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678 賜物和悶棍


   自從詩都!后,南京城居民匠戶大半都被調夫充實北市也楓百姓徒然減少了一半,佛寺道觀的香火自然也和從前極盛的時候不可相提并論。哪怕是朝天宮這樣素來為達官顯貴鐘愛的頂尖道觀,也比往日冷清了許多。此次由于太子朱瞻基率祭陵的文武百官進駐此地,這里才重新熱鬧了起來。
    
    朝天宮透明寶殿之后有上百間屋舍,各成體系,專供前來上香的王公貴族居住。
    
    如今朱瞻基獨占了飛霞閣,隨侍的府軍前衛將士自然散在這周圍,嚴禁不得宣召的人擅闖。就連這朝天宮中的道人雜役也不例外。這會兒張越跟著曹吉祥往里走。但只見這些官兵個個如臨大敵,心里不禁暗自尋思。
    
    飛霞閣卷檐歇山頂。正脊上有各色花樣的瓦獸,梁棟斗拱等等皆是銀飾彩色,瞧上去富麗堂皇,流露出一種凜然貴氣。兩側有東西廂房各三間,正房是一座兩層小樓,底下乃是寬敞軒昂的五間屋子。沿樓梯上去。張越往外頭一看,眼前赫然是后院一片青翠的竹林,比起前頭的肅穆別有一番怡人情趣。這時候,前頭引路的曹吉祥回頭偷覷了一眼,就停了腳步。
    
    “除了大透明殿、萬歲寶殿和三清正殿之外,就數這飛霞閣地勢高。從前太祖爺下令重建朝天宮之后,曾經駕幸此地,皇上當初監國時因祭祀等等禮儀也常常歇在這兒。就是太子殿下,小時候也是常來這兒的小張大人,殿下在并頭屋子里,請跟小的來。”
    
    張越點點頭,等到了東邊盡頭的門前,早有等候在此的太監打開了門前那斑竹簾,躬身請他進去。一跨過門檻,他就覺得陣陣涼風襲來,這一路曬太陽的燥熱消解了不少。原來,這間屋子兩面通風,木楞窗均是完全支起,再加上有一個小太監正在那兒拉動一個像風扇似的東西,屋內自然極其涼爽。
    
    看到書桌后頭站著正寫寫畫畫的朱瞻基抬起頭沖自己微微頜首,隨即又專心致志地寫了起來。張越就沒有吭聲,眼睛卻四下里打量這屋子里的陳設。這一看,他頓時認出了不少難得一見的珍品,米蒂黃庭堅的字,道君皇帝的畫。鈞窯的胭脂紅瓷**,八仙過海花樣的黃楊木屏風。等到把目光收回來。他就看見朱瞻基正瞧著自己,這才上前行禮如儀。
    
    “免了吧,這兒又沒外人。”朱瞻基笑著接過陳蕪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擦手,又掃了一眼四周那些擺設,“你在看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笨重家伙都是南京御用監送來的,說是擺著雅致怡情,我也就用了。至于書畫,則是我之前從這兒的內庫里頭找出來的。好端端的東西放在庫房里頭都要壞了,不若掛起來也好讓人瞻仰瞻仰。你若是喜歡,選上一幅帶回去?”
    
    其他玩笑開得,這種玩笑張越卻不敢當真朱瞻基對書畫的愛好也走出了名的,特意從內庫翻出來掛到這里,自然是最喜愛的好東西,他又怎會奪人所愛?因此他想也不想就搖搖頭道:“臣的脾氣殿下也是知道的,家里的墻上也就是幾位良師益友或是尊長的墨寶,其余的名畫名字一幅沒有,乍然多這么一卷反而突兀。再說,君子不奪人所好,此等珍寶,放在臣的家里。恐怕也得招人惦記。”
    
    “什么珍寶,有人賞識方才是珍寶,若零落民間,說不定就成了泥塵。也罷,你既然自己不要,可別怪我不舍得。”
    
    朱瞻基沒好氣地搖了搖義,擺擺手吩咐那個搖風扇的太監出去,只留下了陳蕪。看到門口守著的兩人都是心腹。他立刻沉下臉來:“劉觀貪愁狡猾,我原以為父皇登基之后,不多久必定會遭到黜落,沒想到他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糊弄了父皇繼續用他!你可知道。黃福尚書從交阻回來之后,兼太子詹事。那樣一個聲名赫赫的能臣,居然也被他使人彈劾了一本!”
    
    皇太子不比皇太孫。親眼看見父親在那個位子上何等誠惶誠恐,即使朱瞻基這個儲君的位子從永樂朝便已經定了下來,諸兄弟中可以說無人能和他相爭,但他不的不小心翼翼,有些話從來不對人說。只太子詹事素來相當于太子身邊的第一人,他著實不忿黃福功高年老,還被人這么算計了一把。因此,這會兒他既然起了頭,一時半會就有些剎不
    
    了。
    
    “我出京毒拜別母后的時候,母后曾經吩咐過我,到了南京之后且安心些,那會兒我還有些迷糊,如今卻看明白了。都說父皇要遷都回南京,如今看來,我卻覺的父皇要我坐鎮南京的可能性更大些,那些隨我下來的文武官員便算是輔佐。別人也就罷了,可多了劉觀那么一貼狗皮膏藥,就好比芒刺在背。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早在當初,朱瞻基就曾徑直言不諱地提過漢王趙王等人必得有報應,那還是他的嫡親叔叔。因此如今對劉觀這么一個,人,他更是不會嘴上留情。張越見他神情焦躁不安,哪里不知道這位一落地就是天之驕子的儲君確實走動了怒,斟酌片刻就說出了今天自己在太平樓上經歷的那檔子事,末了便嘆了一口氣。
    
    “臣平日自詡是沉的住氣的人,今天被劉大人刺了一句,結果立刻就禁不住反唇相譏了。其余的暫且不說,都察院從并監查百官,百姓交口稱贊,可如今風評卻越來越糟糕。我已經勸了那幾個蘇州府的士子,讓他們派人回鄉去勸一勸,不要上那萬民書保絡知府。”
    
    這消息還未散播開來,因此剛網張越一邊說,朱瞻基一邊仔細追問,待到聽見這最后一番話,他自是眉頭緊蹙,旋即又冷笑了一聲:“上粱不正下梁歪,這科道御史自己都不干不凈,還怎么監查別人?這事情你處置得不錯,若真是上了萬民書,那位駱知府今后就算還能做官。也未必能再如意。不過這事情還有可用之處”倒是劉觀這抓錯了人實在是蹊蹺,既然唐千已經被人綁送刑部,他在太平樓抓住的又是誰?若他撞上你不是巧合,莫非是存心?”
    
    見朱瞻基聲音漸漸低了,最后甚至變成了分辨不清的呢喃自語,旁邊的陳蕪便低下了頭。這位太子原本就是心思最聰敏的主兒,這事情少不得聯想到某些方面。可是,劉觀這個都察院左都御史究竟想干什么?世上姓澗書凹甩凹廠告少,事薪由”、謊事多明是想要牽扯到那位已經退下來的錦衣衛指揮使。想當初就有袁方和張家來往密切的傳聞,聽說還是某御史揭出來的,難道劉觀直到如今還想證尖這一點?
    
    要真是那樣。可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先帝何等聰明的人,看中袁方就是為了他這個孤兒無依無靠,怎么會不查清那根底?
    
    “此事我會使人過問。”朱瞻基終子中站定了,轉身過來斬釘截鐵地說,“先頭趙班讓人來報我時,我還覺得奇怪,原來這件事還有這么些波折。陳蕪,端午將至,如今既是在南京,頒賜便由我主持,賜文武百官五色絲線,劉觀另賜清泉一壇,銅鏡一面。陳蕪。你去對他說,都察院監查百官,他這個都察院掌總的。也別忘了時時清廉自持,照鏡自省!”
    
    賜清泉一壇。銅鏡一面?張越聽得目瞪口呆。直到朱瞻基的目光轉而看了過來,他這才醒悟了過來,遂心悅誠服地說道:“殿下高明。”
    
    “什么高明,只是借機出氣罷了!當初父皇就是因為申飭了這家伙,反而遭到了皇爺爺的責備。這次我到要看看,倘若是我申飭了他,父皇又會如何!”
    
    聽出朱瞻基那戲讒的口氣,張越不禁莞爾。如今文武官員都在朝天宮中習禮儀,抬頭不見低頭見,這賜物也多半是在這里頒賜,到時候消息傳開了,劉觀大約得郁悶好一眸子。想到這里,他少不得又向朱瞻基提醒了兩句。
    
    “之前劉俊的祟子畢竟事涉眾多勛貴,宜速不宜緩,若是一直拖下去,人心惶惶。恐怕影響重大。雖說這兒的勛臣貴戚多半都是閑散無職,可多年下來姻親門下遍布軍中,如果真的挑起什么事端,那就得不償失了。而且,如今四下里風波不斷,臣今日從應天府衙出來的時候,還有親信人報說沐駙馬家里因故死了一個侍妾,如今那邊家里頭竟是往衙門報官,事情又是一筆糊涂賬。”
    
    “看來是真不得消停了!”
    
    今天把張越找來,朱瞻基原本是想問問外頭情形,順便松乏一下,如今一下子的了那備多亂七八糟的消息,他只覺得心煩意亂。想到自己如今耳目閉塞。若是別人不來告知,他就好比瞎子聾子,他更是心中氣惱,竟是想都不想就沖張越吩咐道:“祭陵之后。倘使我真要坐鎮南京,以后就讓吉祥居中聯絡,有什么消息你及時告訴我,我不想被人蒙騙了去。”
    
    離開飛霞閣。想起剛網朱瞻基的鄭重,張越不禁暗自嘆了一口氣。這位是自小就被當成皇帝培養的,掌控欲自然是非同小可。怪不得當初朱元樟設錦衣衛監查臣下,這歸根結底的原因恐怕就是為了把刑獄大權收回來。
    
    永樂皇帝朱林在這一點上頭更進一步,永樂年間,大臣但凡下獄全都是錦衣衛查辦。大理寺和刑部全都被撂在了一邊。
    
    雖然朝天宮有兩三百間屋子,占地廣大,但官員大多住在習儀亭附近的院子,往往兩三個人甚至是三四個人擠一間。一應伙食都是供給,再加上是齋戒。因此飯食都是米飯稀粥就著蘿卜。一點油星也無。這會兒看著面前的那份素齋,張越實在沒有半點胃口,見章旭同樣是滿臉苦色地扒拉著那飯粒,他不禁荒爾一笑,索性站起身從旁邊的行李找出了一個捧盒。
    
    “都是純素的點心,章大人不如吃這個墊墊饑?”
    
    剛剛張越從朱瞻基那兒回來,章旭一句話都沒多問,這會兒見他把那個八角雕漆纏枝葡萄捧盒遞了過來,里頭都是各色花樣的小點心,他就笑呵呵地說:“到底是弟妹用心,這些都準備得齊全,不像是我家里那口子,準備的都是些咬都咬不動的干糧。”
    
    兩個人各自就著稀粥吃了幾塊點心,又隨口聊了起來,說到明日開始就三日的習儀和齋戒,他們都是面露難色。對于處置公務得心應手的他們來說。這種跪了又拜,拜了又跪的勾當實在是天下第一苦差事,偏誰也不好在嘴上說。言談間,張越更想起自從朱高熾登基之后,張輔擔當的全都是祭告天地那一類的任務,忍不住生出了一個詭異的念頭。
    
    這也就是張輔,倘使換作了那些年紀一大把的老大人們,恐怕難以堅持下來。這要是他,看誰不順眼,不用動其他手段,直接打發那人去祭天地祭宗廟祭社稷祭孔祭山陵,如是一番折騰下來,恐怕那人再好的筋骨再好的精神,就該告老還鄉了。
    
    同來茶陵的不少勛貴都帶了小廝仆從隨身伺候,但文官們誰都不敢那么顯眼,哪怕張越也是如此。和章旭聊了一會,他便鋪床打算就寢,養精蓄銳預備之后那辛苦的幾天。然而,頭才挨著枕頭,他就聽到外頭傳來了一陣大呼小叫,不一會兒,門就被人敲響了。
    
    同樣剛剛躺下的章旭疾步上前打開門,不等外頭的人開口就厲聲喝問了幾句。他是正三品應天府尹,多年身在高位,一旦發怒,那氣勢自然是非比尋常。一通呵斥把那兩個軍士得狗血淋頭,他這才沉聲問怎么回事。
    
    “并非卑職有意驚擾夫人,是剛剛,,剛剛發現有刺客!”
    
    說話的那個高個軍士見張越披衣走了出來,忙彎腰行禮,又補充道:“劉大人傍晚回房途中,忽然被人打了,悶棍。這會兒皇太子有命傳御醫,又讓卑職等餌拿兇嫌。”
    
    聽到這悶棍兩個字時,張越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極其古怪。只既然是朱瞻基下令。他便上前和章旭商量了兩句,然后就放了兩人入內。待一番草草搜查人走了之后,他就聽到章旭感慨了一聲:“堂堂都察院左都御史竟然被人打了悶棍,簡直把這朝天宮變成了市井。不管是誰干的,這一招實在是丟足了劉觀的面子。”
    
    防:看到有人問我何時兩更,我實在答不上來。每月更新從十八萬銳減到十二萬。我這全勤獎五百塊就泡湯了,月票獎幾乎沒指望,稿費也少了好多。可是,我最近真是幾乎被各種沉重的活計給逼瘋了,互召刃”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