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5)      新書上傳啦(01-25)      后記下(01-25)     

朱門風流650 千古艱難唯一死死中求活真豪杰


   第六百五十章千古艱難唯一死,死中求活真豪杰
    
    自從寧波市舶司試開海禁。這寧波府自然是成了江南的一大熱鬧去處。每年冬季,這里就會云集了大批商人等待合適的信風出海;而每年夏季,又會有不少船駛回。去的時候都是滿載瓷器絲綢等等,回來的時候則多半是捎帶香料寶石,而用來壓艙的卻各不相同。下西洋的多半是選用與鄭和船隊一樣的西洋諸島上出產的木材,下東洋的則是多喜歡各色銅器,甚至還有各色宋時銅錢。
    
    如今已經是十月末,自然乃是出海的大好時節。對于識海圖的老手來說,這當口自然是揚帆出海。由于海船眾多,這些天有不少商人提前出發,到福建的幾個港口停靠補給后,則是再次一鼓作氣楊帆南下,所以碼頭上成天都是熱熱鬧鬧。
    
    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又會再次海禁,抓緊機會賺一票是一票。
    
    臨近中午,一條滿載的六桅大帆船從福建一個小碼頭徐徐駛離。整艘船乃是不惜本錢地請福建老船商打造,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雇的亦是技術嫻熟的船工水手。掌舵的項老大乃是昔日楊家門下一個有名的走私販子,只是被上次朝廷除倭的時候嚇破了膽子,索性收了手。只是這兩年終究是在陸地上呆不習慣,于是便聽聞有人出了高價。這就投奔了過來。
    
    雖說昔日習慣了黑吃黑的他很是眼饞于此次這一船貨物,但船主隨船的那些護衛卻讓他大是吃驚。這些人都是膀大腰圓的彪形大漢,走路說話都帶著幾分軍隊中的氣息,遙想中人特意暗示船主背后還有好些人物,他便不敢小覷了那一位,只和船工水手閑話時卻仍是會悄悄地稱上幾聲瘸子,仿佛這樣方才能顯出昔日的威風來。
    
    就這樣,船在海上緩緩航行了好幾日。這天臨近中午,項老大親自帶人往船艙中送食物。他一進門就聽見那瘸子正在和另兩個人指著一張圖爭論些什么,他便站著聽了一會,待發現實在是聽不懂,他就在房中唯一那個年輕姑娘的身上狠狠掃了幾眼,然后才怏怏退了下去。注意到船艙中還有一道門用鐵鎖緊緊鎖著,他不禁挑了挑眉,隨即就聳聳肩退出去了。
    
    先頭離開寧波的時候,市舶司的人都只是上船隨便看了看,根本沒有細查,足可見不可能是違禁私貨。哪怕真是拐帶了什么人,那也不管他的事。這要是船主航行了一陣子預備把里頭的人扔到海里,那也是司空見慣的勾當,他在海上混營生時不止看到一兩樁了。
    
    船艙那間緊鎖著的艙房中,一個男子正呆呆地坐在那里。剛發現自己被人綁架的時候,方銳很是焦躁不安,只擔心別人是想從他口中撬出什么事情,等到被堵著嘴又是坐車又是坐船不斷轉移時,他方才漸漸改變了最初的認識。無論對方是什么人,要找隱秘的地方拷問他容易得很。決不至于這么大費周章。可是,這一次船舶停靠再次之后,別人卻再也沒用布條勒住他的嘴,也沒有用棉花塞住他的耳朵,周遭的一切他都聽得清清楚楚。
    
    這竟然是在海上!這竟然是前往西洋的船!
    
    外頭那幾個人的討論聲漸漸變得稀稀拉拉,最后就完全不見了。緊跟著,他就聽到門上傳來了一陣的聲音,隨之那扇緊閉的大門竟是徐徐打開了。想起之前除非被關著,否則但凡見人都是黑布蒙眼,他不禁瞇起了眼睛,等看清那個拄著拐杖進來的人,他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別人興許不認識劉達,但那時候他可就在漢王世子朱瞻坦身邊,即便不怎么得信任,可也知道張越在青州的那些舉措,更親眼在淄河店村看見過這個工匠的那些耕犁。可是,沒想到當初這個幾乎不能靠自己走路的中年漢子,如今卻是紅光滿面,若不是仍舊一瘸一拐,他幾乎認不出這就是當年的那個人。
    
    劉達這些年不愁吃不愁穿。心思都花在自己最熱愛的那些事情上,自然是舒心愜意,整個人仿佛是年輕了十歲,看起來精神奕奕。細細打量了一會方銳,他便笑道:“看來方公子認得我。如此也好,省了我一番口舌。你現在應該知道是誰把你弄到了這里,人家還有一句話讓我捎帶給你唔,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乍聽此言,方銳頓時臉色大變,旋即便氣惱地哼了一聲:“他憑什么這么自負?昔日皇上便是這樣奪取了天下,焉知漢王殿下就不是第二個皇上?”
    
    這話已經是極其大逆不道了,可劉達臉色只是微微一變,隨即就拄著拐杖上前了兩步,一屁股在一個木箱子上坐了下來,又對外頭喚道:“喜兒,別在外頭偷聽,想聽就大大方方地進來!都多少年了,你就是改不了這個毛病!”
    
    看到門口有人進來,方銳不禁有些警覺,等發現那是一個身穿大紅回紋錦對襟衫子,下著煙灰色杭絹裙子,頭上戴著翠紋銀簪,收拾得利落俏麗的女子,心下稍安。只是,盡管知道自己此時就算回去了也必定是萬事皆休,他生來好強的個性仍是使他不肯在口頭吃虧。
    
    “若是你要捎信回去,那么就請告訴張越,他不會一直贏下去。這世上的風水始終是輪流轉的,運氣不會永遠站在他這邊!”
    
    喜兒在外頭偷聽了幾句話,此時又聽方銳出言不遜,她頓時惱了,當即嗤笑了一聲:“方公子倒是胡吹大氣,敢情還以為自己斗不過別人就是運氣不好?就算你從前真是運氣不好,這把握運氣誰說就不是一種本事?輸了就是輸了,沒有別的話好說,給自己找借口算怎么回事!你說那位漢王如何如何,我就是青州人,可不覺得他雄才大略!再說,如今新君都登基了,漢王還能怎樣?”
    
    她跟著劉達這幾年替他打理了好些事,兩人一直父女相稱。雖說見多了市面,也曾遇上過幾個好男子,但她一直是云英未嫁。那些攀高枝的意頭如今已經被她按在了心底,平素只是一味告誡自己要謹慎,在人前寡言少語,可眼下的她卻恢復了當初大膽潑辣的本色。
    
    “再說,要學先帝爺不能只學了個皮毛,單單學了先帝爺的暴怒有什么用,這二十年來也沒見漢王打勝仗,也沒見他麾下有什么有名的將領。更沒見皇上褒獎過他,反而是一個勁地責備,差點就連王爵也丟了。單單說咱們山東的百姓,有誰打心眼里崇敬他?”
    
    “好了好了,喜兒你少說兩句!把外頭那些飲食端進來,也好讓方公子用一些!”這么多年,劉達還是第一次聽喜兒這般直言不諱,連忙打斷了她,又吩咐了一句,隨即才轉向了方銳,“方公子。我不懂外頭那些大事,也不想和你爭論什么大道理。我只是想說,小張大人既然這么做,那便是說他有相應的信心。這些年來,他還真沒錯過。這目光成天拘在一個地方,未免太過短淺,既然出海了,那就好好領會一下海闊天空!”
    
    方銳剛剛被喜兒一番話氣得發昏,可這么一通平和而又極具說服力的言語一入耳,他的臉色就漸漸變了。確實,已經很多次了,張越總是最后的贏家。能掌握運氣也是一種本事,這話其實沒錯,只不過,他就不信錯的永遠都是他……
    
    “喂,吃飯了!”
    
    端著黃楊木條盤進來的喜兒沒好氣地走了進來,重重地飯碗菜碗擱在了方銳旁邊的木箱子上,又冷冷地說:“你可別玩什么花招,咱們的船上可全都是訓練有素的護衛,就是那些船工水手也都不會聽你的胡言亂語。在這船上,你只要安分守己就能好好活著,要尋死也很容易,直接從那窗口往下一跳就一了百了,這里雖然能看到岸,可你別想能游回去……”
    
    原本還想再勸幾句的劉達聽到喜兒仍是這么話不容情,也不好再說什么,只能上前把人拉了出去,又虛掩了房門。而被孤零零丟在這里的方銳卻沒去動那飯菜,只是死死地盯著那扇只能容一個人進出的船窗。
    
    剛剛被鎖在這里的時候,他還曾經憑窗往外眺望過,那時候他倒是想過求救,可卻唯獨沒想過尋死。這么多年了,哪怕遇到再艱難的時候,他都沒想過一個死字。千古艱難唯一死,好死不如賴活著,若是命都沒了,他還能干什么?
    
    海上風平浪靜天高地闊。冬季的草原上一樣是天高地闊,但大片大片的草地卻已經是被積雪覆蓋。秋高馬肥的季節已經過去,如今到來的是肅殺的冬季,是鋪天蓋地的風雪和凜冽難防的寒意。無論是對于大部族還是小部族,這都意味著一個生死考驗的季節來臨。
    
    “萬大人,尊貴的順寧王希望您再留一段時間。”
    
    &bsp;一個身穿棕紅色蒙古長袍的高大漢子深深彎了彎腰,面上帶著一成不變的笑容:“您要見的賢義王和安樂王兩位首領已經正在趕來這里的路上,您不需要再走冤枉路。再說,如今是草原上大風雪的季節,您的部下人生地不熟,還是在這里等候的好。”
    
    自從到了綽羅斯部,萬世節大部分時間都是和這個漢子打交道,只見過一次脫歡。那匆匆的一次會面中,他就敏銳察覺到了對方身上所帶的殺氣,心中自是早就有所猜測。此時聽那漢子仍是一味拖延,他便皺了皺眉頭,當即直截了當地說:“既然如此,我要見見順寧王。”
    
    “順寧王病了。”那漢子面色一僵,隨即客客氣氣地說,“只要順寧王有所起色,我一定立刻帶您去見他,如今還請萬大人多等幾天。”
    
    眼見此人說完話就頭也不回地出了帳子,萬世節只覺得一股火氣直沖腦際,恨不得走上前去把人揪回來仔細盤問。然而,一想到如今是在別人的眼皮子底下,他立時丟下了這些惱火,坐下仔細思量了起來。
    
    瓦剌三部號稱同氣連枝,但三部之間素來齟齬不斷,更何況根據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脫歡的野心自是昭然若揭。可是,倘若脫歡并不在這里,那么,他究竟是在和韃靼大戰,還是想趁著如今的機會先一統瓦剌三部,然后再圖其他?
    
    此時此刻,那厚厚的帳簾忽然被人掀了開來,一陣大風忽然卷了進來,猝不及防的萬世節被這冷風一嗆,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噴嚏。待看見門口那個人,滿心惱怒的他便換了一幅淡淡的臉色。他不像張越,這還是平素頭一次和一個閹人同行,而且還是一個悶葫蘆似的宦官。因此,見這家伙貓腰進來,他不禁異常奇怪。
    
    “程公公有何事指教?”
    
    自打被派出來,程九就知道自己差不多完了。出使瓦剌和出巡宣府完全不一樣,而且陸豐那會兒還有張謙在京師中可作后援,他卻什么都沒有。所以,他這一路行來很少說話,但卻一直在注意各種各樣的跡象,寄希望于能夠平安回去。朝廷平素出使都是以中官為主,唯獨這一次,恐怕他能指揮得動的,也就是那個被挑出來跟著自己的小太監而已。
    
    “萬大人想風風光光回去,還是想回去之后沒命?”
    
    這是一句很無稽的話,因此哪怕平素很喜歡開玩笑的萬世節,這次也沒有輕易接話茬,而是在仔仔細細盯著程九看了一陣之后,淡淡地吐出了五個字:“你這是廢話!”
    
    “脫歡不在這里。他正在和賢義王太平以及安樂王禿孛羅談判,慫恿兩人一起出兵阿魯臺,我用了很大的代價才問出此事。”程九的臉色有些蒼白,但仍是咬了咬牙說,“脫歡如今派人拖住咱們,應該是想拖延時間,等大局已定,再派使節跟咱們回去和朝廷談條件。”
    
    聽得這么一番話,萬世節頓時愣了:“那你還說什么有命沒命的?難道想咒自個?”
    
    “可是,脫歡說不定想殺了咱們這些使節。日后等打敗阿魯臺,他再嫁禍給其他兩個人,他想要一統整個蒙古……”
    
    “蠢話!”萬世節想都沒想就沒好氣地打斷了程九的言語,又拍了拍雙手站起身來,“殺人嫁禍這種事,脫歡自然是沒少干,但要除去那兩部的首領,他只會自己下手,因為倘若朝廷出兵,其他兩部實力大耗之外,還會和他徹底決裂,他到時候頂多只能喝上幾口湯!程公公,你是沉浸在陰謀詭計里頭太久了!他拖延時間哪里是為了對付什么阿魯臺,那是人家放出來的煙霧,脫歡如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統瓦剌三部!”
    
    說完他再也不理會呆若木雞的程九,掀開帳子徑直走了出去。瞧見大雪之中一個魁梧挺拔的身影正在走來走去,他便叫了一聲。等到那人急急忙忙過來,他便沉聲囑咐道:“石亨,你知會其他人,這幾天千萬警醒些。你不是常常和那些蒙古人摔跤比試么?設法打探一下賢義王和安樂王的行止!”
    
    石亨這些天聽從萬世節的話和那幫蒙古漢子廝混在一塊,憑借一身力氣和本事贏得了不少人得尊敬,此時卻聽得糊涂了:“大人,那咱們不設法回京?”
    
    “這會兒很難回去,況且這茫茫大草原,貿貿然逃走就是一個死字,還不如想想別的辦法!他脫歡要扣下咱們,咱們也得設法擺他一道!”
    
    ps:快月底了,我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堅持下來,幾次都以為要斷更了。感慨一下,想不到我也有這么狼狽的今天……那個啥,天蝎同學,俺正在等第六集的樣書,等到了一塊給你寄出去。話說回來,你那地址的郵編和電話也得一起給我……。。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