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9)      新書上傳啦(01-19)      后記下(01-19)     

朱門風流652 伯侄籌謀


   3299第六百五十二章伯侄籌謀
    
    小打國喪以來,大師英國公張輔便忙得腳不沾地從嚼祭告天地,大行皇帝仁孝皇后上尊溢祭告天地,持節及金冊金寶冊封皇后”總而言之,他干的一樁樁一件件都是最體面的事,但偏生這些事情都有無數雙眼睛在看著,連一絲錯處都不能犯。再加上中軍都督府有的是兵馬調動等諸如此類的勾當,因此他越發忙得連回家的功夫都沒。
    
    這天因為諸事齊備,他在偈見皇帝之后就得了半日的假。盡管他是欽準可坐八抬大轎的太師國公。但如今漢趙兩王仍在京師,他更不愿意過分招搖。只他這些天是乏透了。實在沒氣力騎馬,于是換了兩人抬的暖轎,也不用儀仗便匆匆回家。才走到清水胡同的巷口,轎子就忽然停了。他隨手掀開轎簾一瞧,這才看見那一長溜的轎子車馬堵了大半條巷子。
    
    “老爺?咱們可是走后門?”
    
    看見這車水馬龍的光景,一想到家里指不定是怎樣高朋滿座的模樣,張輔便皺了皺眉,旋即心中忽的一動,遂吩咐道:“改道,去武安侯胡同
    
    此話一出,一眾隨從自然是心領袖會,兩個轎夫晃晃悠悠改了方向,其他人也連忙調轉馬頭。一路來到武安侯胡同,這里卻是冷冷清清一住在這兒的兩位勛貴一位仍鎮守開平,一位仍鎮守交阻,盡管后者占著一個張字,終究和張輔隔了一層畢竟,眼下張越改應天府承的消息已經人盡皆知,但凡有些腦子的人,就知道這位貴公子不復朱抹在世時得勢了。
    
    至于張越和皇太子交往甚密。如今也成了別人不敢結交親近的因素之一。畢竟,昔的的皇太孫是朱橡最寵愛的孫子,如今的皇太子卻是國之儲君副貳,湊得太近絕沒好處。
    
    盡管沒什么客人,陽武伯府西角門的兩個門房卻仍是盡職盡守,遠遠瞧見有人過來,一個門房就迎了出去探問,發現是張輔自是大吃一驚,請安問好之后就連忙打發人往里頭報信。須臾,管家高泉就疾步跑了出來,見張輔已經穩穩下轎,他利索地行下禮去,又吩咐人去大開中門,直到張輔擺手吩咐不必那么張揚,他才止了,又連忙隨侍在旁。
    
    “都道英國公如今最忙,實沒想到您來,三少爺和四少爺正好在家,一會兒就出來迎。小
    
    張輔并不答話,進了西角門就掃了一眼四周,見四下里已經恢復了從前的模樣,他忍不住想到昔日顧氏還在那會兒的光景,繼而又想到了撒手而去的朱林,心底愈發黯然。直到聽見面前又傳來人聲,他才回過神,一見是張越和張赳,他就個把人拉了起來。
    
    張越這幾天一面忙著史排南下事宜,一面悄悄見兵部職方司員外郎崔范之商量諜探的事,一面通過各種渠道打探萬世節的消息,一面把族學答應舉薦教諭的老塹師薦了出去,又要安排新的,一面還得琢磨遷都南京的可能性人雖然是在家里但簡直比衙門中還忙。此時見到張輔,他倒是省得再往英國公府打聽,須知就連王夫人這些天也難得見張輔的面。
    
    “我正想著什么時候大堂伯在家小我刺過去拜見,沒想到您今天有空過來
    
    “我再忙,也比不匕那幾個在宮中內閣值房里頭沒日沒夜的閣臣學士。今天我正好忙里偷閑,原本想回家去清清靜靜睡個覺解解乏,誰知道還沒到家就看到那幅熱熱鬧鬧的情景,我實在是懶得再去見那些亂七八糟的人,索性到這里來躲一躲。”
    
    張輔說著就向張赳問起了科考之事,又勉勵了兩句:“皇上已經和諸位學士商議過,明年會試照常。而且因是改元之后第一科,會比從前更隆氨你用心些,一定取一個進士回來!小。
    
    張輔威嚴甚重,縱使是張信張悼這樣的堂兄弟亦是畏懼,更不用說張赳。此時他躬身應喏之后,覺著張輔此來定是有事和張越說,索性就借口回去讀書先告退了。他這一走,張越便提議道:“大堂伯若是要歇息,便請到瑞慶堂西邊耳房;若是還有精神,不如到我那自省齋坐。
    
    “就到你那書房坐坐。小,
    
    張輔也不拐彎抹角,一口應了。一路到了自省齋,見張越親自打起了簾子,他就隨手解下外頭的大氅丟給彰十三,囑咐人在外頭守著,然后才當先跨過門檻進去。
    
    他從前也來過這里,此時覺的暖意撲面而來,四下里彌漫著一股翰墨之氣,不禁點了點頭。
    
    “我還以為你這突然改了外官,趁著離京之前的難得幾天閑,必定會好好在家陪著妻兒,沒想到你竟然是伏案揮墨勤讀書。你家媳婦就算年輕知禮,眼下也該嗔怒了!”
    
    這么多年張越幾乎沒聽過張輔這般調侃,此時不禁愣了一愣,隨即才苦笑道:“大堂伯這話固然是沒錯小可我也得有機會才行。您這些天日日不是在宮中就是在衙門,家里只有大伯娘一個人,朝二叔未曾續弦1覲三叔家的三嬸病了,大伯娘自然是只能找上了我那媳婦。這會兒您是逃之夭夭了,她應當還在那兒應付往來的誥命呢。”
    
    在書齋中轉了一圈,這會兒張輔正坐在書桌后頭張越的位子上,見他打開蒲包,提起了一直溫在其中的茶壺,親自斟了茶端上來,他便接了,才抿了一口就聽到這言語。險些一口直接嗆了出來。咳嗽了兩聲之后1他就沒好氣地瞪了滿臉笑意的張越一眼,又笑了起來。
    
    “敢情還是我如今阻了你夫妻過悠閑日子。好好好,回頭我讓你大伯娘給你賠不是!我今天來。一是為了躲避家里那些賓客,二來也是為了提前送一送你。我如今事忙。恐怕真到了你走的那一日,就未必能抽得出空來了。如今這番情形。當日我就對你說了,我知道你不是耐不住性子的人,但還是要囑咐你一聲。原本是要遷你為揚州知府,這應天府承的任命,是皇后定的
    
    盡管那天琥珀在崇國寺精舍中遇上了張皇后,之后陸豐又透露了那么一番話之后,張越就琢磨起了朱高熾和張氏這對患難幾十載的夫妻。有道是共患難易,共富貴難,他即便不認為這對天底下至尊至貴的夫妻也會重蹈這句俗話,可也覺得朱高熾這縱欲無度的情形很是令人鄙薄。要知道,朱高熾昔日那等兢兢業業謹慎自持的風范,羊竟是刻在眾多大臣心里。
    
    因此,他只是微微一驚,隨即便肅聲問道:“還請大堂伯教我。”一7茫二老三雖然因為我的緣故都擢升了,但指揮使的職銜海玳…二知道有多少個,自然是無所謂的。你爹和你大伯父都是文官,要是先頭不曾丁憂。安排起來也容易。只有你,之前積累了那么多功勞未賞,即便只論扈從功。也該升上一級兩級,所以里頭又是好一陣商量。你岳父畢竟資歷淺。因避嫌也不好多說,其他人多半建議外放知府,還有人提過想讓你改武職”皇上原本沒定,但是一夜之后,卻決定讓你去任應天府承,所以才有那旨意。”
    
    張輔隨手從筆筒里拿出了一支筆,欲要蘸墨時,卻停了手,索性用手指蘸著茶水在桌面上畫了幾筆,這才繼續說道:“皇后建議遷你應天府承。這是御用監張公公透露的,他還提到皇上有意把都城遷回南京。此事內閣眾臣都竭力勸諫過,所以如今不過是提一提,但可見皇上心里有這想法。而且,再過一眸子,皇上應該要派太子前去南京祭孝陵。小。
    
    即使步入仕途也已經五年了,但和張輔二十余年的資歷比起來,張越多的只不過是幾百年的見識,而不是真正的經驗,此時仔仔細細聽了下來,他只覺的隱隱約約想起了什么。等聽得祭孝陵兩個字,他終于為之色變。
    
    他使勁吸了一口氣,這才低聲說:“皇上當了二十余年的太子,昔日和太宗皇帝一南一北的時候,還能夠勉強相安無事,可每逢父子君臣重見這之后的話有些大逆不道,因此張越只能含糊過去,“如今皇上自覺年富力強,太子亦是年輕強健,所以,若是太子祭孝陵,皇上可能會讓太子鎮守南京。抑或是皇上親自還都南京。讓太子鎮守北。
    
    “你倒是敢猜。不過武覺得不離十。”
    
    看到張越那驚悸的表情,張輔哪里不知道張越已經明白了,遂放下了筆,又對他招了招手:“你看,這是南京到北京的水路和陸路。水路雖平穩,但漕河有封凍的時日,也免不了有水災淤塞的時日;陸路都是一再修繕的官道,但這官道若遇上天氣不好也同樣不好走。不管怎么樣,這是來往兩京的主道。若真是天子儲君分居兩地,這兩條道就是重中之重了。我在北,所以小。
    
    “所以我在南。方才能南北呼應。”張越深深吸了一口氣,就對張輔說道,“我原本就覺著南京未必是閑散養老的地方,如今就更不敢偷懶了,大堂伯只管放心。對了,留守南京的襄城伯乃是大姓的嫡親哥哥
    
    “畢竟有人顧慮襄城伯是咱們家的姻親,所以已經定了他鎮守山海關。不過,他終究鎮守南京多年,總有些潛勢力。還有,你大伯娘的本家在淮揚一帶。比如你之前打過交道的兩淮都轉運鹽使司都轉運使王勛亮。”張輔接著又說了幾個人名,然后又說,“不過,咱們家的人主要在北邊,在南邊的只是田莊地產鋪子,多的是錢財。倒是漢王曾在南京呆了整整個五年,太子不敢肆意培植私人,但他卻不一樣。這南京城內,也不知道誰是漢王嫡系。你之前腰佩天子劍下江南,威名至今仍在,大可利用起來。我讓彭十三跟著你,他地頭熟。”
    
    又商量了一番。因見張輔面露倦色,張越便開口說自己這書房還有一具軟榻,請張輔在此歇息一會。張輔此時實在是困倦已極,便答應了,躺下不一會兒就沉沉睡了過去。見其安頓好了,張越就悄悄出了門來,見守在門口的彭十三正在不住打呵欠,他便喚了一聲。
    
    “大堂伯這會兒已經睡下了,你到那邊廂房先睡一會,這里我讓人守著不等彭十三搖頭拒絕,他就沒好氣地添了一句,“一會兒大堂伯醒了,指不定要上哪里去,你要是沒精神怎么行?這里又不是別處,好好歇一覺,也好養精蓄銳!小。
    
    張越既這么說。彭十三也找不出反駁的理由。回身打起簾子往里頭瞅了一眼,這才跟著一個小廝去了。張越又叫了兩個穩重的下人在門外守著,隨即便出了院子。疾步穿過了東邊那扇小門,繞過了一道影壁,他就聽到前頭的門外頭傳來了高泉說話的聲音。
    
    “三少爺這一回下江南,從五品升作了四品,這天底下的文官少有小小年紀就到這品級的,哪個豬油蒙了心的敢說那是明升暗降?挑了你們那是你們的福分,想當初老太太還在的時候,為三少爺去山東時選長隨那可是百里挑一,最后還是從英國公府借調的人,根本輪不上你們!都打起精神來。我可告訴你們,要是再讓我聽見有人暗地里嘀咕,我饒不了他!小。
    
    走出門來的張越看見外頭這四方院子里站著十幾個人,一色的青衣素帶,個個低垂著腦袋,再加上網劉高泉這番話。他立時明白了這是在干什么,當下就輕輕咳嗽了一聲。這一聲頓時驚醒了滿臉惱怒的高泉,只見他一溜小跑上了前來,行禮之后就賠了個。笑臉。
    
    “三少爺。我還以為您陪著英國公呢。”
    
    張越隨眼一掃這些下人,見不少人都面生得很。這才想到由于之前張信張悼帶人回家守孝,十幾房老家人幾乎都帶回去了,這里大多是后來收進來的下人。見好些人躲躲閃閃避過了自己的目光,他便指了其中幾個老面孔。
    
    “我此去江南不帶那么多人。只帶他們六個就行了,這不是當初當正印知縣,不用像從前那樣。再者,我如今也熟悉了公務,不丹事事靠他們搭手。”
    
    吩咐完這些,他也不理會那些人,只叫上高泉到了正中的小廳上,面色就陰了下來:“以后遴選家人寧缺母濫,那些主動投靠的盡量少收。這些人不過是圖著托庇門下而已,辦事情挑挑揀揀,更不用說什么真心。找個由頭把人打發到田莊上去,免得在家里惹禍”。
    
    高泉原還想告罪,聽到這話登時心中一突,連忙答應了。
    
    等到了外頭。見不少人都是眉開眼笑,他便在心里哼了一聲。張越在家里很少發火。于是這幫人就把這位少爺在外頭的名聲給忘了,須知家里兄弟幾個素來以張越為主,他們這耳是自討苦吃!
    
    防:月底了。大家有月票的可以投給其他書,,本月更新只達到了一個保底的數字。等以后俺能夠恢復以前的度再和大家要票,免得俺心里不安。嗯,就這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