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621 虜中軍報


   325599第六百二十一章虜中軍報川許月一過,酷熱的夏日便算走過去了。雖說白天太陽瑚“八熱。但晚上卻漸漸涼了下來。因此,但凡是衙門,往往都備辦了兩層門簾,白天是竹個,晚簾,如此既能遮擋風沙,也能避著御寒。兵部職方司個于兵部衙門大院中最里頭的一個院子,自然也是如此。和其他三司的院子不同,這里的四面墻壁高達兩丈許,還有身強力壯的隸兵輪流看守。
    
    這里保存著天下最精確的輿圖以及各種山河地理圖志,天下各處的軍情也都會匯總到這里,經由一眾司官的整理呈報尚書,繼而上奏天聽。這里看似只有郎中兩人,員外郎一人,主事兩人,書吏四人,但實際上卻還統薦著北邊、安南、西南、東南等各處的諜者上百,若是遇戰事。這些人再加上各都司的每日奏報就能把人累死。
    
    雖說坐衙應該是穿常服,但如今天氣太熱,只要公堂禮見完畢,眾人就都脫了外頭那身官皮。靠窗坐著的一個中年人這會兒穿著青布袍子,一面動手拆那蓋著印章的信函,一面皺著眉頭抱怨道:“又是北邊的諜報?那些諜者在瓦刺教靶究竟在干什么,幾乎一天就能收到幾份絕密,他們是阿魯臺的心腹還是瓦刺的頭領,什么都知道,樁樁都是十萬火急!”
    
    張越如今在職方司也已經有幾個月了,漸漸熟悉了一應流程。這些天心里頭惦記著各方面的事,他自是頭昏腦漲。此時他埋頭寫著幾條記錄,頭也不抬地說道:“昨天是教靶三份、瓦刺三份、安南一份、柳州一份加急,其余的則是無關緊要的普通文書。但那些標著絕密加急的里頭,真正要緊的卻一份都沒有。”
    
    職方司郎中唐永是從主事、員外郎一步步升遷上來的,對于這里廖若指掌,這郎中之個卻才網坐了一年多。原本認為張越是來摘桃子的。他還有些不忿,繼而聽到風聲說朝廷要增職方司郎中一人,主事兩人。他這才安心了些,如今對張越的態度自是稍有改觀。他生性沉穩,此時也不理會同僚的閑話,只是仔仔細細查看到了自己手里的那些公文。
    
    “這是什么?虜中有人到開平請降,說阿魯臺今秋還要犯邊?”
    
    拆開又一封急信的張越一目十行掃了一眼手頭那張薄薄的信紙,忽然驚咦了一聲。若是提到別的事情也就罷了。偏偏阿魯臺三個字足夠牽動朝中上下一堆人的神經,子里的其余四人立刻丟下手頭的事。齊齊圍了上來。為首的唐永從張越手中接過那張紙瀏覽了片刻。面色徒然一沉。
    
    “這是從開平送回來的,上頭還有武安侯的印章”兵部所轄諜者雖多,這樣重大的消息,此前竟是不曾提及!”想到此前李慶責他們沒有從堆積如山的公文中看出那些端倪。唐永那眉頭頓時皺得更深了,“這信上也不提來降者何等身份,為何能夠一口咬定此事?該死,職方司在北邊的諜者要是更多一些就好了!”
    
    職方司眾人素來就有這個念頭,因此這會兒幾乎都在點頭,而張越不由得想起當初在青州的時候利用錦衣衛搜集各種情報,結果幾乎把止。東白蓮教連根拔起一多半的往事。錦衣衛空有一張龐大的網絡,但主要職分只是監查官員,刺探情報只是附帶的;而兵部職方司雖說有一張諜報網絡,可還遠遠算不上完善。就拿眼前這份軍報來說,因是降者所言。是真是假就成問題,這公文里頭也寫得含含糊糊,竟是連可靠不可靠都難說,偏偏還不能置之不理!
    
    “張大人,事關重大,咱們一塊去見趙尚書和李尚書吧。
    
    趙班如今仍是主督屯戍,而李慶則是專司兵事,但若有緊急奏報,李慶也不會越過趙班去。兩人聽唐永張越奏報了此事。當下不敢怠慢。仔仔細細問明了緣由,便帶著軍報原件立刻入宮求見。等到了下午。宮中就有旨調閱兵部近一個月的軍報存檔,隨即又有消息說皇帝召五府都督和六部尚書合議,一時間,各處衙門中都緊張忙碌了起來。
    
    由于這一連串事情都和兵部相關。職方司當其沖,因此這里再也看不見平日的閑散,無論是職官還是書吏,走路都是連奔帶跑的。誰也不敢耽誤。直到晚上戌時。眾人才把該辦的事情辦完。正好輪到今夜當值的張越則是留了下來。下午一直忙,他這會兒才感覺到饑腸轆轆。就在他忙著喝茶的時候。一個皂隸進了門來換簾子。隨后又提了一斤,食盒進門。
    
    他將手上的食盒擱在了旁邊的朽木幾上,因笑道:“剛剛瞧著里頭忙卜的也不敢進來打擾,這是大人府上派人送來的飲食,先頭小的讓擱在大伙房灶上,如今應該還是熱的。”
    
    因值夜素來是整晚,次日也并不能休息,頂多就是中午能稍稍瞇一會眼睛,卻是最勞累不過,所以張越平日雖然都是和其他同僚一樣,但凡當值的時候,杜綰卻都會讓人從家里送“匠訃時他本就腹中空著那個二層食食就更碳”日此等那個皂隸退下之后就打開了食盒。第一層是米飯和兩色菜蔬,第二層是點心,第三層則罐子湯。餓得慌的他風卷殘云把飯菜吃了個干凈,只余下一碟點心權當宵夜。又在房間里散了一會步。
    
    這年頭素來講究早睡早起,朝參官因為天不亮就要上朝,尤其是如此。也就是如今朱橡晚年不耐久坐,這朝會制度才放松了許多。于是不少官員總算能多睡那么半個時辰。盡管此時還不算太晚,但隨著夜深人靜,坐下喝了好幾杯濃茶的張越也漸漸上了倦意,雖看著桌上的東西。手里還握著筆,可他只真得紙上的那些字跡漸漸模糊,呵欠個接一個,到最后只能站起身又做操振奮了一下精神。才回到桌前坐下。他就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說話聲。
    
    職方司重地素來很少有外人進入。就是兵部其他司官也是一樣,更不用提大聲喧嘩。平日里皂隸書吏進出無不是壓低聲音,而他們自己在司房中處理事情也都是頂多低聲商議,所以此時此刻,他不禁異常奇怪,然而,還不等他出聲發問,門前的布簾子就被人高高打了起來。看到那一前一后進來的兩個人,他先是大吃一驚,隨即連忙起身上前行禮。
    
    前頭的朱橡頭戴掐絲二龍戲珠翼善冠,身穿織金盤領窄袖紫袍,旁邊則是朱瞻基攙扶著。由于前一段時間的風痹折騰,朱橡臉色精神都不算太好,四下里一瞥便喚了張越起來。徑直到了書案后坐下,看見上頭平攤著一張地圖,其中的瓦刺用紅筆圈出,那字跡還未干,他便漫不經心地笑了笑。及至看到底下的還壓著幾張紙,就拿起來仔細瞧了瞧。
    
    朱瞻基看見朱林正在埋頭看那幾張紙,就對張越說道:“當初太祖皇帝夜察兵部,因為兵部無人當值,偏此時有緊急軍報送來,怒之下便摘了兵部的牌子。今夜皇爺爺不告而來,也是想看看眼下兵部可有懈怠。剛剛一路進來,各處都亮著燈,總算你們還用心。”
    
    張越還沒答話,已經看完那幾張紙的朱林就抬起頭來。他尋思著張越寫下的那一連串字眼,臉色稍需:“先前幾個都督和趙打李慶網網還在乾清宮爭得面紅耳赤,安遠侯主動請纓領兵,李慶說不能輕舉妄動。可是就在剛才,袁方又上報了錦衣衛宣府衛所送來的一個消息,什么阿魯臺又有南下之意,先前軍報說阿魯臺大合諸部聲勢大盛全都是虛張聲勢!”
    
    最后一條連朱瞻基都尚未聽說過。此時不禁愕然。而張越之前把前幾天留心的一份份諜報都找了出來對比,寫寫畫畫間已經有所猜測,這會兒頓時眼睛一亮。
    
    “就在五月底,阿魯臺所部剛剛和瓦刺綽羅斯部的順寧王脫歡大戰了一場,結果大敗虧輸,人口牲畜不知道丟了多少,眼下部落潰散正在往北邊逃,哪皂還有什么閑心南下!袁方說這是錦衣衛抓了一個私自互市的行商后打探到的消息,用腦袋擔保不會有錯。既然他的錦衣衛不會有錯,那就是這提供消息的降人胡說八道!”
    
    張越今天一整個晚上就在想,阿魯臺重建霸權固然需要靠用兵來奠定威望,但已經在朱株手下敗了一次逃了一次,還這么每每挑釁,實在是匪夷所思,如今看來,這消息的來源竟是有問題!袁方這一回竟是神來之筆,若不是知道阿魯臺已經在脫歡手里大敗了一次,如今根本沒有犯邊的功夫和實力,恐怕這一次朱橡又要御駕親征了!
    
    “皇上圣明!”他深深彎了彎腰。隨即句地說,“所以,臣以為朝中對虜中情形了解得太少。而且消息多半滯后不及時,反而是教巍瓦刺因為常有降虜封官內遷。諜者刺探我朝情形反而更加容易。軍報若反應慢了,縱使兵部和五府再有見地也是枉然。臣以為職方司諜探該當重編,無論是傳遞渠道以及消息來源,都需重新考定。”
    
    “好,準了!”
    
    朱橡看過張越網剛寫的東西,頗為贊賞他的敏銳,再加上惱怒于之前被人牽著鼻子走,本就有這個主意。此時微一沉吟,他就又沉聲說道:“瓦刺那邊自有別人過去。你就不用思量此事了。工部員外郎尚西容正在大寧故城重新修繕城池,但那里被兀良哈人占據多年,好在有英國公,也不虞有失。
    
    先頭五府合議的時候,成國公還舉薦過英國公領兵征阿魯臺,如今是用不著了。”
    
    盡管嘴上說得輕松,但朱林卻心里卻不甚痛快,望著那支起木楞窗的目光仿佛能看到更遠的地方。
    
    “讓武安侯把那個降人送到京師,聯要親自問他!”
    
    比:前頭六百一十一章的章節號錯了,不好意思,直到這兩章才改過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