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690 不甘心


   到南京以及沿涂傳來的消息點后。漢王府卜下亡玄緊穆吧販地動行,把山東官道沿線的所有巡檢司都組織了起來嚴密篩查,就是為了能截住太子朱瞻基。所以,王斌此前對枚青事前的未雨綢繆還佩服得緊。畢竟,他并沒有想到。那些只管轄著區區幾十名弓兵役民,不過從九品的巡檢司巡檢,在這種緊要關口竟然這么有用。
    
    因此,越是相信這樣的布置,他此刻越是覺得不可思議,呆了一呆之后就對著那親兵氣急敗壞地低聲斥道:“德州到京城兩條路,一是從德州到靜海天津,然后到京城;二是從德州到涿州再到京城,可不管哪條路都得得經過德州!這一路巡檢司盤查得那么嚴密,連一只蚊子都飛不過去!就算他繞道走河南,河南那邊也早就布下天羅地網了!再說了,左都御史劉觀走的便是運河水路,要是那位主兒走水路,先走一步的他不會沒察覺到!”
    
    “可那是錦衣衛內線送來的消息,不會有假!那邊還捎話說,太子就是把張越當替死鬼來著,哪怕扣下了他,到時候朝廷哪里會管他的死活,反到是咱們得罪了英國公!”
    
    聽到錦衣衛內線這幾個字,王斌頓時啞口無言,可聽到后一句替死鬼和得罪英國公,他不禁恍然大悟,頓時惱火地冷哼一聲,極其不甘心。見張越抱手而立。他好容易方才擠出了一絲笑容:“看來今次張大人是不會上王府做客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強求。只不過,我倒是有一句話想要奉勸,你張家已經是這般權勢赫赫,你哪怕是忠心耿耿,功勞越大,上頭越是疑忌,到頭來別辛辛苦苦卻是一場空!我言盡于此,你就好好斟酌吧。”
    
    撂下這話,他便高聲喝道:“留下東西,咱們打道回府!”
    
    不過是須臾之間,這群黑衣騎兵就留下幾箱東西,旋即猶如潮水一般退得干干凈凈。這下子。剛剛還全神皆備的家丁們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彭十三一拍馬股上得前來,見張越仍是若有所思地望著那邊,便嘿嘿笑道:“怎么,少爺被他那番話說動了?”
    
    “我哪里就這么不中用!”張越哂然一笑,隨即頭也不回地說,“為人處事,知足者常樂。他又不知道我的打算,拿這禪勸庸人的法子勸我,又怎么入得了我的耳朵?時候不早了,你去把人都整備一下,趕緊出發!”
    
    “咱們走天津,還是走涿州?”
    
    “走涿州。”
    
    言簡意核地吐出三個字,張越算了算一來一回的時間,料想朱瞻基應該已經和京城來迎的大隊人馬會合了。走天津比走涿州距離短得多,但老謀深算的袁方既然為朱瞻基選擇了后一條道,恐怕是已經發現了某些端倪,比如說,天津三衛中有軍官和漢王勾連。
    
    不單單是天津三衛,恐怕那號稱十余萬的京衛之中,也不知道卑多少人已經約為漢王羽翼。不滿一年便連喪兩位皇帝,朝堂民間無數人都會心懷恐慌。既然已經露出了動蕩不安的苗頭,正需要快刀斬亂麻將其壓下去。只希望漢王這回能光棍一些,不要拖泥帶水。
    
    正如張越所料,當他抵達保定府時,前頭就已經傳來消息,道是夏原吉奉遺詔于良鄉迎接。皇太子已經受大行皇帝遺詔,正快馬加鞭地往京城趕,所有人都平安無事。
    
    朱高熾留下島呂駕崩,張皇后雖說心中悲慟,但乾清宮仍是飲食如常儀,絲毫沒有露出任何天子駕崩的端倪。深宮內務有朱寧料理,她也無心去考慮嬪妃那兒如何,只把一切心思都投在了政務事宜上。朱高熾臨終前吩咐太子未歸前由她處分朝政,但她更關切的卻是北直隸和山東河南接壤處是否太平。太子是否能平安回來。一直等接到朱瞻基派人送來的信,又讓錦衣衛護送夏原吉到良鄉,她提著的心思這才完全放下,也總算有了余暇注意其他的事。
    
    此時此玄。她面前的大案上便擺著幾本薄薄的奏折自黃福歸來之后,交南便又恢復了動蕩不安的局勢,屢有土人暴亂,官兵屢剿仍是不盡;二是塞外蒙古諸部虛戰不休,先是瓦刺三部混戰連場,再是阿魯臺殘軍想要漁翁得利,打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之后。竟是四部同詣大明使節要求主持評理;三是廣西大藤峽蠻賊叛亂,當地布政使向朝廷請兵請援。倘若說前兩樁還不必朝廷額外用兵,那么第三樁卻是一定得派兵的。
    
    可是,須知眼下朝廷最重要的用兵之地卻是另一個一漢藩不平,天下難寧!想到這里,她便囑咐將這些軍務下五府合議。
    
    三樁軍務都是兵部上奏,同時本就抄送了五軍都督府。前些日子五府上下全都在忙著梳理京營京衛事宜,誰都沒顧得上外頭的事,這會兒聚在一塊看到這些,脾氣最直爽的柳升不禁眉頭大皺,沒好氣地說道:“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工夫去管這些雞毛蒜皮的事?”
    
    見包括張輔在內,誰都不吭一聲,他不禁惱火地站起身來:“咱們都是戰場上打滾出來的漢子。別學那些粘糊糊的文官!這幾天來,我就不信大伙兒這家里沒有說客上門!我是把人都直接打出去了,什么名將勇將,那位二十年不上戰場。還能剩下幾成功夫,有什么好怕的!就是因為各位這種不明不白的態度,皇上才會偏信那些文官,把咱們撇在一
    
    別人都只是把事情放在心里,柳升這么一嚷嚷出來,包括張輔在內的每一個人都尷尬不已。寧陽侯陳恐見張輔不言聲,只好站起來打圓場,于是,眾人草草商量了一下這三樁,最后便得出了大概的方略:交趾那邊請老尚書黃福回去安撫;塞外則是等朝使回來再說;至于廣西大藤峽諸蠻,那是從洪武朝開始就沒消停下來的地方,由先頭曾經鎮守過貴州的鎮遠侯顧興祖帶兵前去剿滅,那就足夠了。
    
    各自散去的時候,張輔看到柳升滿臉不悅,便叫住了他。兩人同僚相交多年,一位是四征交趾當朝功勛第一的世襲國公,一位是五從出塞寵信在列侯右的世襲侯爵,如今在新朝一為太師掌中府,一為太子太傅掌右府,都差不多是人臣極致。這會兒一同上轎而行,柳升卻一坐定就沒好氣地丟出了一句話。
    
    “英國公,你如今才年過五十,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怎么偏學那些文官老夫子?”看到張輔只不動聲色,他一時按捺不住心頭惱怒,竟壓那轎桌,幾乎站起身來,“剛剛消息送了回來,說是太子殿下在良鄉受了遺詔,這會兒正往回趕。其他的我都不說,當初皇上大漸這么要緊的時候,憑什么我們這些武臣一個。都要說皇卜病重。你悔危受命,帶著大伙兒把整個京城小四優如鐵桶一般,可到了那緊要關頭。居然還是信不過咱們
    
    “這些話都不要說了。”見柳升越說越起勁,張輔只得打斷了他。見這位從前最得信賴的安遠侯滿臉不服,他便加重了語氣說,“你不必拿這些話來試探我。今非昔比,我等都已經顯貴了二十多年,已經沒什么上進的地步了0是那些未達極致又不掌兵權的文官容易讓人信賴,還是我們這些手握重兵聲威赫赫的武臣能夠讓人放心?”
    
    “英國公的意思是,咱們的好日子就這么過去了?”柳升粗中有細,也知道審時度勢,這才能從區區百戶一路擢升至如今的地步,可這并不代表他甘心當一個如魏國公定國公那般沒實權的勛貴。恨恨地坐下身子,他忍不住咬了咬牙,“還是今天我那番話,要是真到了要拿下那位主兒的時候,我就主動請纓!我就不信立下這等戰功,我還不如那些文官!”
    
    張輔沒想到柳升竟是生出了這樣的想法然而,這也是他曾經有過的念頭。自漢唐以降,武臣執政的弊端早就為世人所知,于是洪武帝那會兒才會對功臣大舉屠刀。他們這一批人幸運的是遇到了朱林這樣知人善任的皇帝,但問題是,家族是要承繼下去的。他可以放棄大權,但若是子弟后人只能守著虛爵,再無真正顯達的機會,那才是他最不能忍受的。
    
    等柳升下轎之后,張輔卻并沒有吩咐回自家府邸,而是命人改道往武安侯胡同的陽武伯府。八抬大轎悠悠在西角門前停下,立復有門房飛也似地迎了出來。在武臣不的坐轎的禁令下,整個京城能夠坐著這樣大轎的人,也就只有當今皇帝欽賜暖轎涼轎各一的張輔了。
    
    “英國公,大少爺二少爺眼下都還在軍中,四少爺如今選了翰林庶吉士,也不在
    
    “悼弟可在家中?”
    
    那年輕門房是之前張信從開封張家老宅派過來的世仆之一,因此想當然地覺著張輔此來必是尋哪位少爺交待事情,此時聽到這一句,頓時愣住了。好在他還機靈,趕緊連連點頭道:“三老爺自然在家,只是他病情才稍好轉一些,這會兒大約正在三少爺的書房自省齋。”
    
    張輔點點頭,擺手示意不用引路,自顧自地繞過前頭的大影壁,徑直順著青石菌道往里走。穿過幾處穿堂夾道,他就進了院子,見一個小廝正在書房廊下打盹,他也不出聲,上了臺階便打起了門前的竹簾子,隨即輕輕咳嗽了一聲。
    
    張悼正背對著門口,架前發呆,聽到這咳嗽立刻轉過身來。一看到是張輔,他頓時大吃一驚。連忙快步走上前“輔大哥,您怎么來了?”
    
    “高泉不在,這家里那些下人倒是奸猾,我說不用通報,他們就真的一聲不吭,要是別個進來,撞破你這所謂重病的隱情豈不糟糕?”張輔見張悼苦笑一聲,又請自己坐。他便嘆了一口氣,“你的苦處我知道。雖說嬸娘臨終前做了那么多安排,就是希望你們三兄弟不要分家,但世上無不散的筵席,你也不好大刺刺地事事指手畫腳。”
    
    張悼并不想提這個話題,此時連忙枰岔道:“輔大哥今天來有什么要緊事?越兒還不知道哪時能回來。赳哥兒他們這幾天也都在外頭。晚上未必能回來。”
    
    “今天我不找你的兒子侄兒。只尋你說話。”看到張綽一幅意料之外的模樣,張輔不禁笑道,“怎么,我找你說話很奇怪么?外頭的人看到的都是你兒子,你這個當爹爹的與他同時中進士,反而籍籍無名,也就只有你方才沒事人似的。
    
    越哥兒固然聰敏能干,但要不是有你這樣的父親撐著,他也不會這樣順當。當父親的當到你這個份上,還真是稀罕。”
    
    經歷過一事無成被人瞧不起的日子,張悼的心態向來很平和,此時便不以為意地笑了笑:“我只有這么一個。兒子,他自己知道爭氣上進,我還有這么不滿意的,自然只有盡全力替他解決了所有后顧之憂。再說,憑我自己的能耐,哪能這么快在丁憂之前就升了正五品?”
    
    “好好,你這個父親甘之如據就好!之前為了隱秘,我只能用你重病的借口,要說我這心里也過意不去。”張輔啞然失笑,這才正色說出了皇帝駕崩的實情,見張悼竟是有些呆了,他又把自己的那些顧慮想法一一抖露了出來,最后嘆了一口氣,“太子歸京,越哥兒必定功不可沒,太子登基之后也會更信賴他。我打算到時候自請解兵柄,但在此之前若是漢王謀逆,我想請兵前去討伐。”
    
    “萬萬不可!”
    
    從來對張輔言聽計從毫不違逆的張悼此時卻下意識地開口阻止,見張輔盯著自己瞧,他不由得垂下頭去,好半晌才誠懇地解釋道:“輔大哥,漢王終究是諸勛貴的昔日袍澤,這率兵討伐于私便不妥。于公而言,朝中文官對于帶兵將官必會存有疑忌,臨陣換將抑或是臨陣疑將決計不可避免,到了那時候豈不是處境更尷尬?恕我說一句,太子登基,里外少不得有小人懷二心,不親征不足以震懾內外,您不如請皇上親
    
    這些天來,這個。念頭始終困擾著張輔,今天還是因為柳升提出,他方才第一次說出來。然而,細細品味著張綽說的這番話,他不禁自失地搖了搖頭:“看來果真是我錯了。到頭來還是難脫武將習氣,總喜歡用這種廝殺的方式證明自個兒”今天安遠侯柳升還問大家是否有說客登門,我真想如實回答他一個都沒有。今時今日,我這個英國公已經是太師兼中府都棄,縱有人來游說我。還能拿出什么更有力的東西?我不是為自己,只是覺得不甘心!看著越哥兒一步步上進,我實在是不想天賜將來當一個富貴閑知”
    
    就在這對堂兄弟對坐無言的時候,一個人影忽然撞開了竹簾沖了進來,竟是之前在廊下打盹的那個小廝。看到張輔在這兒,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旋即連忙稟報說:“老爺。英國公,外頭大街上都嚷嚷著,錦衣衛護著太子殿下進京城了!”
    
    :以不到二十票的微弱優勢贏了上個月的角逐,很激動,很慚愧”本來今天想加更的,問題是從今天開始,漫長的會議周期又要開始了,所以很可能力不從心!不過,俺會以高亢的情緒把這段戲寫好,畢竟,這是某些人的謝幕了!最后。順便求一下月初的月,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州,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