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637 狹路相逢勇者勝


   399第六百三十七章狹路相逢勇者勝
    
    與若不是逼卜粱山窮贊丹法,阿魯臺決不想到這樣冒險舊用測云子。
    
    四月里在脫歡大軍鐵蹄下慘敗,別說從前丟掉的和林再也沒了指望,就是在原有的地盤上棲身都成了困難。他不得不帶著部族倉皇東竄,狼狽進入了兀良哈人的地盤。倘若不是脫歡因為其余兩部的牽制不得不回師。恐怕他連安身的地方都找不到。倘若不能安然度過這個冬天,倘若不能借著脫歡專注于安定內部的時刻有所建樹,那么不但他難逃敗亡,妻兒老小全都會跟著四散,阿速特部阿魯臺的名字將永遠成為過去。
    
    此時此刻。他的麾下不過萬余人馬。即便是這樣一支遠遜全勝時的大軍,也已經是他七拼八湊的所有班底。他算準了朱捷聽到大寧有變必定會親自追擊,但卻沒想到會來得這么快。竟是錯過了和兀良哈人前后包抄的最佳時機。可是,他已經夾著尾巴跑了一次,要是再跑一次,那些臣服在他這個太師之名下的所有部族興許就再也聚不起來了!
    
    盡管疾馳一夜,又剛剛激戰了一場,但面對即將到來的又一場唐戰,明軍上下卻是意態激昂。這不但是因為倏忽間傳遍軍中的搞賞令,更因為貴為天子的朱林同樣在軍中。三千營中的將士最初是以朵顏三衛的精銳騎兵作為班底,但這些年逐漸取而代之的則是各都司遴選出的精銳。而御馬監親軍則是多為虜中逃回的青壯。所有人都是至少經過兩次北征的百戰之士,其中甚至還有靖難時參加過白溝河一戰的軍官。
    
    朱林一手策馬疾奔,一手緊握著戰刀。剛剛親自砍殺了兩個,人,這會兒朱林握著戰刀的右手已經是有些抬不起來。直到這時候,他方才清醒地感覺到。自己已經老了。然而,這種認識卻禁不住他心里那種沸騰的熱血,他又想到了適才出擊前對寧陽侯陳悠說的話。
    
    “聯聽說你家中有傾城佳女,此次戰罷告捷,班師之后,聯便冊爾女為妃!”
    
    他還能打仗,還能納妃,他還是縱橫天下長年不敗的大明皇帝朱橡!
    
    狹路相逢勇者勝!
    
    明軍上下因皇帝親自率兵出擊而士氣高漲,數鞋大軍也同樣因為阿魯臺行前的誓師而嗷嗷直叫。當兩支大軍狠狠撞擊在一起的時候,前軍頓時都是人仰馬翻,那氣勢比先頭一次交戰時何止增了一倍。無論是誰,面對里面撲來的敵人。都只能使出本能的反應,刺、劈、砍、掃”無數人圓瞪的雙眼漸漸變得血紅,殺人的動作都變得迅速而簡。
    
    張越已經是本能地緊隨在了皇帝身后。最初的時候他還能想想得到消息的松亭關是否會派出援兵,還能想想尚在大寧的張輔能否抓住機會趕到,但隨著壓力越來越大,他早就顧不上了那些。
    
    倘若不是牛敢張布的奮勇救援,他身上指不定就要多上幾個窟窿。他很明白自己的斤兩,地上交戰還能多撐一會,但馬戰的程度卻遠遠不是他能夠消受得起的。
    
    皇帝是不是早就料到會有這么一場廝殺。所以才留下了楊榮金幼放?
    
    “小,,小張大人!”
    
    亂戰之中的他聽到這么一個聲音,遂抬眼望去。看見渾身狼狽的海壽策馬靠了過來,他連忙吩咐牛敢接應了一把。只見海壽周身上下都是血,也不知道是自個身上還是敵人身上的。只耽誤了這么一小會,他就發現一群侍衛以及柳漆等人已經緊擁著皇帝離開了老遠,趕緊快馬加鞭追了上去。可亂軍之中哪里是那么容易左沖右突的,只一會兒,他就發現四面八方全是激戰,哪里還尋得著皇帝?看了一眼面如土色的海壽,他幾乎是下意識抬手一劈,恰是有如神助地劈飛了一支流矢。
    
    忽然。正前方傳來了幾聲慘叫,緊跟著,就只見幾個蒙古人從廝殺中脫出。兇神惡煞地沖他們這邊殺了過來。即使在這種時候,張越仍然習慣性的掃了對方一眼。見為首那人身穿皮甲。仿佛和尋常士兵并無不同,馬旁一邊掛著大弓。右手則是高掣馬刀,身后眾人也幾乎都是同樣裝束。然而,還不等張布等人上前攔截。他們的后邊卻忽然沖出了兩個手舉狼牙棒的明軍大漢,大喝一聲便往落在最后的兩人砸去。
    
    趁著那幾人被纏住。張越也顧不得其他,認準了一個方向便縱馬馳了出去。盡管有張布挺槍存前突圍,恰是無堅不摧,但四面八方的冷箭仍是讓他們應接不暇,等到好容易突出來的時候。張越也已經是渾身浴血,海壽的戰袍已經是瞧不出本色來了。頭前開道的張布滿面血污,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兒去。就在他們一面應付散亂的敵人,一面四下里尋人的時候,眼尖的牛敢忽然瞧見了天邊的動靜,于是嚷嚷了一。
    
    “那邊有大軍開過來了!”
    
    張越此時連忙也望了過去。盡管他目力極好,但旁邊就是刀劍橫飛的戰場。再加上那大旗實在是太遠了一些小他怎么也看不清楚。焦急之下,張布上前提醒說那邊乃是東北方,他頓時靈機一動大喝了一奐:“英國公領軍來了!”
    
    “英國聳領兵來援,皇帝數下萬歲萬萬歲!”
    
    海壽雖說身上傷得不輕,但這會兒卻異常機靈,本能地扯開喉嚨跟著叫喚了一聲。他初入宮的時候便當過奉天門大朝的司官,再加上太監的特性。這嗓門自然是又尖又亮。再加上牛敢張布等四個人齊齊大聲呼喝,戰陣中的明軍士卒自然是精神百倍。也不知道多少人都跟著大叫大嚷。一時間,嘹亮的呼喊聲將廝殺聲馬蹄聲全部蓋了下去。
    
    須臾。東邊開來的大軍之中,一隊人馬當先飛馳了過來,前頭高掣的大旗上赫然寫著一個張字。眼看離激戰不休的戰陣只有百來步遠時,為首的那人張弓連射,每一聲弓響必有一人應聲娶馬,當他放下弓箭拔出馬刀沖入戰陣的時候,一袋子箭竟是完全射光了。盡管身后只有百多人,但這一隊人馬便仿佛楔子一般死死鉆透了進去,所到之處無不是人仰馬翻。
    
    看清了那個張字的時候,張越就知道自己賭對了。待到那隊人馬沖至近前,他一下子就認出了領軍之人,當下再無猶疑,趁著他們沖入陣中,他連忙帶著張布等人跟在了后頭。海壽雖說受傷不輕,但情知這會兒得找制咒妝,只能硬著頭皮咬咬牙并跟卜六這百多名騎兵雖說人少,卻是勇不可擋的生力軍,左沖右突之下,竟是硬生生在戰陣中撕出了好幾條大口子。若單單只有這些人也就罷了,但眾多蒙古人都看到了后陣大批騎兵整齊迫進,一時間戰意大挫。
    
    身穿皮甲椅著大弓的阿魯臺正在四處尋找朱林,一聽到連綿不斷的呼喝時就知道不好,此刻眼見戰況不利,他的心頓時沉了下去。
    
    松亭關、馬蘭峪關、古北口等處他都已經派出了疑兵滋擾,必定能夠拖延一段時間;尚未完成的大寧城中既有兀良哈人的兵馬牽制,未必就知道大明皇帝已經抵達的消息;再說張輔此人謹慎,怎會輕率棄城出擊?可是。這時候人家分明已經來了!
    
    阿卜只俺這時候帶著一小隊人馬急急忙忙地靠了過來,臉上又是血又是汗混雜在一起,已經幾乎看不出整個人的本色。
    
    他氣急敗壞地抹了一把臉,大聲嚷嚷道:“阿爸,不能再打下去了。明軍難纏的很,援軍一到,我們這最后一點本錢也保不住了!”
    
    “等一等。只要再一會兒,說不定就能把大明皇帝斬于馬下!”
    
    “太師。不能再等了!”一直緊隨阿魯臺的色勒奔這時候也上了前來,一把攥住了阿魯臺的韁繩,“阿岱臺吉已經跑了,他的那幾個達爾漢也都跟著他跑了,科爾沁部的人一走,咱們就成了孤軍!太師,才網混戰了這么久也沒找到那個皇帝,那是長生天的天意!再說,說不定大明皇帝已經死了,只是咱們不知道而已!”
    
    “長生天的天意”
    
    喃喃念叨了一句,自從長子失捏干死后就蒼老了許多的阿魯臺只能攥緊了拳頭。他得到的消息很準確,但他卻沒能把握好最佳的時機,如果他能再早來一步,如果兀良哈人再爭氣一些,如果朱林不是易服易冠混在大隊人馬中根本認不出來,,問題是這些上沒有如果!當然,那位皇帝也極有可能就像色勒奔所說,已經死,了!
    
    “好。撤軍!往北邊撤,以防綽羅斯部的那個小畜牲撿了便宜!”
    
    蒼涼的號角吹響了撤退的聲音,無心戀戰的敵人看到大隊援軍越來越近,自是退得極快。這時候,剛剛在陣中廖戰了一場的援軍前鋒首領方才率軍突了出來,旋即勒馬轉身到了張越跟前,長長舒了一口氣。
    
    “少,,張大人,你既然在此,莫非是皇上親自率軍來擊?”
    
    面對彭十三這個熟得不能再熟的熟人,張越牽扯了一下嘴角想要回一個笑容,最后發覺臉上都已經僵了。使勁吞了一口唾沫,他方才說道:“沒錯。皇上得知有大軍犯大寧,精選五千精兵連夜趕路,先是和兀良哈人大戰了一場,剛剛又和阿魯臺交手了一回。只不過,混戰之中,我和皇上失散
    
    即便彭十三天不怕地不怕,這時候也一下子變了臉色:“英國公以為敵寇是佯攻大寧,擔心皇上會親自出馬,所以一面領兵退敵,一面讓周指揮率軍和我一塊往會州寬河趕,順便打探消息。眼下要緊的是尋找皇上,我立刻再帶人搜索戰場
    
    身心俱疲的張越正要點頭,忽然看見不遠處一個隆起的小丘上出現了人影。看到那個身披明黃大氅的人影正在幾個隨從簇擁下引馬而立高舉馬刀,他不知不覺舒了一口大氣,隨即對恰好扭頭看過去的彰十三說道:“看來是用不著了,皇上就在那兒!”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此時此刻。也不知道是誰帶頭叫了一聲。四周頓時傳來了此起彼伏的吶喊。只一瞬間,更多的人都加入了歡呼的隊伍。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響徹云天,無數的武器高高舉起,數千人一片歡騰。看到這個。景象,縱使是彭十三也本能地雙掌合十念叨了一句謝天謝地,隨即就擦了擦額頭上剛剛冒出來的冷汗。
    
    盡管張越這時候已經是覺得渾身上下完全松了勁,但仍是叫上彰十三和其他人。提起精神趕了上去。縱馬一口氣奔上了那小丘,他就發現朱摶的那一襲明黃大氅雖說鮮亮,但戰甲上卻已經是一片狼藉,壓根看不出是否受傷。而這位天子背后的護衛已經是只剩下了一半,個個形容狼狽,柳涿等等勛貴子弟雖還完整,臉上也都已經瞧不出本色。和自己幾乎同時趕到的柳升陳您兩人也一樣都是遍身血污,陳您的大馬刀甚至被鮮血糊滿了。
    
    網劉那一場拼殺中,朱林雖說并未有什么大的損傷,卻已經是精疲力竭。此時看到援軍已經趕來,又看到有人上前行禮,他不免定睛打量了好一會兒,這才認出了為首的人。這會兒他的喉嚨干澀得厲害,于是就隨便擺了擺手,又格手示意彭十三上前。
    
    “大寧戰況如何?”
    
    “回稟皇上,英國公親自坐鎮大寧,不虞有失盡管自己真來得及時,但彭十三先頭沒想到皇帝竟真的親自率軍趕來,情知眼下這援軍的實情需得對皇帝解釋清楚,當下便字斟句酌地說,“英國公從福余衛打聽到三衛中的不少首領和阿魯臺勾結,生恐有變。因大寧城中大多都是步卒和屯田兵,戰力有限,英國公將所有騎兵都派給了周指揮,又調撥不少屯田兵騎馬趕來以壯聲勢,又命小人為前鋒
    
    大寧三衛中的精騎當初都已經編入了京營三千營和御馬監,因此如今的大寧騎兵有多少戰力,朱林自然心中有數。更明白為什么彭十三只率百多人突擊。其余人則是放慢馬速緩行。見到又有一員大將率兵趕到,又滾鞍下馬上前施市”他正打算強打精神勉勵了一番,腦袋卻一陣昏昏沉沉。幾乎不由自主地松開了手中韁繩。
    
    那一刻。他忽然又重新攥緊了韁繩,但那種虛弱無力感仍身上下蔓延開來。
    
    比:不知道大家最近是否遇到過刷新書架時莫名其妙就提醒說沒登錄的狀況。反正我是遇到很多次了,簡直是鬧心。如果遇到這種問題,大家可以另開四窗口重新登錄一下,貌似在原處登錄它還不搭理你。我得去向技術反映一下,天天這么搞太頭痛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