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760 規矩和人才


   泣朝歷代都是有賦有役,但像大明朝紋樣輕賦重役的情形一舊太少見。如今這年頭,除了蘇松等賦稅極重的州縣之外,偌大的中原,田畝賦稅可謂是極其輕省,民田每年要交的賦稅只有一石的三十分之一,也就是三升三合五勺。然而,和輕省的賦稅相比,繼役卻是多如牛毛。單單是永樂年間的開運河和修北京城,就不知道死傷了多少人。而平日里征收解運稅糧、解送軍匠、追究逃亡、軍糧轉運”如是等等足以讓人畏役如虎。
    
    修建黃埔鎮新碼頭既可以算作是雜派差役,也可以算作是官府雇役。再加上彼時水災已經過去,這種差事官府往往是只支應一日三餐,并不給錢,所以最初應募的人寥寥無幾。直到張越開出了與城里轎夫一樣的每月一千五百文工錢,這才應者云集。由于那會兒官府還拿不出那么多錢來,所以應招的兩百人暫時只是打了白條,許諾到時以三個,月五千文計發。
    
    三個月工期中,一日三餐都是管飽管夠,每五日還能吃上一頓肉,再加上張越名聲好,一應工匠百姓也就耐心等了下來。待到碼頭落成典禮之前,官府又通知他們齊集碼頭觀禮,又說中午會有好飯好菜款待,他們自然是高高興興地去了。果然,看了剪彩和舞獅慶祝,又瞧了一番大船入港,就有人把二百號人請到了事先搭好的草棚中,擺開了二十張大圓桌子。
    
    每張桌子上都有一壇老酒和八個碗菜四個盆菜。八個大碗中有一多半是實打實的葷腥,紅燒肘子、醬豬頭、三鮮河魚、燉老母雞、梅菜扣肉,盆菜中也都是油光光的葷腥。一大群人亂哄哄地坐好之后,見著這些自是大流口水,耐性子等到上頭說完,就立刻大快朵頤了起來。最東邊的一張桌子上。一個中年漢子搶了一個雞腿,眼睛就在其他菜上一膘,大口撕了一塊雞肉下來嚼著,隨即含含糊糊地說起了話。
    
    “原想著只是被叫來支應差事曬曬太陽,到頭來每人發兩個饅頭就算了,想不到竟有這樣的好酒菜。官府真是大方!”
    
    旁邊一個更老成些的工匠便搖搖頭道:“哪里是官府大方,是那位張大人厚道,記著咱們的辛苦!早先也有修過河工橋梁的,哪有咱們那三個月吃得好?更別提還有工錢。”
    
    “秦大叔說得沒錯,我還記的頭一次開葷的時候,那么大的肉包子。一人能分到四個”我還不舍得吃,巴巴地帶回去給了老娘!這次就是沒工錢,也不虧了!”
    
    “也是,三個月五千文,澎孕多少,官府可別按照寶鈔的票面發給咱們!”
    
    “張大人既然都答應了。應該不至于糊弄咱們吧?”
    
    滿桌子七嘴八舌鬧哄哄的時候。前頭卻突然有人傳來噤聲噤聲的提醒。不一會兒,偌大的草棚立刻就安靜了下來。那個老成的工匠往前頭一張望,立玄又驚又喜地低聲說道:“兄弟們,是差役來派工錢了,我看到他們拿著個沉甸甸的口袋!”
    
    按理,五千文錢就是五吊整,但自從洪武年間發行寶鈔之后,大明鑄錢就漸漸少了。
    
    永樂年間到是多次鑄錢,但全都是鎖在庫房里頭任憑串錢的繩子發霉爛掉也不曾拿出來。民間流通的銅錢往往是字跡磨損甚至是不堪使用。就這樣還數量極少,多半就是拿著朝廷寶鈔當零錢使。票面上為一貫的寶鈔,在市面上只值五文錢。即使這樣還得分新舊。
    
    然而,這會兒從那口袋里掏出來的,卻是貨真價實的一串串銅錢!于是那些等了三個月的漢子們全都忘記了桌上的酒菜還剩大半,個個兩眼放光地盯著口袋瞧,前頭的更是人人伸長了脖子,生怕那幾個管錢的差役克扣。當眼尖的人瞧見一個不言笑的年輕人背前面的時候,一時間,消息立刻就從后頭傳到了前頭,人人都心中大定。
    
    于謙出身貧寒,當初還的時候就對底下的詭謫勾當有所耳聞,出仕之后巡查過地方,如今就任廣東巡按御史,更是見多了貪婪無恥的人,聽老仆報說藩司開始給工人們派發工錢。他立刻離席而去來到了這里。此時,他往那里一站,立刻把幾個盤算著小九九的皂隸和差役給鎮住了。
    
    有那位鐵面御史在前頭看著。誰敢玩貓膩!
    
    張越比于謙遲了幾步,一到這里就看見了那個負手而立的背影,不禁苦笑一聲,心想這人果真是一絲不。他上前才和于謙打了個招呼。最前頭拿著工錢正在歡呼雀躍的工人們已經是瞧見了他,呼啦啦跪了一地。這一舉動頓時驚動了后頭的,不消一會兒,兩邊擺開老長的二十桌人全都矮了半截。見得這般情景,他連忙抬了抬手。后頭一個大嗓門的差役連忙叫了一聲,好半晌,人們才陸陸續續站了起來。
    
    “此前拖了三個月才給大家發了工錢,帶累大家不能捎帶錢回家去。如今總算是償付了這一筆,你們心定,本司也算是心定了。”張越見一大堆人臉上都是笑容,知道如今這一趟算是安了人心,也就笑呵呵地說,“以后,官府還會有修建橋梁、整修衙門、修河堤之類的差事,到時候也會招募差役。雖不是都像這次那么趕,未必有這樣的工錢,但有一句話本司卻可以保證,那就是決不讓大家流汗干白工!”
    
    下頭的每個人原本就是豎起耳朵想聽聽這位藩臺大人要說什么,待聽到最后一句,也不知是哪個帶頭叫了一句好,其他人也紛紛使勁附和了起來,一時間,下頭此起彼伏都是歡呼的聲音。等好容易停歇下來。張越才不緊不慢地說道:“如今田間有的種得是三季稻。有的是二季稻,有的是稻麥雙季,再過兩個月就是夏收,大家回去正好趕上收割。吃過這頓飯。便是散了,就祝大伙今年夏天風調雨順,能有個大豐收!”
    
    又是一陣叫好聲之后,張越便點點頭離開了這里。至于剛剛差役發工錢是否會有克扣,他卻是半點不操心。畢竟,那么個鐵面無私的人杵在那里不是假的。果然,他才走出去沒多遠,背后的小廝就湊上前說了話。
    
    “少爺,于侍御沿桌上去問話了。”
    
    張越腳下一停,旋即又繼續往前走:“有他這樣嚴謹的人,自然是不用多操心。”
    
    而在別人看來,張越同樣是辦事仔細。從船
    
    ;來幾個銀箱!后。他力玄找來了佛山鎮的那此商戶,胞”交割仔細之后,又用八百兩銀子換了他們早就預備好的一千吊錢。此時了工錢,他自是回彩云樓去瞧了瞧正在和這些商戶結賬的楚胖子,然后便回到西邊的一處獨院,一進正房,他就看到父親正站在幾個,算盤打得群啪響的賬房旁邊。
    
    “爹,這回可是辛苦你了。”
    
    “我不過是在旁邊看著一些。又不用費神應酬,哪里談得上辛苦。”
    
    張悼直起腰來,便叫上張越出了屋子。到旁邊的耳房中坐下,他就笑道:“這次你沒有再向海商坐商攤派。而是明知沒錢除欠也要重建碼頭,倒是讓好些人松了一口氣。不過,最初外頭那些除欠木料磚瓦給藩司的商戶可都是捏了一把汗,背的里還有好些人抱怨說是相當于白送。就連工人們也有不少抱著拿不到錢的心思。其實,就是咱們家先墊出錢來也未嘗不可,何必非得學你那些前任們用除欠這一套?”
    
    “我們家固然有錢,但公是公。私是私。如果給后任立下了自己墊錢的煩矩,那些原本就貧寒的該怎么辦?還不如給他們立下有約必行的規矩,如此一來,也可以讓官府日后少盤錄些商戶。對了,這次佛山鎮那些商戶的貨款可能全部結清?”
    
    “差不多,除了犀角象牙等貨值外。布政司還能結余不少,夠干一些事情了。”
    
    “舉慶府廣州府潮州府等數地都報了修建堤壩閘實,去年斷的幾座橋也需要再修,再加上各縣的縣學府學等等也有年久失修的,可以說是有的是用錢的去處。好在如今各府縣報上來,大約有兩成的農田已經改了三季稻或是兩季稻,幸好劉師傅陸陸續續帶了好幾十個徒弟,否則恐怕是忙都忙不過來。他是一見到我就嘮叨,第一季稻收割早晚對于后兩季有什么影響,我如今雖說沒下的種田,可也快變成能糊弄人的專家了
    
    “好好,以后你種地,我經商。哪怕不當官了,也餓不死!”
    
    父子倆相視大笑,樂了好一眸子。張悼才長長噓了一口氣說:“前幾天我翻了好些古書,倒是找到了一個好字,端武的學名不若就取一個煜字。《太玄元告》有云。日以煜乎晝月以煜乎夜。這煜字有照耀的意思,正好和靜官的大名燁字相合,你覺得怎樣?”
    b/  對于要引經據典從古書中取名字的勾當,張越從來就是覺得一等一的麻煩,這會兒父親說得頭頭是道。他念了兩遍張煜,也覺得瑯瑯上口。自然不會再挑什么刺,畢竟。父親這會兒還是滿臉興頭。父子倆又說了一會話,張悼終究是牽掛著外頭那些賬冊,而張越也不好將三司官員都撂在那兒不管,于是便出了屋子各去做各的事情。
    
    這一年的夏天便如同張越說的那樣,恰是風調雨順,往年常常來襲的風暴少了好些,除了少數州縣狂風大作刮倒了一些樹木房屋,大多數地方都是安然無恙。通省的稻田收成好的超過三石甚至四石,收成不好的也有兩石。一時間,從上至下歡喜不盡,去歲因為秋糧而焦頭爛額的府州縣全都是額手稱慶,而布政司衙門高興豐收之余,則是忙著準備這一年的秋闈。
    
    按照規矩,每到秋考之年,各省便奏請朝廷請派翰林官主持鄉試。如南北直隸往往是派翰林院中排名靠前的侍讀學士或是侍講學士,而其余各省則是按照遠近繁簡派差。
    
    張越作為布政使,早早就和項少淵聯名奏請了上去,等愕知此次來人的時候卻是大吃一驚。
    
    此次視學廣東主持鄉試的,竟然是翰林侍讀學士,人稱小沈學士的沈粲!
    
    由于洪武朝曾經廢科舉十余年。所以數朝以來,朝中部堂閣院大臣并不走進士的天下。內閣有楊士奇,六都有夏原吉呂震方賓吳中,全都是或以薦舉,或以太學生出身,而翰林院中雖多進士,可也有來自他途的。這其中,沈度沈粲兄弟乃是赫赫有名的一對。沈度固然是以金版玉書名動天下,沈粲的草書也是禁中一絕。文章上頭的名聲反倒是不如其書法。
    
    廣東貢院去年才得以重修,如今迎來三年一度的鄉試,自然是數之不盡的人想方設法往其中打探一有打探號房好壞的,有打探主考官品性的,更有想鉆營看看能不能另辟蹊徑的更有人把主意直接打到了張越的親近人頭上。這天晚上,張越設宴為遠道而來的沈粲洗塵之后。兩人在書齋中才坐下,外頭就傳來了砰砰砰的敲門聲。
    
    張越皺著眉頭站起身,一打開大門。他就看見外頭的方敬和李國修苗一祥抱著滿滿一捧東西。他正愣神的時候,方敬就探頭朝里頭張望了一下,看見沈粲正坐在那兒,他就壓低了聲音說:“張三哥,聽說沈學士住在這里,那些參加鄉試的士子全都把墨卷投到你的官解了,這后門口簡直就沒個消停。這還不算,我和小李小芮下午出去一趟,結果就帶回來這么些,,這東西我們仁沒法處置,只能給你拿來了
    
    沈粲這會兒也終于看到了門外三人抱著的東西。他雖說一直當的是京官,可對于這種門道卻并不陌生。知道外頭的三個不是外人,他便招呼了人進來,待他們放下墨卷出去之后,他隨手取了一卷翻看,不多久又放下手取了另一卷,足足看了好些,他忍不住搖了搖頭。
    
    “金版玉書四個字雖說是榮耀。可人人學沈體,絕不是什么好事”。
    
    撂下這話,他也就懶得再去看那些謄抄得整齊端正的墨卷,而是對張越說:“我來的時候,聽說內廷孫貴妃身懷六甲,算日子應該是明年開春。明年的會試若是逢著喜訊,皇上必定會異常重視。你在廣州政績斐然,但除了這些之外,會試中多取中幾個士子,也一樣是你這個,封疆大吏的功勞。所以,這一回的鄉試,得好好選幾個人才出來”。
    
    防:我也想要一個。送給俺爸。這樣他就可以定定心心地看我的了,免得戴著老花眼看豎排本繁體字,可惜弄不到”哎,前再天我爸看了繁體版的第一本,夸獎我比從前寫的進步了,歡喜剛”,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