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714 拿個正著


   ……廣州市舶公館位于廣州城西藥洲武安街。此地在宋時原騙竹世使司衙門。永樂元年重開市舶司,命中官提督之后。便在這里建起了市舶公館。歷任提督太監不是少監就是監晝,很少有太監一級的人物出任此職。即便如此,好幾任提督太監之后,這市舶公館的規制仍是不斷擴大,比位于黃埔鎮的市舶司衙門大了一倍不止。
    
    市舶公館南有千秋寺,北有八賢堂,既在花、石、湖、洲四絕之地,自然是風景如畫。三間五架正門之后,是一色的青石甫道,其后便是正廳五間名曰永德。過了三間儀門廳便是內眷起居的后院,三穿游廊后尚有后廳五間。左右廂房二十二間。東西耳房二間等等,端的是屋宇林立,一副深宅大院景象。
    
    平日一條武安街常常是車水馬龍賓客不斷。遠遠比市舶司熱鬧,如今卻是一片冷清寥落。市舶公館的三間五架正門緊緊關著,上下人等雖說各安其職。但卻安靜了許多。畢竟,歷來官員在任上死了正妻太太,往往是吊客盈門。可要是這官員自個,死了,那便是鐵定門可羅雀。如今這里也是如此,最大的倚仗秦懷謹生死未卜,其余人在這市舶公館還能住多久?
    
    天高皇帝遠。秦懷謹自個是太監,卻對那些青樓楚館的女子不屑一顧,市舶公館中赫然是妻妾齊全,一妻二妾都是良家女子。雖說嫁給太監乃是受活罪,可畢竟比嫁給平頭百姓吃苦受累強,三個女人相處得倒也融洽。如今頂上的天塌了,她們成日以淚洗面,沒一個能撐得了場面的。因此。這會兒聽到趙管家說本省左布政使來見。三人竟是面面相覷。
    
    秦懷謹的正妻劉氏想了老半天,最后還是搖搖頭說:“咱們正是六神無主的時候,這就不見了吧。你就告訴他,有什么事等找到了老爺再說。”
    
    看到兩個眼睛紅腫的侍妾也跟著點頭,趙管家恨不得狠狠教一通這三個頭發長見識短的女人。然而,這會兒主人還不知道是死是活,他也不敢過分造次,只好把口氣放重了:分:“太太,兩位姨奶奶。這位藩臺可不比從前那些,老爺在的時候也不敢得罪,更何況現在。人家是皇上的心腹。英國公的從侄!這時候把這等貴人往外推,日后太太后悔也來不及了!”
    
    劉氏本就沒有什么見識,聽趙管家口氣生硬,她不禁嚇了一跳,為難了好一眸子方才點了點頭,又吩咐兩個侍妾回避。等到趙管家恭恭敬敬地把人引進來。她忍不住端詳了這位來人好一會兒,心中又是驚訝那人的年輕,又是疑懼人家的來意,再加上她平日從不見外客,這會兒相待之間自然是有些慌亂。
    
    張越在自家別院見到了來報信的喜兒,立剪便告辭出來,先回衙門讓人去叫來了李知府和陸推官,得知龍舟斷裂確系人為,他就吩咐陸推官繼續去查,等留下李知府,他又囑咐了好一番話。隨即就直接來到了這市舶公館。此時見劉氏坐立不安,趙管家則是垂手侍立在旁邊,他便知道做主的明里是這位看似主母的女人,其實要緊的卻是這管家。
    
    “秦公公至今下落不明,此事本司已經與都司某司會銜上奏了朝廷。今日本司前來拜訪,是有一件事想要請教。不知道秦公公失蹤之后,這市舶公館可有少了什么人?”
    
    聽到這話,不但劉氏不明所以地愣住了,就連趙管家也是一樣。只不過,后者卻比前看見多識廣,很快就一個激靈驚醒過來,竟是顧不上什么主仆,直接開口問道:“藩臺大人怎會問起這個,莫非是疑心府中有人謀害老爺?”
    
    話音剛落,就只聽咣當一聲,卻是劉氏手中的定窯瓷盞掉跌了個粉碎。大驚失色的她也顧不上衣襟下擺濺上的茶水。滿面惶急地說道:“這不可能!老爺落水失蹤之后,府中并沒有少人,一切都和平日一樣。再說。老爺對下人很好,誰會生出這樣傷天害理的心思!”
    
    看見張越依舊端坐面色如常,趙管家又不好喝止大為失態的女主人,只得接口說道:“太太說的沒錯,藩臺大人,我家老爺失蹤的這幾日,府中確實沒有少人,您若是不信大可派人查檢。”他忽然想起另一件事,忙又解釋道。“不過,端午節前,老爺的養子儀少爺出去辦事,老爺把四個心腹隨從給了他,除去他們,其余的確實是一個人不。
    
    “既然如此。本司有數了。”
    
    張越想起先頭的報信,心里自是透亮,當即起身告辭。劉氏方寸大亂,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只得吩咐趙管家送客,人才出門就又伏在桌上痛哭了起來。而另一頭趙管家陪著張越走上了穿廊,眼見人家氣定神閑,他終于忍不住了。
    
    “藩臺大人可否明言,我家老爺如今究竟如何?”
    
    張越今次親自來一趟,自然不是為了確定這么一件事,此時管家主動開了口,他便淡淡地說道:“一個,月前,朝廷的新任市舶司提督太監已經定了,是張謙張公公。”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讓趙管家一下子停住了步子。
    
    他不比劉氏這樣不管俗事的婦道人家,對秦懷謹的不少事情都是有數的。之前秦懷謹讓心腹人把一半財富從水路送到京城時,還是他親自去碼頭送的船。此時此刻,他清清楚楚地意識到自家老爺鐵定是失了勢,就是回京也難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于是,他這心里簡直是翻江到海似的難以平靜。反復思量之后,他從張越的話隱隱約約想到了另外一個可能,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
    
    莫非”莫非是自家老爺知道回京之后絕對沒什么好結局,于是借落水遁了?那自己怎么辦,自己知道的事情經手的事情很不少,張越如果準備追查下去,自己不是成了替罪羊?
    
    一想到留在這市舶公館的自己會有什么下場,他冷不丁又打了個寒顫。見前頭的張越也已經停下步子,他索性把心一橫道:“事到如今,大人若有話盡管直問,小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絕對不敢欺瞞半個,字。”
    
    “那好本司出京之前,御用監王公公讓我捎帶那枚私章出來的時候。曾經說過秦公公送去的那些東西,估值不下十萬兩銀子。本司只想問你,秦公公不在了,他多年提督甫舶積攢下來的東西可還在?”
    
    若是換一個人問,趙管家必定會以為人卓是覬覦秦懷謹的家底,耳此時張越這么一問。他頓時想到了一個最壞的可能性。一時間竟是撇開張越扭頭就跑。跑出去十幾步遠,他才才醒悟到這一番折騰不知得耗費幾時,連忙又跑了回來…兄兒詭下磕了一個頭:“大人先請等一等。小的立刻就去查看,若是有事即刻來報。事關小的性命,絕不敢耽擱蒙騙。”
    
    張越從來就不是輕信之人,但這會兒他卻沒有任何質疑,等到在前頭正廳坐等了小半個時辰。趙管家面如土色地回來,說是庫房中空空如也,他便立刻離開了市舶公館。出了這兒,他立刻馬不停蹄親自去了好幾處地方,直到日落方才安排好了所有事情。
    
    彎腰進了轎子,他不禁長長舒了一口氣。原本是想讓新任市舶司提督太監上任之后讓人家收拾了秦懷謹,他派人盯著只是以防萬一,誰知道兜來轉去還是得自己出馬。雖說眼下他確實是只有此行帶著的那些人手,其余的都是不可信賴的外人,可面對危權,卻有的是人肯聽他指派干事情。
    
    不能誘之以利,便導之以功。不能導之以功,便壓之以過。
    
    城南五方街。
    
    一騎人風馳電掣地奔進了街口,在一座中等規模的宅子前停了下來。跳下馬的是一個麻臉年輕人,他隨手丟下韁繩,也不管照料馬匹的事,徑直上前砰砰砰敲起了門。等到大門一開,他二話不說就直闖了進去。待到提腳進了最后頭的正屋,他便摘了了頭上的一統帽,一把除去了那滿臉的麻子,笑著對主位上的中年人說:“父親大人,一切都安排好了,今晚就開船。”
    
    “都打探仔細了?還有,那船主是正經可靠人,沒有盤問咱們的來
    
    “您盡管放心,那是一年多前出海的船,曾經到過錫蘭逞羅占城越南等等地方,船主是江南人士,也算是手眼通天,船上的貨一大部分都是替江南勛貴帶的,所以他雖說賺了不少,落入腰包的卻不多,我許以豐厚的報酬,他自然答應了。我親眼看著他集合了水手,又留下小豹子在那兒看著。咱們的東西就在碼頭旁邊,碼頭上都是自己人,現在出城趕過去,趁天黑連運東西帶上船,決計來得及。
    
    再說,他那船大得很,咱們把班底全都帶足了,那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到時候開到海上之后再威逼利誘,他必定會答應把咱們送到占!”
    
    雖說養子的話聽起來一絲遺漏都沒有,秦懷謹還是一顆顆挪動著手中的數珠,很有些躊躇不定。然而,想到張越那會兒把王謹的私章退還回來時那種態度,他便不再去想什么前因后果,站起身之后就點了點頭。
    
    “好,你趕緊去安排一下,趕在日落前趕緊出城。廣州府衙那幫飯桶還在四處亂撞,張越也應該想不到這一步,這黃埔鎮碼頭又都是咱家安排的人,正好能夠走得悄無聲息。待到明日一早咱家的“尸體,再出現,他們就是不信也得信。否則拿什么向上頭交待?”
    
    入夜的黃埔鎮碼頭一片寂靜。天上厚厚的云層遮住了那一輪半大的月亮,寥寥幾只火炬點綴在偌大的碼頭中,只照亮了巴掌大的一塊地方,大多數的地兒都籠罩在一片黑暗中。忽然,夜色中亮起了一小團燈火,一明一暗晃了三次。旋即又歸于沉寂。不多時,碼頭遠處的一條船上也閃出了一團火花,卻下下晃了個圓形。
    
    “父親小豹子傳來訊息了。一切就緒。”
    
    “好,別耽擱了,走!”
    
    隨著一陣沉重的步子聲。在一盞燈籠微弱光芒的指引下,十幾個擔著大箱子的人邁著近乎整齊的步子,漸漸靠近了一條大船。大船上此時已經點起了兩只火把,又放下了繩梯,船上只有影影綽綽幾個人影。抵達船下的秦懷謹看到這般情景,心里已是放下了最大一塊石頭,遂低聲吩咐幾個心腹先上船,把這些箱籠運上去。然而,就在這邊剛剛上去五六個人時,他忽地聽到身后傳來幾聲爆響,頓時大驚失色。
    
    剎那間,剛剛還黑漆漆的碼頭上徒然之間亮起了處處火光,那刺眼的光芒晃愕一眾人睜不開眼睛。好半晌,半瞇著眼睛的秦懷謹方才看清四周每根高木樁旁邊都站著一個人,旁邊的木樁上赫然是冒著熊熊火光的火炬。見這些人一色是府衙差役的裝束,他不禁怒從心頭起。
    
    那個狗屁知府從來就只有在他面前唯唯諾諾的份,此次竟敢派人上了他的地盤!
    
    “秦公公,您可是讓本府好找!”李知府緩緩走上前來,笑容可掬地抬手做了一個揖,這才收起笑臉說,“您這一落水,廣州城內雞飛狗跳,可您到好,半夜三更居然帶著人運東西到了這里。今兒個能找到您,本府總算能松一口氣了。”
    
    秦懷謹在廣州橫行多年,何嘗見到哪位知府用這種口氣對自己說話,頓時怒不可遏。掃了一眼那幾十個差役,他便冷笑道:“就這么幾個差役,你就以為自個占盡了上風?這碼頭向來就是市舶司的地盤,咱家做事向來有萬全準備,”來人!”
    
    這一聲高喝,不遠處立時應喝不斷,夜色竟是有好些黑影圍了上來。原以為十拿九穩的李知府見狀自是心中大恐,可剛網滿話已經說了,他只能硬著頭皮強撐。此時連忙高聲叫道:“不要后退,此事完了之后,每人賞錢十貫!”
    
    “殺了這些狗東西,咱家賞錢百貫!”
    
    這一比之下便是十倍的差額,兩邊士氣頓時此消彼長。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時候,一支利箭如同颯沓流星般飛了過來,竟是直中秦懷謹的發髻,那巨大的沖力甚至帶得人跌到在地。倏忽間,就只見那條只有三兩火把的大船上一下子變的燈火透明,船舷一側赫然是幾十個手持碎弓勁箭的兵士。坐釁在地的秦懷謹又驚又怒,當就著火光認出那幾個船舷邊的人時,他的心一下子跌落谷底。
    
    那赫然是左布政使張越。都指揮使李龍和按察使喻良,還有從來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市舶司提舉李文昌!
    
    防:看到有人問了為啥最近一直都章。實在抱歉,我沒想到這次的任務會拖這么長時間。最近天天從下午一點半開始開會。把事情全部干完往往得到晚上十一二點,我只有早上和其他空隙能夠自己碼字。我也想多寫兩章多點稿費。可真的是撐不住了,最近早上起來眼睛里頭都是血絲。月底了,月票榜后頭幾位死死粘在一塊,希望還有月票的朋友能夠支持一下,多幾票就很可能前進一位!,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牡,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