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710 為虎作倀痛心疾首


   第七百一十章為虎作倀,痛心疾首
    
    深夜。黃埔鎮西南的許家客棧。
    
    由于地理位置不佳。這里的生意比鎮上其他客棧要差了許多,但這天晚上卻破天荒地掛出了表示客滿的紅燈籠。客棧中的門板已經全部放下,掌柜在客人的“吩咐”下,早早都躲回了屋子里頭,只有幾個老少伙計還根據吩咐各處忙活。大堂和東西跨院林林總總站了十幾二十個壯碩精干的護衛,在幾盞油燈昏暗的火苗下,赫然能看到他們左腰上挎著的腰刀。
    
    東跨院的正房中,八瓣蓮花狀的銅質漏壺眼下正忠于職守,一滴滴的清水掉落在銅盤中,激起了一圈圈漣漪。原本陳設簡單樸素的屋子這會兒已經換上了全新的一套行頭,那些尋常杉木所制的家具上套上了各式各樣華美的布套綢套,顯得干凈整潔。深紅色的簾子后頭,秦懷謹正一手支頭半夢半醒地靠在太師椅上,忽然頭也不抬地問了一聲。
    
    “人怎么還沒回來?”
    
    旁邊雖然有兩個人伺候,卻沒有一個人敢吱聲。就在秦懷謹倏地睜開眼睛想訓斥人的時候,大門猛地被人推開,一個身著玫瑰紫大團花潞綢衫的年輕人快步走了進來。到了近前,他匆匆忙忙行了個禮,隨即低聲說道:“父親,一切都已經料理妥當了!”
    
    秦懷謹長長舒了一口氣,又擺擺手吩咐兩個小廝退下。待到大門完全掩上。他才坐直了身子鄭重其事地問道:“你確定已經好好查看過,決計沒有閃失?”
    
    “父親,您就放心好了,我替您辦事難道還是第一次,哪一回不是妥妥帖帖?”秦懷謹的養子秦儀上前在他身邊站定,又躬下身子壓低了聲音說,“這每年端午節賽龍舟都是廣州府的一樁大事,這民間的賭戲更是熱鬧。為了這個,我還特意去下了千貫青蚨的重注,若是贏了,這便是五千貫錢。民間這種閑話傳得極快,到時候誰都會以為您是想借此撈一把。”
    
    聽到這話,秦懷謹立時皺了皺眉。養子這計策利用的是他愛財如命的名聲,他自然是有些不快,可是,比起自己的安危來,這區區一千貫錢自然不重要。因此,他最終還是點了點頭:“也罷,多花點錢財消災,只要事情能妥當就好。對了,那幾個黎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過是幾個用來送死的小角色,父親不必放在心上。”
    
    秦儀打了個哈哈搪塞過去,又說明天乃是要緊關頭,死活勸了秦懷謹早些就寢。親自鋪床疊被把人伺候上床了,他就放下了簾子,快步走出了門,又囑咐那兩個小廝進去伺候。等到回到了西跨院自己的屋子。他打發了門口那個正在打瞌睡的小廝,一個人進了屋子。反手掩上房門,往前徐徐前進了幾步,他這才深深吸了一口氣,得意洋洋地咧開了嘴。
    
    “五少爺。”
    
    正沉浸在無限幻想中的秦儀聽到這熟悉而又陌生的稱呼,一下子睜開了眼睛,見床邊上閃出來一個伙計模樣的人,他不禁沉下臉斥道:“老安,大半夜的,誰許你隨隨便便來見我?”
    
    “外頭守衛太多,小的生怕驚動了他們,只能裝扮成伙計躲在這里,情非得已,還請五少爺恕罪。”老安見秦儀自顧自地點燃了燈,卻是看也不看他一眼,只好屈膝跪倒在地磕了個頭,“五少爺,是家主派小的前來問話的。五少爺投在秦懷謹門下也已經多年了,如今新君登基政令大變,就怕上頭有什么變化,還請五少爺多多謀劃。不要忘了自個的身份。”
    
    秦儀一手掌著燭臺走到床邊,聽到最后一句話時頓時臉色大變。回過頭來瞧了瞧老安,見其跪在地上并未抬頭,他這才轉身先放下了燭臺,竟是懶散地伸了個懶腰:“這事情我知道了,你回去稟告一聲二叔,就說我會盡力而為。這么多年都等了下來,也不在乎這一時半日,他得耐心些。秦懷謹是個老狐貍,這些年我從來不敢提這些,但如今替他辦成了好些事,再過一些時日,我就有把握說動他往宮中通路子。宮中近臣中貴是換了一撥,可他為了自己的位子也用了不少功夫。”
    
    見老安挪動雙腿站了起來,卻仍是沒有離開的打算,他便沒好氣地說道:“還杵在那兒干什么?趕緊走,要是讓人瞧見,你讓我這日后的戲還怎么演?”
    
    和一身體面衣裳的秦儀相比,老安一身粗布衣衫,手邊上還掛著一條干凈軟巾,配合著臉上的凄苦之色,瞧著赫然是一個干慣了跑堂的老伙計。此時此刻,見秦儀別轉頭再不理會自己,他面上閃過一絲猶豫,最終仍是把心一橫問道:“五少爺,小的斗膽問一句,您讓咱們千辛萬苦送來了幾個黎人,究竟是為了什么?”
    
    “我的事情什么時候輪著你管了!”
    
    秦儀頓時勃然大怒,轉身大步走了過來。竟是劈頭就給了老安一個嘴巴,隨即惡狠狠地說:“你給我記著,這邊的事情是我做主,你不過是家里一個下人,輪不到你指手畫腳!要是你還想替二叔辦成事情,要是你還想家里人能繼續安安生生過日子,那你就閉緊嘴巴!下次再犯就不是這么一巴掌了,你給我記好了!”
    
    捂著劇痛的腮幫子,老安再也不敢多說什么,行過禮后便匆匆退出。見他走了,秦儀不禁冷笑連連,返回床邊就直接倒了下去。枕著雙手望著頂上的紗帳,他漸漸想起了這些年的日子。為了把自個送到這個老閹奴身邊當養子,家里人可謂是動足了腦筋,而他這個無根無基的為了巴結老家伙更是不遺余力,為的就是不至于回去受苦。當他知道秦懷謹已經不可避免地要倒臺時,他心里根本沒有想過什么家族,想的只有自己。
    
    他絕對不想再回去過那種寸步難行的悲慘日子,只要能幫助秦懷謹過了這一關,他就能徹底除去身上那層束縛。待到將來……或許不用等將來,養父的東西還不是他的?
    
    想到這里,他不禁冷森森地笑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由于沒有宵禁。盡管此時已是四更天,黃埔鎮的街頭上還是有人走動,只大多都是腳步匆匆。離開許家客棧的老安卻是步履蹣跚,一天的勞碌倒是其次,最要緊的卻是心累,到了街拐角處,他更是忍不住伸手撐住了旁邊屋子的墻壁,停下來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看五少爺這樣子,仿佛是有什么籌劃,別到頭來毀了家里多年的大計就好!
    
    “安……大叔?”
    
    聽到這個猶猶豫豫的聲音,老安一下子警醒過來。連忙站直了身子。瞧見面前是一個面目有些熟悉的少女,他使勁眨了眨眼睛,好一會兒才認出人來,不禁又驚又喜地說:“九娘?你怎么會在這兒……你也是的,就算不滿你叔叔嬸嬸給你做主,也不能一聲不響跑出來!”
    
    九娘雙手提著一個大食盒,歪著頭上上下下打量了老安好一會兒,這才眨眨眼睛笑道:“與其嫁一個糟老頭子,還不如豁出去到外頭闖一闖。我如今一個人雖說辛苦些,可日子總比在那兒過得爽快,而且,危險雖說有,可如今已經過去了……”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說出那位幫助過自己的貴人,只開口問道,“安大叔,你又是怎么來的?”
    
    老安沒法回答這一句反問,只得隨便瞎掰了一個理由蒙混過去。見她提著一個食盒,他立時明白了九娘傳承自其母的手藝,心中憐惜歸憐惜,卻知道如今家里上下的事情還理不清,自己根本幫不上她,只得叮嚀了幾句。見她乖巧地連連點頭,他也就打算就此離開,正在這時候,路上的一輛馬車卻忽然在兩人旁邊停了下來。
    
    “這不是那位賣吃食點心的姑娘么?”
    
    一個胖子從車子中探出了腦袋,笑吟吟地沖九娘打了個招呼。瞅著來人衣著華麗,不像是什么隨意搭訕的市井之徒,九娘雖不認識她,卻仍是點了點頭。而老安則是悄悄往九娘背后藏了藏,眼睛則是緊緊盯著對方。只這一會兒,他已經是認出對方是專事珠寶買賣的楚胖子。雖然不敢確認對方究竟是否認得自己,但小心一些卻是沒錯。
    
    “我之前經過晚市時,正好買過你幾樣點心,剛剛請別人用了,都說口味不錯。廣州府那么大,能做北方面點的著實不多。倘若你愿意。來日可以去鎮東頭的彩云樓上試一試,就說是我楚胖子舉薦的,他們總會買我一個面子。”
    
    倘若是富貴人家要尋廚娘,九娘還會猶豫猶豫,可聽人家薦的是黃埔鎮有名的彩云樓,她頓時喜出望外,連忙道謝答應了。及至那馬車從身旁走過,她不禁回頭對著老安笑了起來:“安大叔,今天晚上遇著你真是好運氣,明兒個我一定去試試。”
    
    老安不自在地笑了笑,又安慰了九娘幾句便和她分道揚鑣。走在半路上,他的心中滿是狐疑。楚胖子在商人中間的名聲還算不錯,可也絕不是什么沖動的人,為著一口好點心就做這樣的人情,聽著實在是蹊蹺。可九娘和家里已經不怎么相干,應該不至于惹人算計才對……想著想著,他便把這件事拋在了腦后,滿心都思量著剛剛秦儀的言行舉止。
    
    那位五少爺常年在外,跟的又是那么一個有錢有權的老太監,他若不是真心為家族謀劃,到頭來家主那一輩的幾位老人豈不是白費心思?家主掌權的六七年來,家里一直在籌劃著能夠脫離海南,可勛貴們雖資助過,別的事情都一概不應,家主不得已方才把心思放在了宮里的太監身上,陸陸續續已經送了無數錢,偏還不敢泄露真實底細。如今,御馬監太監劉永誠已經是瞅著有些不得志了,倘若秦懷謹這里再有什么閃失,家里指不定就連財路都斷了。
    
    穿過好幾條大街,沿著一條陰暗的小巷前行了很久,老安方才在一座不起眼的小院前停了下來。敲開了門順順當當入內,他便熟門熟路地直奔正北的屋子。打起竹簾一跨進門檻,他就看到了一個老者正坐在太師椅上打瞌睡,連忙快步走上前去。
    
    “二老爺。”
    
    “唔……”座上的老人陡然之間驚醒了過來,看清面前躬身站著的是老安,他立刻提起了精神,沉聲問道,“長昕那里怎么說?”
    
    當著老人的面,老安不敢提起之前秦儀生硬倨傲的態度,只能揀好聽的解釋了一番。然而,他雖低著頭,老人卻仍是看清了他半邊紅腫的腮幫子,忽然重重一下錘在扶手上,厲聲打斷了老安的話:“你不要遮遮掩掩,他究竟是個什么章程態度,你給我說實話!”
    
    看到老人死死瞪著自己,老安雖然很不想說,但終究架不住那炯炯的目光,只得一五一十說出了之前的情形。見老人果然氣得直發抖,他忙又勸道:“二老爺,五少爺興許是在那老太監那兒受了氣,故而對家里的事情有些不上心,可他畢竟不會忘了自己姓什么……”
    
    “我看他根本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他以為自己真姓秦!”
    
    老人拿起旁邊高幾上的一個茶盅,劈手就想砸,可高高舉起之后,他又緩緩將其放了下去,渾然不覺那茶盅中溢出來的水已經順著他的手濡濕了衣袖。良久,他才深深嘆了一口氣,蒼老的臉上盡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自從家里一夕之間遭受大難,不但天塌了,就連好容易得來的榮華富貴也付諸東流,全家甚至一下子被遷徙到了這天涯海角,家里上上下下的人始終惦記的就是解除禁錮,讓后人有出頭之日。為了這個,大哥不顧人反對派家下人悄悄去經商,對那些番商粵商卑躬屈膝,好容易分得一杯羹;我接手之后就拿這些年積攢的錢財去聯絡中貴。可是,這些小一輩的竟是全都不爭氣!長天說是死了,可實際上還不是跑了出去?長昕也是一樣,分明是不想再擔責任,其他幾個小的也都是懦弱無能……偌大的丘家,竟是尋不出一個有擔當的人!”
    
    看到老者頹然倒在了太師椅上,老安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唯有陪著嘆息了一聲。他這一代的世仆還能忠心耿耿,可下一代還有誰肯奉一個沒落家族為主?。。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