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659 傷心人別有懷抱


   900499第六百五十九章傷心人別有懷抱
    
    瓜越在南京住了一年有余,此后又曾經因為巡杳糧倉權屎型回。對于這座六朝古都熟悉得很。隨行眾人中,除了出生北地的李國修茵一祥兩個少年看什么都新鮮,頭一回南下的牛敢張布四個人也是沿途東張西余人多半都在這座繁華的都城住過一眸子,進城之后的反應自然是尋常。如今南京的居民比當年銳減了三分之一,街上瞧著竟有些空空蕩蕩。
    
    行人從江東門入城,張越便讓杜綰帶著其他人等先去宅子安頓,自己和孫翰分頭前往衙門。他帶了牛敢和張布順著江東門大街一路直行。穿過好幾條縱向巷子,遠遠就看到了一座上書忠廉二字的木質牌樓。立玄快馬加鞭奔了過去,疾馳了一箭之地便躍下了馬來。
    
    應天府衙坐落在西樓牌坊中段。緊挨著府東街,兩邊都有牌樓,張越網網經過的就是西牌樓。進了府衙正門便是三丈長的大照壁,上刻江牙海水及蓮花圖案。如今已至年關,大堂空閑了下來,因此引路的衙役直接把張越帶到了二堂。這,張布牛敢東張西望,見這府衙氣象森嚴屋舍無數,都忍不住暗地順舌,心想就連京師的兵部衙門和禮部衙門也比不上這般景象,及至聽說這里里外外共有兩百余間房舍,兩人就更訝異了。
    
    “永樂十八年先帝遷都,從南京調了將近三萬民匠充實北京,如今這南京卻是冷清多了,咱們府衙也不像從前那么繁忙
    
    如今的應天府尹章旭昔日曾經是張掉的上司,因此張越拜見之后,他便笑著召集了其他屬官各來相見,又親自領人在府衙之中轉了一圈。由于張綽曾經當過一眸子江寧知縣,之后又升任應天府治中,如今張越來此地上任,恰是給人一種父去子繼的感覺。
    
    張悼當初任職時不攬權不爭權,為人恬淡,上司同僚都相處得好,而應天府向來人事變動不大,如今上下官員和當初幾乎沒什么變化,因此對于這個昔日同僚之子,眾人自是客客氣氣。而即便是年紀最大的幾個老官員,也不會在這時候倚老賣老。“府承僅次于府尹,高于治中和通判,即便張越年輕,那也是上司!
    
    等到了二堂后頭的官舍,章旭就轉頭笑道:“元節老弟,這后頭便是府衙官舍,除了我之外,何治中羅通判等等也都住在里頭。我已經讓人去騰挪幾間屋子
    
    聽得官舍二字,張越就快速掃了一眼旁邊的幾個同僚,見人人都是面露異色,曾經當過正印官的他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府衙雖說屋子多。但屬官也多,尤其是如今的應天府。府尹這個正印官占的是最多最好的屋子,剩下的幾個佐貳官這存一分,剩下的屋子自然是緊緊巴巴。如今盡管是府承出缺才由他遞補,但指不定人走了屋子就給人占了。
    
    因此,不等章旭說完,他便笑道:“這大過年的,哪有讓人騰屋子的道理?當初家父在外頭也有一處屋子,距離府衙近得很,我還是住在那兒便利。只不過。朝廷有制度。還請各位幫忙通融一二。不要讓我為了這事遭人彈劾。
    
    聽說張越不占用府中官舍,從章旭以下的眾人都松了一口氣。畢竟,不是每個,當官的都是家境殷實,要是做官之外還得在外頭賃房子住。他們就真得去喝西北風了。于是。樸素的接風宴之后,張旭親自把張越送到了二門,等到人一走就沖一眾屬官點了點頭。
    
    “由其父必有其子,張悼昔日便是謙遜寬和,他的兒子如今看來也有些這做派,沒有年輕得志的傲氣。只不過,今天衙門封印,日后開印辦公的時候,你們卻得謹慎些。他可不比張綽,名聲在外必有憑恃,別給年輕人取笑了去!再者,大家也別議論什么失勢之類的話,朝廷用人如何,還輪不到咱們評論!”
    
    張越自然不知道自己這一來竟是讓應天府衙上下人等賠足了小心,到了家之后,他便看到同樣趕了回來的孫翰。因孫家昔日的房子早就賣了,兩邊又是至親,離京的時候,兩人就商議好了此次住在一塊。盡管偌大的英國公府還空著,但張越不想那么招搖,因此還是搬進了當初他們父子在南京時曾經住過,后來張綽又呆過好一眸子的那座宅院。
    
    這宅子原座小跨院,但既是前幾年張悼在南京當官時住過,所以曾經數次擴建,又因為張輔發話,特意把英國公府的兩處院子一同納了進來,兩家人住著自然是綽綽有余。這里固然空了一年多,但前一眸子得到消息就開始整理,如今早已收拾得干凈整潔。
    
    南京有五軍都督府,有六部都察院,就連綿衣衛和眾多衛所也是一應俱全,儼然一個小朝廷,但皇帝太子都不在此處,這里更沒什么要緊政務需要處置的,因而整個南京管的主要就是江南財賦,猶如一個占地極大的養老院,唯有應天府還忙碌一些。即使如此,眼下已經是臘月二十八,張越辦好一應上任事宜。衙門就封印了,他一下子又得了數日的假。
    
    從前是欲求幾日假而不可得小如今卻是一來就放假,對于這種閑散的日子,無所事事的張越自然覺得不習慣。原本還想出去轉轉,奈何杜綰說他是半個病人,又道等了過年再名正言順出去拜客,硬是把人留在了家里。
    
    看著眾人忙忙碌碌收拾東西準備過年,他索性把人支使出去打探消息。自個到書房里頭琢磨著寫對聯。這是洪武年間就在民間流傳開的老規矩了,再加上如今喪禮因襲洪武舊制,二十七日一過,禁忌并不多,因此街頭很早就賣起了紅紙。不但各戶人家大門口需貼上春聯,就連影壁家具窗戶門板等等地方,也要貼上大小不一的福字,只為了過年討一個好口彩。
    
    “少爺,李公子和茵公子來了。”
    
    正在低頭寫福字的張越頭也不抬地吩咐人進來。瞥見兩人進屋行禮。他隨口道了免,等到寫下了福字的最后一豎,這才擱下了筆,又拿起這張斗方輕輕吹了吹,對兩人點了點頭:“這應該是你們頭一回出遠門。也是頭一次在外頭過春節,飲食作息可還習慣?”
    
    李國修連忙搶著答道:“回稟大人,利穆慨是打南汐詩到北京的,沒什么不習芮一祥人雖聰明。卻老實些:“京城有暖炮,南京這邊卻往往是用炭爐和湯婆子取暖,晚上睡到半宿常常覺得陰冷,我早上對張大叔提了提,他二話不說就讓人給我加了新被子。飲食上頭也是頓頓都有魚肉,我實在是覺的過意不去,大人太厚待咱們了。”
    
    張越見李國修在旁邊猶如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不禁啞然失笑,當即問道:“你們也該知道,族學中甲班的人由陳夫子帶領,早咱們一步下江南游歷了。我只問你們,可知道我這次讓他們下江南,又挑了你們兩個年紀小的跟看來,是為了什么?”x插播s廣告時間哦
    
    這個問題兩個少年就探討了無數回小昨兒個晚上住定下來又琢磨了好一陣。心里總覺得族學中夫子們的說法很不可信。
    
    此時此亥,兩人時視一眼,又是李國修先說話。
    
    “族學里頭多半是北方學子,很少有南方人。院試鄉試暫且不說,從前會試,向來是南方學子高中者遠遠多于北方,大人應該是想借著下江南的機會,讓咱們見識一下江南的才俊,也好讓大家收起自滿之心,不要因為在族學中成績優異而自滿。”
    
    苗一祥看見張越不置可否,便咬咬牙說道:“這大人常常在歇息的時候考較咱們兩個”又指點頗多,您”您可是想把咱們收在門下?”
    
    看到李國修臉色大變,沖著同伴連連打眼色,張越終于忍不住笑了起來,心里覺得這兩個少年著實有趣。由于朱元璋朱橡兩朝都很忌諱科場上座師門生那一套,民間頗有才華的士子往往在拜師上頭動足了腦筋,但那些文壇領袖卻很少輕易收學生。如楊士奇這等人,推薦的人雖不少,卻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弟子,但屢次主持會試卻多了不少門生。他這輩子不曾入翰林,也不可能去主持會試,要門生滿天下自然無望,但也想栽培一些可用之才。
    
    “你們倆說中了一大半。我確實想告誡族學中那些學子不要自滿,學無止境,若是坐井觀天,就算金榜題名小日后前程有限。至于后一條”我的文章學問都算不得最頂尖,教書商人不過是誤人子弟。為官并不是只,讓一位飽學鴻儒毒主持水利。未必比得上讓一個。小吏出身卻精通水利的官員。人有專精,官有專才,你們可明白這個。意思?”
    
    兩個少年已經是被張越這一番言語給說得懵了,聽到這最后一句話,李國修方才一下子警醒了過來,忙拜倒了下去,茵一祥的動作也只是比他慢了小半拍。看到這情形,張越不禁啞然失笑,遂搖搖頭道:“都起來吧,我才二十出頭,收什么學生,說出去豈不是貽笑大方?我只想借著此行教授你們一些東西,并不為了什么師生名分。我這個府承管的是應天府學。來日你們到那里呆上一個月,等以后再隨我進衙門學一個月1有什么話到時再說。”
    
    把兩個一頭霧水的小家伙打發了下去,張越看了看桌子上那些春聯福字,忍不住想到了尚在京師等著應會試的那三個人。顧彬比他還年長一歲,這些年厚積薄發,會試至少有九分把握;張赳多次挫敗,性子日漸沉穩,也是很有希望的;只有方敬,,小家伙憑著胸中憋著的那股氣考中了舉人,如今成日在家發奮苦讀,先頭也沒時間送他,要說會試卻是堪憂。
    
    科舉這條道。可不是憋著一口氣發奮就能達成的。機緣比什么都重要。
    
    第一次在南京迎除夕時,張輔和王夫人都在,那一頓團圓飯還是和張朝張覲一塊吃的。那種氣氛冷得和寒冰差不了多少;第二次在南京過年三十時,他摟著新婚妻子看一夜煙花燦爛,和父母過了一個溫馨愉快的春節;如今這第三次,張越卻是喝了不少酒,竟是在圍爐守歲的時候攬著兒子靜官睡著了,等天明醒來的時候完全不記的昨晚上自己干了些什么。
    
    只是,他并沒有什么遺憾的時間。這正月的頭三天,恰是一年到頭親朋好友走動最多的時候,也是他須得借此拜訪人的大好機會。因此,一大清早,他和杜綰裝扮一新,雙雙出了門一但卻是趕往不同的地方。府衙那邊的誥命女眷自然是杜綰去見,而張輔提點過的那些人,則是他非得自己去見不可。“永樂皇帝朱林大喪之后,鄭和便奉旨下了南京,這些日子一直住在馬府街一座御賜的宅邸內。若是在北京,尚有正旦大朝賜宴等等,但如今他在南京,正月初一卻是閑之又閑。對于帶下番官軍鎮守南京,他并沒有什么怨言,可聽到外頭那些議論,他卻是覺得心灰意冷。
    
    帶兵在海上漂泊多年,他對這么一支官軍自然是頗有感情。這都是些開得船下得的廝殺的勇猛漢子,如今竟有人說這些人閑著難免出事,要派他們去修南京宮殿!
    
    “父親,父親!”
    
    看到養子鄭恩銘撞開門簾入內,鄭和便沒好氣地斥道:“什么事這么冒失慌忙?”
    
    “門外有人送來了不少禮物,道是宮中張公公捎帶來的。”鄭恩銘笑呵呵地把禮單子雙手遞了過去,隨即就搓了搓雙手道,“您到了南京之后,就幾乎沒人來看過您,想不到張公公到還惦念著。今兒個一整天,除了那些商人,這還是頭一份節禮,”
    
    “張公公?張謙?”
    
    鄭和滿肚子納悶地打開了那禮單,一目十行看了下來,心里立刻一突。東西中間既有尋常土產,也有名貴藥材,但若不是和他極熟的人,斷然送不出這樣的禮來,足可見確實是張謙所為。然而,那下頭的落款處,卻分明是龍飛鳳舞寫著張越。這位被明升暗降的小張大人,竟然答應張謙給自己捎帶東西?
    
    防:昨天去參加了一位親友的婚宴,三十五桌,據說每桌五千扒,,老天爺,現在這結婚咋結得起?雖然可憐巴巴慢不敢要月票的,但看著所有人都爭的如火如荼,想著五一雙倍,俺也有些心癢癢,有保底的可以投給俺一張嘩”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