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662 仗義公義


   999第六百六十二章仗義?公義!
    
    ※…小的暖閣中除了居中的彰木梨花榻!外。就是兩邊四凰田,腳踏的榆木交椅。墻上掛著一幅人物畫,不過寥寥勾畫數筆。瞧著卻與鄭和有幾分神似,余的不過高幾花**之類,角落處的一座木屏風大約是整間屋子中最華麗的家具了。
    
    此時此刻,坐在鄭和左下手第一張椅子上的張越面對這個開門見讓1的問題,忍不住又端詳起了主位上的人。
    
    這便是六下西洋。在歷史上留下豐功偉績,同時還有航海史上無盡謎團的鄭和?這樣一個人。會甘心就此被擱置在南京,在守備太監上終
    
    “鄭公公既然受命領下番官軍守備南京,此前可知道下番官軍和其他京衛有支米支鈔的差別?雖說米八鈔二乃是永樂年中的規矩。但兩京和中都諸衛以及河冉、淅江、湖廣的衛所軍士,素來全數支米,不給鈔,怎么偏生大過年的鬧成這般模樣?此外,依我看來,下番官軍都是海上營生精熟的精銳。若是就此擱置,實在是太可惜了。”
    
    雖說問得直截了當。但鄭和并沒有指望張越會在這當口說出什么要緊話來他和文官打交道的次數多了,其中有因為他是天子親信而曲意巴結的,有因為他是太監而不屑一顧的,也有當面賣好背后使壞的但總而言之。這些人無不是喜歡顧左右而言他,話里藏鋒。于是,網網啜飲了一口熱茶的他聽到張越這番話,不由得怔住了,旋即便抬起了頭。
    
    “張大人既然直言。我也索性直說好了。”他隨手把那茶盞放在梨花榻旁邊的高幾上。句地說,“這些下番官軍中,其中最年輕的也跟我下過兩三趟西洋,我自然不想看著他們就此擱置了一身本事。所以一個月前到了南京,我便向皇。結果你也看到了,他們的待遇如今就相當于尋常京外衛所的士卒”。
    
    鄭和說著就站起身來,臉色緊繃:“當初他們夾帶私貨,我沒有管,原因不是因為什么水至清則無魚,而是因為在海上隨時隨地有不測之禍,到時候便是尸骨無存。而身在異邦歸心似箭,若是連那點額外收入都沒有,單靠朝廷那幾貫鈔的賞賜,人心易變,隱患無窮。他們得到的固然不少,可人在海上一漂泊就是一年多,回來之后難免放縱。所以,這些人多半都沒有什么積蓄,如今一旦遇上不利的措置,更是至了這樣窘迫的地步
    
    在官場多年,張越也見慣了各式各樣的人。他對那種慣于耍手段的人固然敬而遠之。但是對那些仿佛完全沒有私心的圣人也同樣是敬謝不敏至于一味追求兩袖清風,只知道以嚴苛規矩約束下屬的人,他要是從來沒什么好感。因此,鄭和說得直接,他更是覺得其人值得欽敬,當下便問道:“鄭公公可想過以后再下西洋?”
    
    “下西洋,朝廷如今務求節儉,上下官員多半都是反對此事,我縱使想再請纓,也不會湊在這種時候。但是,張大人你既然是曾經提出過開海禁,那么我有幾句話想說。”鄭和重新坐下。又目光炯炯地盯著張越,“數百艘寶船下西洋,不少人都覺得這是徒耗錢糧炫耀國威,而外夷來貢,多半是趨利而不是慕威,所以不足取。但是,倘若不是寶船頻繁出航。這條航道仍是海盜橫行!而且,并非我夸大,寶船遠洋,西南夷各國懾服。交趾自然得利。”
    
    說到這里,見張越聽得仔細,毫無不耐煩的模樣,鄭和頓時更來了興致,端起茶潤了潤嗓子之后1便又開始一樁樁一件件地歷數下番的諸多好處,待口若懸河說到最后,他卻忽然停住了,隨即竟是笑了起來。
    
    “羅羅嗦嗦竟是說了這么多,想不到我也有這等饒舌的時候!張大人,我知道你不是因循守舊的人,既然力主開海禁,自然不會把寶船當成純粹的取寶船。我如今年紀一大把,哪怕不能再出海也無所謂了,只希望能為那些官兵謀一條路子
    
    此話一出,他便死死盯著張越,見對方面上一點動靜都沒有,不禁有些失望。他自然不是沒有私心的圣人,幾次下西洋都是帶著這么一支官軍,早就是如臂使指,無論于公于私,他都得安置好這支他使喚得動的隊伍。而且,張越還年輕,又和皇太子朱瞻基交好。決計不會沉寂一輩子。倘若到了那一天,他鄭和還有再度楊帆的機會。
    
    “哪怕朝廷從今往后不再下番,這些官兵的出路倒不是沒有辦法。鄭公公可知道,我曾經上書請試行海運?比之漕運,海運看似繁復危險,但在溝通南北上頭決不遜色于漕運,但這就需要大批懂得海上營生的人。下番官軍去做此事,無疑極其適合。讓他們在運糧之外帶上私貨,則運糧之外還可的利,生計也就解決了“自從永樂年間會通河鑿通1運河清淤等等完成,海運就一度廢止,再加上鄭和一直在海外。張越這折子直接呈遞給的朱橡,他自是一無所知。此時深感興趣的他急忙追問了一番,繼而就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下洋寶船每次都需整修1尤其是大船更是如此,倒是那些輕便小小船,用來運糧恰是便宜。也免得在港口里頭停泊著浪費了
    
    “當初太宗皇帝對于此事有些意動,但權衡再三仍是暫時擱置,卻也首肯過。
    
    只是,如今皇上新登基,此事恐怕難以立刻實行,可不管怎么樣,我都會盡力想想辦法。鄭公公,你回來也已經有一年多了,那些寶船都停在太倉劉家港。若是一直沒有好好修緩,恐怕不過多久就是一堆朽木,這件事還請你多多留心。至于下番官軍,其他的我暫時幫不上忙,讓他們和京衛一樣支米卻是還能做到的。這不是什么仗義,而是公義。昔日的功臣落魄至此,豈不叫人心寒?”
    
    盡管曾經是紅極一時的親信宦官,但侍奉多年的朱林已經去世,鄭和與朱高熾并沒有多大關聯,因此之前的上書還遭到了嚴厲斥責,可說是束手無策。因此。張越既然承攬下了此事,他頓時心中大喜,竟是站起身來沖對方深深一揖1口中稱謝不迭。
    
    既然有了這樣的共識。兩人少不得又商議了一陣。眼看已經快到了子時,鄭和竟是親自把張越送到了二門。等人一走,他便對身邊的鄭恩銘說:“把那個莽撞
    
    “爹,都這么晚了,要責罰要斥等到明天也不遲。大過年的,您卻幾天都沒休息好。”
    
    “明天?明天萬一他們鬧騰出大亂子怎么辦!”
    
    鄭和狠狠瞪了養子一眼,眼看鄭恩銘百般無奈地下去照做,他方才抬頭望了望烏云密布的天空。他在眾人眼中已經是這輩子到了頭的老家伙了,可是,既然機會擺在面前,他總得試一試搏一搏。否則,眼看辛辛苦苦繪制的那些海圖從此束之高閣,眼看精壯的士卒就此磋跑一生,眼看自己這最后幾年就空擲在這大宅里,他怎么甘心?
    
    出了鄭府,被冷風一吹,張越立時感覺到腦袋有些昏昏沉沉,這才記起自己和袁方還喝了不少酒。好在這一趟路上總算是沒遇到什么情形,安安穩穩地到了家門口。盡管已經過了三更天,但因為他沒有回來,門房也一直有人守著,接了他之后就忙著讓人往里頭報信,又安頓馬車,須臾,就只見不少屋子的燭火都亮了。
    
    “只讓人帶信說要晚回來,也不說到哪兒去了,結果誰也沒法睡!”
    
    洗漱更衣,打發了其他人先去休息,見杜綰使勁揉了揉眼睛。一臉嗔怒埋怨的模樣,張越不禁大大伸了個懶腰,隨即才嘆了口氣說:“娘子大人可是錯怪我了。我才知道,這正月初一簡直是比什么時候都累,我這會兒腦袋都快脹破了!明兒個不準時起了,睡個懶覺吧!”
    
    “睡什么懶覺,今天太子殿下讓人送信來了,催討你的東西!”杜綰見張越合眼就睡,忍不住砸了一句話下去。瞧見他一個激靈睜開了眼睛,她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起來。“離京前他就捎話讓你不要偷懶閑著,你不好好琢磨,這件事情可是對付不過去的。再說,兩淮轉運使王大人那位公子的事情你就真的不管
    
    聽到這層出不窮的事情,張越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能做的唯有深深嘆一口氣而已,能安慰自己的只有能者多勞這四個字。
    
    京城錦衣衛衙門。
    
    有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但對于如今的朝廷來說,比起前朝,文武大臣幾乎都沒有換過,人事有變動的只是那些次一級的地方。然而,錦衣衛衙門卻是從上到下大換血,連著幾個月,這里的好幾間屋子都是徹夜亮著燈,身穿鮮亮衣袍的人進進出出沒個消停。
    
    正月初一的這天晚上。校尉小旗總旗等等軍官總算得了假,早早都回去了,但百戶以上軍官全都聚在了正房屋子里聽指揮使王節分派事情。這里頭沒有一個是從前袁右手下用過的人物,但即便如此,他們對于這位新任主官沒日沒夜拖著大伙的舉動仍是心懷不滿。熬到深夜,好容易散了,眾人一出門就竊竊私語了起來。
    
    “這都多久了,京里上下的事務還沒理出頭緒來,成日里就是召集大伙耍威風。”
    
    “聽說先頭那位袁大人可不是這樣的,樣樣事情井井有條。而且從不阻著下頭人得利。”
    
    “咳,輕聲些,誰不知道王大人先頭只是一個小小的百戶,這回是一下子被提上來的,自然最怕別人瞧不起他,,哎呀,房大人,您這是往直房去?大年初一也不回家,怪不得皇上常常稱許您呢!”那說話的千戶徒然之間沖著旁邊點頭哈腰打了個招呼,瞧見人走了,這才對其他人低聲耳語道,“瞧見沒有。這才是真正的貴胄出身,皇上最寵信的是這位!”
    
    房陵向那人點了點頭便走了過去,沒理會這些議論。進了西北角的一間直房,他點亮了火褶子點燈,隨即就掩上了房門。這正月初一誰都不愿意干值夜的辛苦差事,他卻不想回家去看那些至親的嘴臉,于是干脆攬下了此事,畢竟他手頭確實還堆積著不少事務。從上鎖的匣子里翻出幾本折子,他看著看著突然看住了,一目十行掃了一遍,昏沉的腦袋一下子清醒了下來。
    
    這當口南京錦衣衛要添人了?須知名單上這兩人都是和他一樣擢升不久,網剛進入錦衣衛。按理說決沒有那么快調任的道理,是指揮使王節容不下他們,是天子要打發他們去南京養老,還是覺得南京錦衣衛辦事不利,要添幾個精兵強將?
    
    想起張越和孫翰都去了那邊。房陵不禁憂心仲仲地揉了揉眉心,很快就擺脫了那網網鉆出來的一絲傷懷。路是他自己選的,如今就得一門心思走下毒。這條捷徑就猶如雙刃劍,但使把握得不好,那就是萬劫不復,到時候誰也救不了他!
    
    于是,他隨手取了一張信箋。攤平了就用左手書寫了起來。“等到寥寥幾十字走完,他便用信封裝好,又以印泥封口,繼而站起身來。把這封信夾論語中放回書架原處。他這才再次坐下,一份份看起了桌上的公文。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頭卻傳來了敲門聲。
    
    “誰?”
    
    “房大人,是咱家!”
    
    這熟悉的聲音一入耳,房陵就一個激靈跳了起來。趕上前去開了門,他就瞧見外頭赫然是老態龍鐘的鐘懷。忙笑道:“這么晚了,什么事情居然要勞動鐘公公親自過來?”
    
    “就是因為大半夜,所以才只能咱家親自來,誰讓這場面上的事都讓范弘他們幾個給占了,咱家卻是勞碌命?”鐘懷沒好氣地撇了撇嘴,隨即才正色道,“皇上要治罪舒仲成,你且仔細些,把罪名羅列好了預備著。”
    
    言罷他也不多說別的。沖著房陵又說道:“王指揮乃是東宮舊人小只不過手段才干都尋常,偏生還好自大,這些咱們都看著。房大人只消辦好了事,以后有的是上升的地步。除了這件事之外,那邊的事情你辦得縝密些,切勿漏了形跡,你可明白?”
    
    “公公放心,我自然明白。”
    
    送了鐘懷出去,等回到屋子里,房陵不禁嘆了一口氣。哪怕是號稱仁孝如當今這位皇帝,也還有睚眥必報的時候,假以時日,漢王朱高煦的下場可想而知。幸好他早就站對了位置,否則如今就遲了。
    
    防:月票三百三了,撒花!對別人不算啥,對俺這個廢柴來說已經很驚喜了,謝謝大家!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