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634 崢嶸歲月老


   35599第六百三十四章崢嶸歲月老
    
    矢子出行。在百姓看來自然是最好的看熱鬧機會,無論久。心法駕、扈從兵馬、衣裳飾物,都能讓圍觀的人們津津樂道好些日子。對于隨扈的眾人來說,這一行的安全自然是頭等大事;而對于隨從的太醫院眾御醫來說,每日為皇帝看脈則讓人戰戰兢兢的勾當。
    
    而這些旁人最為關切的事情。身在車中的朱稍卻絲毫沒有理會。此行巡邊的道路并非是年年整修的黃土官道,不獨大格之類無法用,就是動輒八馬四馬所駕的大馬輦和小馬輦也無法動用。若非大臣苦勸,他甚至堅持騎馬走完這一程。昔日北征時他也曾帶過權妃隨行,但此次他卻是一改當初的習慣,沒有帶嬪妃宮女隨行,車廂中只有兩個年輕的小
    
    這一路巡戈,先至龍門衛、宣府、萬全,然后便折返居庸關,再至密云、潮河所、薊州、喜峰口,轉眼間便過去了一個月,天氣已經轉涼。盡管大軍出巡的消息早就傳了出去,最初卻仍是遇上某些消息閉塞的部落騎兵越過長城劫掠,自然,這些零散兵馬稍一交戰便完全潰退。即便這樣的以多打少,朱林也騎馬督戰過好幾回,讓隨從文武都捏了一把汗。
    
    此時,廂壁上的車窗大開,陣陣涼風直往里頭灌,兩個小太監都穿得單薄,凍得瑟瑟發抖之外更嚇得瑟瑟發抖,唯恐皇帝尚未疼愈的風寒會因此復拜然而,面對皇帝緊抿的嘴唇和絲毫不帶笑容的臉色,兩人誰也不敢勸一個字,只能心驚膽戰地跪坐在一邊。
    
    “皇上,楊學士和張郎中來了。小。
    
    聽到馬車外傳來了御馬監少監海壽的稟報聲,朱林這才回過神來,隨手放下了厚厚的窗簾,又命人移開前頭的青綺緣邊紅簾。見楊榮和張越騎著馬立在馬車左右,他便淡淡的說:“勉仁長在建安,三從北征,又去過甘肅;張越長在河南,去過山東、江南、宣府興和,都算得上走到過天南地北的人,但這條路應該還是頭一次走吧?”
    
    “確實是頭一次。小。楊榮斟酌著朱佳問此話的用意,便順著那話頭說道,“但皇上如今既然重建大寧廢城,又再次駐軍其中,往后說不定臣等還得常來。
    
    張越也想起了昔日朱株北劫寧王朱權,又以割讓大寧拉攏朵顏三衛南下的往事,只是這種事絕不能提出來,因此他心中一動,隨即笑道:“臣倒是想起了一句話,世上本無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如今大寧開平興和連成一線,日后無論皇上巡邊還是調兵開拔,這條路都會有更多的人走。自然會像那些溝通南北東西的官道一樣平坦。小
    
    楊榮當年直文淵閣時才不過二十八歲,這二十余年來朝夕侍帝側,也不知道看過多少一閃即逝的年輕俊杰。張越并不算是最出眾的。如今五年過去,張越卻依舊站得穩穩當當。他自是漸漸改了早先的念頭。此時聽了這話,他心中頗為贊許,當即也接上了話頭。
    
    “一旦大寧重建,則從京師到遼東和奴兒干都司一帶有了一個寬闊的地帶,進可攻退可守,不但可防教靶和朵顏三衛勾結,更可防遼東女直。無論是軍報還是物事往來都便利得多。此地多汰土,若是勤于屯戍。則東面可保安寧。小。
    
    說這話的時候,他仿佛完全忘記了自己當初對重建大寧頗有猶豫,見朱林頜首點頭,又泰然自若地提起了接下來這的諸多安排。朱妹仔仔細細聽了,不時插上一句話,幾乎沒怎么改動,旋即揚手吩咐楊榮下去和金幼故一同料理京師送來的某些奏折,只留下了張越。此時浩浩蕩蕩的隊伍仍在行進,他又下令卷起了左面的窗簾,吩咐張越騎馬在車旁隨侍。
    
    “聯這一次原算帶著瞻基一塊來的,后來想想,還是讓他留在了京城輔佐太子。之前你在東宮呆的時間也不算短了,你覺著聯的皇太孫如何?。
    
    不防朱林又問起這個,張越自是覺得皇帝的記性已經很不好,當即答道:“皇太孫聰慧英武,又有皇上教導,東宮師傅們輔佐,堪稱文武兼備。”
    
    朱林輕哼了一聲,隨即漫不經心地說,“但聯派去教導瞻基的幾個老臣卻常常在聯面前說,他固然是天資桓好,但有時候卻不肯把全副精神用治國的正事上,偏喜歡嬉玩,武事稍加錘煉即可,若走過了便是主次不分
    
    張越早聽朱瞻基抱怨過那幾個老學究老夫子常常背后告狀,此時也不禁大皺眉頭。這些人的用意固然是好的,但也不想想一個人哪怕再有天資再有毅力,時時刻刻被這種填鴨式教學逼得喘不過氣來,偶爾偷一回懶還會要聽數不盡的勸諫和責備。也實等一的可憐。
    
    “皇上明鑒,臣以為,文武兼備方才是國之正道,貴此輕彼都不足取。皇太孫乃是皇上親自教導長大的大丈夫,不是長于深宮婦人之手的金枝玉葉,讀書之外勤習武藝。更可為天下表率。古往今來,每一朝開國都是馬背上取天下,亡國時卻大多是武備松弛戰力低下,文尚榮而武已衰,于是為人所趁悔之晚矣。再者,凡事都是一張一弛,一味催逼實在無謂
    
    “聯就知道你會幫著他說話!”朱捷沒好氣地搖了搖頭,隨即淡淡地說,“不過你說的有理,聯的兒孫不能只是一味在深宮中轉悠,上能治國下能平亂,這樣才能節制天下。只不過,這話要是讓勉仁幼技,甚至是你的老岳父聽見了,說不定都會刮斥你一頓。治國之道,古往今來便是文官”想當年,倘若聯只是一味讀書的書呆子,也不會聽老道衍的話,更不會在最關鍵的時刻上了大寧,把北平丟給了世子鎮守
    
    聽到朱林的話語漸漸變得斷斷續續支離破碎,張越不禁往馬車中斜睨了一眼,見這今天子神情怔仲。仿佛陷入了回憶中,他思忖片煮就策馬落后了幾步。然而,那隱隱約約隨風飄來的話語聲仍舊是不停地往耳朵里鉆。
    
    “那時他麾下有朵顏三衛。卻仍是打著坐山觀虎斗的主意,以為別人都是傻知,”
    
    “當初那么一丁點大就鎮守宣府,,他要是聰明,就不該回南京的;他要是聰明帆爾該在獻門之后環那么多名省他以為聯是朱卿““手里頭有那么多王府護衛,結果沒得到任何消息就被人拿下轉押云南,要不是聯,他就得在那里呆一輩子!”
    
    “一飲一啄,自有天定?哼。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所以才能有今火,”
    
    張越已經離開了那馬車十幾步遠。都說人越老越是容易懷舊,從朱橡身土來看,這還真是一點不假。想到皇帝這的精神相當不錯。而且那模樣也不像什么回光返照,他心中的大石頭擱下了,自然也就不想打擾天子的回憶。默默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便合計起了抵達大寧的時間。
    
    不管怎么說大寧都有張輔在,他那個沉重的負擔也該卸下了。
    
    這夭晚上,大軍在遵化城外扎營。而御駕則是由御馬監親軍護送到了城中歇息。此地距離喜峰口只有百多里,北有松亭關、馬蘭峪關、喜峪口關,出喜峰口過寬河會州則是大寧口雖說朵顏三衛早就臣服了大明,但秋冬之際常有入寇,因此諸關守備極其森嚴,就連遵化的宵禁也異常嚴厲。因此。自從大寧重新駐軍之后,遵化城中的百姓是最早體會到那變化的。
    
    既然是天子出巡,御馬監侍衛親軍自然是少不得扈從,可此次劉永誠留京駐守,只有海壽隨扈,他要約束將近四千名禁軍,自然是耍多頭痛有多頭痛。他畢竟走出身朝鮮。盡管是頂著御馬監少監的頭銜,可真正的軍中事務一直沒敢伸過手。這回一股腦兒都接了過來,還要顧著御前的事,他自是恨自己之前只顧著摟錢,在軍中一個親信也無。
    
    更讓他惱火的是,也不知道是此次巡邊太過緊急劉永誠忘了,還是干脆就是故意警告他,總之,他身邊帶的那些個大小太監竟也是同樣沒一個內行。頭幾天下來,但凡因扎營或是值守巡夜等等事務下頭來稟報請示,他都只能含含糊糊應付過去。最后,實在是沒辦法的他只能拉了個人時時詢問,最后,他總算是成功渡過了難關。
    
    此刻,海壽應付裕如地安排好了晚間的巡戍,旋即就離開了充作行館的縣衙。遵化縣城并不算太大。如今一下子涌進了不少文臣武將,這屋子頓時捉襟見肘,縣令忙了個四腳朝天才勉強安排了過來。
    
    楊榮金幼救都是要處理要緊政務和軍務的,因此就在縣衙內占了一個小跨院,自然不用和別人擠在一塊。而他雖是太監,但畢竟不用時時在御前伺候,就占了二堂左近的一間屋子,隔壁正好是張越。這會兒他熟門熟路敲了敲門入內,見張越放下手頭的書抬起了頭,他便笑嘻嘻點了點頭。
    
    小張大人,明兒個就要到喜峰口了,總算是能松口氣。”
    
    “海公公說的是,好還太平。”
    
    張越這已經應付慣了海壽,雖說此人沒有明說,他自是明白怎么回事,但也樂得揣著明白裝糊涂。海壽一坐下,隨即又有一句沒一句地問著各種各樣的事情,中間夾著一兩句要緊的,張越便一如既往幕付了,最后突然笑道:“這一次北巡結束回了京城,以后海公公這御馬監少監就能名副其實了。”
    
    “咳,小張大人,咱家實話不瞞你說,咱家只要那個名頭,才不在乎什么兵權。
    
    海壽知道張越明白了自己的用意,頓時訕訕的,又搖了搖頭,“劉公公真是的”這要是御馬監親軍出什么砒漏,咱家到霉不說,回頭他也有逃不掉的罪名,這是何必呢?哎,幸虧咱家急中生智,小張大人你也是熱心人,否則咱家這回可就真的栽了,這份大人情咱家一定記著!”
    
    張越知道,海壽必然走出于某種考慮,所以才會直截了當地尋到了自己頭上。這會兒聽人家這么說。他少不得推卻了兩句。太監乃是殘缺之人,愛財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因此他也沒什么瞧不起的意思。而且海壽擺明了不愛權只愛財,倒是比貪得無厭什么都想撈的陸豐更可靠些。因此兩人之間聊些閑話,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海公公小的有要事求見!”
    
    正當海壽打算告辭的時候,外頭忽地傳來一個尖細的嗓音。辯出這聲音,海壽就霍地站起身來,三步并兩步出去打開門一瞧,見是御前的一個小太監,便立刻放了他進來。這個小太監進門左右一瞧,見除了海壽只有張越,不禁有些猶豫。見此情景,海壽自是沒好氣地斥道:小張大人又不是外人,有什么話直說!”
    
    那小太監吞了一口唾沫,連忙壓低了聲音說:“楊學士金學士剛剛去向皇上稟報事情,沒多久就有旨意傳召安遠侯柳升等各位侯爺伯爺!后來小的隱約聽見一句,仿佛說是喜峰口守將送來緊急軍報,有兵馬犯大寧!”
    
    犯大寧?
    
    聽了這話,不單單海壽愣住了。張越也是吃驚不小。須知天子親自率兵巡邊,這消息早就是放出去了。頭前偶爾遇上的那一次小規模進犯也就算了,如今誰還敢舉大兵犯大寧?不算上這里的三萬大軍,大寧駐軍將近兩萬,統兵的更是英國公張輔,豈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兩人面面相覷了一會,海壽連忙打發走了那個小小太監,隨即才訕訕地對張越解釋道:小張大人,咱家只是擔心皇上,所以
    
    “海公公隨行護持,使人留心也是自然的。”張越此時哪有心思聽他解釋,言不由衷地道了一句就皺起眉頭說,“如今雖然已經入夜。但聽到這消息,以皇上的性子
    
    話音網落,外頭就傳來了一陣喧嘩,不一會兒,那大門就被人嘩啦一陣推了開來。急匆匆進來的那個中年太監來不及喘一口氣就氣急敗壞地說:“海公公,張大人,皇上有旨,立”,立刻整軍,半個時辰后就要開拔,由喜峰口趕往大寧!”
    
    比:昨天去洗頭,順帶按摩一下頸椎,我對那位師傅說這幾天簡直像天天被人狠狠打一頓似的,天天到頭就睡,早上卻爬不起來,快撐不住了一。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