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670 連登黃榜


   9799第六百七十章連登黃榜
    
    干是新君登基改示的頭年。因此恰逢三年一度的會吸口;,是重中之重。正月末禮部奏請考試官,朱高熾對此極其重視,竟是不顧一眾閣臣已經各自升任尚書侍郎等品銜,欽點武英殿大學士黃淮和文淵閣大學士金幼孜同為會試主考。于是,當這消息昭告天下的時候,一眾舉子全都是歡欣鼓舞。那些文名卓著的文官每日里收到的墨卷更是不計其數。
    
    太子率人下江南祭祀孝陵,朝中少了一大撥人,事務自然更是繁雜,閣臣幾乎都是一個人干兩個人的活。即便最年輕的楊榮和杜禎,也都是五十開外的人了,更不用說年過六旬的楊士奇等等。這天,杜禎好容易挨著輪休一日,便邀約了同樣不當值的沈家兄弟上了家里來。
    
    二月初的天氣乍暖還寒,三人在書房中擺了木幾,杜禎親自烹茶待客,從詩文說到時政。本就是同鄉舊友志同道合,聊到興起時,沈度一口氣吟了三首詠柳七律,旁邊記錄的沈粲手忙腳亂方才記了下來,待到一塊品評時,三人俱是想起了兒時舊事,不禁莞爾。裘氏親自用捧盒送來點心,她才網走。外頭又傳來了鳴鏑的聲音。
    
    “老爺,門上又有人送了幾份墨卷來。”
    
    “讓他們送進來。正好讓兩位沈學士一同看看。”
    
    沈度才贊裘氏的點心做得妙,聞聽此言不禁笑道:“好啊,原來你好心邀咱們散心假,揪著咱們做苦力才是真!這些墨卷我家里也堆積了不少,我如今老眼昏花,乍一看仿佛都是我自個兒寫的文章,怎么瞧怎么別扭!雖說那“金版玉書。的名頭我也喜歡,可要是字都成了一般模樣,未免實在是無趣。宜山,這可都是你的好女婿惹出來!”
    
    沈粲見杜禎含笑不語,也在旁邊幫腔道:”雖說早年大哥的字就名滿天下,但要不是昔日元節愕先帝眼緣有那手字的緣故,如今的學子未必都會的同時反反復復臨大哥的沈體。一個是稀奇可貴,兩個就尋常了,若是再多。再好的字在考官眼里也不過平常。大哥的字端方雋永,除了元節等少數幾個之外,大多數人只學了其貌,不得其,”
    
    “你們也把我想的太神了,我不過是從小跟著民則學寫字,這字形神韻都得了他幾分真傳,手上又有他的親筆字帖,所以不教導元節學這個”還能學其他?這懸腕于壁上練字卻是學的民愿,用清水練字,又不費妾又節省,多好的習慣!”
    
    正在品茗的沈度一聽這話,竟是險些一口嗆了出來,沈粲愣了一愣之后也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兄弟倆對視一眼,沈粲忍不住感慨道:“宜山兄,雖說咱們和你自小交好,但從來就看慣了你的冷臉,可如今,你這冷冰冰的性情越發改觀,而且還變得古道熱腸了。前些日子若不是你的上書,梁潛粱用之的追封至少還得拖一眸子。”“什么古道熱腸,不過是應有之義罷了。能做的事情卻不去做,于心何安?”
    
    瞧見墨玉手中捧著一大摞墨卷過來,杜禎就吩咐他擱在一旁的海棠高幾上,隨即拿起最上頭一卷,從頭到尾粗粗瀏覽了一遍,就順手擺到了一旁,緊跟著又看第二卷。見他如此做派,沈氏兄弟相顧一笑,也就各自取了一卷看。待到三人都看完了,杜禎就擺手示意墨玉把這些墨卷都拿下去,這才輕輕吁了一口氣。
    
    “都是中平之作。毀沒有論事激發的,也沒有以小見大的,文字到還罷了。”
    
    “科舉雖拔擢人才,但真正的大才哪有那么容易送上門。”沈度感慨了一句,突然想起了自己聽到的傳聞,便若有所思地說,“這次兩位內閣學士一同主考會試,足可見皇上對此科的重視。我聽說宜山你原本有機會主考一科。只不過黃學士剛網脫了圖固之災,又曾經是東宮舊人,這次就換成了他。我聽說他和楊勉仁頗有姐齪,可是真
    
    “黃宗豫量隘。楊勉仁性激,兩人一碰起來,自然就像火星掉在油鍋里。不過有士奇兄掌總,不至于有什么大的干礙。再說,此次搭檔的是幼孜,他應該不會與其相爭,會試大約不會有什么問題。另外,此次參加會試的有楊勉仁的弟子,元節的一個弟弟,我和勉仁去做主考,別人還得疑咱們詢私。士奇兄前一科又已經主持了會試,自然是只能他們兩人。”
    
    他話音才落,網劉離開的墨玉又在那邊院門處探出了腦袋:“老爺,張家四公子和方公子來了,說也是來送墨卷的!”
    
    剛才統共看了七八份,這會兒聽到張赳和方敬也一塊來湊熱鬧,杜綰不禁啞然失笑,當即吩咐請二人進來。等到那兩人一前一后進了院子,沈氏兄弟少不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們一番。兩人都是尚未授官的舉人,并不在朝官素服之限,但張赳和方敬都是穿著白色潞綢直掇,一個俊秀溫文,一個憨厚淳樸,行過禮后都是落落大方,沈氏兄弟不禁連連點頭。
    
    果然是一表人才,今科若能得中,也是三番佳話了!”
    
    杜禎聽沈粲這般稱贊,不禁微微一笑,待墨玉和鳴鏑去搬來了兩把椅子,見兩人規規矩矩地坐下,他這才問了幾句備考近況。然后就把兩人的墨卷遞給了沈度沈粲兄弟,又欣然點了點頭:“這大半年小五常常把他們倆的文章捎回來給我瞧,功底還算不錯,你們瞧瞧之后也給他們提點提點。”
    
    見二沈都頜首答應,他便對兩人說:“元節臨走之前想必也對你們說過,科考一道不但考的是才學,機緣也同樣重要。弱冠之年中進士的畢竟鳳毛麟角,而且縱使名動一時,之后能長久的卻少之又少。能夠在你們這年紀中舉人,已經是殊為不易了,所以只管憑本心憑才學下場,不必拘泥什么中與不中。別看元節當初金榜題名時才年方十六,但若非他特賜舉人功名。連上場的機會都未必有,才學上也不一定真的是強過你們。但是。他強在心性沉穩和機敏練達上,這一點你們卻需學
    
    張赳為了這一回下場彈精竭慮,可以說是鉚足了勁,要是別人說什么中與不中不要緊。他決計聽不進去。可此時聽著杜禎這教導,他起初嘴上答應心里不以為然,可漸漸卻是心悅誠服。至于方敬則更是把腦袋點得猶如小雞啄米似的,面上露出了崇敬欽佩的表情。
    
    “這文章和書法都尚可,會試這一關有七分準。”沈度站起身來,接過其弟手中的墨卷,一并遞給卻是微微一笑。“宜山兄所說都是至理名言。我和是正經科舉出身;內閣首臣楊士奇楊閣老,一樣不是科舉出身;禮部呂尚書戶部夏尚書都是以太學生而拔擢至如今高位;工部吳尚書最初亦不過是區區經歷總之,科舉不成,一樣有可成之道。小。
    
    得到赫赫有名大小沈學士的這番提點,張赳和方敬連忙拜謝。午間杜禎便留了兩人用飯,待到下午,他先把沈度沈粲送走。見兩個小家伙也都提出了告辭。他也沒有挽留,待看到兩人意氣風馬一同馳去,他忍不住輕輕嘆了一口氣。
    
    今時不比往日。科舉日重,薦舉日輕,像當年那樣一經薦舉便授布政使等高位的恐怕再也不可能了。除非是一直打算隱逸不出,否則要靠名聲得人薦舉或是被征召出仕只會更難。
    
    張赳和方敬去見杜禎,這邊楊學士府,顧彬也在楊榮那里得了好一番教誨。從下場準備到行文風格連帶著書寫習慣等等,楊榮都是反反復復提點,末了卻把一個錦囊遞了過去。
    
    “這是我當初送給你爹的玉佩,雖說你早就還了回來,但如今我還是送給你,佩在身上做個紀念。記著,以你的才學必定能金榜題名,只管鼓足勁頭去考!只要過了會試那一關,你這殿試決計能進二甲,若是奪一個鼎甲之位來,也不枉我栽培你一場!”
    
    會試一共三場。考生須得在貢院中待足九天,因北方的天氣寒冷,官府還會供應柴炭。但真要靠那么一丁點份額取暖卻是難能。因此下場前,張悼早就讓人打點好了三份一模一樣的考具,其中筆墨紙硯都是各人用自己的,但柴炭米面雞蛋油布桌板等等卻都是一應俱全,就連打點那些號軍等等的銀錢也都備足了。下場的那一天,他整晚上沒睡,天還沒亮就親自把人送到了貢院門口,眼看著三人進去,他不由得雙掌合十喃喃念叨了幾句。
    
    張赳是他的嫡親侄兒,顧技是他從小幫襯著長大的,就是方敬也在家里住了老長一段時間,那憨厚人品深得他喜愛。如今到了他們人生中最關鍵的時候。他卻再也幫不上什么忙。
    
    會試日在二月初九,三場一共考九天。原先京城天氣已經是轉暖了,可打從進場日起。外頭的風卻是一日緊似一日。那些屋頂不結實的人家,就連頂上的瓦片也被大風吹落在地,噼噼啪啪砸。等到了二月十四,老天爺竟是不爭氣地下起了雨,于是,貢院外張望著打聽消息的人就更多了。這會兒中與不中已經不是最重要的,親友們最擔心的卻是里頭的舉子可能耐得住寒冷,那號房可禁得起風再,就連張綽自己也忍不住來瞧了好幾回。
    
    好容易熬到了二月十八舉子離場,貢院街門口自是擁滿了無數翹首企盼的人。足足用了兩個時辰,數千名舉子方才全部出來。在又小小義陰暗又潮濕的地方呆了九天,所有人都感到渾身上下的骨頭猶如僵了,有的出門便大大伸懶腰打呵欠,有的神采飛揚和親朋好友高談闊論,有的直接號啕大哭心灰意冷,還有身體孱弱在場中病倒的則是被人直接用春凳抬了出來。離場之日,人生百態盡在眼前,結伴一塊出來的張赳顧彬和方敬看得都呆了。
    
    張赳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張悼,連忙帶著其他兩人走上前去。還不等他行禮叫人。張綽便直截了當地問道:“這幾日又是風又是雨,天氣也比先頭冷許多,你們在場中可還好?”
    
    “三叔,咱們身體都好著呢,什么事都沒有!我隔壁倒是有個暈到被抬出去的,出了貢院便號啕大哭。也難怪,這一耽誤就不知道得多少年,看那樣子又不是有錢人家。”說到這里,張赳連忙把顧彬拖上前來,又笑嘻嘻地說。小七哥才網把自己做的三篇文章背給我聽,做得字字珠沉,我看他這次是決計高中!我和小方就得看運氣了,咱們倆畢竟不如小七哥,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早東最是傲慢的張赳說出這樣的話,張悼只覺得欣慰得很,當下勉勵了幾句就喚了眾人上車。把顧彬送了回去,又安慰了一番顧家二老,他就把自家兩個小的帶回了家。雖說至少得幾日之后才能放榜,但家里還是特意擺了酒,熱熱鬧鬧了一個下午。因南方文人輩出。科舉取士往往南多北少,洪武年間南北榜事件更是震驚天下。雖說號稱南北共取,但永樂朝以來并未分南北取士,科會試往往都是南人占十之七,北人占十之三。如今朱高熾登基,便依楊士奇進言,以取士須公允為由,以三十為數,南人取十六,北人取十四,此事會試前就公諸天下,南人固然頗有微詞。北人卻都是極其歡喜。
    
    數日之內要閱覽數千份卷子,對于各房考官來說自然是一件一等一的苦差事,因此大多數都是一掃而過,而各房考官的薦卷則是上呈由主考定名次。只此次主考不設正副,因著卷好壞等等問題,黃淮和金幼放常常爭得面紅耳赤。等到名次好容易定了下來,竟是晚了一天。
    
    張榜的這一天。顧彬張赳方敬哪里耐得住性子等在家里,齊齊約好了一起去看榜。好容易才擠到榜前,三人急忙尋找自己的名字。只一會兒,從后往前看的張赳就在末尾到數幾個位置找到了自己,頓時歡天喜地,才一扭頭就看見旁邊的顧彬呆若木雞。嚇了一跳的他以為這位表兄名落孫山,連忙安慰了兩句,待見人完全沒反應,他這才慌了。
    
    就在手足無措的時候,他聽到了方敬的聲音。
    
    “小七哥是第二名!這回你們可以一非去殿試了!”
    
    又是第二?想到顧彬之前就是鄉試第二,張赳不禁大喜,而顧彬這才反應了過來,咧嘴就想笑,那嘴角卻是僵得動彈不得。而方敬踮著腳在榜上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還是沒找到自己,忍不住深深嘆了一口氣。可這口氣剛出來。他就感到左右肩膀上多了一只手。
    
    “你才十六就下場了,還年輕得很,以后有的是機會!”
    
    “沒錯,有了這一回就不怵下一回!”
    
    原本很是難過的方敬使勁揉了揉眼睛,這才輕輕點了點頭。等到擠出人群,他忍不住望了望天空,心里又想起了不知道在何處的大哥。這一次他沒能幫大哥完成心愿,下一次他一定會辦到!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