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8)      新書上傳啦(01-18)      后記下(01-18)     

朱門風流643 終結和開端


   3299第六百四十三章終結和開端
    
    床上傳來的微弱聲音讓張越徒然之間驚醒了過來。從楊榮金幼孜進屋行禮后,皇帝就開始斷斷續續地交待遺言和后事,全都是只言片語,虧得楊榮警醒,又有金幼孜在旁拾遺補缺,兩個翰林院學院學士竟硬是把這些前言不搭后語的話整理了出來。此時皇帝發問之后。楊榮便從容起身,將一整篇文章從頭到尾誦讀了一遍,詞藻華麗縝密自不在。
    
    “遺詔只需傳位于皇太子。喪禮一如太祖高皇帝舊制,其余另行撰文留給太子即可。”朱林費勁地吐出了這么幾個字,旋即句地說,“那些文治武功放在遺詔中太羅嗦,就是不寫這些,難道誰還能抹煞聯的功績?功過自在人心。聯不怕別人口誅筆伐!”
    
    楊榮沒想到精心炮制的文章竟是引來了皇帝的如此評價,頓時有些尷尬,連忙又拿過另一張紙,奮筆疾書須臾草就。此次一讀之后,朱橡果然沒有再挑剔,當即又命金幼孜用寶望。用過皇帝之寶之后,他又奮起精神親自仔細看了一遍遺詔,這才舒了一口氣。
    
    “若再有軍務,都有你二人處置,遺詔交由張輔保管,你們三個退。
    
    聽到皇帝口口聲聲只提到這三個人,仿佛完全忘記了自己,張越不禁異常奇怪。因此,眼看著楊榮金幼放和張輔一同告退而去,他頓時有些站不住了,正想要上前說什么的時候,他卻聽到朱林召喚自己的聲。
    
    “張越,你過來。”
    
    屋子里還有兩個太監小此時此玄,他們不但沒有絲毫聲音,而且就連微弓的身軀也是紋絲不動,猶如泥雕木塑一般掩映在蠟燭的陰影中。張越遲疑片刻便走上前去;在床前的踏板出屈膝半跪了下來。發現皇帝的臉色蒼白得驚人,他只覺的心中五味雜陳。
    
    “還記得聯第一回見到你的情景么?”
    
    張越只覺得眼前一下子閃過楊士奇家的紅梅林。那時只覺得自己運氣好,走到哪里都遇見貴人。后來知道這都是袁方有意設計之后。他就漸漸明白,偶然中都有必然。人生中的巧合背后往往都有一雙在背后推動的手。沉默片刻后,他垂下眼瞼,輕輕道了一聲記得。
    
    “這天下是聯帶著將士們親下來的,所以聯有生之年,決不會虧待任何一全忠心于聯的勛貴。”躺在那里的朱林仰著頭,并沒有側頭去看張越是什么表情,“榮國公張玉戰死之后,聯感慨艱難之際,失一良輔,但登基之后卻并未予張輔公爵,聯很慶幸當年如此,否則,何以得一名將?劍不磨礪,不得為名劍,當初聯初見你時,只覺得你頗有趣,卻沒料到你雖不得繼張輔衣缽,膽氣卻承襲了他八分。有勇有謀,又有膽子能拼命,很好。
    
    得此評價,即使張越臉皮厚度很不一般,也禁不住臉紅了。他這個人有承擔,但僅限于自己能承受的承擔;他這人有膽氣,但僅限于不會讓自己沒命的膽氣。只不過,由于常常面對的都是不得不豁出命去搏一把的局勢,朱橡方才認為他這人做事拼命。
    
    倘若能不拼命就能好端端活著,他又不是傻子,怎么會非要往險地里去?
    
    “祥符張氏并不是最早跟著聯的,可兩代人卻都出色。張家已經不是第一回聯姻帝室,所以聯讓你寫了那道旨意,又留給了張輔。至于你,聯很想看看將門世家出一文士,卻是能如何,可惜老天爺不給聯時間了有功不賞,非是不賞,只是不到時候若是朝中勛貴都如張家一般,聯也就沒什么不放心的,人都道聯最信楊榮金幼孜,但聯最信賴的始終是那些跟隨聯出生入死的勛貴。你姓張1聯自然信得過你
    
    “時了,張越!”
    
    早有預料的張越聽著朱林忽然嘮叨起了這話,并不覺得意外,只是想到自己親手草擬,又蓋上寶壘的那樣東西,心頭頗有些異樣。張輔的長女張恬乃是王夫人所出。如今不過五歲不到,誰知道皇帝竟然惦記上了。聯姻帝室這種名聲。對于張家來說,既是恩賞也是羈絆。等突然聽到最后那叫聲的時候。他連忙丟開了那些心思,定睛看了過去。
    
    “去把皇太孫先頭送達的奏表找出來,你給聯!”
    
    這個突如其來的要求讓張越大為吃驚,但他仍然趕緊站了起來到外間翻找。不一會兒,他便拿著幾份折子過來,重新在床前腳踏上坐了下來,將幾份東西擱在了床上。他很明白皇帝決不是要看朱瞻基那些經過好些人潤色的官樣文章,因此揀的全都是那些只說些瑣事的家書。看到朱林死死盯著自己瞧。他連忙迅速翻開了第一份,從頭念了起來。
    
    “壬申,射獵西苑。七年北巡,皇爺爺曾親手教孫兒射獵于此。今日十次射柳全中,來日皇爺爺北巡歸來時,孫兒愿以所射柳枝為賀川
    
    “甲戌,祭祀靈濟宮。靈濟宮為皇爺爺敕建,靈異不斷,如今孫幾亦有所求。只愿尊長身體安康無病無痛,再真膝下女兒平安喜樂”
    
    “丁丑,見虜中降者古納臺。此人絕非尋常虜寇,孫兒疑此人乃教鞋瓦刺之外又一部首領部屬,應別有所圖,望皇爺爺明察秋毫,莫要上了他的當”
    
    句句讀完,張越漸漸忘了床上的天子,等到良久記起望過去的時候,他卻只見皇帝已然仿佛熟睡了一般,臉上猶有笑容。一時間,一種難言的戰栗感一時布滿了全身。
    
    由于寬河守御千戶所和會州衛皆廢,因此,張越等人從大寧出發的那一日,首先得通過茫茫草原,最大的隱患便是里面碰上大股敵軍。這,風聲鶴唳的感覺一直伴隨著所有人。然而,相比那些一無所知只防備外敵的軍士,為首三人卻都是心頭沉重。
    
    和去年北征時被派回京城不同,這一次卻絲毫沒有什么做給人看的成分。昨天夜里,皇帝再次昏厥了過去后。張越慌忙讓人去叫楊榮金幼放帶來的御醫,但哪怕是醫術向來極得皇帝贊賞的史權,最后也是頹然無法。等到了清晨,一代雄主咽下了最后一口氣,于是,他不得不和楊榮海壽踏上了歸程,只帶著幾十名護衛快馬加鞭地往京師趕。
    
    大寧距京師八百里,由于之前大段路途都在塞外,需得小心謹慎,因此前頭一路三百余里足足走了兩天一夜,入松亭關的后半程因為沿途可更換驛馬,于是從遵化小薊州、三河、通州直到京師這條路;一行人
    
    用多一點六當抵達京師城下時,恰好是卜午進城人最候由于眼下天氣極冷,眾人雖說全都是裹的厚棉袍,一夜趕路之后卻幾乎都凍僵了。幾十號人在麗正門之前只稍稍一停,就風馳電掣地沖了進去。
    
    京城雖說東西南北都設有城門,但面南的崇文門宣武門和麗正門進進出出的人最多。崇文門內多住商賈,宣武門內多住達官顯貴小麗正門卻因為正對皇城。因此外鄉人頭一回來京師都愛往這地方走一遭,此時正是人流最大的時候。瞧見這么大股人呼啦啦沖了過來,城門守卒們登時個個緊張不已。后頭十幾個人更是慌忙守在了鐵拒馬之后。
    
    “趕緊把拒馬都移開了,俺們是奉圣旨回京報事!”
    
    隨著海壽這個又尖又細的聲音,馬上張越揚手丟出一樣東西。那邊一個領頭的百戶慌忙上前接了,只看了一眼便臉色大變。那牌子乃是涂金銅牌,闊三寸。長一尺,上為雙龍,下為二伏虎小牌子首尾圓形,皆鉆孔,中間則是以紅絲絳貫穿。
    
    他從前自是瞧過這東西,于是也不敢細看上面的字,一面急急忙忙吩咐手下放開拒馬讓人通行,一面親自恭恭敬敬上前雙手奉還了那牌子。趁著那功夫。他很是打量了一番這些人,見上下人等都是灰撲撲的,便明白他們自哪兒來。
    
    之前也不是沒有信使回來,怎生這次竟會有這么多人。莫非是,,
    
    不管這百戶有了這么心驚膽戰的念頭,通過麗正門的張越往前疾馳了不一會兒,就繞過了巍峨壯觀的長安左門,在長安左門前停了下來,一把拉住韁繩跳下了馬。瞧見有禁軍迎上前來盤問,他剛要再次出示那面銅牌,冷不防后頭的海壽三步并兩步上前越過了他,二話不說地厲聲斥道:“別磨磨蹭蹭的,難道連咱家和楊學士小、張大人都認不出來了不成?咱們奉旨回京。要見太子殿下!”
    
    雖說是例行檢查。但上番宿衛的京衛軍士自然知道這區區上百人不太可能是什么意圖不軌,但這會兒海壽一說,領頭的軍官仍是大吃一驚。要知道,就在四天前,松亭關大捷的消息才月剛送到京城小這會兒文淵閣大學士楊榮御馬監少監海壽同張越竟是一同趕了回來,這就有些駭人了。當下他也不敢攔阻,等楊榮海壽張越入宮之后,他就慌忙派人把這些御馬監親軍帶去西苑安頓,又使人急報太子。
    
    楊榮張越和海壽腳下極快,但仍是比不飛跑往東宮報事的太監,因此,兩人從午門入皇城的時候,正在文華殿和東宮諸官議事的朱高熾已經得到了消息。盡管那天大捷消息傳來的時候。楊士奇就有所猜測,之后他召見杜禎也得到了近乎相同的判斷,早早的做出了預備防范,但這會兒當那邊消息傳來的時候,他卻有些不敢相信了。
    
    要知道,去年皇帝也同樣半當中把張越派回來了一次,鬧得京師流言紛紛之后,卻是龍精虎猛地班師回來,繼而翻臉發作了一大批人。這一回若是一招料錯,他之前的布置全部白費不說,他這個太子的位置就真的不穩當了。他苦苦隱忍這許多年,豈不是完全白費?
    
    “太子殿下。文淵閣大學士楊榮,御馬監少監海壽,兵部職方司郎中張越,已在文華殿外等候!”
    
    朱高熾聞言醒覺。見廷上一應官員全都瞧著自己,他立刻壓下了那些翻騰不休的思緒。等到宣召三人進來,見他們都是風塵仆仆形容憔悴,他立時心中一跳。一手抓著扶手,險些站起身來。盡管反復告誡自己要鎮靜要平和,但那種急切的心思卻撩得他沒法忍受得住。
    
    “太子殿下。皇上,,崩于大寧!”
    
    盡管三人品級幾乎相同,但第一個。上前去哭拜于地的卻是楊榮。當透出那句話后。深拜于地痛哭不已的他卻是兩手緊緊攏在一起。他此次并不是單單人回來了,和他一同回來的還有他親手草擬的天子遺詔,英國公張輔竟然肯把這要緊東西直接交托給了他!
    
    剎那間,僂大的文華殿中一片靜有
    
    盡管早有預料。但當這個消息真正確定的時候,從上到下卻反而覺得難以置信。哪怕是剛剛最盼望這個,消息得以證實的朱高熾,此玄也覺著腦袋一下轟然巨響,身子重,前傾的身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在寶座上都仿佛坐不穩當了。
    
    他那位父皇死了!疑他多年的父親朱林竟然死了,他竟然真的熬到了這一天!
    
    側角門的珠簾后頭,正站在那兒的太子妃張氏如釋重負地長長舒了一口氣。人都道是皇帝因她和朱瞻基的緣故始終不曾廢東宮小可她卻知道,若不是朱高熾素來小心謹慎友愛兄弟小就是她再賢惠能干朱瞻基再聰慧機敏也是無用。朱高熾是太子,所以她才是太子妃,朱瞻基才是皇太孫,這因果關系從來就不能混淆顛到。
    
    “去,速宣皇太孫!”
    
    透出這幾個。字的同時,朱高熾一下子癱軟在地痛哭失聲。他這帶頭一哭,大殿上的所有人全都軟到身子伏跪于地,此起彼伏的哭聲在殿中縈繞盤旋,誰也分辨不出有多少幕戚,多少悲痛,多少慶幸,多少喜
    
    路疲憊的張越沒法像別人那樣號啕大哭,但他心里也充斥著一種說不出的滋味。這些年能有驚無險地走過來,確實有朱橡厚待的緣故,只是那提心吊膽也受夠了。可皇帝臨終前的那一夜,眼瞅著那一生中不是嚴肅就是暴怒的老人離世安許,以前那些念頭就漸漸淡了。
    
    不多時,朱瞻基匆匆趕了過來。由于走得太快,他進大殿的時候竟是一個趔趄險些摔倒。而當看到滿大殿一幅號啕大哭的光景,原本還有些不信的他一下子陷入了木然,僵硬著步伐前行了幾步就一下子跌倒在地,這頓時驚著了一大堆人。只是這會兒大多數人都生怕自己被人指責失儀,只有楊榮和張越上前攙扶了這位皇太孫一把。
    
    扶起朱瞻基的時候,張越赫然發現這位皇太孫已經是淚流滿面,那一瞬間,他猛地想起了那一夜自己給朱橡念的信,心中更是百感交集。
    
    悲戚也好,高興也罷,一切已成定局。永樂朝已經結束了,而仁宣之世,如今才是開端。
    
    防:這一章寫了多少個小時,我已經記不清了,,總之,這幾天是痛并快樂著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