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635 深夜里的紛亂


   第六百三十五章深夜里的紛亂盡管隨行巡邊的大軍都是精銳,但連夜行軍卻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因此皇帝一開口,楊榮金幼救便齊齊大驚失色。
    
    然而,哪怕是往日對于如何尋找時機如何冉言勸諫最有心得的楊榮,這會兒當皇帝冷冽的目光掃過來時,他一下子想起眼下在場的人并不止他,還有安遠侯柳升等數名勛貴。
    
    于是,他硬生生吞下到了嘴邊的話,又不露聲色地朝金幼孜使了個。
    
    眼色。
    
    金幼孜和楊榮搭檔多年,只是微微一愣就醒悟到了這其中的名堂,遂止口不言。
    
    果然,聽聞皇帝要親自率軍出擊,幾個勛貴俱是吃驚不小。
    
    然而,頗得朱橡信賴的寧陽侯陳恐只是猶猶豫豫勸了一句,就被當頭那聲怒斥給喝住了。
    
    “大寧是什么地方?那里附近就是朵顏三衛,明知道聯派了大軍入駐,明知道工部在重修城池,這當口敢舉兵進犯的沒有別人!肯定是兀良哈人妄圖卷土重來,只不過,他們還能剩下多少兵?趁夜追上去,和英國公前后夾擊,徹底撲滅他們!”安遠侯柳升長年掌京營,這時候見別人都丟了眼色過來,他只得硬著頭皮說道:“皇上所言極是。
    
    但若是夜里行軍,這馬車恐怕不能行進,再加上前后若有掉隊的,稍不留神后果不堪設想。
    
    如今已經是亥時一刻,不如再等兩個時辰,等到寅時列隊進發;則可保路上安全無虞,如果一切順利“迂腐。
    
    天亮出發,算得上什么奇襲!這些人明知道聯巡邊還敢出兵來犯,便是算定聯必定來不及領兵往援,算定大寧諸軍筑城辛苦,未必是這些來去如風輕騎的對手。
    
    平日他們逃得飛快也就罷了,這一次聯決不讓他們再有逃遁的機會!不用多說了。
    
    陳憨即刻領斥候偵騎前認為前鋒。
    
    柳升率騎兵五千半個時辰后隨聯立刻進發,后隊步卒及插重由薛祿整備!”眼見皇帝心意已決,眾人自然無話可說,于是從安遠侯柳升以下的一眾勛貴連忙告退下去整軍預備。
    
    此時此玄,楊榮金幼技自忖無法再勸,便打算回去整理好所有東西跟著大軍一塊走。
    
    然而,就在他們告退的時候,朱林卻撂下了不容置疑的一番話。
    
    “永樂八年北征的時候,幼孜墜馬險些喪命,多虧了勉仁隨行相助方才得以無事。
    
    此次夜間馳騎,你們都是文官。
    
    隨后隊緩緩進發,不用跟著聯了!”第一次北征時,金幼孜和幾個文官在一處工。
    
    谷迷失路途,結果他在夜里不慎墜馬,同行的胡廣金純棄他不顧,只有楊榮下馬相救,繼而因他再次墜馬,兩人更是一騎而行,天明方才抵達行在。
    
    因為這件事,他和楊榮雖在政事上頭常有爭執,暗地里也嫉妒他更得信賴,但卻與其私交極好。
    
    于是,這會兒聽到朱橡還記得這件十幾年前的事,他不禁喉頭哽咽。
    
    “皇上,臣備位扈從,怎可因為昔日之事便丟了職責?自當年之后,臣曾經苦習騎術,一定能跟得上這液間行軍。
    
    決不會重蹈當日覆“就算你騎術比當年有所進益,但你的年紀畢竟不如當年了!”朱橡固執地擺了擺手,又沖著楊榮說,“勉仁當初照應過他,此次聯還是把幼孜交給你。
    
    記住,跟著后軍緩行,切勿掉隊!,小深知皇帝執拗起來就是怎么勸都沒用,盡管也是急得火燒火燎,楊榮仍然飛快的轉動著腦筋,不一會兒就有了主意。
    
    上前答允了下來,他也不管金幼孜滿面焦急,又躬了躬身說:“皇上體恤,臣和幼孜感激不盡,惟有遵旨。
    
    只請皇上此行帶上張越,他出自將門世家,武藝足可自保,又向來有見地,若遇事也能備咨議。”
    
    朱林對楊榮金幼孜素來信賴,才網想到舊事心悸,故而不讓兩人跟從,此時卑到楊榮這么說,他幾乎想都沒想就點點頭道:“也罷,他年輕,就讓他跟著中軍。
    
    你們派個人過去,讓他盡快預備,隨聯一同進發!”由于遵化縣衙并不算大,朱林所住的乃是縣令的官所,此時楊榮好容易把金幼孜拖了出來。
    
    等到下了臺階,沿著小徑走了一箭之地,他也不給金幼孜說話的機會,直截了當地說道:“皇上此次起意北巡就是斬釘截鐵不容置疑,如今還是如此,你就是跟上又能如何?幼孜兄,別和我說什么你如今已經精于騎術的話,你也已經六十出頭了,人人的心思都在皇上身上,倘使你掉隊又如何是好?出了松亭關,官道長年失修,咱們就是跟著,能做的也有限”。
    
    “可皇上離京之前還大病了一場!”金幼孜差點脫口而出說皇帝也不年輕了。
    
    好在他終究是審慎人,話到嘴邊就立刻改了,“連夜追擊,甚至可能還要大戰,若有萬一則如何?”“沒有萬一!”硬抑梆地撂下這么四個字,楊榮就當先出了小徑盡頭的月亮門,等到金幼放跟了上來,他才壓低聲音說:“此行三萬人中,騎兵不過五千余,神機營大約也就在三千之間,剩下的都是后隊。
    
    薛祿此人忠心耿耿,兼且出身行伍,沒有那么多狡詐心思,關鍵時刻也好游說掌握,不像安遠侯柳升寧陽侯陳您等人的精明。
    
    好了。
    
    趕緊去通知張越”。
    
    雖說金幼孜仍是心有不甘,但聽到楊榮這么說,他只好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兩人匆匆穿過三堂二堂大堂,繞過大堂前頭的櫥欄和戒石亭,隨即就從那照壁后頭到了隔壁的一溜吏舍。
    
    進了張越和海壽住的那院子,他們就看到里頭已經點起了松枝火把,赫然亂成一團,操著公鴨嗓子的海壽正在那兒大呼小叫。
    
    見誰也沒注意到自己這兩人,金幼放忽然拉了拉楊榮。
    
    “張越和皇太孫殿下很是交好,但使有變也足可信賴。
    
    倘若沒有先前那件事。
    
    那些帶兵的勛貴必定是視他為自己人。
    
    此次跟著皇上不管發生什么事都不要緊可如今”說起這檔子事,楊榮頓時臉色微微一紅。
    
    雖說他不是始作俑者,但卻是袖手旁觀的人,那會兒還覺著自己這是為了張越著想文官就是文官,文官和武將纏夾不清,絕對不是國家之可放到如今這情勢,他卻恨不得先前那些流言從來沒挫長嘆了一口與,他也顧不得想泣蚊,連忙繞過正在壩刪的海壽,徑直到了張越那屋子的門前,重重敲了敲門。
    
    自打剛才那消息傳來之后,張越就開始緊急整理東西。
    
    好在他帶的行李并不多。
    
    也就是幾套衣裳各種藥膏丸藥以及寥寥幾本書,往特制的旅行袋里頭一裝也就完了。
    
    聽到敲門聲時。
    
    他已經和牛敢四人完全收拾好了一切。
    
    剛換了另一身行頭,正在套一雙鹿皮靴。
    
    眼見牛敢開了門,他一認出外頭那人,頓時吃了一驚。
    
    “楊學士,金學士?”“張越。
    
    長話短說,皇上決定親自帶兵疾撲大寧,我和幼孜留在后隊,此次還請你跟緊了皇上。”
    
    楊榮不等張越張口說什么就擺了擺手說,“這次是我薦你跟著的,郭資尚書之前在宣府病了,早就送回京了,李慶尚書則是因為之前水災沖毀了橋梁,奉皇上之命掌督造重建事,眼下只有你能跟。
    
    你年輕強健,一定要跟緊了”。
    
    張越沒想到一向不離朱林左右的楊榮金幼孜此次竟然不隨行,心中自是大為意外。
    
    只此時不是發愣的時候,他略一怔就重重點了點頭:“我明白了,楊學士金學士放心,我必定不離皇上左右。”
    
    眼見張越佩好了劍,又將匕首綁在靴子外頭的特制夾層上,收拾得利落英氣,楊榮和金幼孜對視一眼,知道這會兒已經沒什么可說的。
    
    兩人先后對張越點了點頭,然后一前一后出了屋子。
    
    這時候,莫名其妙的張布一把抄起角落里的精鐵長槍,又走上前來。
    
    牛敢四人無親無故,又都是一根筋的單純心思,因此每天都是把張越送到衙門。
    
    隨即回去跟著彭十三摸爬滾打。
    
    武藝提高得飛快。
    
    其中張布天分最高,他昔日在蒙古人那兒服侍過一個善于使槍的勇士,在草原上逃亡時就靠著一支木槍打獵殺人,如今更是把大多數時間都花在了這上頭。
    
    彭十三自己不善于使槍,就常常帶了他去一些軍官處習練,他自走進展迅速,在四人中武藝最為出色。
    
    見楊榮走了,他就上前問道:“少爺,他們說話怎么古怪得很?”“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搖搖頭說了這么一句之后,張越就再沒有多言。
    
    出了屋子,看見海壽還在那里指揮小太監收拾東西,他就走上前去,說是自己真刻就要跟著皇帝走。
    
    不好攜帶行李,托其找兩個可靠的太監照管一二。
    
    對于這種簡單的要求,海壽自是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行李的事情小張大人你放心,但這黑燈瞎火的,幸好咱家剛剛小已經下令讓御馬監親軍趕緊整備”唉,別說是你,這最精銳的騎兵都在咱們御馬監,咱家自然也要跟著一塊去。
    
    咱們的騎術自然是不在話下,但夜里行軍和白天不同,你可得小心些。
    
    要是真的打起來,亂軍之中誰都說不準。
    
    咱家雖說不是第一次隨從北征,可這種情形還是頭一次,你跟在皇上左右責任重大”。
    
    責任重犬”跟著朱林這么個圖執的皇帝,這還確實是擔不起的責任!張越點了點頭,隨即帶著牛敢四人匆匆趕往了縣衙行館。
    
    抵達那里的時候。
    
    他就看見大門口那位被數十名禁衛簇擁在當中,身披明黃大氅,甲胄鮮亮的朱橡。
    
    此時此刻,這位六十出頭的老人腰桿挺得筆直,那面龐在火把的映照下,每一條溝登都顯得清清楚楚,而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更是綻放出了一種狂熱的光輝。
    
    滌黑的夜色中亮起了無數火炬,寂靜的道路上響起了沉重的腳步聲,偶爾夾雜著一兩聲軍馬的嘶鳴。
    
    夜半時分,大軍通過了喜峰口,朱橡甚至沒讓大軍停下,只是策馬到一邊向親自來迎的喜峰口守將問了寥寥幾句,就立刻垂新回到了中軍。
    
    如是趕路,又過了松亭關,當日上中天的時候。
    
    大軍便趕到了大寧以西的一處廣闊平原。
    
    當偵騎回報前方有兀良哈大軍時,朱橡頓時露出了極其興奮的表情,當即下令整軍陣。
    
    夜急行軍,即使大軍多為輕騎,更是卸下半月糧草,只帶少許干糧輕裝趕路。
    
    此時仍不免生出困倦之意。
    
    借著整軍列陣,各隊軍官少不愕上前操練喝斥口須臾,陣勢便已經成型。
    
    親自領馬隊居左翼的朱橡聽著偵騎不斷報著前方情況,攥著韁繩的雙手忍不住更握緊了。
    
    “你們說說,來犯的是兀良哈人,還是教鞭阿魯臺?”朱抹身后是好幾個年輕的勛貴及勛貴子弟,年初剛網承襲爵位的豐城侯李賢、武安侯鄭亨長子鄭能、安遠侯柳升長子柳漆等等,這會兒豐城侯李賢便開口答道:“皇上北巡的消息早就傳了出去,臣以為必定是哪個不知情的部落貿然進犯,見到天兵一定會潰散離去。”
    
    這一說法頓時引起了大家的贊同,畢竟小上次北征時阿魯臺逃得比兔子還快。
    
    誰都不信他此次有膽量和新敗的兀良哈人搗鼓出什么名堂來。
    
    然而。
    
    朱林卻毫不動容,沉默了一會,他忽然頭也不回對后頭問道:“張越,你認為如何?”夜趕路。
    
    張越這會兒正在調整呼吸活動腿腳。
    
    畢竟,這騎馬沖陣對于他來說還是第一次。
    
    剛剛聽得皇帝發問。
    
    他就在心里尋思了開來,此時連忙送開了正絞在一塊活動的雙手。
    
    上前答道:“兀良哈人對于大寧的凱覦之心由來已久,只是由于朝廷嚴加防范,方才沒能入主此地。
    
    如今皇上重建大寧故城,即便他們新敗,在頭懸利劍的情形下,說不定仍會存有僥幸之心。
    
    兼且阿魯臺和兀良哈人素來親近,難保借此機會奇襲。
    
    小。
    
    “不是什么興許大約,恐怕給你說中了!”朱橡深深吸了一口氣,惡狠狠地說。
    
    “不管怎么說,先敗了那些不長眼睛的家伙再說!”ps:重生后第一件事做什么呢?去玩《商海爭霸》,從此享受最華麗的第二次人生!充值送月票,免費得高,大市瘋狂拿,幣數不清,盡在商海爭我覺的不錯,在里面等著大家,連接上面有。
    
    要不下面的也行比斥五鋤尸舊口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