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746 名臣氣度


   原城紫禁城仁壽宮。
    
    盡管張太后在朱瞻基即位之后便拒絕了群臣所請的垂簾但皇帝親政一年以來軍國大事莫不稟報若有疑難她更是常常派內侍加以提點。這一天除了皇帝之外這兒還多了一位外臣塞義夏原吉和楊士奇黃淮。四人之中兩人是部堂首臣兩人是內閣重臣眉頭和帝后一樣都是皺得緊緊的。
    
    而朱瞻基見他們久久不說話。索性就站起身來。
    
    依四位卿家的意思兩廣蠻亂究竟如何。”
    
    四人之中論資格則為塞義論寵信則為楊士奇因此皇帝這一問。他們沒有貿貿然開口彼此交換了個眼色塞義便欠欠身說
    
    大藤峽蠻亂由來已久而瓊州府的黎人則是多年不曾有過動亂此事仍需謹慎。只鎮遠侯征蠻一殺便是千余人實在是有傷朝廷仁德。至于廣東那邊的事情鎮遠侯雖只是輕車簡從前往仍是莽撞了此。”
    
    勤勞王事其心可嘉”黃淮地插了一句便鄭重其事地說。的遠侯既是征蠻將軍這是他的分內事去一趟廣州也無可厚非。要緊的是此前是否已有預兆而廣東布政司隱瞞不報鎮遠侯既然報廣州府衙一眾官員曾在端午節遭遇黎人刺客”
    
    這件事情不要提了”
    
    朱瞻基一下子打斷了黃淮的話畢竟秦懷謹雖說是水樂朝便提督市舶司的太監并不是他的人他也一度想把人換下來可這畢竟是宮里人話一出口他才醒悟到張太后正在旁邊自是緩和了口氣說此事是此事彼事是彼事不要混作一談”
    
    見眾都不再說話他便扭頭向張太后問道母后怎么看。”
    
    軍功向來以猛的為上平蠻為下廣東一向太平縱使有蠻亂世出不了大亂子。”張太后掃了眾人一眼語調極其緩慢張越是太宗皇帝時便任用的年輕才俊在朝在外功勞赫赫若是廣東真有蠻亂。他應當不會瞞報再說張謙亦是多年老中官更不會隨隨便便附和他上折子。而鎮遠侯畢竟是在貴州鎮守多年也不是頭一次平廣西蠻亂按理也不會信口開河。既然難決且不忙著申飭或是責問等等看那邊的奏報。可以讓都察院挑一員精干御史讓錦衣衛也準備著隨時出發去廣東。”
    
    太后圣明。”
    
    連同朱瞻基眾人對于張太后這老成持重的措置都挑不出任何理來于是只得齊齊遵令。等到四全部閣大臣一同退出仁壽宮塞義自是和夏原吉一路。楊士奇和黃淮同行了一陣見其頻頻咳嗽不止便親自攙扶著他的胳膊,又勸他不宜太過勞累。然而黃誰卻只是搖了搖頭又以內閣少人為由讓楊士奇先回內閣直房自己一路慢行。相士奇正躊躇間看到不遠處有幾個宦官走過來便招手叫來一個攙扶了黃淮這才匆匆先走了。
    
    雖說有人攙扶但黃淮這一路蹣跚而行腳下步子仍是極慢。他昔日是二甲第五名進士也是后來最早八內閣的人專掌制敕可一直卻屈居解獵之后。好容易等到解借黜落卻又是胡廣更得圣意他仍是屈居次席后來更在大獄中呆就是近十年。在那十年天底下的人仿佛都忘了還有他發么個昔日的天子信臣他的兒子就是想到獄中見他一面前是難能。可等到一夕復出黃府又是門庭若市車水馬龍世態炎涼不外如是可是他為之在牢中困頓十年的主君卻已經駕鶴西歸。如今他名義閣次輔卻不復洪熙年間的信賴了。
    
    到了內閣直房所在的院子他就甩開了那個宦官徑直穿過大門往里頭走。因最里頭一進只有閣臣以及特命的宦官能進自然是不見一個閑人。他袖著雙手穿過第二道們。就聽到里頭傳來了楊榮洪亮的聲音。
    
    不愧是太后心里是明鏡似的。只是不曾當面說破罷了。廣西蠻亂由來已久可廣東能有什么蠻亂。黎人幾乎全都集中在瓊州府那是一個孤島斷絕了補給等等他們便是等死再說了那此黎族土官一個個都是貪得無厭的性子盤刷下民倒是一把好手要割據廣東真是太高看他們了”
    
    黃淮眉頭一皺就聽到楊士奇平和地答道話雖如此但鎮遠侯既然送來了那樣的證供總不能置之不理需得示公心時了幼數丁憂艱歸宜山這幾天感染了風寒在家休養我瞧著宗豫的咳嗽老毛病仿佛又犯了內閣事務少不得你我和弘濟多擔當一此。”
    
    那是自然。說起來宗豫兄實在是有此逞強了我那幾天瞧見他咳出來的痰顏色不時總得及時醫治才是他也當學學宜山兄的養身之道。這身子好了才能挑重擔。士奇兄。依我看不如奏請皇上派一員妥當的太醫給他瞧一瞧老這么咳得昏天黑地也不是辦法”
    
    聽著聽著黃淮就覺得心里那股火噌地下全給點輿了竟是疾走數步打起簾子進了居中正房冷冷的說不勞勉仁記掛了我的身體好得很還能應付內外事務”
    
    腰束欽賜五帶的楊榮沒料到黃淮竟話間直闖了進來眉頭立時緊蹙了起來但瞧見對方臉色蒼白便把到了嘴邊的譏諷吞了回去只淡淡既如此便是我多管閑事了。從年初開始北邊又是打得不消停興和開平更是頻頻遭到滋擾各省也時不時鬧出此妖人。再加上水災旱災各地的奏折都快在通政司堆起來了。宗豫兄還請好好保重身子到了寒冬臘月最冷的時候我們還有得忙。”
    
    冷冷地看著伏案疾書頭也不抬的楊榮黃淮不禁冷笑了一聲
    
    勉仁的好意我領了。不說別的只為了這朝堂上能有此別的聲音我就得好生保重自個兒。這天下是朱明的天下總不能任由別人說什么是什么”
    
    宗豫”
    
    楊士奇聽見黃淮越說越不像話只能開口喝了一聲。見黃淮默然住口緩緩走到書桌前坐下他不由的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同僚多年又曾經同侍東宮他當然明白黃淮的性子和楊榮差不多都是氣量狹隘不能容人。而黃淮更因為在獄中呆就是十年骨子里便存了幾分激憤尤其對一路顯達沒遭過難的楊榮金幼技更是常常挑剔。
    
    如今內閣的這幾個人中他和杜禎是腦劇臼交情性乎也有類似仿佛遼處楊榮和金幼技配合默真”要金幼技奪情起復兩人自然又是一體楊博謹慎恭敬向來在內閣以末位自居從不與人爭如此一來。黃淮更是成了孤家寡人幾乎是凡事都和別人唱反調。
    
    過猶不及啊”
    
    喃喃自語了一句楊士奇搖了搖頭卻不好說什么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書案前坐下再次拿起了張越的那份奏折。盡管知道這已經是半個月之前的消息了但他看著看著仍是覺得心神不寧。杜禎面冷心熱。當初在山東也是這么莽撞唯一一個學生偏也是這么勇往直前
    
    自打杜禎告病在家休養每日里便有不少官員登門拜訪探望。雖話如今已經官位顯達但杜家的應時還是和從前一樣一律以主人抱病不便見面為由婉拒至于東西也是概不收。官場上的老人早習慣了杜府的這個規矩不過是一笑置之畢竟這個過場非走不可但新的京官們卻是頗有微詞被人打發走的時候臉上都是繃得緊緊的。
    
    傍晚時分又有一個翰林院的官員被客客氣氣擋在了外頭彼此低聲議論著正往外走的時候卻看見一騎馬飛奔而來。等到了門前那馬還沒停穩上頭的騎手就躍跳下馬來身手異常轎健。里面遇上一位翰林來人笑吟吟地一拱手旋即便一兩步上了臺階。
    
    二姑爺來了”
    
    門房上頭笑著喚了一聲就有人忙著下束牽馬。這時候那一位翰林方才驚覺來人便是杜家的另位女婿。彼此時視了一眼一個最年輕的翰林忍不住低聲嘀咕道杜家人原來都是這么一個脾性出來不坐車不帶隨從也就罷了竟然當街打馬飛奔簡直和那此粗魯的武臣沒什么兩樣”
    
    萬世節自是不知道自己一番舉動竟然會被外頭的一個詞臣認為是粒魯即便他知逝世絕不會往心里去。興沖沖進了杜禎的寢室。他隨手解下外頭那件天青色鶴氅往旁邊的椅子上一扔就立刻往內間走去打起簾子進去就笑道岳父母消息北邊阿魯臺和脫歡又打起來了他們這旁邊的小部落又都在那兒趁火打劫北邊開平總算能太平了”
    
    小聲此一來就咋時呼呼的沒看爹爹在養病么。”小五扭頭狠狠剜了萬世節一眼隨即服侍杜禎喝了藥這才站起身說現在誰關心北邊什么消息咱們只想知道姐夫那兒究竟怎么樣了。爹爹你說是不是。”
    
    見慣了這小兩口你一言我一語的模樣杜禎的臉上自然掛上了淡淡的笑意待聽到最后一句他不禁更是莞爾世節就不要賣關子了。看你那神采飛揚的樣子就知道有好事怎么是廣東那邊有了什么好消息。”
    
    那是當然”
    
    萬世節一在小五剛剛坐過的錦墩上坐下隨即興奮就在傍晚的時候廣東那邊快馬送來了兀節的奏折和一株嘉禾。原本他們都說是嘉禾樣瑞可后來里頭傳來了訊息說是兀節打算在廣州府番離南海兩個縣推行新制年一熟其余縣試行一年兩熟這會兒據說內閣和部院大臣都被召進宮中去了。外頭也議論紛紛有的說兀節是信口雌黃有的說是奇思怪想還有的則是將信將疑。可他那個人我是知道的若無把握決計不會提這件事”
    
    你說得對他不是那種為了解決前事就說大話邀寵的人”
    
    見杜禎一邊說話一邊坐直了身子小五慌忙單腿跪在床頭用棉被把人裹得嚴嚴實實這才櫥怨道爹爹你也小心此這大冷天得了風寒可沒那么容易好。內閣里頭人進進出出前幾個月補進去的不一會兒就被解了職結果還是你們幾個人挑擔子。那天我去藥房抓藥還見著了黃府的人瞄了一眼藥方那仿佛是醫肺病的方。風寒若不調養好。也會變成”
    
    等等你說什么。”杜禎下子打斷了小五的話沉聲問道
    
    黃宗豫是什么病。”
    
    傷了肺氣應該是肺病不錯。”小五見杜禎的眼神一下子變了。不禁有此奇怪扭頭去看萬世節時發現他世是眉頭緊皺她頓時更不解了爹爹可是想到了什么。”
    
    倘若是肺病那倒是好解了我記得他在內閣時便是常常咳嗽。濃痰都是裹在布帕中從不讓人看。可若單單只是肺病他又何必功此遮遮掩掩病休一兩個月調養難道不好。小五若是這肺病由來已久若是時間長了會不會成了癮。”
    
    幕病。”
    
    小五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若有所思地想了一會兒便猶豫著表示的確有可能。她這么那邊翁婿倆對視一眼萬世節就看到杜禎臉上有此怔忡。他雖然看似大大咧咧。舊思卻是最細密的人眼見岳父深深嘆了一口氣便連忙坐到了他的身邊。
    
    黃宗豫的性子最好爭強斗勝據傳當年解學士被黜就有他進言的緣故。這兩年他在內閣事事爭先和楊勉仁常常爭鋒相時與我們這此同僚也相處得并不算好動不動就出言擠兌。他的病若是能及早治好也就罷了若是不能治好恐怕他不得不上書告退致仕。畢竟別的病也就罷了癮病卻是容易傳染人。這也是逼他弓退最好的借口只不過撇開人品性子黃宗豫不但識大體斷事也明果有時著實需要他這么個唱反調的人。”
    
    岳父”
    
    不說發個了。”杜禎搖了搖頭又看著萬世節說兩廣的事情我不擔心兀節是我看著長大的。絕不會文過飾非我信他。世節前一段時日陳留郡主來看過你岳母。提到了宮中設內書堂和中官頻頻出鎮的事情你時此怎么看。”
    
    萬世節不料杜禎會問這個遲疑了一會才開口說岳父恕我直言。雖說水樂朝以來宦官中有鄭和王景弘張謙這樣的杰出人物但中官那此出色人物不過是錦上添花出一個禍害卻能讓天下大亂他們和皇上太近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