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646 居心何在


   399第六百四十六章居心何在
    
    丫頭整整齊齊地跪在的卜,人人的寺卜都托著個咒膩雕盤,林林總總的東西在室內蠟燭的燈火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輝。
    
    皂紗沖天冠、黑氈直檐帽、金鑷頂子茄藍間珊瑚金棗花帽珠、金相云雁犀帶、金相膘玉穿花龍絳環、紫線絳金事件、象牙頂鏤花靶鎮鐵刀一把、絲絲衣羅衣紗衣各一襲、皂麂皮靴一雙、五彩繡抹口鞍斜皮靴一雙。
    
    衣裳都是金織銀線彩繡輝煌,飾物都是精工細作巧奪天工。若平日看到這些,幾個得寵的太監必定會湊趣地逢迎幾句,但眼下他們卻全都是垂手低頭一句多余的話都不敢說。而幾個特意被叫過來的軍官也都是面面相覷,一個吭氣的人都沒有。于是,正中寶座上的朱高煦越發咬牙切齒,那拳頭捏得咔咔作響。
    
    “那個該死的胖子!”朱高煦惡狠狠地聳了一句,隨即不耐煩地擺了擺手,“把這些東西全都收到庫房里頭去,本藩不想瞧見這些!還有,閑雜人等統統滾下去!”
    
    直到那些東西離開眼前,屋子里一個閑人也無,他才長長舒了一口氣,繼而才冷笑道:“他以前就是這個樣子,慣會裝好人!父皇當初和本藩置氣,他出面相勸,結果人都道他仁孝友愛,本藩卻被打發到樂安這種鬼地方!后來老三又因為下頭人謀逆差點遭殃,結果他回來之后就百般勸慰,可老三也就是現在剛剛從王府里頭放出來!這一次還是這樣,派人把父皇的這些勞什子東西送給本藩,他怎么就不知道把父皇的那些寶望一并送來!他居心何在!”
    
    “既然東西都送來了,殿下留著也好做個念想,”
    
    “念想?什么見鬼的念想,本藩看到這些確實能想到死了的老子,可想到的還有他的出爾反爾!他當初在戰場上是怎么答應本藩的!”
    
    朱高煦怒氣沖沖地伸手想砸東西,卻瞧見寶座旁邊都是空蕩蕩的,這才想起他自從得知朱林駕崩。朱高熾已經掌握了京師局勢之后,這屋子里能砸的東西已經全都砸光了。只得重重錘了一下身旁的紅漆扶手:“這儲君之位原本就該是本藩的,父皇親口允了本藩,后來卻又聽了那些文官的盅惑。要不是這些狗東西,如今登基的就不該是那個胖子!老三那個蠢家伙,以為帶頭勸進能有什么好下場,難道他不知道自個馬上就會被打發出京城?”
    
    枚青在京師的時候設法見了趙王朱高坯好幾次,此時見朱高煦發怒,他連忙靠近了些。低聲說道:“趙王孤身在京,常山護衛因為之前的事情被嚴加監視,心腹部屬幾乎都凋零殆盡,這也是虛與委蛇。只不過他先頭已經答應,倘若殿下您率軍進京,他愿為內應。”
    
    心蘭,他不過是指望本藩和那個胖子拼個你死我活,他好妾收漁翁之利罷了,這些上的事情哪有那么便宜!”朱高煦對枚青所說的話卻不屑一顧,罵了好一陣之后,他才轉頭看著自己這幾個心腹將領,“遺詔上頭說喪禮一如太祖高皇帝舊制,不外乎就是不讓藩王進京,尤其是不讓本藩這個漢王進京,你們說怎么辦?”
    
    盡管這種事更應該和謀士商量,但朱高煦對于漢王府從長史以下的各個屬官都信不過,因此寧可問這些五大三粗的武官。他這話一出,這些武人們就七嘴八舌地開口了。
    
    “自然是應該仿效先帝,直接趕赴京師,撇開君臣不提,殿下卓竟是先帝的嫡親兒子!”
    
    “就是,當初朱允文把皇上擋在外頭,可是讓不少勛貴武將都離了心!”
    
    “先帝起兵靖難的時候。每一場硬仗都是殿下您跟隨,勛貴們誰不知道!只要殿下您眼下到了京師城下,他們嘴上不說,心里至少就會有個選擇了!”
    
    雖說此時此刻鬧哄哄的,但眾人的意思卻已經很分明,就連枚青也認為朱高煦這一趟不但要去,而且還要盛陳兵員隨行。這自然是正好符合朱高煦的意思,當下他便擺手止住了眾人的討論,開始一個個分派任務。就當屋子里意氣激昂的時候。外頭忽然傳來了一陣輕輕叩門聲,緊跟著又是一個誠惶誠恐的尖細嗓門。
    
    “殿下,京師又派人來了。”
    
    聞聽京城又派了人過來,朱高煦立刻站起身來:“你們就隨本藩一同見一見,看看這一回他又有什么話說!來人,盛陳王府儀仗,本藩在瑩仁堂相見!”
    
    自打朱橡駕崩的消息傳來之后,朱高煦便下令王府上下皆服斬衰,自己卻是在斬衰孝服下頭穿了甲胄。內中深意心腹們自然人人知道,于是都仿效了此舉。此時此刻,眾人齊聚壹仁堂上,見外頭兩列猶如樁子一般筆直的甲士一直排到了后園正門,他們也不禁站得更直了些。想當初,那些靖難勛貴有的是百戶千戶之類的小軍官,有的甚至只是一介小卒,如今備位公侯人稱勛貴,全都是一步登天,只要他們輔佐朱高煦功成,也一樣能夠世代榮華!
    
    戈氅、戟氅、吾技、儀刀、斑劍,,往日只用于出入的親王儀仗這會兒卻沿漢王府中庭大道擺開。恰是威嚴肅穆,再加上路兩旁甲胄外罩著素服的數百名王府護衛,一股殺伐之氣更是里面撲來。只不過,張越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兒,更不是從前初出茅廬的小進士,對此卻是沒什么反應,一路走心里思量臨走前和諸多人等見面的悄景。
    
    先頭張輔讓他有個預備,他就已經做好了離開兵部的準備一他自是不想在這個時候離開職方司,畢竟諜探的事情才剛剛開始,但既然胡七等人都安排進去了,調進職方司當員外郎的又是他在武庫司的同僚崔范之,他也不得不放手。只是。即便他知道來日方長,卻萬萬沒想到會被遷調禮部,又被支使到了樂安來。
    
    踏入董仁堂,張越就立刻拋開了那些雜七雜八的思量。此時此刻,他能夠清楚地感覺到投注在身上的犀利目光。他得罪趙王朱高接都在明處,得罪漢王朱高煦卻都在暗處倘若不算上半死不活的朱瞻折,不算上先頭清剿白蓮教這會兒那位親王看過來的目光倒不像刀子那般剜人。只不過,要是他稍有錯處,大明朝對皇親的縱容是有名的,即便他是欽使,到時候受了什么罪可沒地找人說理,也沒有人會和他說理。
    
    朱高煦之前只想看來人不是中官就是隨便哪個禮部官員,因此也沒顧得上問來者是誰,這會兒認出張越,他不禁眉頭一皺,隨即便傲慢地揚起了頭:“想不到這回竟是派了你來!有什么宣示,你且。;當地說吧,哪怕本藩不想接,看在張輔的份上也不會國乍
    
    張越實在不知道早年建文帝派人給還是燕王的朱林傳旨時是怎樣的情景,他只知道,倘若眼下這一幕傳揚出去,他回去之后,那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老大人們恐怕會把他噴死。因此,他悄悄地深深吸了一口氣,旋即便一板一眼地說道:“既如此,下官也不用宣書,眼下便向殿下告退就是!下官自會稟告皇上。殿下不愿前往京城行祭禮”
    
    驕橫慣了的朱高煦聽到張越頭一句話,不禁大怒,可聽到那緊跟著的半截,他立刻把那些惱怒勁頭全都丟開了,一下子站起身來。不單單是他,旁邊那些武官們以及特意趕來的王府官們全都是大吃一驚,一時間,大堂上自是靜悄悄的。
    
    面對眾多目光都盯著自己,但張越如今看多了這種千目所視的情形,心下絲毫不怵。果然。朱高煦死死瞪了他一會,旋即便吩咐太監去擺設香案等等,又問了些京中情形。這些是行前張越早就計算好的,此時自是對答如流,等到外頭那接旨的模樣架勢擺好,他也不再計較朱高煦究竟是否愿意下跪,直接讀了那卷皇帝口述楊士奇手書的圣旨。只不過,朱高煦卻并沒有如他期望中那樣立刻讓他回還,竟是硬把他留了
    
    不知道是存心還是偶然,張越竟是又住在漢王府后園那間多年前曾經住過的上等客房中。看到那青綠繡花卉百鳥的簾帳,大紅的緞褥,沉香色金線繡牡丹面子縐紗里子的錦被,他只覺得恍惚間又回到了五年前。當發現前來服侍的又是一個小太監時,他不禁仔細打量了一番,最后發現此人面目無絲毫熟悉之處,便自嘲地笑了笑。
    
    都說物是人非,如今只怕是物非人也非,哪怕這里再沒有人來住過,從前的一應用具也早就應該換掉了,絕不可能一直留著,朱高煦這種人也不會有那樣縝密的心思。
    
    那小太監卻是極其伶俐的人。忙前忙后把一切事情料理妥當,等到飯菜送來他一樣樣在張越面前擺好,看張越猶在打量炕桌和炕椅靠背等等,他就賠笑道:小的到王府幾年了,就沒見這屋子被人住過幾回,想不到這一回千歲爺竟是留下了小張大人。從簾帳被褥到陳設家具都是當初世子還在的時候定的花樣,千歲爺從來不耐煩這些,所以一直沿用了下來。聽說小張大人在這兒住過,可是覺得眼熟?”
    
    聽說是朱瞻坦當初定下的東西,張越不禁有些好奇,遂不緊不慢地詢問了幾句。那小太監平日只是做些尋常雜役,也不知道什么隱秘的事情,偏巧卻是愛說話的,此時聽張越只問些無關緊要的瑣事,他自是言無不盡,到了最后便嘆了一口氣。
    
    “世子殿下最是和氣不過。上上下下的人沒一個不打心眼里敬著,結聳卻偏是去得早。唉,早先大伙兒都瞧著他一步步有了起色。可誰知道最后竟是一下子就去了說得興起,他也就忘了面前這人乃是總管吩咐要小心提防的,竟是又添了一句,“世子殿下故去的那一天晚上,聽說吐血很是嚴重,想說什么都說不出來,討來紙筆歪歪扭扭寫了一個字,偏誰也看不出是什么,”咳!”
    
    對于朱瞻坦的早逝,張越心中早有懷疑。畢竟,那個病秧子實在是個心眼太多的人,讓人防不勝防。哪怕后來和朱瞻折交手過招,他都總覺得人背后有個揮之不去的陰影。好在他讓人把方銳給擄了,那一位只怕如今正在揚帆海外的商船上,朱瞻坦這個人的陰魂終于算是煙消云散了。這會兒正聽到要緊的時候,那小小太監突然咳嗽了一聲,他自是醒悟了過來。
    
    那小、太監確實是一下子領會到自己的多嘴,慌忙住了口,又借故悄悄溜到了外頭,瞧見沒人。這才放下了心。好在張越再也沒有多問,吃完晚飯洗過腳就早早睡下了。他在外頭守了一會兒,確定人確實睡著了,趕忙出了屋子,吩咐院子里撥過來伺候的兩個健壯仆婦好好看著1自己則是急急忙忙前去向總管報信。
    
    料想里頭的人既是文官。必然沒有什么高來高去的本領,廝殺上頭也尋常,這會兒人睡著了,那兩個仆婦漸漸聊起了天,又嫌天冷避到了廂房里,渾然沒注意到有人悄悄進來。
    
    從皇帝病重到駕崩,張越這些天幾乎都沒睡過一個囫圇覺,這會兒室內暖意融融,他頭一挨枕頭就睡著了。然而,這一睡下,他竟是連連做夢,到最后感覺有人推自己醒過來的時候,他只覺燥熱難當。瞅見床前站著一個黑衣人,他先是愣了一愣,隨即就鎮定了下來。
    
    “是我!”唐賽兒輕輕拉下了面罩,見張越毫不驚奇,她不禁冷笑道,“身在龍潭虎,你倒是好本事,到頭就睡。”
    
    “你都說是龍潭虎了。我這個書生不到頭就睡,難道我還能學你這樣高來高去?再說,別人正盯著我的時候,自然是睡覺來得正經。小。張越見唐賽兒面露嘲諷。遂微微一笑道,“我向來信奉一個道理,不論是什么事,交給精擅此道的專家才是正理,否則縱有分身之術也忙不過來。
    
    這么晚了,你冒這么大風險過來,是有什么要緊消息?。
    
    盡管曾經彼此敵對,但唐賽兒眼下還正在還人情的時候,便只是嗤笑一聲,隨即就伸出了三根手指頭,先是屈下了第一根:“第一件事,山東都司都指揮使年前就換過人了,之前幫著你鎮壓過白蓮教的那個劉忠調任江西,如今這個都帥和漢王很是眉來眼去
    
    她說著就屈下了第二根手指:“第二件事,如果漢王要去京師,多半會帶著我,如今他指著我看病,雖說我不會招搖過市,但你回頭記得讓師傅千萬躲著點。”
    
    “另外還有更重要的一樁。我無意中聽到漢王正在籌備建一個類似于錦衣衛的諜探司,除了探聽消息之外還有些別的勾當,興許會有刺殺之類的隱秘事。皇帝老子他自然是刺殺不著,其他人就未必可知了。勛貴有無數家將家丁護著。那些文官可是沒有。”
    
    防:昨天有細心的朋友提到一天趕路不可能超過二百里的問題,嗯,回頭我有空去改一改日子,,另外還有更細心的朋友提到陳您之女冊為麗妃是永樂二十年,唔。那是沒錯,問題俺不想耽誤一個姑娘家一年就守寡甚至是殉葬,所以順手改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