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705 孤掌難鳴


   灶,東布政使司歷史悠久,此處西漢時為南越王宮苑。隋先廠洲刺史署,唐為嶺南東道清海軍節度使府,南漢為離宮,宋為廣南東路經略安撫使署,元為廣東道宣慰使司都元帥府。明初為廣東行中書省,到了洪武九年,這才改作了如今的廣東承宣布政使司。同一塊地基上。承載了歷朝歷代的眾多建筑痕跡,也算是極為罕見了。
    
    布政司衙門之外有三座牌坊,南曰“承宣”東回“豐樂”西曰“泰和”從八字墻入衙門正門,便是月臺和懸山頂筒瓦九檐梁架的五間公堂。公堂上懸著洪武年間參知政事汪廣洋所寫的匾。恰是“宣德”二字,只如今重了明年的宣德年號,因此衙門中早就在籌備著換一塊匾額。除了公堂之外。衙內還有泊水廳三間兩廈、后堂五間、穿廊一座、儀門三間、三門三間、東西司房四十六間等等數百間屋子。
    
    和其他衙門一樣。這里也同樣是前衙辦公,后衙住人。三門之內有公癬三所,如今右布政使項少淵占去了一座,參政徐濤占去一座,余下一座最大的便留給了張越。如今一家人全都搬了進去,自然少不得灑掃收拾。張越此時一進門,便聞到一股好聞的香味,再一看卻是崔媽媽正拿著一小**東西往靜官和三三身上倒。兩個小家伙都在死命掙扎,那臉上委屈極了。
    
    “這是怎么回事?”
    
    “咱們的大老爺回來了!”正箱子的杜綰扭頭瞧見張越,當即站起身笑道。“你好大的威風,好大的煞氣,剛剛那些個人來幫忙收拾,個個都是一副提心吊膽的樣子,仿佛咱們會吃了他們似的!得知你回來的消息更好,一幫人全都面如土色,躡手躡腳溜了干凈!剛剛崔媽媽出去轉了一圈。倒是聽說了你的新外號,如今改作了張殺頭!”
    
    “爹爹要殺誰的頭?”
    
    見兒子從崔媽媽的手下掙脫出來。一溜煙跑到旁邊扯著自己的衣襟下擺,卻是問了這么一句讓人哭笑不得的話,張越不禁沒好氣地彈了彈他的腦門。這才無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不管什么年頭,都有的是要錢不要臉,要錢不要命的人,他們哪里怕殺頭了?你不知道。今天我到懷遠驛走了一趟,結果恰好遇到有人拐賣良家女子,打算賣給番人。”
    
    張越把今日原委一一道來,杜綰臉上的戲誆之色頓時沒了。就是崔媽媽也忍不住雙掌合十念了一句佛。見主人們都沒說話,她忍不住念叨說:“真是作孽。都是自家生養的孩子,賣給別人家做活已經是迫于生計,誰會舍得往海外賣?我曾聽家里親戚說過,嶺南福建等地拐賣孩子的向來最多,若是照此來說,廣東也是嶺南了。恐怕那孩子還真是被拐騙的。”
    
    “崔媽媽說的不錯。我也覺得此事多半屬實。我初來乍到,雖說收押了徐大牙。但也得提防人和她互通消息造偽證蒙混過去。有道是強龍不壓地頭蛇,這閻王好過,鬼卻是難纏。我在廣東全無根基,一應事務畢竟要靠那些布政司的屬官,倘若他們聯合起來,我總不能一味強壓。所以今日我雖說雷霆萬鈞把人押了回來,卻是交給了理問所。須知各司其職,雖說司獄也是布政使的職責,可初來乍到就越過理問所,日后更是孤掌難鳴。”
    
    說了這話之后。張越就在杜綰身旁坐下,又勾手把靜官叫了過來。卻是抽了幾首古詩讓兒子背誦。見他一板一眼背得嫻熟,他不禁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時候,崔媽媽又湊趣地笑道:“少奶奶沒事就教他誦念這些,如今唐詩三百首他幾乎都背齊全了,字也認了好多。在京城呆的那幾個月,還有三小姐常常拿著書過來教導。靜官就是想偷懶也不成”。
    
    知道自己的妹妹就是那么個。執拗的脾氣,張越不禁莞爾,當即也就不再考較,又拉了女兒過來,逗著她咄唯呀呀地說話取樂。這時候,秋痕和琥珀一同進了屋子。見禮之后,秋痕用手絹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忍不住埋怨道:“都說廣州最熱,我從前還不信,如今總算是體會到了。這屋子里根本呆不住。只要微微一動就是一身汗。咱們那些衣裳都太厚實了。”
    
    看見靜官上前拉著她的衣襟下擺笑嘻嘻地問好,她立刻蹲下了身子,仔仔細細瞧了一遍。又噢了噢鼻子,便睜大了眼睛問道:“靜官身上擦了什么,味道奇怪的很。和咱們從前用的花露似乎不一樣,不是茉莉。也不是桂花玫瑰。”
    
    “是金銀花。聽說里頭還加了甘草,主料還是玫瑰花露。
    
    杜綰說著便吩咐崔媽媽打開旁邊那個小匣子。給了秋痕和琥珀一人一**,“之前衙門里那些官眷誥命一同過來,除了本地特產之外,就是送了好些各式各樣的花露。這里不比京城,潮濕悶熱,蚊蟲等等原本就多,所以這些花露不但為了除味,還有祜汗驅蟲的效應。我這里林林總總收了十幾**。想著靜官和三三都已經熱得捂出了痱子,就給他們先用了,你們也拿去用著試一試。”
    
    秋痕和琥珀連忙謝了,而張越也好奇地拿過一個瓷**,打開蓋子聞了聞,確實是網剛聞到過的那種味道。不得不說,后世的女人雖說****罐罐多,卻遠遠比不上如今這些純天然的東西。花露是自己蒸出來的,胭脂水粉是自己淘制花汁子制作,至于那些香水。每家每戶幾乎都有獨特的方子,他的母親孫氏和妻子杜綰在這上頭也都有些心得。
    
    愛美之心。原本就是女人的天樓
    
    “咱們當初是用錫做甑,加花加香骨蒸花露。這兒卻是用銅鍋壺,旁邊設一道槽。上頭是盔狀的錫蓋子,蓋子上盛冷水。鍋底上擺一個一寸高的架子擺放那些金銀花甘草和花瓣等等,然后放在灶上蒸露。下頭沒水上頭有水,卻一樣能取花露。這叫做干蒸法”
    
    見崔媽媽說得頭頭是道,顯然是和其他人取過經了,秋痕緊挨杜綰站在那兒,臉上極其專注,而琥珀卻沒留心聽這些。而是坐在小撫子上抱著三三玩要,張越不禁啞然失笑,索性悄悄站起身來。到了琥珀身邊。他輕輕拍了拍肩膀,隨即當先出了屋子。沒多久,琥珀便打起簾子跟了出來。
    
    蜘今咱們已經到了廣州。你若是愿意,隨時可以去海南。這兒不像京城,有那么多事情需蝶制理,所以平日你不妨和老彰靈犀塊出去逛逛,也好打聽一消。
    
    琥珀沒有去問張越到時候是否陪著去,畢竟丘家已經走過去式了,如今蝸居海南。地方官極有可能會派人盯著。倘若張越和她一塊去。到時候出了什么事情。局面恐怕便會滑落到另一個深淵。因此,她沉默了一會,終究還是忍不住問道:“彭大哥和靈犀姐姐都知道了?”
    
    “我對大堂伯說了張越想起離京前去見張輔時的那番促膝長談。便點了點頭。“你祖父雖說北征兵敗,但在靖難的時候畢竟是功列第一,靖難軍中的將領眾多都承受了恩澤。大堂伯初封信安伯,也是你祖父和東平王鳴不平。說是張家父子兩代功高,不可因私親故薄其賞,這才在永樂三年得以封新城侯。倘若不是得了侯爵。他也未必能從東平王征交趾。所以,他心里一直感念。我也是之前才知道,這些年他和不少勛貴往丘家送過不少東西,只是都是托當地官員轉交,不敢有太多往來。得知你的事情之后,他便說到時候讓老彰陪你去
    
    見琥珀默然不語,他便繼續說道:“靈犀跟著你,也能方便一些,她為人處事穩重精干,就是遇到什么也能遮掩過去。我這布政使若是能脫開身。抑或者是找到借口,到時候也可以陪你走一遭,一切看情形再說
    
    雖然張越承諾過。琥珀也知道他言出必行,但他做到這樣的地步,甚至對英國公張輔罷事情挑明,無疑為她免除了將來可能發生的任何麻煩。憑借英國公的權勢,當初或許殘留下來的妹絲馬跡也必定被掃除得干干凈凈。
    
    但是,她只想回鄉眼,那一眼過后,從此之后,她便和那個丘字再也沒有任何關系。祖父丘福當年支持的是漢王朱高煦,僅憑這一點,如今的皇帝不因此再次遷怒丘家。這就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她不想再讓自己的事牽扯到那個已經淪落到底的家族。
    
    良久。琥珀才深深屈膝行禮道:“多謝少爺。”
    
    “說什么謝字,對了,”張越忽然想起今天那個死活不肯說出姓氏的藍衣少女九娘,略一沉吟就問道,“丘家是被遷徙到了瓊州府澄邁縣?”
    
    琥珀不知道張越為何突然問這個,愣了一愣方才點點頭說:“沒錯
    
    “應該不會這么巧才是,”張越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想,最終還是覺得此事應該沒什么關聯,遂改口說道,“瓊州府多黎族,雖說朝廷用了以峒管黎的策略。澄邁縣似乎也是熟黎聚居的州縣之一。過些天我讓人尋一個妥當的黎人向導,到時候那這一路好走一些。你也收拾收拾,隨時預備起程。唔。還是這樣,陸路不方便,不如等到廣州市舶司開海。你們坐船走。”
    
    除去交趾。廣州布政司在天下十三布政司中向來處于中游水平,每年上繳的夏稅秋糧都是處在中間的位置。洪武年間由于嚴格的海禁,唐宋年間曾經繁盛一時的廣州蕭條了許多。直到永樂帝重開市舶司方才恢復了元氣。布政司雖說和市舶司互不相干。但番人番貨的交易也給他們帶來了不少財源,因此,對于天上掉下來的這么個左布政使,眾人自然少不得合計。
    
    布政司后堂的徐家官癬書房中,這會兒齊集了整個衙門大半屬官。由于乃是中等省份。布政司設左右參政各一,左右參議各二,底下還有經歷司、照磨所、理問所、司獄司”,林林總總的屬官加上雜職,少說也有二三十人。
    
    由于官癬吏舍有限,大多數人都住在衙門外頭。這會兒由于要掩人耳目。屋子的房門窗子都關得緊緊的,而由于南方不好儲冰,房間里盡管悶熱難當,眾人只得人手一把大扇子,啪吠啪撻的聲音不絕于耳。
    
    “徐大人。雖說這回下獄的只是一個小角色,但牽一發而動全身,萬一那個徐大牙攀咬出什么了不得的事,咱們豈不是平白遭殃?這個。殺星一來就是下馬威。當咱們都是好捏的擇子,我看得給他點顏色看看。否則他只怕會變本加厲。”
    
    “我看你還是省省事吧,就像你說的,只是個小角色。那般緊張做什么,按照他的意思該殺就殺該打就打,何必小題大做?人家是皇上親信,真正殺過人的。只要不是真惹到咱們頭上,還是以不變應萬變的好。把本國人賣到番邦本就是犯忌的,何必幫那個利欲熏心的人!”
    
    “劉老弟你這是在指桑罵接?”
    
    “劉老弟說誰大伙兒自個都清楚。這收受番人的孝敬禮物不要緊。為他們關說人情也不要緊,可悄悄地把本國人賣到番邦,在座的大多數人,包括我在內,可都是不會干的!既然干的只是一個人,那怎么也連累不到別人,咱們何必在乎這備一丁點小事!”
    
    眼看來商量事情的眾人卻冷嘲熱諷內斗了起來,徐濤只覺得一陣頭大。只是。他雖說官階高,可資歷還壓不住眾人,因此只能站起來打圓場,好一眸子才讓眾人安靜了下來。這時候,他就換上了自信滿滿的表情。
    
    “那個女子是否被拐賣,這事情就先不說了。此事歸理問所管,他一個布政使要是大肆株連,咱們這些參政參議都不答應,他就算圣眷再好也撐不過去。他來當廣東布政使,是為了熬資歷回京,不是為了來大開殺戒的。只要大家在此期間別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他找不到由頭就沒事了。各位想想,他回回到外頭都是有人相助,這次卻是孤掌難”。
    
    此話一出。眾人不禁精神大振,彼此對視了一眼就齊齊點頭。張越在山東有都指揮使劉忠,下江南和去宣府興和都有京營隨行,前次安撫山東也是劉忠隨行,此次仲是貨真價實的一個人下來。廣東都司的都指揮使李龍昔日鎮守西寧,和張家沒有什么關系,沒有親朋故舊撐腰,他們還有什么好怕的?
    
    口:昨天去看了電影《羅賓漢》,除了一貫外國大片的場面等等,俺最大的印象就是那會兒英國法國好窮啊!城堡王宮都很破,國王看著也不咋的”那時的中國貌似是富庶的南宋,比歐洲先進好多。當初領先那么多。現在卻”唉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