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680 雨中祭陵喜驚接踵


   第六百八十章雨中祭陵,喜驚接踵
    
    祭陵之日,天上應景似的飄了些細密的雨珠。有道是煙雨江南。在這等如煙似霧的小雨天中祭陵,自然是別有一番肅穆景象。陳祭儀之后,朱瞻基由東門進殿中拜位,四拜獻酒讀祝文,緊跟著,便是隨行的豐城侯李賢等等眾多文武大臣以及南京諸大臣陪祭。等到亞獻終獻完畢,殿外便響起了禮樂之聲,卻是南京教坊司獻上了祭舞。
    
    拔劍起淮土,策馬定寰區。王氣開天統,寶歷應干符。武略文謨,龍虎風云業初。將軍星繞弁,勇士月彎弧。選騎平南楚,結陣下東吳。跨蜀驅胡,萬里山河壯帝居。
    
    雄壯的《清海宇》之曲中,但只見三十二名舞士左執朱質雉羽的長干,右持朱紅漆柄金妝戚斧,跳起了擊刺之舞。領舞的舞師頭戴黃金束發冠,上結紫粉纓,身穿錦領白絹襯衫,外頭套著青羅大袖衫,腰束涂金帶。腳踏綠云頭皂靴,舞動間遒勁有力,激昂雄壯。
    
    文曲《泰階平》舞者亦是三十二人,演的卻是進退舒揖讓的華夏禮儀。相比武曲的血脈賁張,此舞自然是顯得舒緩優雅,尤其是領舞的兩名舞師都是四十出頭的漢子,一揮袖一抬腿俱是氣度非常,哪怕是最挑剔的禮官也不禁連連點頭。演舞之際,天上的雨突然下得大了,上至皇太子,下至這些舞者,誰也不好尋地方躲雨,不一會兒,眾人原本只是微微潤濕的身上便被大雨澆得通透,最后除了那些舞士,旁人竟是被那瓢潑大雨澆得連眼睛都睜不開。
    
    大雨之中,朱瞻基站得筆直,瞇著眼睛打量著陰沉沉的天空,心中頗有些驚疑。無意中瞥見一旁的欽天監副滿臉惶恐,他便想起行前此人只推測今日乃是小雨,如今卻陡然之間大雨傾盆,于是心里難免不悅,待看見年紀一大把的太子詹事黃福被雨淋得直打寒顫,他更是眉頭緊鎖。他這一皺眉,正好看在眼里的幾個官員難免心中驚悸。
    
    等到祭陵事畢,一干渾身濕透的官員方才跟著朱瞻基離了孝陵。因山陵百步之內不得騎馬乘車,因此從皇太子的金輅到百官的各色車馬。一色都遠遠停在外頭。直到鉆上了自己的車,張越方才長舒了一口氣,慶幸今兒個聽了杜綰的建議坐車出來。倘若是眼下騎馬回去,就算有斗笠和油布雨衣,回到城里那就真正透心涼了。而且,剛剛那一番又是跪又是拜的,他這幾天被折騰慘了的膝蓋已經有些吃不消了。
    
    由于下雨,彭十三索性在車里等著,這會兒三兩下給張越扒下了濕透的衣裳,拿過干布正要幫忙,張越卻一把搶了過去,沒好氣地說:“還是我自己來吧,看你這手勢架勢,服侍人那是決計不成,要說刷馬還差不多。”
    
    “嘿,這種伺候人的勾當我自從交回來就再沒有干過,難免有些手生,刷馬這勾當我卻是天天干。”彭十三笑呵呵收回了手,又從包袱里翻出了一套衣服,“少爺你可真會耍心眼,胡七那家伙分明是個大老粗。也就是一手字比我強,他什么時候就變成你請來的幕僚了?更好笑的是,他那么一打扮,除卻少奶奶和靈犀這樣細心的,別人竟是誰也沒認出他來。”
    
    張越解開濕漉漉的頭發,用干布捂干了水,隨即胡亂在身上擦抹了兩下子。接過彭十三遞過來的那套干爽衣服,他手忙腳亂好一陣子方才換上了。正束腰帶時,聽見彭十三這么問,他不禁沒好氣地說道:“世上人要是都像你這般粗中有細,那別人就沒法活了。你畢竟名頭大,他在外頭不顯眼,有些事情就能幫忙做了……你剛剛說少奶奶,綰妹見過他了?”
    
    “見過了,昨兒個少奶奶特意讓靈犀陪著一塊見了他,晚上靈犀也沒回來,我一大早趕路過來,也沒顧得上問。大約不是什么要緊事,就算要緊,也肯定是少奶奶一個人就能解決的,否則總會讓我捎帶個口信過來。”
    
    “說得也是。”
    
    對自家那位能干的娘子大人,張越自然是放心,當下也不去想這些。此時,外頭的雨越來越大,打在車頂上噼啪作響,張越這輛座車齊頭平頂,通體刷的桐油,這會兒頂上廂壁也就罷了,前頭的幔和車簾卻禁不起淋。因此身穿蓑衣的車夫連忙把車停在了一旁。又從車下的暗格中拿出了早就預備好的棕油絹雨車衣。才剛剛蓋好車子,前頭卻有人用傘護著一位老臣深一腳淺一腳踩著泥水過來,到了車前便扯開嗓子叫了一聲。
    
    “小張大人!”
    
    張越聞聲一看,卻見是陳蕪打傘護著一位年邁老者。認出是詹事府詹事黃福,他不禁吃了一驚,還不及相問,陳蕪就急急忙忙地說:“今兒個雨大,黃老大人的車壞了,漏水沒法坐人,兩個小僮仆也不頂事。這神烈山距離城里還有好一段路,黃老大人年老體衰,太子殿下特命小的找一輛結實的車送他,您若是方便……”
    
    “自然方便!”
    
    張越見車夫急忙放下凳子,又和陳蕪一道攙扶顫顫巍巍的黃福上車,他連忙上前搭了一把手。這一入手,他就感到黃福的身上被雨打得冰涼,連忙沖陳蕪點了點頭,又讓彭十三放下了簾子。好在他這車原本就是高大軒敞,此時多了個人也并不擁擠。聽到黃福又打了兩個噴嚏,他忙勸著老人把濕透的衣裳先換下來,一旁的彭十三又變戲法似的拿出了另一個包袱。
    
    “幸好我家那位還給我預備了一套衣裳,老大人要是不嫌棄,還請趕緊換上。這五月雖是夏天。但大雨澆一場也不是好受的。”
    
    黃福前后在交待了十幾年,和英國公張輔一文一武搭檔默契,后來才換了李彬陳智,最后才是張越的二伯父陽武伯張攸。如今他奉旨回朝任官,但見到昔日那些交舊人卻仍然倍感親切,此時上下一打量,他就把彭十三認了出來。
    
    “當初最險的時候,還是你把我從刀山箭雨里頭背了出來,想不到今天又承了你的情。為了我這把老骨頭,太子殿下還特意吩咐了人,二位又如此周到。實在是多謝了!”
    
    黃福也不拘泥,謝了一聲便在張越和彭十三的一同幫忙下換了衣服。等到在居中坐下,他又拿著布抹了一把臉上頭上的水珠,這才端詳起了張越。
    
    “你就是張越張元節?”
    
    “正是下官。”
    
    正要說話的黃福冷不丁又連著打了好幾個噴嚏,接過彭十三遞來的一沓細紙擦了擦,因笑道:“我和英國公共事過,也和陽武伯共事過,兩位用兵穩重扎實,該出奇時又不拘泥,那時候我便想,名將均出一門,也算是佳話了。誰知道之后看到先帝轉來的一篇交方略,這才知道張家文韜武略盡皆不凡。若無你,恐怕我早就得從那兒回來了。”
    
    張越情知黃福這最后一句指的就是因為他的奏疏,鎮守中官馬騏方才灰溜溜地回來,交那邊的文武都少了掣肘,于是忙謙遜了兩句,卻是決口再不提此事。因見黃福面帶倦色,他惟恐人在這里受了傷寒,又吩咐車夫加緊趕路。好容易顛簸了半個多時辰到了城中,他卻發現這位老尚書已經沉沉睡了過去,一試額頭卻發現仿佛有些發熱。
    
    因黃福隨朱瞻基下江南,在南京并無府邸,隨行兩個小僮仆既然陳蕪說過不中用,料想這時候也未必伺候得好,再說太子差人把黃福送來,說不定還有別的考量。因此他想了想,還是把人先帶回了自己家,一面叫人請大夫,一面讓煮了一大碗紅糖姜湯喂其服下,又打發了人去那些隨行官的臨時官署去報信。好在大夫診斷并無大礙,傍晚時黃福就醒了過來,他坐了一會,便留了彭十著說話。
    
    他已經七八日沒有回來,因此這會兒一進門,看見一個人影飛也似地撲了過來,就順勢一把抱了。打了個轉才把人放下地。見杜綰帶著人迎了上來,他便擺手吩咐她們不用多禮,這才輕輕用手揉了揉兒子的小腦袋,問了家里這些天的情況。
    
    “其余的也沒什么,大多是雞毛蒜皮的勾當,只胡師傅找過你一次。另外,寧姐姐和敏妹妹一塊寫了信過來,都是說些京城的瑣事,并沒有什么要緊的。只有一件事得告訴你一聲,顧家表兄的婚事定了。”
    
    張越才坐下來,剛從崔媽媽手里接過那盞茶,聽到最后一句話時,他險些沒拿捏住那茶碗。手忙腳亂地把茶碗放下,他趕緊看著杜綰問道:“小七哥這次竟然動作這么快?平日我也不知道打趣過他多少回,爹爹也多次過問,他卻始終不松口,這一回終于開竅了?話說也是,他如今授了翰林院修撰,最是清貴不過的職分,這次結親的是哪家名門閨秀?”
    
    “是他師的侄女。”看到張越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自己瞧,杜綰不禁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不是楊學士,是金學士的侄女。此次會試顧家表兄能中次席,便是金學士力爭,殿試亦然。雖說這該要避嫌,但楊學士對皇上奏了當初顧表兄父親對其有恩的往事,皇上也嘉許這段師生嘉話,所以后來特意問了楊學士可有佳女,誰知楊學士家卻沒有適齡千金,偏巧金學士家里有一位,于是皇上欽賜了表里十端以助婚資,皇后更賜了好些首飾。”
    
    聽到這里,張越不禁長長舒了一口氣。無論房陵還是顧彬,雖然還不能說是大器晚成,但比起他來說,那道路總是走得格外曲折一些,如今卻總算是漸漸圓滿了。兩人娶妻一個是寒門,一個是儒家,雖未必見過自己此生的另一半,但料想都是不會差的。可是,等聽到這欽賜表里以及皇后賜首飾的時候,他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當年和杜綰的婚事。
    
    他的恩師兼岳父那會兒也沒什么錢,要不是杜家本族助了好些,朱瞻基又命人悄悄送了好些首飾,成婚的時候總少不了閑話。只顧家畢竟清貧,金幼孜圣眷雖好,可也不像楊榮那般家境富裕,這一對成婚之后,就得靠顧彬那點微薄的俸祿過日子了。
    
    不管怎么說,因為這件大喜事,張越自然是眉開眼笑。等見了胡七,得知京中那么一番情形,他方才收了些喜色。但是,傍晚孫翰回來之后,他少不得又提了顧彬的事。聽說曾經見過幾回的那個冷漠少年中了榜眼,又娶了金幼孜的侄女,孫翰不禁嘖嘖稱羨,末了又嘆息了一聲。
    
    “娶妻上頭我不羨慕他,那么多同輩人中,我家娘子已經是一等已的賢惠了。我只是想,倘若我能一直在國子監中呆下去,說不定也能上科場去考一考,也能有金榜題名的這一天……咳,人一生中機會多選擇多,既然當初我都選了那條路,也就沒什么好后悔的。唉!”
    
    兩個早年就結下交情的摯友你眼看我眼呆了一陣子,繼而便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天晚上,兩家人合在一塊吃了一頓飯,張越和孫翰哥倆明日都有假,少不得頻頻舉盞,竟是喝得酩酊大醉。他們倆固然是喝痛快了,杜綰和張怡卻忙了好一通,直到三更才歇下。
    
    次日一大清早,一貫作息準時的杜綰迷迷糊糊剛醒,就聽到門外傳來了砰砰砰的敲門聲。心中奇怪的她忙掀開袷紗被坐起身來,這才聽到了小丫頭開門睡眼惺忪問話的聲音。她才撩開外頭那一層青紗帳子,就看到一個人影撞開竹簾子沖了進來,竟赫然是崔媽媽。
    
    “不好了,不好了!家里打發人來,說是三老爺,三老爺得了急病!”
    
    張越此時也被那敲門聲驚醒了,原本還懶得起來,可一聽到這聲音,他不禁一下子竄了起身,盯著崔媽媽厲聲問道:“你說什么?”
    
    “少爺,是高管家親自急匆匆地趕了過來,說是三老爺重病不起!”
    
    ps:那次跟人開玩笑,大神搶月票,那是為了爭面子,錢是其次。至于俺們這種,壓根不在乎什么面子,錢最重要,如此反而不會傷了和氣……月底了,嚷嚷一聲月票,貌似這個月距離前幾名差距不大的說,所以恕我顧不得之前的厚臉皮話了,能搶到就是一千塊啊……。。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