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639 死有何難生又何易


   第六百三十九章死有何難,生又何易?
    
    大寧故寧王府行館。
    
    在營建城墻的同時。工部的工匠和大批軍士同時也修繕了一番昔日的寧王府。盡管這里也一樣只剩下了殘垣斷壁,但當初畢竟用的都是最好的石材,不少東西還能騰挪用一用。況且,朱棣是個在皇宮中呆不住的皇帝,難保會到這里巡視。只是,即便是昔日王府,但相比當初殿宇林立窠攢頂四門高聳,如今收拾出來能用的不過三個院子。
    
    眼下這里駐扎著上百名御馬監侍衛親軍和錦衣衛,由于先后兩場激戰,眾人身上都有這樣那樣的痕跡,最東邊的一處院落最是戒備森嚴。這里曾經是寧王府正堂旁邊的通院,如今卻住著全天下最尊貴的那個人。只是,那個君臨天下二十余年,從來便是威嚴偉岸的天子,這會兒卻氣息微弱地躺在了床上。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盡管朱棣晚年常常生病,但多半時候不是風痹癥發作,就是頭疼腦熱之類的風寒雜癥,即便病倒了也多數是精力十足,這么多年幾乎就沒有松手放過兵權。但這一次抵達大寧之后,一進入這間屋子。他便再也撐不住了。被人小心翼翼挪到這張尋尋常常的花梨木大床上,他勉強吩咐了一些話之后,緊跟著就一直昏睡不醒。
    
    張輔眼看著胳膊上吊著白棉布綁帶的海壽為朱棣掖好被角,便對張越吩咐道:“皇上既然點了你留下,你便在此好好看護。我和安遠侯寧陽侯有事去商量,若有事即刻通知外頭錦衣衛,讓他們去我的官所找人,官所就在隔壁。”
    
    說完這話,見張越點頭,他就對柳升和陳懋做了個手勢。兩人雖說滿心焦躁,但這里乃是張輔為尊,再加上如今干著急沒用,因此只得跟了張越一同出去。
    
    他們這一走,剛剛還能強打精神撐著的海壽頓時跌坐在了一旁的木凳上,臉上一絲血色也沒有。要知道,因為路上異常緊急,隨軍的宦官本就沒有幾個,之前那場交戰更是死得七七八八,除了兩個重傷等死的之外,只剩下他還算是囫圇的。宦官監軍平日是好差事,但碰到這樣要命的廝殺,倘若不是自己武藝絕頂,誰會舍了命保護他們?
    
    “小張大人,今天真是多謝你了。”
    
    張越身上的傷都由彭十三在路上幫忙處置過,除此之外就是因為長途騎馬和那兩場大戰,兩股磨破了油皮,這會兒正一陣陣鉆心地疼。此時此刻。他斜靠在一旁的墻壁上,渾身猶如散了架似的,再加上一夜趕路的困頓勁一陣陣沖了上來,他那上下眼皮自直打架,聽到海壽這話也懶得去琢磨,直截了當地答道:“都這種時候,海公公就不用客氣了。”
    
    “你說得不錯,都這個時候了……戰場上沒命也是沒命,這里也是一樣!”
    
    海壽用微不可聞的聲音嘀咕了一聲,又掃了一眼床上依舊昏睡的朱棣,隨即就轉頭端詳著這間屋子。由于大寧百廢俱興,這里的一應陳設極其簡單。好在這里樹木石材都還算充足,桌椅幾案凳子都還齊全,只是上頭都只是馬馬虎虎刷了一遍漆,坐在凳子上頭還覺得有些咯人。見張越懷抱雙手靠在那里,頭一點一點仿佛在打瞌睡,他不禁心頭大急。
    
    這都什么時候了,張越竟然還有心睡覺!要是皇帝真有什么三長兩短,到時候外頭那些兵將要是鬧出什么事情來,那可如何是好……呸,張越畢竟是張家人。張輔眼下掌握大軍,令行禁止,他自然是不怕。可這會兒,全天下可都是指量著這里!
    
    雖說之前和張越小小有那么一丁點交情,又一同出生入死了一回,海壽更知道張越和皇太孫相交不錯,可一想到剛剛那位面無表情的英國公,他不免又是七上八下。從前張輔畢竟和漢王朱高煦交情很好,倘若是這次真生出了什么不該想的主意,張越一個晚輩怎生勸得住?偏偏這當口陳懋和柳升竟然都被張輔叫走了,那兩位難道不知道至少該留一個看著?
    
    張越迷迷糊糊睡著,海壽膽戰心驚想著,如是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床上突然響起了微弱的叫喚聲。大約是因為沒反應,那聲音漸漸提高了,剎那間,海壽幾乎是本能地蹦了起來,一溜煙竄到床前,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眼看皇帝睜開了眼睛,他激動得喉頭哽咽,竟是完全說不出話來。被驚醒的張越也連忙趕了過來,見皇帝醒得炯炯的,頓時松了一口大氣。
    
    朱棣支撐著想要坐起來,奈何挪動了老半天,手肘卻依舊不聽使喚。見此情形,海壽手忙腳亂地在旁邊攙扶,發現枕頭靠墊都是的,他干脆斜坐在床頭,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身體撐著。
    
    “其他人呢?”
    
    “回稟皇上。英國公安遠侯和寧陽侯去官所商量防衛和報信事宜了,門外有御馬監侍衛親軍和錦衣衛待命。”張越搶先解釋了一句,旋即又低聲說,“臣之前承皇上宣召進來的時候,往松亭關的信使已經出發,料想這時候必定到達,明日楊學士金學士就該到了。”
    
    “張輔為人謹慎,料想必定是派人報捷,不枉朕硬是撐到了大寧。”說了這么一些話,朱棣已經是滿頭大汗,隨即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勉強繼續說道,“張越,去取紙筆。”
    
    海壽大驚之下雙手一抖,差點托不住皇帝的身子,而張越也同樣是呆若木雞。然而,對上皇帝不容置疑的目光,他一下子醒悟了過來,自不敢耽誤,連忙站起身來去預備。自打皇帝安頓在這里之后,隨行尚寶監幾個宦官所帶的誥書敕書以及寶璽等等就都一并送到了這里,三個偌大的明黃絲綢包袱就撂在這間屋子西面靠墻的書桌上,此外還擺著文房四寶。
    
    他一并拿了過來。又搬過一張高幾一張椅子到床邊。取出那一大疊空白文書的時候還好,可是,當聽從朱棣的吩咐找出那兩方寶璽的時候,他卻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
    
    都道是玉璽,其實這大明寶璽如今共有十七方,朱棣眼下出巡,常用的便是“皇帝之寶”和“皇帝信寶”。前者以布告敕,凡登基傳位大赦等等皆用此寶;后者以征戎伍,乃是帶兵打仗所用。所有寶璽都是尚寶司管理,此次出征也有尚寶司官員隨從,只朱棣昨夜卻吩咐尚寶司太監將這兩方最要緊的寶璽交給了海壽帶著。此時此刻竟是用上了。
    
    張越使勁定了定神就專心致志地磨起了墨,眼瞧著那硯臺中已經是滿滿一池黑水,他就攤開紙用鎮紙壓了,提筆飽蘸濃墨,這才轉頭看向了皇帝。只見朱棣這時候只顧著瞧高高的屋梁,眉頭擰成了一團,卻是根本沒瞥他一眼。良久,他才聽到天子費勁地吐出了簡短的幾個字。
    
    盡管已經有所預料,但這當口聽清楚了皇帝的話,張越還是險些將墨汁滴在了紙上。而海壽則更是渾身戰栗,就連吞咽唾沫的動作都已經難能做到。
    
    盡管這種程度的文章并不難,要潤色起來更是簡單,但張越實在是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寫這種詭異的東西,一時間竟是不知道從何下筆。猶豫了好一會兒,他發現朱棣目光突然掃了過來,只能咬咬牙奮筆疾書了起來。待到一筆一劃寫完,他便雙手呈給朱棣看了。
    
    “海壽,你去蓋璽印!”
    
    盡管昔日在御前伺候時曾經干過這差事,但時隔多年再次面對這吩咐,海壽卻覺得腳下如有千斤重。見張越代自己扶了天子,他便掙扎著站起身,又接過那張紙,好容易挪到了椅子邊上,他放下了那重若千鈞的詔書,雙手搬起了那枚巨大的寶璽,重重鈐蓋了下去。
    
    “好了,命人傳英國公張輔過來!”
    
    沉聲吩咐了這么一句,朱棣便半閉上了眼睛。他能夠從寬河一路撐到這里,那么他自然也能繼續撐幾日,不,是一定得撐下去!
    
    說是英國公官所,其實不過是用石頭和粘土簡單壘成的四合院。
    
    只不過,在這廢棄了已經二十多年的城池中,這座院子卻已經很是難得。此時此刻,身在此處的三位勛貴無不是手握大權,但眼下卻是眉頭緊鎖,氣氛僵硬得駭人。
    
    安遠侯柳升雖說掌中軍多年。但這會兒實在忍不住了,遂霍地站起身來:“皇上的病不能耽擱了,要不派人把皇上護送回喜峰口,要不就趕緊派人去找御醫……早知道如此,我就應該規勸皇上不要把御醫撂在后軍,哪怕只剩下一個活著也好!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咱們誰承擔得起這一路上能瞞過來就已經是不容易了,多虧皇上硬撐著……”
    
    “大夫?剛剛軍中大夫已經給皇上瞧過了,只知道面如土色,其余一句有用的話也沒有?再說,把皇上送回去的路上要是再遇著蒙元大軍怎么辦?我早說了,兵部職方司那些諜探不可靠,如今可好,竟然出了這么大紕漏……”陳懋惱火地罵了一陣子,見張輔并不說話,他頓時想起了眼下的處境,遂抬頭問道,“英國公,你拿主意吧,咱們都聽你的!”
    
    “這時候不能輕舉妄動,派人回去請御醫的消息若是傳揚出去,引起的反應恐怕非同小可。”張輔臉上的輪廓猶如刀刻一般毫不動容,說話聲音也是異常平板,“皇上之所以一路硬撐到了大寧,便是不想把事情張揚出去。所以,我之前就已經命人快馬向松亭關送信。皇上安然無恙,請隨駕的楊學士金學士以及扈從大軍立刻趕往大寧!”
    
    聽說張輔已經派了人回去,陳懋和柳升都是大吃一驚。陳懋剛剛說是請張輔做主,卻是害怕這其中干系太大,自己擔不起責任。他和張輔的經歷差不多,父親也是死在靖難之中,朱棣登基后追封涇國公,而他的爵位也是一路依靠軍功封上來的。深知權越高險越大,所以他更愛錢,其他的很少理會。此時此刻,他只得輕輕咳嗽了一聲。
    
    “英國公這信使倒是派得及時,只不過,何必把那兩個人招惹來?楊榮金幼孜不過是會耍嘴皮子的文官,只是因為哄得皇上高興了,這些年品級不高,恩寵卻幾乎和咱們這些勛貴平齊,就連上次北征賜宴都是上等,到時候還要對咱們指手畫腳!”
    
    柳升平時心眼就不多,這會兒歪頭想了想,干脆沒有說話。張輔看了看他,旋即淡淡地說:“寧陽侯,不管信使帶回去的加急文書上說什么,但只要知道皇上人在大寧,楊榮金幼孜又怎么可能不來?此次恐怕也是皇上嚴令,他們才不得不和陽武侯一同留在后軍。既然總要是來的,額外吩咐一聲,別人也不會認為皇上有什么不妥當。”
    
    既然張輔這么說,柳升和陳懋自然是無話可說。又計議了一陣,兩人便站起身來。先前兩場大戰之后,他們率領的五千精騎只剩下了不到三千人,但收獲的戰馬卻極其可觀,這些戰利品自然得好好分管。再者,先頭朱棣雖說勉強支撐到了大寧,但一路上那種決不好看的臉色卻有眾多人看到過,要想把這種議論壓下去,他們也得花費不少功夫。
    
    就在他們出門下臺階之際,一個親兵卻急急忙忙地沖了進來,甚至來不及向柳升陳懋說話就徑直奔進了屋子,大聲嚷嚷道:“英國公,皇上宣召!”
    
    已經到了院子里的柳升陳懋聽到最后四個字,立刻都停下了步子。瞧見張輔急匆匆地出了屋子,柳升猶豫片刻,卻是轉身先出了門,陳懋卻立刻想都不想地追了上去。
    
    “英國公,可是皇上已經醒了?”
    
    “皇上傳召,可見是醒了。寧陽侯不若和我同去。”
    
    陳懋正想說還有安遠侯柳升,可一轉頭卻發現人已經不見了蹤影。想到柳升掌京營兵將近十年,雖是很晚才封的侯爵,寵眷卻一直在列侯之上,他頓時后背冒汗,到了嘴邊的話立刻改成了另一句截然相反的:“皇上既然醒了就好,既然只是傳召英國公,我還是趕緊去整備兵馬以備萬一,英國公請代我問安致意就是了。”
    
    看到陳懋一溜煙走得飛快,張輔哪里不知道這一位動了什么狡猾心思,只是他卻是沒處可推搪。帶著兩個親兵趕到了故寧王府,他便把人留在了外頭,自己單身進去。等踏入了那間屋子,他就一眼看到了那晾在高幾上的一紙文書,緊跟著就看到了朱棣投過來的眼神。。。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