜禎就索性直截了當地說:“世節在武庫司這些年也沒有白呆,就在昨天,他剛剛往上獻了天下衛所歷年武備消耗的圖表,也不知道他花了多少功夫。兵部尚書趙班,還有尚書李慶對此都贊賞有加,呂震說手底下缺人,便向他們開了口,還說能讓世節升上一級。呂震為人獨斷,世節不像你,我擔心他那性子會吃虧。”
    
    聽說好端端的萬世節會從兵部口帆那。張越也是吃驚得很曰只不過。他更知道萬世節表面列,其實卻極其仔細,他便尋思回頭留心一些也就罷了。然而,杜損接下來說的一句話卻讓他為之精神一振。
    
    “之前瓦刺的事情還沒定就流言紛紛,皇上惱怒得很。我看皇上的意思,對瓦刺也頗有提防之心,未必會準脫歡的陳情。而且,就算真要派人,有流言在先,恐怕也不會派你去了。皇上昨天當著幾位出書的面說,磨煉太多就是折騰,讓他們不要星星念念只惦記你。”
    
    有了皇帝這么一句話,張越總算是心頭大定。然而,那天去見張超時遇到的一系列事情他卻始終耿耿于懷,只杜技這些天忙于小五的婚事。他一直沒找到機會與其商量,這會兒就仔仔細細陳述了一遍。末了。他鄭重其事地說:“流言絕非是空來風,總是有起頭的人,民間才這么懼怕再次打仗,懼怕再次征發民夫。而革除軍官的事則必定是朝中有人泄露了風聲,更有人暗中添油加醋,才會讓那些軍官心懷恨意。先生,我覺得這勢頭很不好。”
    
    聽著聽著,杜禎便漸漸眉頭緊鎖。他已不是昔日高中進士的毛頭小子,也不是在翰林院專心詩詞文章的文人,不在其位不謀其政,身在其個必謀長遠。縝密地思量了一番。他不禁想到之前楊士奇提到萬世節升調的事時,曾經說起都察院那幫御史仿佛在謀戈x著彈劾家人,于是頓時心中一緊。
    
    “這事情我會對士奇兄和勉仁幼放提一提,你這些天多多留心。查訪民風民情乃是十三道監察御史的職責,既然你所說朝中沒人提起。那么必定是都察院有人摁住了此事。左都御史劉觀性奢侈好財貨。但皇上卻偏偏對其寵信深重。但凡官員無不畏都察院這一位總憲,你已經被兩個御史彈劾過,既然有這么一件事,你要更加小心被人彈劾。”
    
    老岳父這么一提醒,張越頓時想起了上回胡七說的話。一向不顯山不露水的袁方忽然在兩個月前下狠手斷了劉觀的一條臂膀,更拼著被人笑話馭下無方除掉了兩個錦衣衛百戶,這其中必然有深一層的考慮。一時間,他想起了上次被彈劾的往事,頓時眉頭大皺。
    
    按照閣臣慣例,杜損明年會試極可能會擔任主考官,到時候興許也會像楊榮楊士奇那般門生滿天下。但畢竟張越才是自己真正用了無數心血教導出來的弟子,因此他眼下既然已經擔心張越成了御史的靶子,自然少不得細細提點。
    
    “之前的朝中七卿,方賓和劉觀最好財貨,但方賓不如劉觀膽大,更不如其圓融多智,所以一敗即死,沒有復起的余地。劉觀先是在左都御史陳模和右都御史吳中之間左右逢源,后來卻升任一部尚書,被太子申飭過,又因故被謫為本部吏,最后還是照舊復起,又遷左都御史,過人之處可見一斑。楊勉仁深得圣眷。對劉觀戒心深重也不敢隨便招惹。你就更得謹慎了。”
    
    “多謝先生提醒,此事我一定倍加留心。”
    
    翁婿倆商議完了正事,張越便提起三日后兒子的兩歲生辰,說是要晚上自家小小操辦一番熱鬧熱鬧,杜禎一向疼愛外孫,當下便答應若是那天晚上不當值一定去。
    
    有了這許諾,張越便打算起身往后頭去見杜綰,結果才一站起身,外頭門簾就被人高高打了起來。
    
    “看你們倆滿頭大汗的,也不知道把窗戶支起來!”走在前頭的裘氏親自捧著一個條盤,在旁邊的梅花幾乎上擱了,就對張越笑道,“如今晚上也熱,我聽說你來了,特意多盛了一碗綠豆百合湯。雖說天熱,但喝冰鎮的不利腸胃,這溫溫熱的正好,你喝了再走,也好解解暑氣,今天你忙前忙后也累壞了!”
    
    張越素來看待裘氏就和自己的母親差不多,此時連忙上前笑吟吟地道了謝。先捧起一碗給了杜損,他自己又端起了剩下的一碗,自是一口氣喝了干凈,隨即才和裘氏一同前往后院。他素來敬重這位岳母,此時聽她絮絮叨叨也只覺得可親可敬,可等到穿過前頭一扇月亮門的時候,他卻忽然捕捉到了一前一后兩個名字。前一個名字讓他放下了一樁心事,后一個名字卻讓他的心再次高懸了起來。
    
    “今天早上孟姑娘到家里來送嫁的時候,和綰兒小五說了很久的話。我聽見她說這幾天就要搬進城來,住的地方離保定侯府不多遠,也可以有個照應,,兩天前太子妃生辰。我和其他詩命去東宮拜偈,恰好看見了之前你成婚那會兒,一塊來咱們家送過東西的那個房家公子。這好幾年過去,他倒是瞧著更英挺神氣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