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677 英雄**雄的克星


   析君即位。原本署理兵部的工部尚書李慶加太子少保。那尚書,而趙班卻遷南京刑部尚書,這一上一下自然是好比天壤之別。盡管如今太子南下祭孝陵,又有消息說皇帝仿佛是打算重新把都城遷回南京,但這依舊沒能打消他心頭的郁悶。要知道,即便皇帝回來,六部五府的大臣也一定是跟著他一塊回來,到了那時,他這刑部尚書的位子恐怕還得挪讓給別人。反到是如今南京諸部尚書中以他資歷最老,他說一句還算一句。
    
    只不過,誰能想到閉門衙中坐,怪事天上來?這好端端的,竟然有人綁了那個久捕元,獲的唐千送到了刑部。他最初還生怕是有人冒領功,待到幾個錦衣衛的老人指認之后,他再無疑惑,立剪吩咐人下獄,又讓人去報劉觀。這一番事情做完,他起初還覺得松了一口大氣。可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待到最后,他只覺得這事情蹊蹺古怪到了極點。
    
    “劉大人回來了!”
    
    趙艦在京城時和劉觀多次交道,深知其人秉性,因此見那人滿面春風地進門,他反而心頭咯噔一下。于是,彼此坐下寒暄交談了幾句,劉觀說是要把人帶回去審問。多了個心眼的他便不敢輕易答應,只搪塞說已經去稟告了太子。然而。劉觀剛剛在太平樓受挫,哪里肯在這里松口,當即祭出了欽差這個殺手銅。末了,無可奈何的趙據不得不放了人。雖說阻不了此事,多長了一個心眼的他卻吩咐幾個心腹分別往各家勛貴家里透個風聲。
    
    而出了太平樓的張越被這么幾個吳中士子堵住,見他們全都是一幅可憐巴巴的樣子,他便索性擺起前輩的架子一個。個教刮了一番,等覺得他們都老實了,他這才吩咐眾人換一家鄰近黔寧王府的客棧,這些天不要再往外頭胡亂走動,或是有什么過激舉動,又囑咐了兩句。
    
    “前時我陪內子回鄉省親,曾經路過蘇州府,那些事情也都聽說了。倘若驂知府真如你們和民間所說,我會讓人想想辦法。總之一句高,你們是生員,凡事多動動腦子,別把自己和別人的前程一道搭進去。有的時候,太過急切冒進絕不是好事。”
    
    見幾個人道謝不迭,又結伴一同離去,張越不禁露出了笑容。這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胡七便上前一步,輕輕嘆了一口氣:“看這樣子,蘇州那一趟我也不用去了。”
    
    張越回頭看了看跟在不遠處的牛敢和張布,見那頭倔牛正自顧自地和張布說話,仿佛壓根不記得今日在劉觀眼皮子底下逞了一把英雄,便搖了搖頭:“不用去了。不用煽風點火,如今整個蘇州府就已經是群情激奮。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清廉和個怨,能干和無能,他們并不是不清楚。只不過,那個驂知弈能贏得百姓和士子兩邊的交口稱贊,確實是難能。
    
    胡七一面聽一面點頭,突然低聲問道:“只是我不明白,少爺為什么要勸阻了他們?儒生士子乃是朝廷最重視的,只要他們一鬧,都察院必定名聲掃地!橫豎江南這些御史就沒幾個過硬的,從上到下全都擼了豈不是更好?皇上新君登基,對于士林風評必定是最在意的。”
    
    “倘若在意這些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皇上會幾乎活活打死李時勉?會差點殺了舒仲成?會在這種時候派了劉觀查案子,而不是直截了當殺了劉俊?”張越一連三個反問,問得胡七啞口無言,這才冷笑道,“風評這種東西是雙刃劍,我今日若是挑唆徐埋他們幾個去鬧事,就是將把柄送到劉觀手上。他今天受了挫,必定要有所回擊,如今肯定是回去提審唐千,再做些其他文章。既然如此,我也得和京城那邊聯絡聯絡。”
    
    “少爺說得是。”
    
    “今天是袁大人手段高。但不是每次都能像這樣逢兇化吉。我之前說的那句話你也聽到了,走一條道的人總比腳踏兩只船的人更值得信賴。不管皇上走出于什么心思用的劉觀,但那是他在當太子時就申斥過的人,決不會全心全意信任。我參奏他固然不行,但我在京中還有大堂伯,還有岳父和楊閣老,劉觀他沒法一手遮天。對了,既然我網網已經對人說了你是夏薦給我的幕僚,你這些天就跟著我吧。”
    
    午后,張越帶著眾人回到應天府衙,立刻就有皂隸上前說府尹章旭尋了他好一會兒,甚至還派人到應天府學去找。于是,他當即打發了胡七等人回官房等候,自己匆匆去見章旭。才一打照面,這位素來沉穩的應天府尹就疾步走上前來。
    
    “張老弟到哪里去了。讓我一通好找!才網太子殿下傳命下來,除了南京五府六部的諸位大臣之外,要再添幾個陪祀官,你我都在其中。因是數日之后就祭陵。咱們得隨同前往朝天宮習禮儀,同時還得在那兒齋戒,這幾天衙門事務只能交給其他人了。”
    
    此次朱瞻基到南京隨同文武眾多,祭祀孝陵的隊伍本就是浩浩蕩蕩,因此張越怎么也想不到天上會砸下來這么一樁麻煩事。陪祀官歷來是文官五品以上,武官四品以上,他的品級倒是正好處在其中,可真正論起來,此次奉旨陪侍朱瞻基行禮的文官不是部院大臣就是翰林官,章旭加進去還可以說是管轄應天府的正印官,他一個府承湊這熱鬧算怎么回事?
    
    不愿歸不愿,但這種事情既然是太子之命,沒有推脫的余的。因此張越便應了下來,又差人回家去打點祭服和其他東西,然后又回到書房匆匆準備寫往北京的信。好容易把寫給張輔、杜禎和楊士奇的信全都寫好,他一股腦兒都撂給了胡七,然后就吩咐道:“我在朝天宮也不知道要耽擱多久,那里聯絡不便,所以有什么事你自己斟酌,若是緊急,就去找少奶奶商量,若是還不能決再去找袁大人。輕易不要驚動他,如今他被人盯得太緊。”
    
    張越這才想到還有這一茬,不禁啞然失笑,點點頭就吩咐胡七出去辦事。又喚來牛敢和張布,讓他們這些玉不必跟著。只安心看家護院。及至傍晚杜綰派人把打點好的行裝衣物等等都送了過來,他正準備和章旭一同前往朝天宮,彭十三卻忽然找了來。
    
    “黔寧王府那邊出事了。”
    
    短短一句話讓張越愣了神。從前的三位南京操兵守備變成了沐聽這個駙馬都尉加上鄭和王景弘兩個太監,他輕輕巧巧搭上了這兩頭,可以說是比成國公朱勇和襄城伯李隆在時更加便利,如今這當口,還會出什么事?瞧了一眼外頭正準備上車的章旭,他的眉頭擰在了一起。
    
    “原本是沐家的家務事,但事涉之前的常寧公主,也就成了國事。那位駙馬爺家里的一個侍妾不知道哪門子失心瘋,四下里嚷嚷當初沐駙馬虐待公主咳,反正最后他一怒之下把人活活用大板子打死了。如今消息應該已經傳出去了,不管是真是假,在這當口,恐怕沐駙馬沒什么好果子吃。”
    
    這種突如其來的事大大出乎張越的意料,但是,想到沐聽之前給集子慶生時的那幅做派陣仗,張越只得深深嘆了一口氣。尚了公主還姬妾成群,公主死后照舊寵眷不衰的,這大概也就只有開國的這些個功臣子弟。沐聽的老子沐英是黔寧王,兄長沐晨是黔國公,自己是駙馬,這骨子里的驕橫傲慢怎么都褪不去,眼下暴怒殺人也并不奇怪。
    
    可是,那個鬧出事懼的侍妾卻著實可疑,而且偏偏是在這種時候!
    
    事出突然,張越也沒時間多想,微一沉吟就對彰十三說:“這樣,此事你回去對綰妹詳細說一說,讓她多盯著,若是有事就由她拿主意。若是事情真的不可收拾。讓她給大伯娘寫信提一提”唔,算了,這種事不要拿去驚動他們”實在不行設法去和鄭公公通個氣!”
    
    彭十三也知道倉促之下只能如此,因此和張越又商量了幾句就匆匆離去。由于心里頭突然壓了這么一件事,張越出門登上弓車時難免有些心不在焉,直到章旭開口相問,他這才驚醒了過來。因調任南京這些時日,他和章旭相處得還算融洽,此時索性也不隱瞞,原原本本把事情始末說了一遍。又苦笑著一攤手道:“我就想不明白,為何什么事情都擠在一塊來了!”
    
    “沐府居然出了這樣的事權貴云集之地,章旭這個應天府尹著實不好當,聽明白是怎么回事也覺得難為。思來想去不得要領,他也懶得再去想這么多,只搖搖頭道:“這是沐府的家事。了不起也就是天子的家務事,畢竟常寧公主也去世那么多年了。這話當初就傳過,可先帝都沒在意,如今皇上更不會因此疏了沐家。”
    
    盡管這話說得刻薄,車上這兩個人都知道這確實是至理。比起親王,公主從來就不是什么要緊的天子登基之后。前西寧侯宋琥娶的還是皇帝的同母妹妹安成公主,結果一樣因彈劾丟爵,安成公主連求情都沒用。而已故永平公主被追廢為庶人,連個求情的人都沒有。公主要說尊貴便是尊貴,要說無足輕重,那就是無足輕重。
    
    南京朝天宮相傳最初為吳王夫差所筑,歷經晉唐宋元,到了明初又再作修緩,乃是金陵地面最富盛名的道觀,向來就是大朝或祭祀時百官習禮儀的場所。這會兒張越和章旭在那高大巍峨的東向山門前停下車,旋即便步行入內。
    
    山門左右各有碑亭,一是奉旨重建朝天宮字樣。一是洪武帝朱元璋的親筆碑文,因此兩人自走進門便在碑前行禮。因張越授官之后便在京城,縱有習禮儀也都是在靈濟宮,這里還是頭一回來,老馬識途的章旭少不得沿路解說。一路走去。就只見宮觀繁盛,連房櫛比,宮殿俱是重檐高頂,前有三清殿,后有大透明殿,無數殿閣樓宇點綴其間,越發顯得氣勢輝昂。
    
    等過了習儀亭。張越就感到眼前一下子開闊了起來。只見面前是長寬數百步的巨大廣場,俱是青石鋪地,寬敞得足可容下上千人。想到接下來幾天就要在這兒亦步亦趨地習練祭陵禮儀。他只覺得嘴角頗有些抽搐,又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章大人小張大人。”
    
    聽到這一聲喚,張越連忙回頭,見是一個二十七八的太監,面目仿佛有些眼熟。見那人滿臉堆笑地行禮,他一下子想起這就是黃潤那天帶著的隨從,也就是疑似曹吉樣的那家伙。不過,章旭既然并不認識人家,他也就只是微微點頭。
    
    “兩位大人的屋子都已經安排好了,就在同一處。因這回祭陵的陪祀官不少,所以只能請二位將就一下。”他一面說一面擺手讓一個知客道人上來,又打了個躬說,“才網二位大人的行李已經送過去了,這會兒讓他引章大人先去歇著。太子殿下還要召見小張大人,請您跟小的來。
    
    對于這樣的安排。章旭并無異議,只聽到太子召見張越時,他的心里多了些思量,和張越說了兩句便先走了。而這邊張越跟著那太監出了旁邊的小門,沿小路走了一陣,他便開口問道:“那一日黃公公提過,你叫吉祥?年紀輕輕便已經到了太子身邊行走,想來必定能。
    
    “是,小的曹吉祥。”那太監聽得眉開眼笑,便在前頭彎了彎腰,也沒注意到后頭張越是什么表情,只自顧自地說,小的和一位公公學著認了一些字。所以黃公公就選了小的在東宮小的一直聽太子殿下提到大人,以前只遠遠瞧見過,想不到如今竟有機會常常請
    
    張越在后頭打量了老半天,怎么也瞧不出這家伙有日后的張狂模樣,不禁微微一笑。無論英雄梟雄還是奸雄,總得有機會才能上位,要防微杜漸的話。現在料理自然簡單。話說回來,倘若他壓得英雄成不了英雄,奸雄成不了奸雄,豈不成了兩者的克星?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