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665 借力使力


   9499第六百六十五章借力使力
    
    虜平蠻功貫古令人第一,出將入相才兼女武世矛雙1口※
    
    姑且不論徐達之死是否是洪武帝米元障的手段,但朱元璋這句評語卻在民間廣為流傳。相比大多數被誅戮的功臣,徐家至少看上去還是滿門榮華。徐達三個女兒全都聯姻帝室,一是徐皇后,另兩位則是代王妃和安王妃。四個兒子里頭除了次子徐添福早夭,更走出了兩位國公。只這兩位國公一位奪爵幽禁至死,一位橫死殿前,后代襲爵也是風波重重。
    
    因此,真正享著了祖上福蔭的只有三子徐膺緒,他安安穩穩擢升中軍都督金事。世指揮使,活得逍遙自在。他故世之后,長子襲了指揮使,食祿不視事。次子徐景璜也在軍中不上不下掛了個職銜。這原本是勛貴子弟們常走的一條路,但是,徐景璜自小便過慣了榮華富貴的日子,那一丁點俸祿哪里看得上,于是三番兩次托人陳情,日前總算是得了任命。
    
    “老爺,如今上頭任命一下來,看還有誰能小覷了您去!”
    
    “就是就是。別看如今本家還有魏國公定國公,可魏國公的爵位不過還,定國公之前還因為居喪不出宿遭了彈劾,這寵眷上頭大打折扣,不過是虛掛了國公名頭而已!”
    
    “小的可是聽外頭說皇上要遷都回南京,到了那時候,您這個錦衣衛指揮金事便是御前數得上號的人物,立功授封不在話下,咱們家說不定能再出一位國公爺呢”。
    
    徐景璜本就愛聽好話,聽一幫小廝嘰嘰喳喳奉承逢迎著,他不禁志得意滿,就連走路也有些飄飄然。父親在世的時候就偏寵他,可即便如此,自家終究比不上襲封國公的那兩家來得尊榮。雖說他文武上頭樣樣稀松。可做夢也想如祖父徐達那般顯赫,因而在鉆營上頭動足了腦筋。想起前兩日在錦衣衛衙門里頭受下屬參禮的情形,他臉上笑意就更深了。
    
    “只不過。那位劉大人卻冷淡得很。他以為自己算什么人物,一個世襲百戶出身的軍戶,到這個位子已經是祖上積德了,還敢對老爺指手畫腳,什么玩意”。
    
    聽了這話。徐景璜頓時眉頭大皺。這些天在衙門里頭晃悠,他確實覺得劉俊總是伴著一張臉很讓人不快,但人家畢竟是他的頂頭上司,也就只好忍了下來。此時他沒好氣地瞪了那個多嘴多舌的小廝一眼,隨即輕哼一聲道:“今兒個是元宵節,老爺我高興,少說這些掃興的話。這些天忙著打點上下,如今總算能松乏一下,去秦淮河邊的萬紅閣”。
    
    盡管大明定制是官員不許眠花宿柳,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今奢靡之風大起。京師的文武百官尚且在飲宴時歌姬滿前,更不用說江南之地了。在起初國喪的時候,秦淮河上很是冷清了一眸子,如今河上畫航旁邊的酒樓漸漸又是高朋滿座笙歌曼舞,奏的是靡靡之音。跳的是天魔之舞。飲酒作樂的不是勛貴高官便是富商大賈,那喧鬧聲幾里外就能聽見。
    
    萬紅閣是秦淮河邊上一處極有名氣的酒樓,進進出出的都是些有身分地位的賓客。自然,飲宴要盡興,各雅座包廂中少不得叫了歌舞伎相陪。到這里來的都是為了享樂而不是為了商談事情,遇上知交友人甚至還會一塊樂和,因此樓上的一眾雅座都是用四扇或是八扇大屏風隔開,各自飲酒行令的聲音往往會傳得四處都是,喧鬧無匹。
    
    然而,在這一片喜慶氣氛中,往日被奉為上賓的徐景璜眼下卻是和幾個小廝枯坐在那兒,面前那個,老掌柜正在不停地打躬作揖。吟’廣告“不是小的們有意怠慢,實在是今兒個元宵。秦淮河上那些有名的姐兒們都被出條子叫走了,剩余的那些都要應付這兒酒樓上的客人們。網網倒是有一批姑娘空閑了下來,錦衣衛的劉指揮使卻是恰好使人過來。出條子一下子全都叫走了,說是要宴賓客。徐大人,您可是常來的主顧,小的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欺瞞您哪!”
    
    原本是滿心興頭,被眼下這種情形一沖,徐景璜自然是惱火至極,當下也不搭理那掌柜,卻打發了一個小廝去打聽。滿桌珍悅佳釀沒有人陪侍總是無趣,他味同嚼蠟地填了個半飽,那小小廝就一溜煙跑了回來,稟報的話卻是和那老掌柜沒什么差別。非但如此,他還添油加醋地說了之前錦衣衛那邊派人出條子時的驕橫,仿佛是自個親眼看到了一般。
    
    “咱們走”。
    
    徐景璜只氣的七竅生煙,丟下筷子就起身拂袖而去。那掌柜追著送到門口,看見一行人上馬風馳電掣地走了,這才哼了一聲,又瞇著眼睛低聲嘀咕道:“這先頭中山王那樣英雄蓋世的人物,怎得子孫后代就養出了這么個不爭氣的東西?”
    
    策馬在大街上狂奔了一眸子,被那冷風一吹,徐景璜便漸漸放慢了速度,但心頭的邪火仍是未消。見一眾隨從都簇擁了上來,他便咬牙切齒地吩咐道:“走,去錦衣衛衙門瞧瞧”。
    
    到了地頭。他一甩韁繩下馬就徑直往里頭闖,到了二門卻被好些軍士攔了下來。不管他怎么發火,他們就是死活不放人進去。眼看徐景璜眼睛通紅。赫然是氣頭上,那個為首的百戶卻絲毫不懼,甚至還陰惻惻地說:“徐大人請放尊重一些,大人正在里頭宴請要緊客人。這會兒您又沒有公事,何苦一定要進去?咱們大伙兒敬您是貴胄,您才上任沒幾天,要是鬧出不敬上官的丑聞來,這御史一彈劾,那可不是好受的”。
    
    盡管紈绔,徐景璜畢竟不是傻子,一聽這裸的威脅小他心里怒火更是高熾。腦袋卻清醒了許多。氣咻咻地瞪了那家伙一眼,他便扭頭就走,等走出錦衣衛衙門,他不禁怒氣沖沖地一鞭子狠狠打在了那個。石獅子上,這才深深吸了一口氣。
    
    “劉俊,你等著瞧!”
    
    這么一群人氣勢洶洶地出了巷子時,那邊正好也有人拐出了前頭那條大街的西牌坊。兩邊險些撞在了一塊。因徐景璜正在怒火沖天的時候,當下就不管不顧喝罵了兩句,等看清了對面這一行人,為首的年輕人穿的體面。他便恨恨地住了口。這時候他也懶得理會其他,掉轉馬頭就準備走人。還沒來得及走就聽到身后傳來了一個聲音。
    
    “可是錦衣衛指揮金事徐世兄?”
    
    聽到這一聲。徐景璜當即停住了,又轉過頭來瞧看了一眼。發現沒有絲毫印象,他就沒好氣地問道:“你是何人?”
    
    “徐世兄這記性真是,,年初三咱們之前不凡肚鬼國公府上見過?”孫翰看見徐景璜仍在狐疑,便立刻尾肝門,還不等這人有什么反應,他便上前一把拉住了那韁繩。“元宵佳節,我正好有個朋友請客,撞上了就是有緣,咱們一塊去喝一杯!放心,這請客的人你也認識。他特意叫了好些當紅的歌姬,有的是樂子!”
    
    別人既是盛情相邀,徐景璜也不想回家去對著自家那些吵吵鬧鬧的姬妾,因此沒怎么細想就答應了。等被人拖到了地頭,看到那酒館中果然好些是自己認識的狐朋狗友,座前尚有美貌歌姬舞伎,他只覺得心頭郁郁之氣一掃而空,一就在一個空位上坐了下來。
    
    既是紈绔子弟的大聚會,眾人自是放浪形骸。酒足飯飽之際,不少人就摟著美貌佳人上下其手了起來。等到散場的時候。徐景璜飽足了口福眼福手福,又在孫翰勸解下飲了醒酒湯,隨即少不得拉著他道了一番感謝,隨即笑說道:“孫老弟真是仗義人,帶挈我好生逍遙了一回,以后你有什么事盡管找我!兄弟如今在錦衣衛,能幫的一定幫你!”
    
    好容易逮著這機會,孫翰心中大喜,面上卻絲毫不露,只是嘆了一口氣:“徐世兄的好意我心領了,雖說我如今確實有求著錦衣衛的地方。但你如今剛進去沒實權,上頭還壓著一位錦衣衛指揮使,我怎好讓你為難?今天我不過是借花獻佛帶你來樂和樂和,你不用放在心上,這幫忙兩個字就不用提了。小。
    
    徐景璜原只是隨口一說,并不是真心,可轉身要走的時候聽見這么一句話,他頓時停住了腳步。扭頭看了看孫翰,見其拱了拱手就往另一個方向走,他更是惱了起來,疾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對方的肩膀,又惱火地說:“孫老弟這是瞧不起我?你別看我如今不是南京錦衣衛的頭號人物。可你出去打聽打聽,誰不知道咱們徐家在南京是什么牌名的人物?再說,那個劉俊也神氣不了多久,京里很快就得有人下來了!”
    
    孫翰原本受張越之托來干這種事,心里總有些七上八下,此時聽說此事,他雖已經從張越那兒聽說過,卻仍是裝模作樣追問了一番。徐景璜要賣弄本事,將京中人事調動了,又冷哼道:“到了那時候,劉俊雖還是錦衣衛指揮使,卻也休想再把持著每一件事。所以,老弟要是瞧得起我,就盡管把難處說出來。要是瞧不起我,那就什么都不必說了”。
    
    “咳,徐世兄既然這么爽快,那我可就直說了。事情是這樣,我有個遠親來求我
    
    孫翰把王勛亮那什事拐彎抹角說了一遍,然后就唉聲嘆氣地搖了搖頭:“要說我又不是個人物,人家是英國公的親戚。原本求不到我頭上,要求也該求英國公。可我那遠親乃是膽小怕事的。壓根連提都不敢向英國公提,卻讓人和我說,讓我去求求我那三舅哥,可我三舅哥如今是打定主意逍遙。壓根不肯管此事。唉,我原本要是在京城還好,能求求那些親戚。如今卻是什么忙都幫不上,只有干瞪眼的份。我這些天都快愁死了。可卻始終不得其門
    
    想到今兒個在錦衣衛衙門被擋在門外,劉俊出條子叫了那么多歌姬請客也不叫上自己。徐景璜不禁恨得牙癢癢的。等聽魏知奇提到英國公三個,字,他只覺的眼睛大亮。徐家固然是有兩位國公,可那都是供起來的擺設,哪能和那位當朝第一人相提并論?當下他再也沒什么顧慮,直接打保票道:“這事情我是管定了!你放心,不出十日,我一定給你個答復”。
    
    “此話當真?啊呀,徐世兄真真是我的救星,我在這兒代敞親多謝了!我也不求其他,讓他少吃點苦頭就足可交差了!”吟’廣告徐景璜這會兒想的卻是前幾天在衙江里閑逛,卻是有一處地方進不去,心里頓時起了疑竇,當下就擺擺手說:“你看著。等我查明了,事情有的!我先走了,孫兄放寬心!”
    
    費盡心機總算是做成了這么一件事,等把那位醉意醺然的世家子弟送上了馬,眼瞅著人走了,孫翰忍不住抹了抹額頭,發現這大冷天竟是出了一腦門子油汗。回憶了一番剛剛的表演,覺著沒什么差錯,他不禁長長舒了一口氣。
    
    這天是元宵節。街頭巷尾雖沒有掛彩燈,但家家戶戶之中仍然能聽到歡聲笑語。
    
    孫翰馬回到了家里,得知元宵家宴已經結束,張越回了書房,他就氣咻咻地直接殺了過去,一進門就氣急敗壞的說道:“他娘的,大過節的陪著這種人敷衍,比寫文章打架還累!”
    
    “你可曾經是國子監的優等生,要是讓那些老夫子們聽見你說粗話,又要吹胡子瞪眼了!”張越站起身來,親自從蒲包中拎出茶壺,殷勤地給孫翰倒了一杯,這才笑道,“既然你和我一同下來,咱們可是郎舅,我不找你幫忙還能找誰?再說了,一回生兩回熟,”
    
    “打住打住。我可希望別有第二回了!以后要是元節你再差遣我干這種事,我打死了也不接孫翰沒好氣地瞪了張越一眼,咕嘟咕嘟把一杯茶一飲而盡,隨即就搖了搖頭,“我現在才知道,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種事情說來容易做來難,說起來我可不如你和房陵有毅力有耐心。話說回來,錦衣衛如今有這般變動,不知道房陵在那里怎么樣了哎這家伙居然當了錦衣衛,還真是不可思議!”
    
    “這有什么不可思議的,人各有志,他能走到今天。自己也不知道下了多少苦功夫。對了,說起這個,我到是想起一件事。下午我爹讓人捎帶了一封信過來,房陵的婚事定了
    
    孫翰正在自個倒茶,聽說這消息頓時吃了一驚,連忙抬起頭來:“這家伙也已經年紀一大把了,他還真是能耐,硬生生把婚事拖到現在,如今總算是開竅了?是誰家的千金?”
    
    “他這家伙會挑媳婦,那是已故彰城侯夫人的一個遠房侄孫女,家世不顯。只是尋常官宦人家。他四月辦喜事,這喜酒咱們是喝不成了,捎個信讓家里人隨一份賀禮吧,別太顯眼了
    
    防:如果經常在刷新書架時出現要求登錄問題的書友,可以使用女頻的書架功能,和主站一樣的,而且沒那么多花哨,,最近我看書老是碰到這種問題。煩死了!最近在看高樓的《寂滅天驕》,很熱血很強大,嗯。推薦一把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