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624 冷面紅顏


   35599第六百二十四章冷面紅顏
    
    申正散薦也走出外做活做生意的百姓歸家的時分。路生”自是漸漸多了,夾雜其中的便有幾輛外頭掛著粉紅色花枝子的馬車,一色都是半舊不新的黑油車廂。見著這些馬車過去,路人無不是扭頭側目,聞到里頭那股脂粉香氣,不少血氣方網的就露出了艷羨神色。
    
    這便走出自東四牌樓午欄胡同那幾個院子里的官故了!
    
    因如今未有官妓之禁,官員出入青樓楚館宿娼雖有制度禁止,若犯了則必遭彈劾,可如果是家中飲宴,出條子叫上二三官妓往近前勸酒助興卻是無妨。所以,除了那些窮京官之外,但凡是家中殷實的官員家。呼朋喚友在家中小聚的時候。總會派家人往勾欄胡同叫人。
    
    這會兒其中一輛馬車順著崇文門大街走了一陣,穿過什剎海上的銀鎖橋,旋即便進了崇國寺隔壁的群力胡同。緊跟著,車上便下來了四斤小妙齡女子,兩個桃紅兩個翠綠,體態風騷容貌妖艷,婷婷婷婷地進了一座大宅院旁邊的黑油大門。
    
    四個官故自然是沒資格走正門。也沒資格走賓客進出的西角門。但與此同時,西角門處卻也是熱熱鬧鬧熙熙攘攘。陸續到來的人個個烏紗帽團領衫束帶,赫然官員打扮。門口早有人接著請進門去,兩個門房只忙著打躬作揖問安。絡繹不絕的車馬轎子停滿了半條胡同,彼此寒暄的聲音從里頭一陣陣傳了出來,卻不知道其中有多少虛詞敷衍。多少假意逢迎。
    
    此時,群力胡同口恰好有一行人經過。為首的張越勒住韁繩,往里頭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看。眾多勛貴和要緊文官在京師中的住所都在這西城一帶,而且他恰巧記愕這里頭住的是何方神圣。只不過,他家還在更南邊,以往不順路,所以很少經過這里,只是聽說過都察院這位總憲大人狎妓飲宴的名聲。只這么一駐足的功夫。他又看到有兩輛掛著粉紅色花枝的黑油馬車拐進巷子。其余的車馬則更多了。
    
    “少爺,在這兒站著太扎眼了
    
    聽到彭十三這提醒,張越立巍回過了神,點點頭就策馬起行。等到行出了百多步遠,他才再次放慢了馬速,心中漸漸思量了起來。
    
    朱橡此人看似多疑,其實只要不觸逆鱗,大臣們比洪武朝那些官員好過多了。就好比國初朱元璋雖開富樂院官妓,文武百官卻很少有敢出條子招妓上門陪酒的。如今劉觀宴請都察院諸御史,叫來的官妓足有數十,一場引人注目。他相信袁方既然下狠手廢了劉觀一條臂膀。若這條罪名管用決不會袖手。可劉觀如今仍舊招搖,足可見朱橡對這些并不以為意。
    
    彭十三跟著張越多年,一看他那臉色就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故而便策恐上前,僅落后張越半步:“如今官宦人家飲宴,動不動就是歌伎滿前,全都走出條子叫的官妓。再說了,上粱不正下梁歪,都察院的御史尚且如此,別人還有什么顧忌?”
    
    張越卻搖了搖頭說:“京官俸祿太少,不少都是獨身在京,甚至雇不起婢仆。如此困境,要禁絕召官妓飲宴作陪,也只是逼著那些人轉向另一個方向。只不過。如劉觀這般一下條子就是十幾個人,那就純粹是為了炫耀權勢錢財而已。話說回來,如今都察院這般烏煙瘴氣,虧某些人在里頭能呆得住。
    
    “少爺顧家七少爺?那個呆人最是板正不過,要想拉他下水可是不易!”
    
    聽到彭十三直接稱顧彬作呆人,張越險些給嗆著了,隨即就哈哈大笑了起來。想想也是,顧彬雖然不再像小時候那么清高,但有些根深蒂固的習慣卻是改不掉了,就好比顧彬能夠接受楊榮的安排,卻不會隨便接受別人的提拔好意,聽說就連開封顧家本家的不少資助他也一一堆卻了,寧可和父母住在賃來的房子里,就連別人說親也不知道拒絕了多少。
    
    這家伙可是已經二十二了!
    
    只不過,他網,剛想到的卻不止是顧彬,還有足足兩年仍尚未實授御史的于謙。只不過,他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去打聽過此人的消息了。盡管那是史冊上大名鼎鼎的人物。但在如今這個時代,那還仍然是都察院中步履維艱的試御史。在劉觀底下耍一身正氣,那可是難得很!話說回來,只許劉觀用張良計,不許他用過城梯么?
    
    因今日散衙又奉命去過一趟內府兵仗局,因此張越乃是從北安門繞了一大圈回家,拐進武安侯胡同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大半。站在巷口赫然能看見里頭那彼此鄰的兩座宅子都掛起了燈籠整條胡同恰是冷冷清清。大約是武安侯鄭亨出鎮在外的緣故,武安侯府正門和東西角門全部緊閉,而張家。不角門和正門也關得緊緊的,只有西角門壞有人值,
    
    “尖爺!”
    
    和平常不同,這會兒一溜煙先迎出來的卻不是門房,而是連虎。殷勤地攙扶著張越下馬,他便搓著雙手嘿嘿笑道:“少爺,我媳婦,我媳婦他生了!您當初說過要幫忙起個名字的,如余,,如余
    
    “就為了這事巴巴地在門口等我,你還真是有心,難道我還會賴你不成?”張越又好氣又好笑,見一向比哥哥精明的連虎笑得傻乎乎的。他也懶得再去逗他,“行了。這事情我記下了,保準替你想個好名字。”
    
    “多謝少爺,這不是小的心急么?”連虎一想起那行小虎頭虎腦的可愛孩子,忍不住就是眉開眼笑,隨即才想起另一件事,“今天下午有人來拜訪少奶奶,因一直留在西院上房留著說話,少奶奶已經吩咐留飯了。少奶奶特意讓小的在這兒等,說是得預先知會少爺一聲。那個姓唐。還請少爺去見人之前有個預備,”
    
    原本回到家放慢了步子的張越一聽到這斤,唐字,頓時心中一突。待要罵這小子不分主次沒個輕重,他就想起四周圍還有零散的幾個仆役。只好強耐著性子維持著原本的步子,直到了二門才轉過頭,惱火地瞪了連虎一眼。
    
    “要是以后還把要緊話擱在后頭說,以后就罰你看一輩子大門!”
    
    眼見張越頭也不回轉頭進門。連虎愣了一會,旋即才苦了臉。這來了客人從來不是大事,他不就是的了兒子難得耍寶一回么?要真是因此看一輩子大門,他非得被老子捶死不可!
    
    進了內院,張越就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他認識的人當中姓唐的很少,有交情的更少,能讓杜綰特意吩咐那么一句話的,只可能是那么一個。
    
    然而,他步履匆匆地進了西院,見平日簇擁在前頭的丫頭都不見蹤影。哪里不知道是杜綰借故把人給打發走了,于是就徑直上前一把掀開門簾進了里頭,卻只見外間空蕩蕩的。正猶疑的時候,他就看見里間的蔥綠軟簾被人打起了一些,一看卻是滿臉警覺的琥珀。
    
    “少爺回來了!”
    
    里屋確實是有客,但卻是兩個女客。左首那個確實是那位神出鬼沒讓人頭疼的白蓮教教主,而右首那位瞧著年輕些,面上卻是冷若冰霜。一見著他,那冷得仿佛寒冰似的目光就立刻過來,內中蘊含著掩不住的恨意。
    
    瞧見屋子里沒有別的丫頭,只有琥珀陪著,張越便明白杜綰也是生怕今天這事情泄露,所以才找了個知情人。知道這其中干系太大,因此踏進屋子的一瞬間,他就提起了全副精神應對。
    
    自打下午杜綰借故派了秋痕送信去英國公府,又把自己叫進了屋子作陪,再見到唐賽兒這一個來歷非凡的客人,琥珀就知道今日這情形非比尋常。此時張越既然回來了。一直在這簾子邊上守著的她就站起身說:“少爺,少奶奶,我去堂屋看著。以免有人誤闖進來!”
    
    瞧見琥珀出去,唐賽兒就淡淡的笑道:“張大人,倘若今天我到你這兒來的消息泄露出去,恐怕就算你家何等得圣心,恐怕也是討不了好處。”
    
    見張越沒說話,她微微頓了一頓,隨即就正色道:“只我雖是一介女流,但當初對你說過的話如今仍然作數。我今天來找你是為了我師傅的事。我從孟姑娘那里得知消息之后,設法讓人找遍了順天府所轄范圍,幾乎把地頭翻了過來,結果仍然沒得到柚的影蹤。我如今除了青霜,就只有他這么一個親人,所以我此來只想請你盡力設法。但使能找到他,無論上天入地,我都允諾為你辦一件事情。我雖不是男子漢大丈夫,但千金一諾決不食言
    
    聽到最后這斬釘截鐵的語氣。張越頓時愣了一愣,心想馮遠茗的這個徒弟還真是有性格。然而,他卻沒有接那話茬,而是直接了當地問道:“唐教主,在答應你之前。我可否請教,你此次為何又來了京城?”
    
    旁的唐青霜忍不住反唇相譏道:“三姐來京城難道還要向你報備么?”
    
    “青霜,住口!”唐賽兒一口喝止了唐青霜,隨即低頭輕輕將青緞袍子的袖子向上卷起了一截,這才冷冷地說,“山東那邊據說是京師傳信過去說漢王府有人無故失蹤,于是還驚動了官府。只不過那是表面,據我打探得知,漢王那個繼室王妃遭了前任的下場。那邊風聲鶴唳,再加上京師有些傳言,所以我就來瞧瞧,不過是做斤,看客而已,誰知道會遇上這種事。”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