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672 富貴險中求平安險中求


   二月中,江南已經是萬物復蘇,技尖抽出了丹數嫩芽。而幾訓的蒙古卻仍舊是處處可見冰雪的痕跡。就在前幾天,和林還剛剛下過一場雪。鋪天蓋地的雪花把目力所及之處都化作了白茫茫的一片。每次走出蒙古包,看到的都是一成不變的白色。性子最好的人見多了也會心生厭煩。在之前那些天寒地凍的日子里。秋季養肥的牛羊被一批批宰殺,以供部族上下人等果腹,而那些牛皮羊皮則是被手藝最好的牧民們硝制之后存放在了一起。
    
    對于頭一次在北國過冬過春節的萬世節來說,寒冷倒在其次,最讓人頭疼的還是蒙古人那種與中原截然不同的生活習慣。也就是他熬得住。同行的兩個書吏和程九禁不起草原的寒冬和初春,如今都還病在那兒動彈不得。
    
    出了蒙古包,吸了一其冰冷的新鮮空氣小萬世節便活動了一下腿腳,隨即站在那兒看著高高的天空發呆。就在這時候,他忽然聽到左面傳來了一個聲音。
    
    “萬大人”。
    
    “捏烈忽王子
    
    認出了來人,萬世節立刻換上了一幅笑容可掬的臉色,毫不在意地和對方熊抱在了一塊。這里肉食雖不缺,菜蔬卻是幾乎見不著,頂多只能拿奶茶來去油膩,因此人人都是結實的很,就連他也是胖了一圈。到這兒的幾個月里頭,他充分發揮了入鄉隨俗的心理素質,從最初的酒肉都不慣到如今的烈酒如水肉食當飯,他博得了客列亦懼部上上下下眾多人的信任。如今周圍監視的人大大減少了。捏烈忽如今三十有七,是賢義王太平的長子,也是部落上下人人認可的繼承人。比起其父太平,他更加野心勃勃,極力推動客列亦懼部和輝特部聯合的也正是他。就在不久之前,他才網網帶隊打了個勝仗。從一個附庸綽羅斯部的小部落掠奪了上千頭牛羊,如今氣勢正高。
    
    “萬大人,如今客列亦懼部和輝特部刻猶如兩只手緊緊握在了一塊,我們的力量比從前強的多,正是對付脫歡的大好時節。這個冬天的風雪大,阿魯臺往北邊躲藏。已經是沒了牙齒的狼,而脫歡被咱們兩部聯手相逼,也已經退到了更北邊更寒冷的地方,必定也是損失慘重。
    
    我想開春之后就出擊,你技為如何?”
    
    面對這么一個直截了當的問題,萬世節不禁心中苦笑他雖是兵部的官,可卻是明人,什么時候變成瓦刺客列亦懼部的謀士了?想到中原這會兒已經是日月換星天,他要回去就只能指望這邊的戰局,他只能把歸心似箭的那意頭藏進心里。
    
    “捏烈忽王子,若是等到開春之后,我可以擔保,脫歡一定會在你沒有出兵之前就率先來襲!”摁下這一句話,見網網還得意洋洋的捏烈忽臉色一僵,他就放慢了語氣解釋道,“當初我們這一行被他以各種理由拖延扣下,若不是我設法讓人通風報信,恐怕賢義王和安樂王已經落入了他的毅中。此人性狡猾善隱忍,善于搶在別人之前動作。”
    
    捏烈忽的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馬哈木大敗身亡之后,脫歡曾經被阿魯臺俘虜,甚至在那位教鞋太師家里做家奴,后來輾轉才放了回來,不出幾年竟然把不成模樣的綽羅斯部重新統合成現在的模樣。如今瓦刺三部之中,如果不是他們和輝特部聯合。恐怕還制約不了他。如果開春真的是被這家伙搶在了前頭,那么全盤計劃落空不說,還會有更大的危險。
    
    他想了一想,就把右手放在左胸,對萬世節行了一禮,“當初是萬大人給咱們解了一場災禍,我的父親和輝特部的安樂王都對您深懷敬意和感謝。現在,萬大人可有什么好主意么?不管是什么樣的辦法,你都可以說出來,只要能夠有用,那么。你將成為我們永遠的朋友!”
    
    和這些蒙古人打了那么久的交道,萬世節自然知道,這些草原上的勇士在戰場上驍勇,在談判的時候也決不是沒有心計。所謂的朋友,在某個節骨眼上也能變成仇敵,因此他自然沒往心里去。略一沉吟,他便瞇起了眼睛,隨即淡淡地說出了一番重若千鈞的話。
    
    “依我看,真的要打,那么不必等到冰雪融化的時候,現在就應該主動出擊!客列亦懼部和輝特都有的是不畏寒冷的駿馬,不知疲倦的勇士。趁著別人沒有防備的時候突擊。這樣才能取得最大的戰果。草原上沒有開平興和那樣的堅城,只要能夠撲準,脫歡猝不及防很難抵擋。脫歡之前扣下了我們這些使節,無疑是得罪了大明,他如果被打敗,我回去之后,可以上奏朝廷,取消他的順寧王封號,而且說不定還能請邊地重開互市。”
    
    明朝的封號對于蒙古貴族來說無關緊要小但重開互市的誘惑卻讓捏烈忽枰然心動。仔仔細細考慮了一番,他終于下定決心去找父親好好談一談。于是撫胸一禮之后便匆匆離開了。他前腳剛走,后腳一個人影便從蒙古包后頭繞了過來,走到萬世節身后低聲問道:“萬大人,咱們干什么要幫這些勒子?”
    
    “你知道這里距離京城有多遠?”
    
    石亨一聽這話,立刻屈指盤算了起來,不由得使勁吞了一口唾沫:“咱們到綽羅斯部足足走了將近兩個月,后來遇上這三部之間內訌,到這里又走了個把月”我當初看過的圖,和林距離中原確實遠得很。
    
    “不錯,往西走上幾百里,穿過土刺河,就是當初北征時曾經到過的忽蘭忽失溫,這兒已經是蒙古腹地。和林原本是教粒的地盤,當初先帝封窮蹙無路的阿魯臺為和寧王,就是表示和林這個地方數勒鞍所有。但是,蒙古諸部之間只看實力。阿魯臺掌權的時候。這里歸勒靶;脫歡勢大的時候,這里就歸綽羅斯部;如今因為脫歡要吞并其他兩部一統瓦刺,失敗之后被趕走了,這里就屬于客列亦惕部的太平!只有這里亂成一團,咱們才有機會回去
    
    石亨小小年紀,在廝殺上頭是一把好漢小但對于萬世節這番解說卻只是似懂非懂。只不過他跟著這一路,已經習慣了凡事聽指揮,當下就點了點頭。見萬世節愣愣站在那兒。又打了個噴嚏,他不禁手忙腳亂地把人推進了蒙古包。又去到了熱茶來,這才沒好氣地說:“除了咱們這些當兵的,病到的人已經夠多了。萬大人您可千萬別再添亂!”
    
    他一面說一面拿起兩張耳厚用勺羊毛毯子。嚴嚴實實地給萬世節裹好了。隨即猶猶豫道:“大人,那個消息是真的?皇上,,皇上真的不在了?”
    
    “這種消息沒人敢作假,賢義王和安樂王都已經派人到京城進貢吊喪。咱們之前不是也已經服過喪了嗎?好了,別想這么多,你還是照舊帶人去和那些蒙古人摔跤射箭吧!記著,你們越是表現的神勇,咱們的日子越是好過!”
    
    等到石亨點點頭興沖沖地走了,萬世節這才站起身來,到一旁的地鋪上躺了下來,把兩張雪白的羊毛毯子都蓋在了身上。他雖說沒有和朱高熾打過什么交道,卻知道這位皇帝鐵定是和朱捷不同,他這一出使又是被扣又是打仗。回去之后指不定會遭到什么彈劾。可是,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難道他還能指望春暖花開客列亦懼部就會把他禮送回?
    
    張越常說富貴也需穩中求,但那家伙也老干火中取栗的勾當。他萬世節這輩子就沒遭過這樣兇險的場面,這一次卻得富貴險中求,不,是平安險中求!小五還在等著他回去,他可不能死在這種鬼地方!
    
    張越離開南京之后。朝廷就定下了皇太子祭孝陵的出發日期,竟是比最初的安排早了好幾個月。等到二月末他從松江府回來,南京上下已經是亂成一團,都忙著布置迎駕等等。
    
    應天府尹章旭熬的眼睛通紅,連下巴都仿佛尖了,見著前來銷假的張越就深深嘆了一口氣。“元節老弟,你這請假動身還真是時候,恰巧趕在京師急報的前一天,得知太子這會兒下來。我還真后悔放了你走!你出去這半個月,這衙門上上下下雞飛狗跳,還有監牢里頭關的那些個。公子大爺,成天都有人找我聒噪,我恨不的和你一塊請假去!如今其他的事情我就攬下了,只那些人我卻的求你幫忙料理。勛貴之家的門頭太高。我人微言輕,還是你去解釋合適。”
    
    網網從府衙進來這,張越就看到那些衙役皂隸等等走路都是連奔帶跑,而碰到的同僚也都是見面只顧得上點個頭,連個。招呼都來不及打,哪里不知道這會兒是真的忙。他和杜綰選在這時候去了一趟張堰,自然也有躲是非的關系,誰知道恰巧還躲開了最忙碌的時候。于是,這會兒他也就沒再和章旭討價還價,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往日閑散的南京官如今都忙得腳不沾地,守備府自然也是如此。以前和沐聽同任守備的還有襄城伯李隆和西寧侯宋琥,兩人年紀都和他相仿,但一個曾扈從北征,最得朱林贊許;一個同樣尚了公主,鎮守過甘肅,還掌管過孝陵祭祀;相比之下,他當初干的是營建武當山宮殿,如今一掌總就未免頭疼了。要知道,一個人固然是少了掣肘,但也少了擔責任的。
    
    于是,這會兒一聽有人求見,他立刻不耐煩地推說沒功夫,可當堂下那心腹小廝說來人是張越,他立刻想到了這些天從京里送來的消息,連忙改口吩咐把人請進來。兩相廝其之后,他便半真半假地埋怨張越偷懶,然后才回歸了正題。
    
    “我一向瞧著景璜為人機敏,想不到這次竟然這么莽撞。還好他總算是拿到了確鑿的罪證,又求我早,否則若是讓劉俊惡人先告狀,那事情就不知道變成什么樣子了!唉,我怎么也沒想到,我家里陷進去的那個竟是我那么兒的嫡親娘聳,這劉俊真真是居心狠毒!”
    
    “惡人自有惡人磨,沐世叔也不用放在心上。前時不是已經有八百里加急的公文送來,將劉靠押南京大理寺么?太子殿下如今既然下江南祭孝陵,必定會連此人一并處置。沐世叔只要耐心等幾天,令親必定會安然無恙。”
    
    “其實也算不的親戚,我只是不想得了兒子的當口聽到什么壞消息罷了!”沐聽原本意不在此,這會兒便看著張越,壓低了聲音問道,“我在意的只是朝廷的用意。聽說此事傳到京城,皇上確實是龍顏震怒,可震怒到最后派的卻是都察院左都御史劉觀下來。此人是有名的笑面虎,就怕他明里一套暗里一套,抑或是和那劉俊一樣訛詐你不知道,最近很有些傳聞,說劉觀和劉俊乃是本家,昔日認過親的,此次必定不會秉公處斷。”
    
    聽到這里,若不是臉上早練就了刀槍不入的本事,張越幾乎要笑出聲來。這所謂的傳聞便是他使人放出去的,說得活靈活現仿佛親見一般,叫人不得不信。只想不到就連沐所也是信以為真,把個劉觀說得猶如敲詐勒索的惡棍一般。一本正經地咳嗽了一聲,他順勢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隨即裝模作樣沉思了起來。
    
    “沐世叔多慮了。不論是沐家還是徐家,抑或是此次事涉的諸多勛貴,都是南京的頂尖豪門。在這地面上可說得上根深蒂固,劉觀難道還能一手遮天?都察院的彈劾誰不曾領受過,若確實是罪過,不過是伏低改過;但若是構陷。誰也不會一直讓他們耍威風!再者。若只是他一個人下來,那打起擂臺自然不便,但和他一同下來的可還有太子殿下和不少文武,總有眼睛雪亮的,難道是非曲直還分不清?”
    
    “就是這話,南京可不是他逞威風的地方!”沐聽等的就是張越這一句太子,頓時眉開眼笑,當下連連點頭說,“總而言之,若走到時候此人到京城,我一定讓人死死看住了他。但要是我有什么疑難的地方,到時候還得請賢侄多多提點。”
    
    張越欠身答應。這才說出了來的時候章旭拜托之事。不消說,沐所二話不說滿口應承。立刻派人往各家去傳話,吩咐這當口不要上應天府衙打擂臺,又殷勤留飯。見張越執意不肯,這才把人送到了二堂門口。等人一走,他就長長噓了一口氣。
    
    要是這次能安然無恙,他可得好好燒一燒高香!
    
    防:最近三天月票不封頂,也就是取消了五票限制,要是正巧還有的同學,就順手砸我兩張吧。一
    
    這個月月票的排名好容易上升了一點,哎,我這個廢柴。順便提一句,貌似訂閱五月那個每日經典的書有九折優惠,到時候會返點的,俺似乎排在五月底幾天。要是正巧充了唧想訂閱的,可以選在這個時候,九折優惠哦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