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731 狠辣的殺意


   ,西盤萬嶺之中,當三江之險,從洪武到建文永樂,廣心厲加從未停歇過,其中尤以大藤峽諸瑤最為難平。此次鎮遠侯顧興祖帶兵五萬進了廣西,先是平大藤峽瑤亂,之后又是崇善縣土官知縣趙遏舉兵謀叛,好容易這兩邊平定得差不多了,竟是思恩縣草公旺等率軍又叛,一舉占據了周圍了大小富龍三十余峒。然而,明軍終究是裝備精良人數眾多在進兵一個多月后。顧興祖一舉蕩平思恩余寇,俘虜叛逆一千余人。
    
    思恩縣地處思遠府的中心。西邊就是環江。永樂末,治所從環江洲遷到了清潭村,說是縣。其實卻根本沒有城。四周水系密布大小山頭環繞,乃是易守難攻之地。
    
    只不過,再難打的地方也扛不過明軍的犀利火器。如今大勝之后的顧興祖少不得給官軍都放了假,任由他們輪流在山間打獵取樂,至于那些很久沒有沾過女人的官兵在欲火高熾的時候會做什么。在貪心不足的時候會干什么,他更是充耳不聞。
    
    他帶的可不是和尚兵,辛苦打仗流血,可不就是為了此時的樂子?
    
    “侯爺,在大小瑤塞總計繳獲金器六十余件,折合黃金五百多兩,白銀一千余兩,此外還有各色粗制器皿和刀牌兵器等一千余件,糧食八百余石”
    
    “好了,不用說了,這些都是窮鬼,本爵就知道沒多少油水!”顧興祖并不是第一次率兵平叛,因此聽那書吏報了一小半就沒好氣地擺了擺手黃金你收一個整數。其余的連同白銀和值錢的器皿給千戶以上的軍官分了,至于剩下的那些糧米等等就都分給底下的兵。傳令下去,這三天可以隨便放縱。過了這三天,他們就全都給我老老實實的!跟著本爵打仗,不會虧待了他們。去吧!”
    
    等那書吏行禮之后匆匆去了,他才在水盆中洗了手,隨即由親兵給自己解下了甲胄和頭盔。
    
    脫下靴子舒舒服服在藤椅匕一躺,他就不耐煩地揮手把那親兵趕開了去。閉上眼睛正預備瞇瞪一會。誰知道就在這時候,他卻聽到外頭傳來了一個稟報聲:“侯爺,平安回來了
    
    “進來!”他陡然之間睜開了眼睛,見顧平安匆匆進來單膝跪下行禮,他就直截了當地問道:“這些天忙著征討打仗,留著你在武靖州處置那些事情,我也一直沒有過問。你既然過來了,想是徐家那邊把之前拖欠了的錢送了過來?”
    
    發現顧興祖的眼睛死死瞪著自己,顧平安不禁心中忐忑,好半晌才屈下了另外一條腿,竟是雙膝跪下磕了幾個頭:“侯爺恕罪。小的無能。徐家那邊來消息說,張元節竟是從都司各衛所借調來了兩萬多石大米,硬是將廣州肇慶各府縣的糧價全部打壓了下去。如今來自湖廣的糧船已經陸陸續續到了糧價竟是在斗米九十錢上頭再也不動了。徐家因為之前高價屯糧,累計虧空了上萬貫錢,一時之間湊不足,就想在碼頭的番商接貨上頭打些主意。誰知道,就在前幾日,市舶公館和布政司衙門忽然聯手起來封了碼頭,把原本那幫人都逐走了。還有。原本他們私底下弄到了二十個男女,原本打算賣到海外去,如今竟是東窗事發,就連剩下的上百個人也不敢再往外送,”
    
    話還沒說完,他就感到一只腳猛地里面而來,一時之間也不敢躲避,竟是硬生生被這猛地一腳給踹翻了。好容易爬起身來。他慌忙俯伏貼地不敢抬頭,又聽到了上頭傳來了粗重的喘息,繼而又是一陣憤怒的喝拜
    
    “廢物,真是廢物!這么一丁點小事都干不好,虧我扶持他這么多年!都司衙門調糧這么大的事情,他就一丁點都沒察覺,這還算什么地頭蛇?他張越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打衛所存糧的主意,他就不怕巡按御史找他的麻煩,他就不怕按察司揪他的短處?還有,什么時候輪到他這個布政使去管市舶司了!張謙也就罷了,不外乎就是和張家穿一條褲子,可那個都指揮使李龍是怎么回事,他和張家什么時候也攀上英系
    
    盡管知道這并不是在質問自己,顧平安還是感到心驚膽戰。已故追封為夏國公的顧成共有九子。顧興祖的父親被建文帝以附逆罪名斬殺,自小就跟在祖父顧成身邊,這打仗學到了顧成的勇猛,性子卻不曾繼承顧成的溫厚,一發起火來簡直是讓人膽戰心驚。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耳邊的咆哮聲方才漸漸低了下來。他總算松了一口大氣。這才低聲。
    
    “回稟侯爺,張元節確實是膽大包天,不過,據的得報說,如今都司和桌司都是唯他馬首是瞻。都指揮使李龍在這一回的平菜中至少得了兩三千貫的好處,再加上此前他派兵在碼頭捉拿秦懷謹有功,聽說這回張公公還帶來了褒獎。至于按察使喻良,更是因為和廣東巡按御史彈劾了一大批官員而得了都察院顧總憲的青眼,據說這一任期滿就能調都察院”。
    
    “好,很好,看來張殺頭不但會殺人,還會收買人心”。
    
    顧興祖冷哼一聲,心頭殺機乍現,旋即就緩步走到位子上坐了下來。細細沉吟了一會,他就命顧平安起來。旋即突然問道:“你之前提過,秦懷謹金蟬脫殼的時候。還曾經有刺客謀刺廣州府衙的一干官員。而且都是黎人?”
    
    “是。侯爺為何問這個?。
    
    “這些黎人獸經供述過和廣西瑤人有往來?”
    
    得到顧平安肯定的回答,顧興祖頓時眉頭緊皺思量了起來。好一會兒,他才淡淡地吩咐道:“廣州之事你讓人注意就好,暫時放一放,不用去聯絡徐家那一頭。心貪又無能,要不是顧家的錢大多數都是他們經營,我懶得再管他們的事。草公旺之前我已經拿到了,你如今帶兩個妥當人去審。記住,什么刑都可以用,甚至可以許他活命。只要他招認和廣東瓊州府的黎人有勾結。妄圖彼此呼應謀叛即可。有了這供詞,我就可以打擂臺,你可明白?。
    
    顧平安原本還不明白主人的這番吩咐是何用意。等聽到最后方才醒悟了過來”頭不禁直冒寒氣。只是他眼下只求不遷怒于己就好,其余的一概顧不上,答應一聲就立刻躡手躡腳地退出了屋子。等到了外頭。他忍不住抹了抹額頭,卻發現手腆…逢是濕漉漉大片,背上頭爭全都是汗津津的。赴枯糊餉”甲難受。
    
    而留在毛孩子還差遠了!雖說張越來不了廣西,可他倒要讓對方看看,什么是尸橫遍野!
    
    九月初。鎮遠侯顧興祖的捷報明折拜發。報曰思恩縣克復,草公旺等叛黨悉數落網。為平蠻患安定民心,斬需公旺以下附逆黨羽一千零五十余人。
    
    京師清水胡同英國公府。
    
    入秋的京城已經漸漸涼了。因而府中下人早早地把窗戶上的綠紗換成了結實的綿紙,又趁著天氣好把眾多大絨大毛的衣服翻檢出來擱在太陽底下晾曬。而王夫人除了宅事務,還常常親自到書房悄悄看一番幾個讀書的孩子。
    
    由于張越曾經提過家里那些孩子東紀相仿。不如放在一塊讀書,如今張輔便依從了此議,收拾出了一間寬敞的書房。讓一群孩子一同聽講,卻是給梁柔送上了一把銀戒尺。定下了嚴格的規矩。如今,在這兒一同聽講的除了張青張恬這一對堂姐妹,還有孟昂和年紀尚小的天賜,以及不時來旁聽請教功課的張趟。
    
    梁槳如今二十出頭,人雖年輕,卻畢竟走出身書香門第,根底打得扎實,經史也讀得精熟。雖說他重男女大防,但畢竟兩個女學生尚不到十歲,因此他也就沒什么不自在的。原本他還擔心世家子弟頑劣,結果這幾個孩子中除了較大一些的孟昂有些頑皮,張青古靈精怪,其余的都是一個賽一個的老實。就連天賜也都是坐得端端正正。久而久之,他也就喜歡上了這群懂事的小家伙,閑來無事還教著他們寫寫畫畫。
    
    這天下課的時候。因明日乃是九九重陽放假一日,梁槳在課業之外自然又布置了一道作業,卻是讓眾人回去合力畫一幅畫,只要切重陽之題就好。一聽這話,幾個小家伙全都是面面相覷。等離開書房那個院子不免嘰嘰喳喳議論了起來。張青更是鼓著嘴說:“先生之前就教咱們畫過花草,如今卻要畫什么重陽節,難道咱們還能畫出什么重陽登高圖?好容易放一天假呢,竟是布置了這么一個難題。”
    
    張恬輕輕拉了拉張音的袖子。低聲說:“普姐姐,背后說先生的壞話可不好。”
    
    “好好好,知道你尊敬先生!”張普笑嘻嘻地挽了張恬的手,隨即便沖孟昂笑道,“昂哥兒,你鬼主意最多,這兒就屬你和五哥年紀最大,這想主意的事就交給你了!”
    
    孟昂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只見張聳已經拉著張恬和天賜一溜煙跑了。忍不住沒好氣地一跺腳道:“三娥,你真是太狡猾了!”瞧見張趟正若有所思那兒。他少不得上前埋怨道,“五舅舅。你可是當哥哥的,也該好好管管三姨。每次總讓他欺負咱們!”
    
    雖說年紀最大,但張趟畢竟只是張信庶子,最初在族學,如今過來也不過旁聽,哪里敢和這些堂弟堂妹爭執,此時見外甥孟昂埋怨自己,他不由訥訥難言。孟昂卻是人精,一看他這模樣就醒悟了過來,不禁裝著大人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一頭張晉拉著張恬和天賜順著白石小路跑進了穿廊,瞧見幾個丫頭婆子在后頭追得氣喘吁吁。她便對兩人笑道:“昂哥兒和五哥一個。是機敏的快嘴。一個是悶嘴葫蘆。這兩個人搭起來可是絕配,咱們就省心了!眼下我們繞過窗子后頭從角門進院子去,嚇大伯娘一大跳!”
    
    張恬人老實,天賜終歸還向來都是唯張普馬首是瞻。再加上一邊一個被人緊緊拉著,兩人更說不出什么反對話來,于是只好跟著她。等到三人氣喘吁吁地繞了一個大圍子到了王夫人院子的后邊窗戶時,就聽到里頭傳來了一陣說話的聲音。
    
    “老爺,之前皇太后不是提過,說是皇上年輕,請您盡心輔佐。如今您剛剛晉了秩位,這就要請辭中軍都督府都督,是不是太倉促了?”
    
    “進光祿大夫,左柱國。朝朔望。這無疑就是那些榮養老臣的待遇。而朝夕侍皇上,謀戎“軍國大事,這又幾乎形同于內閣的閣臣。暗示到了這個份上,我若是再不識趣,那就著實沒意思了。久握兵權畢竟是忌諱。就算不為如今正當紅的家里人想想,也得為天賜著想。”
    
    正站在窗子下頭偷聽的三個孩子不禁面面相覷,尤其是年紀最小的天賜因為聽到自己的名字。更顯得迷茫。這一個不小心,他的腳就踢到了下頭的石子。雖然只是輕微的噼啪一聲,但里頭的話語聲立刻停了,緊跟著,那木棱窗忽然就被推開了。一手支起窗的張輔看見窗子底下是三個傻呆呆的孩子。原本那張陰沉的臉頓時露出了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
    
    “你們這是在做什么。還不趕緊進來!”
    
    張晉悄悄吐了吐舌頭。連忙拉起左右兩人。匆匆從院子東墻繞過,從正門進了院子。等到進了正屋。瞧見王夫人正沒好氣地瞪她,她慌忙行了禮,這才訕訕地解釋道:“我原本只是想帶著他倆從角門避過人偷偷溜進來嚇大伯娘一跳,結果路過后窗正好聽到了,真不是有意偷聽的。天賜是聽到大堂伯說了他的名字,這才踢著了石頭”
    
    “聽見了就聽見了。以后不許再從窗戶后頭走路,姑娘家就該有姑娘家的樣子!”
    
    看見張普乖巧地點了點頭。王夫人不由嘆了一口氣,心想張悼和孫氏在外都是小心的性子,怎么偏生出了這么個女兒。見張輔已經是笑著坐下了,她就伸手把孩子們叫了過來,問了幾句課業就語重心長地教導天賜說:“好好跟著小梁先生學,今后你要擔重任,明白么?”
    
    看見三個孩子站在那里猛點頭。張輔不禁閉目沉思了起來。張綽去廣東分明是為了幫兒子,仕途前程竟是完全不要了。他倒是也想這么做,可惜兒子還太如今既是謀劃軍國重事。那么該管的地方他還是得管。鎮遠侯顧興祖在廣西平叛殺瑤民千余人筑京觀,那奏折寫得慷慨激昂,可那股殺氣的來處卻是蹊蹺,需得派人提醒張越一聲。,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似,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