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554 何謂如意


   第五百五十四章何謂如意…淅君登基。
    
    五軍都督府重定人選。
    
    而出鎖在外的勛貴也更多了。
    
    其中,武安侯鄭亨陽武伯張攸等等都不變,此外則是保定侯孟續鎮宣府、武進伯朱榮鎮遼東、襄城伯李隆鎮山海關、興安伯徐享鎮大同、安平伯李安掌四川都指揮使司”一時間,除了出掌五軍都督府以及因老毛病發作暫時閑下來的成國公朱勇之外,仍在京師的勛貴幾乎寥寥無幾。
    
    既然保定侯孟橫去了宣府,已經在宣府呆了兩年多的孟俊自然回到了京師。
    
    當初離開的時候他還是一個翩翩豪門貴公子,如今歸來卻是顯得魁梧壯實,整個人自有一股流露在外的銳利精神。
    
    他在兩年間屢立功勛積功擢升,如今一回京便授神武右衛指揮使,他自己倒覺得這種平淡日子有些無趣。
    
    張晴卻喜上眉梢。
    
    因張越即將去南京。
    
    這天夫妻倆便在保定侯府置酒相請。
    
    孟俊和張越也已經許久沒聚。
    
    祝籌交錯間不免都多喝了幾杯,尤其是在宣府歷練出來的孟俊一開始就換了大盞,于是張越微微有些醺意時,他就酷面大醉。
    
    張晴跟著丫頭下去把他安頓好了,然后才轉了回來。
    
    “都說是悔教夫婿覓封侯,我如今才算明白這話的意思。
    
    你家媳婦恐怕也一樣,只不過不但你忙,如今她也忙,今兒個這日子還在英國公府。
    
    我看要不是大伯娘沒法提出來,她都想把你媳婦借去一年半載。
    
    張晴從丫頭手中端過一盞醒酒湯給張越,又苦笑道:“你大姐夫在外這么些年頭,其他的本事也就罷了,這酒量卻見漲!我是真不愿意他出去。
    
    他房里那兩個都是形同擺設,我那幾個如姓背地里都說我是妒婦。
    
    可這些年他沒回來過,我也只去過宣府一回”其實他雖不說,這次也沒帶什么鶯鶯燕燕回來,可我和他是夫妻。
    
    有些事情不過彼此心知肚明,誰也不說破罷了。
    
    世事哪有那么如意?”她說著便深深嘆了一口氣,旋即苦笑著搖了搖頭,這才關切地說:“你這次去南京,我也沒什么好囑咐的,你早就是大人了。
    
    只不過你家大多數人手都給帶回了開封府,如今難免緊缺,我和你大姐夫商量了,保定侯府在南京的家丁家將任你調配勛貴世家多為彼此聯姻,但如同孟俊張晴這樣的佳偶卻是難得,因此張越剛剛見到夫妻恩愛,又聽到張晴的感慨,想要安慰卻覺得多余,待聽到后頭這話,他自是忙笑道:“大姐,我這是去南京任應天府承,你和大姐夫怎么當那里是龍潭虎似的!”“南京原本有成國公和襄城伯,一位是大堂伯的故交。
    
    一位是你大嫂的嫡親哥哥,要是他們都在1那自然沒什么好擔心的,可眼下那里畢竟沒什么能倚仗的人張晴沒好氣地瞪了張越一眼。
    
    又嗔道,“你的性子我還不知道?你就算有什么難處也都放在肚子里。
    
    可你大姐夫如今警醒多了,我也不是傻瓜。
    
    一來有這么些人,你自然從容些。
    
    二來咱們孟家畢竟先頭出了那么件謀逆的大事,若是將來有什么萬一,不過是將功贖罪罷了!”“想不到大姐夫已經想得這么長遠。
    
    既如此,我就卻之不恭了。
    
    大姐,你們在京師也小心些。
    
    如今看似大局已定小實則變數多多,京師雖天子腳下,亦為是非之地。”
    
    張晴既然是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張越就再沒有拒絕。
    
    等到飯后,猶如小大人般的外甥孟昂前來拜見,他給了一把銅制小刀作為禮物,逗著玩了好一會兒,等一位媽媽把孩子帶下去了,他正打算走,就在這時候,門外卻有人報說四小姐和孫家大少爺大奶奶一塊來了。
    
    張晴心里也有些意外,瞥了一眼張越,連忙吩咐請人進來。
    
    “我先頭就讓人去請過二妹妹,那會兒她還說家里太太病了,要侍奉,誰知道這會兒偏生不清自來。
    
    倒是四妹妹乃是稀客,,之前公公婆婆打算替四妹妹把婚事定下來,她卻一定要等兩個弟弟娶妻,如今三弟五弟人在大寧,這事情竟生生耽誤,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出嫁。
    
    她身邊那個翠墨丫頭到是忠義,侯府一今年輕管事前去提親,卻碰了一鼻子灰張怡的性子不像張晴這般爽利,再加上出身的關系,往日回門極少,再加上張越常常在外頭奔忙,自打張怡成婚之后,竟是很少見到這位二妹妹,反倒時常碰見孫翰。
    
    此時此刻,看到這對夫妻倆一同進來。
    
    又都上來見禮。
    
    他少不得打趣兩句,隨即又和孟敏主仆見過。
    
    因孫翰使了個眼色。
    
    他知道這位妹夫必定有話要說。
    
    告罪一聲就和孫翰到了外頭。
    
    果然。
    
    孫翰隨手把廊下幾個下人趕跑了。
    
    然后就壓低了聲音說道:“房陵那個家伙真是忘了本,我特意讓人上門送帖子,他竟是回絕說不肯來。
    
    他既不來,我單獨為你置酒也沒意思。
    
    索性就借著大姐姐這由頭一塊給你送行,只因為家里的事耽誤到了現在房陵升遷錦衣衛指揮金事的消息早就傳開盡管之前的制度是授了錦衣衛官的勛貴子弟只管出行護衛抑或是殿前站班的大漢將軍,但如今卻不同以往據他們得到的消息,房陵這指揮企事甚至還跟著指揮使集節去過北鎮撫司事,寵眷足可見一斑。
    
    此時聽孫翰說得憤憤不平,張越便沒好氣地沖他搖了搖頭。
    
    “別只顧著埋怨人,誰都有難處。
    
    房陵如今那位置最要緊的便是謹慎小心,少和人來往。
    
    畢竟那前程來之不易。
    
    對了,他讓人捎話給你時,還說了些什么?”孫翰原本還惱怒。
    
    但既然張越都這么說,他想想自己和房陵差不多的處境,也就漸漸釋然了:“算了算了,他這家伙有今天也是難得。
    
    說起來我運氣比他好的多。
    
    至少我爹總比他家的父兄得力,而且我這婚事也還如意,不像他這一路走得坎柯。
    
    他這次除了讓人捎來了話之外,還帶了這么一封信,你自個看看接過信打開一瞧。
    
    張越就看到了上面那寥寥幾行力透紙背的字。
    
    字里行間的意思很簡單,不過是說軍務繁忙無暇前來送行之類的道歉話,并沒有什么多余的話。
    
    可是,瞧著那突兀的軍務兩個字,他總覺得另有所指,把信紙重新折好視懷里,就示意孫翰再近前些。
    
    “如今大堂伯貴為太師,又掌中軍都督府,你是張家姻親,這內宮禁衛只怕也干不了多久,此事你心里有數,升調一級總是有的,但不知道會遇上什么上司。
    
    你且警醒些。
    
    另外,這幾天你趁著哪天房陵在家的機會上門鬧一鬧。
    
    看看他有什么話說。”
    
    “鬧一鬧?”孫翰雖說是聰明人,但哪里像張越肚子里那么多彎彎繞繞,此時不禁有些狐疑,“我說三舅哥大人,你的意思是說,房陵不來送你,除了他如今是錦衣衛指揮企事,不能隨便和人交往,還有別的難言之隱?小,“總之你照我的話去做準沒錯。
    
    你也不必玄意,你本是爆碳脾氣,誰也不會疑到別處。”
    
    張越也不解釋。
    
    隨手拉著孫翰往回走,心里又想起上一回去房家見房陵的情景。
    
    如聳他沒有料錯的話。
    
    只怕房陵當初的黜落正是為了吸3有心人,后來的莫名調回也是如此。
    
    如今那家伙擢升錦衣衛指揮全事,就猶如一顆噴香撲鼻的釣餌,誰上鉤誰倒霉。
    
    屋子里的幾個女人正在說話,張晴作為女主人,自是笑語不斷,張怡只是偶爾插那么一兩句,大多數時候只是悶葫蘆似的,而孟敏也只是不時接一接話茬。
    
    而在外屋的翠墨面對幾個大丫頭的調侃打趣,卻都是一笑置之,幾乎不怎么開口。
    
    突然,那門簾一掀,幾個丫頭瞅見張越和孫翰一同進來,連忙迎上前去。
    
    翠墨也隨之站起身來。
    
    丫頭們簇擁著孫翰先進了里間,張越卻落在后頭,一只腳眼看就要踏進門檻,他看到里頭正熱熱鬧鬧,便停住了腳步,又隨手放下簾子轉過身來。
    
    這時候外間已經沒了人,里間雖有人聲,卻被厚厚的簾子給擋了一多半。
    
    因此張越沖著翠墨點了點頭,隨即直截了當的問道:“翠墨,你們如今在京里住得可還好?”“好。”
    
    翠墨本能地點小了點頭,隨即就低聲說道,“只是昨天小五姑娘”呃。
    
    我一時半會實在是改不過口來,她到家里來了之后哭了一回。
    
    雖說她讓小姐和我不許告訴別人,可我看著她實在是太可憐了。
    
    越少爺。
    
    萬大人可能平安回來?”張越想到小五。
    
    心里自不好受,旋即點點頭說:“吉人自有天相,他會平安回來的。
    
    小,“那我就放心了,那么般配的一對,原本就不該有任何磨折才是。”
    
    翠墨如釋重負地噓了一口氣,隨即露出了淺淺的笑容,“這天下不如意的人太多了,若是連她也不如意,那老天爺實在是太狠心了。
    
    小姐和我今天過來。
    
    原是想向大奶奶說咱們回白沙莊去”話沒說完。
    
    張越兇,打斷了她們的話:“你們那兒如今都是老弱婦孺,在京里住著彼此還能有個照應,再回白沙莊實在是不必。
    
    網剛大姐還對我說四妹妹堅持要等孟韜孟繁娶妻之后再提婚事,你也回絕了幾樁婚事”這些論理都不是我該管的,我只想說,別一直苦著自。
    
    “心里有個盼頭,有個念想,也就不覺得日子有什么苦了。”
    
    翠墨看了一眼四周,忽然把聲音壓愕猶如蚊子叫似的,“我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也知道自己如今活著就是報了爹娘的恩德,只是一直不甘心。
    
    您放心。
    
    我會好好照看自己。”
    
    張越知道翠墨必定是知道了趙王朱高疑就藩彰德的事,卻不好說什么安慰的話。
    
    于是只能點了點頭。
    
    他正要轉身進里間,突然,那門簾一掀。
    
    卻是張怡從里頭走了出來。
    
    她從前在家里猶如透明人,嫁到夫家之后,張怡卻過得頗為順當,四只間生了一男一女,因此悶葫蘆似的性格雖說沒什么改觀,卻比從前大方了不少。
    
    “大嫂讓我出來看看人在哪,不想你們就在這兒說話。
    
    三哥,里頭都在等你呢。
    
    趕緊進去吧!翠墨,你要是再不進去,你家小姐就該著急了!”張越眼看張怡把翠墨拽進了屋子,不禁啞然失笑。
    
    也就隨即跟了進去。
    
    因都是至親家人,一大幫人在屋子里說說笑笑,也沒個拘束。
    
    等到要散的時候。
    
    張晴親自把大家送到了垂花門,忽的扭頭看見孟敏素色衣裙外披著白色緞面披風,忍不住瞇了瞇眼睛。
    
    還不等她開口說什么,就瞧見孟敏朝張越走了過去。
    
    “越三哥。
    
    三弟和五弟之前扈從靈柜回來,在家里短暫留了一段時間。
    
    他們倆都很感激你的提醒,若不是在外頭經歷了一陣,也不會知道祖輩的辛苦。
    
    只知道在家里坐享其成。
    
    若是他們將來能有成就,全都虧了你這番話。
    
    “四妹妹這話就說得見外了。
    
    他們和我當初很是投緣,我當然希望他們過得好。”
    
    看著那張曾經微笑的面龐,張越又開口說道,“京師如今未必是善的。
    
    你要多加小心。”
    
    “嗯,你去南京也是,回去了代我問杜姐姐好。”
    
    三批人陸續從保定侯府東角門出來,隨即便各自分開。
    
    遙望著那兩輛馬車消失在視野中,張越就放下了車簾。
    
    雖說他很討厭馬車的氣悶,但一來如今天氣寒冷,在寒風中騎馬完全是受罪,二來他這幾天馬不停蹄竟是犯了頭疼,因此這會兒便倚在靠墊上閉目養神,忽然,他只覺得馬車仿佛停下了,隨即就有個人影鉆上了車來。
    
    認出了那個鉆上車的人,張越只覺得那縞素的顏色很刺眼睛:“小“姐夫,你明明白白告訴我,他,,他是不是真的回不來了?”看見小五那眼睛紅紅的模樣,張越忙說道:“別胡思亂想,那只是因為大雪斷了消息。”
    
    “可要是那樣。
    
    你為什么不見我,只讓姐姐和我說”。
    
    此時此刻。
    
    張越惟有輕輕嘆了一其氣,隨即掏出帕子遞給了小五,見她接過了之后只是瞪著自己,他便微笑解釋說:“沒有準信,我怎么去見你?放心。
    
    在我離京之前,總給你一個準信就是。
    
    老萬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上你這么個可人的妻子,日后兒孫繞膝頤養天年,怎么會這時候就舍你而去?看到你們這么如意的一對,老天爺也會幫忙的。”)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