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721 你能釜底抽薪我會借力打力


   大藤峽東武靖州。
    
    自從奉命討蠻以來。鎮遠侯顧興祖率大軍從此處出發,前前后后累計打了大大小小幾十仗。他乃是顧家的長房長孫,自嗣侯以來也曾經跟著北征南討,多數時間都在祖父長年鎮守的貴州,于是在仁宗即位之后便出鎮貴州。朝廷希望的是他能夠秉承祖上威名,威懾各族土蠻,此次出兵亦然。然而,他畢竟不是在貴州一任幾十年的祖父顧成,之前幾十次交戰雖然大多都是勝利,但那些叛瑤卻是層出不窮,因此他自是焦頭爛額。
    
    然而,他一向是無女不歡的人,雖在打仗間隙,卻是并不愿意拘束了自己,駐軍武靖州這段時日,奉命領兵聽他調遣的奉議衛指揮使和向武所千戶生怕朝廷加罪,無不是在治下搜羅美貌女子送上。這一天夜里,他照舊是摟著一個女人沉沉入睡,豈料半夜三更的時候,外頭突然響起了煞風景的砰砰敲門聲。被驚醒的他滿心不耐煩,張口就罵了一句。
    
    “是哪個狗才如此不曉事!”
    
    “侯爺。是思恩縣,思恩縣那邊的叛民把周邊大小富龍三十幾個峒全都占了,當地的官員人人自危,齊齊聯名上書請侯爺盡快進兵!”
    
    “進兵進兵,這兒大藤峽還沒有清理利落,我一走指不定就要復叛,出什么兵!”顧興祖一骨碌爬起身來,隨手把衣服往身上一披,這才氣咻咻地說,“三軍未動糧草先行,讓他們去求廣東那邊,這糧草運不上來,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打不了勝仗!”
    
    毫無顧忌地從旁邊那具瑩白如玉的女體上跨了過去,他就趿拉著鞋子下了床,一面系扣子一面叫道:“不要杵在外頭嚷嚷了,進來說話!”
    
    這時候,外頭的人方才推門進了屋。只見他五短精悍身材,瘦長臉尖下巴,配上濃眉大眼,卻是讓這副相貌顯得極其難以捉摸。他便是顧興祖的家將顧平安。已故的頭一代鎮遠侯,后來追封為夏國公的顧成曾經是洪武帝朱元璋的帳下親兵,由于這一點,顧家對帳下親兵家將的栽培也是不遺余力,顧興祖如今所用就都是顧家自己培養出來的心腹親信。顧平安雖說在廝殺上頭的本事尋常,可辦事妥帖精干,又善于小意伺候,因此深得顧興祖信賴。
    
    他單膝跪下請了個安。隨即才站起身說:“侯爺,朝廷先頭也已經下了指令,思恩縣那邊恐怕確實不能再拖。侯爺如今已經把大藤峽這幫蠻子打得疼了怕了,移師過去也就是了。至于軍糧,侯爺是奉旨征討,那邊此前雖然行文說廣州肇慶兩府因颶風暴雨天災,但也沒說不給,所以應該不會延誤。”
    
    “諒他們也不敢延誤!”顧興祖沒好氣地冷哼了一聲,隨即突然想起另一件事,因問道,“聽說新派來的市舶太監張謙已經到了半路上,料想應該是帶來了開海的消息,廣州府那邊你派人去過沒有,徐家可有回話?消息我都傳過去那么久了,這海船等等他們也應該置辦好了才對,還有,上半年的正項錢糧他們可交了上來?”
    
    “小的正想對侯爺說此事。徐家那邊出了點岔子,因為如今廣東那邊新換了一位布政使,剛剛以私將人口出境的罪名判了一個人牙子死罪,所以那邊不敢再出貨。再加上前頭市舶太監一下子翻船了,上上下下的關系一時半會理不清。只有接引番貨那一份好處,所以上半年的錢糧只交了一半。”
    
    “一半?他知不知道,是誰讓他能把生意做得這般順當,是誰在官府那兒替他關說人情通了路?找了那么多借口推搪,他分明是把我的話當成了耳旁風!當初知道張越到廣東任布政使的時候,他是怎么說的?張殺頭在廣東孤立無援,不可能如從前那般毫無顧忌,可現如今人家倒不曾畏首畏尾,他自己倒畏縮了起來!告訴他,這上半年的錢一分一厘不許少!”
    
    看到顧興祖一下子變得臉色鐵青,顧平安慌忙又解釋道:“但徐正平那邊已經給了保證,說是如今廣東大水,糧價必定水漲船高,再加上侯爺調了四萬石軍糧,官府決計是無力再平抑糧價。徐家是廣東最大的三家糧行之一,只要連同了另外兩家,到時候把糧價抬上三四倍去,到了那會兒,上半年的正項錢糧一定補齊。”
    
    “他倒是會趁著我用兵想主意!”
    
    顧興祖看了看銅制漏壺,發現眼下不過是丑時二刻,卻是無論如何沒有睡意,當下就索性吩咐顧平安打水來擦身。用冰涼刺骨的井水把周身擦得通紅,他這才換上了干凈的袍子,等坐回杉木交椅之后,又傳了人進來把昨夜的女人抬走,這才接過顧平安雙手遞來的軟巾,仔仔細細擦了一把臉,隨即又將這冰涼的軟巾平敷在了臉上。
    
    “徐家對侯爺還是恭敬的,此次來人說過。若是侯爺喜歡,可以挑幾個絕色前來侍奉。粵女之中也有不少妖嬈多姿的……”
    
    “女人就是女人,家里頭的女人只是用來繁衍后嗣,至于如今這些個不過是用來放松心情,難道他以為我是那種一心放在女人身上的庸人?”
    
    顧興祖一把扯下臉上的軟巾,眼睛盯著面前半跪著替自己捏腿的顧平安,沉聲吩咐道:“派人告訴他,別想這些歪門邪道的法子討歡心,我要的是實實在在的錢!他既然說能抬高糧價換錢,那么我索性再幫他釜底抽薪。你即刻讓人去廣州催,就說是十日之內一定要把軍糧運到武靖州,否則我便上書朝廷告廣東布政司失期之罪!我已經幫他們到了這個份上,要是這一趟再耽擱不成,徐正平也就不用再送錢來,他當初那些罪行就該死了!”
    
    顧平安連忙彎腰答應,可臨退到門口,他又忍不住停住了腳步,轉身低聲提醒道:“侯爺這催軍糧自然是應當的,小的只是擔心另一件事。張越是出了名的強硬狠辣,要是因糧商囤積居奇而動用官府憲令,只恐怕徐家那邊應付不下來。”
    
    顧興祖先是皺了皺眉,沉吟了一陣就哂然笑道:“徐家又不是才經商,這種事情還要你替他們考慮?既然他們伙同其余兩家一起來。那么凡事讓別人頂在前頭!再說了,官府糧倉不足,有什么干系都是官府的,憑什么不許人漲價?要真是查到了他們頭上,讓徐正平拿著我的帖子去拜一拜都司臬司的門頭!他以往處置的不是通倭就是通蒙古,再不就叛匪叛逆,這等小事要是也大開殺戒,就是朝廷也有人會說他小題大做!況且,他畢竟是孤身一人,不可能事事都說動都司臬司和他一塊出頭!”
    
    “侯爺英明,小的這就去辦!”
    
    有了顧興祖的這話。顧平安自然是沒了顧慮。想想也是,無論是糧食還是人口出境,不過商人的賺錢勾當,張越就算再強勢,總不能一味用官府勢力強壓,否則先頭也不會只殺了一個人牙子。于是,挑了一個妥當小廝前往廣州府報信之后,他就把此事撂在了腦后,只一心一意替自家主人籌劃移兵思恩縣的事宜。這朝中勛貴那么多,帶兵平叛的機會卻不多,若是謀劃得好,不說爵位能夠更進一步,但圣恩能更重幾分,對顧家總是好的。
    
    從武靖州經梧州府進肇慶府,一路雖說不少山路,但快馬加鞭趕路,也不過是兩三日的功夫,那顧家小廝到了廣州城西南的徐家大宅投書,拿了回文之后不敢耽誤就匆匆趕回。而得了這樣一個訊息,徐正平自然是松了一口大氣。民不與官斗,盡管徐家家大業大,但要是沒有任何憑恃就哄抬糧價,到頭來那下場自然就說不好了。雖說他和布政司左參政徐濤認了本家親戚,可人家不過是拿著他的錢,偶爾多漏一點消息,要真正出力卻是難能。
    
    因此,把隨信送來的那張泥金帖子小心翼翼地供在正堂后邊,他便立刻找來了家中幾個管事商議,又命人去和其余兩家糧行定下了同盟。果然,不過是三日之后,大約因為廣西那邊催的急的緣故,四萬石軍糧陸續起運,大隊糧車在布政司參政徐濤的親自帶領下往廣西境內運送了過去。而就在軍糧出城之后的第二日,他便立刻采取了措施。
    
    一夜之間,廣州城內最大的三家米行中,原本已經高達斗米百錢的米價一下子暴漲到了斗米兩百錢,這頓時讓無數買米的人為之嘩然。消息傳到府衙。李知府立刻坐不住了,當即換了官服前去布政司討主意。他剛被差役領到了二堂門口,就聽見里頭傳來了憤怒的咆哮聲。
    
    “張大人,現在你怎么說?這些人分明是想錢想瘋了!大災之后,軍糧又剛剛起運,他們不想著賑濟災民廣施仁德,竟然在這種時候趁火打劫!一斗米兩百錢,那就是一石米得兩足貫錢,按照現在寶鈔一貫只值五文錢的市價,這就是四百貫鈔!這幫昧了良心的奸商,若是再不下死力懲治,那么就得逼反了百姓!”
    
    “我知道項大人你的擔心,此事早已露了端倪,我已經有了預備……”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張大人,四萬石軍糧一運,你難道還能從天上掉下糧食來?指望鄰近省份更是笑話,就算你之前讓人去借也來不及了!我早就和你說過,我親自帶兵去,查抄了那幾家竟敢一而再再而三挑釁官府的米行,如此一立威,看誰還敢做法!”
    
    “項大人想的太簡單了,你以為這幾家米行中會囤積多殺糧食?頂多不過上百石,這些糧食對于整個廣州城來說不過是杯水車薪!沒有朝廷的旨意,難道你還能查抄那幾家大商人?就算你我痛下決心,索性連他們都一同查抄了,你以為他們敢做這種事就沒有預備,還會把糧食囤在自己家的倉庫里?沒錯,天下只有民變,沒聽說過商人造反,但商者滑胥,這天下間,就沒有人會比那些逐利的商人更狡猾!”
    
    李知府聽到這一番爭吵就停下了準備入內的腳步,這會兒聽到里頭的聲音停了,他正想提腳邁進門去,誰知道才到門口就險些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嚇了一跳的他側身一讓,旋即就看清了那個氣沖沖出門的人正是右布政使項少淵。瞧見他一下臺階就咳得驚天動地,他心里倒是有些不忍,但想起今兒個的正事,他只得連忙放下了這樁事情,轉身就進了門去。
    
    “藩臺大人……”
    
    “你不用說了,你的來意我明白。”
    
    張越擺擺手示意李知府不用再說,旋即就開口說道:“你現在就讓府衙差役發通告出去,從明日開始,官府在歸德門和五仙門兩處平糶賣糧,每人買糧一石,愿意多買的,只要他們愿意排隊,就隨他們買。米價斗米百五十錢。”
    
    “可是,這斗米一百五十錢價格也實在太高,尋常百姓恐怕是買不起……”
    
    “這一點我自然知道。但你看看那幾家掛出斗米兩百錢卻依舊是門庭若市的米行就知道,這時間只要價格比他們低,那些買得起的百姓就會有個選擇,我要的就是這個!記住,倘若糧行一降價,你就把價錢壓到比他們低十錢。總之,不管怎樣,他們降價你也降價,米價一定要比他們低,你可明白?”
    
    雖說斗米一百五十錢還是貴,但比起米行的米價已經是便宜了許多,因此李知府聽了張越的解釋,誤以為這是從哪里設法高價借調來的糧食,也就沒有多問。只要官府有糧可賣,一時半會不會激起民變就夠了。他當下連忙躬身答應,也沒有多停留就匆匆出了官府。
    
    等到李知府離開,張越不禁冷笑了一聲。可以預見,那些米行必然會一下子亂了手腳,甚至會派人裝作百姓前來買米,只若是那樣,就上了他的當了。他的準備,可比他們想象的多得多!
    
    一個時辰之后,敲著銅鑼的差役喊遍了全城,布告也同時貼遍了全城。對于那些擔心米行真的沒有存糧,米價短時間內還要高漲的百姓來說,這官府突然出面賣糧無疑是天大的好消息。一時間,剛剛還人頭攢動的三家米行一下子變得冷冷清清,幾個原本忙得滿頭大汗的掌柜和伙計頓時措手不及。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