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762 十萬火急


   貽江此年閑來事翻看史書,張越總會將宋明兩朝拿來對心刃每想到清明上河圖中的汴粱繁華,《東京夢華錄》所書不禁夜的燈火輝煌,就對如今的宵禁頗有抵觸。然而。夜禁令是大明律中明文規定的,哪怕他如今是廣東布政使,也沒法廢止這一條。因此,這會兒在黑漆漆的夜里只能憑著前頭兩盞燈籠行走。怎么也快不了,他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撞上了三撥夜里巡查的軍士。得知是布政司公干,他們仍是盡職盡責地查驗了腰牌引憑這才放了過去。因是年前都司整飭之后的結果。張越雖感焦躁,卻也沒有亮出身份壓人,等趕到市舶公館已經是子正時分了。眼看著張布上前砰砰敲門。他不自覺地在心里盤算。
    
    許久,兩扇門終于咐呀一聲打開了一條縫,里頭的門子探出腦袋拿燈照了照,看清張布頓時一驚。等聽到是張越來了,他慌忙打開了門把一行人請進去,又打發了人往里頭報信。不一會兒功夫,張謙的養子張永就帶著曹吉祥匆匆迎了集來。
    
    見過禮之后,張永忍不住問道:“張大人可是有什么要緊事?父親昨夜睡得一直不安生,今早起來就請了大夫,大夫診脈說是風熱。開了藥方煎湯服下,晚上很早就睡了。要是不那么緊急,我可以知會人去辦
    
    他這話還沒說完,曹吉祥就搶前提醒道:“永少爺,張大人和公公是什么交情,若不是要緊事也不至于大晚上急巴巴地趕過來。我出來之前,公公就說過張大人不是外人。直接請到寢室去說話,不要耽擱了。這會兒時候不早。永少爺明日還要讀書見人,不如先去歇著,這兒有我就夠了。”
    
    張越早知道張永木訥,此時只憑燈籠微光看不清他臉色如何,他少不得解釋了兩句,等到這位不情不愿地答應了,他這才跟著曹吉祥匆匆入內。一路進了最里頭的福壽院。他一跨過正房門檻,就聞到內間有一股揮散不去的藥味,忍不住看了后頭的曹吉祥一眼。
    
    “張大人放心,大夫說不礙事。公公的身體一向好,每日都有散步練劍。”
    
    得知并無大礙,張越這才放下心,遂穿過那高高打起的竹簾進了內間。見張謙已經在一個貼身小宦官的服侍下坐起身,正要下床,他便快走幾步上前道:“既然病了,坐著說話也是一樣,和我還鬧這些虛文干什么?”
    
    張謙這才坐了回去,使了個眼色打發走了那個小宦官,隔著竹簾瞥見曹吉祥在門外伺候,他這才問道:“怎么,又是哪里出了事?”
    
    “不是廣東,是交阻!”張越言簡意垓地將信使剛剛說的那些轉述了一遍,見張謙的臉色漸漸沉了下來,他又解釋道,“雖說是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但如今鎮守總兵官是我二伯父,他這一重傷垂危,家父明日就要趕去。我放心不下,這是私情;而交趾方略當初是我進的,眼下總兵官重傷,掌布政司事的黃老尚書又同時病重,若是掌兵之人不慎重。那邊的安定局勢極可能一夕之間發生大變!我剛剛在家里連夜寫了一封奏疏,但這畢竟不是廣東軍情。很難用八百里加急,張公公能不能請錦衣衛替我陳奏上去?”
    
    永樂朝雖有三次北征一次北巡震動天下,但個交阻曾經勞動英國公張輔率大軍三次遠征,累計不知道耗費了多少錢糧,張謙自然不會忽視這樣一個地方。
    
    從張越手中接過奏疏草草瀏覽了一遍,他信手將其合上,沉吟了好一會兒,這才舒了一口氣。
    
    “你是擔心萬一那兒因此而發生什么變動,朝中棄守交南?”
    
    “正是!”
    
    如果大明只想自居中央之國不和外界往來,那么,是否擁有區區一個交阻自然是無足輕重。然而,從一國發展的長遠來看,海上神威艦遠洋。陸上保有交趾,這有利于整個東南亞納入勢力范圍。因此。不等張謙開口,他就耐心地說:“以我對朝中部堂閣院大臣的了解來看,倘若交趾真的出大亂子,恐怕不少人都會趁此機會請棄交趾,而皇上就算不肯,恐怕仍會猶豫新任總兵的人選問題。我家二伯父在那里鎮守多年……我不想看著家父陷進去,更不想看著當初大堂伯辛辛苦苦三次征伐打下來的地方,到頭來卻被人棄如敞展。”
    
    “好,我替你遞!”張謙原本猶豫的就不是幫不幫的問題,而在于另一點,因此雖答應了,但仍是提醒道。“只是,如今安遠侯就在廣西鎮守,從遠近來看,自然是用他代你二伯父最為自然,其次就是副總兵榮昌伯陳智;而從用人來看,文官忌憚的是武臣久握兵柄,不然英國公也不會請辭中軍都督府都督,而且殺雞焉用牛刀,即便英國公正當壯年。皇上也未必能讓他前往交趾領兵。至于你說的退而求其次那一條。也未必能得允準
    
    “正因為如此,我實在是不得不提。”張越說著又想起了讓父親派人從自己的渠道送往北京英國公府的私函,當即正色道,“交人敬畏英國公之名,二伯父能多年鎮守軍功赫赫,其實也沾了一個張字的光。有的時候,殺雞用牛刀,遠比用菜刀來得穩準狠。陳季擴和黎利先后正法之后,交阻已經比從前安定多了。這一次蹦出來的不會是最后一批。但應該是最有實力的一批。鏟除了這些人,佐以陳洽尚書,交阻至少可以安定二十年。至于后一條”我只是心里存著擔心,并不是想以身試險。”
    
    既然張越心意已決,張謙便沒有再勸,當即喚了曹吉祥進來,當著張越的面將奏疏封口,這才交給了他:“你現在立刻去錦衣衛廣東衛所。讓他用八百里急遞把這封奏疏送到京城,等到了之后讓他們直接遞給東廠廠督陸公公,轉呈皇上。記住。對他們說,十萬火急,讓陸公公斟酌著選好時間遞上去!”
    
    曹吉祥剛才蔣立在門外,里頭的談話雖不是句句分明,卻是聽到了一多半,自然能明白事情的緊急程度。此時他連聲答應了之后,立刻把東西往身上一揣,急急忙忙出了屋子往外趕去。他這邊廂一走,張謙就對張越說:“既然你爹這次是一定要前往交趾,你可得好好預備些妥當人跟著。他這不是公務,我不好往錦衣衛調人,只能借你兩個身手好性子機靈的護衛。你身邊的彭十三不是英國公征交趾時的家將嗎?請他陪著去,在交趾,他一個人頂十個!”
    
    “我來之前,他已經自動請纓,,我雖應了,只是覺得對不住他,他畢竟剛得了兒子。”
    
    見張越臉色不好,張謙便澗書曬細凹曰迅姍不一樣的體蛤,閱讀好去外氣說:“我知道他是你大半個師傅。這此年鞍前馬盾跟…。出力無數立功無數,他是英國公的人。之所以甘心跟著你,也是因為你以真心待他,他自然以真心待你。別嗟嘆了,趕緊回去準備。這一夜你家里怕是沒人能睡好!”
    
    正如張謙所說,這一夜,張家官麻燈火透明,幾乎人人都是徹夜未眠。孫氏雖說暗地里抹眼淚悄悄埋怨了好一番,卻仍然親自給丈夫打點行裝;張綽連夜派了心腹家人往四處調集人手,又忙看見人,囑咐各種事宜;杜綰帶著崔媽媽和管事媳婦們準備藥丸用具;彰十三則是忙著整頓馬匹和兵器等等,,總而言之,就連張赴靜官這等年紀尚小的孩子。也幾乎沒法睡一個好覺,天不亮就趕到了上房。
    
    張悼已經換上了一身結實的衣在他向來是簡約隨便的性子。衣裳并不是大紅大紫的招搖,否則這次前往交阻,行裝就是最大的麻煩。安慰了妻子,又勉勵了眼睛通紅的幼子和長孫,他最后就把張越留了下來一塊用早飯。父子倆一邊吃一邊商量了半個時辰,這才雙雙出來。
    
    因這一次分別不知道得多久才能團圓,張越少不得親自把父親送到了官麻后門,這時候,張謙派來的兩個護衛已經和張家此次隨行的人會合在了一起。跟著父子倆出來的信使見張綽徑直趨前上馬。便回過頭來向張越重重磕了三個頭,這才跟了上去。雖說心里翻騰,但張越看著一行人紛紛上馬,終究沒有說話。眼睜睜地看著這十幾騎從小巷疾馳再去。
    
    二伯父張攸雖說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終究是他的嫡親伯父,當初頭一回從交趾回來就送了大箱東西。后來張信被貶,他又自動請纓重回交阻,等到后來安南用兵不利。又是自動請纓,算來竟是在那里過了半輩子。別說交阻原本就滿是癢氣毒蟲,就算是再好的地方。張攸和妻兒一別就是數年,如今興許連最后一面前見不得,他唯有希望父親張掉這一趟能趕得及,也希望張謙通過錦衣衛能夠盡快將奏疏送上去。
    
    交趾交州府。
    
    自從永樂年間張輔一定交趾交趾布政司以來,永樂皇帝朱林就將安南徹底歸入了中原的版圖。分交州、北江、諒江、三江等十五府。分轄三十六州,一百八十一縣。又以太原、宣化、嘉興、歸化、廣威五州二十九縣直隸布政司。各地又全都設立了衛所和巡檢司等,可謂是做好了鐵桶萬年的打算。后來雖因中官馬棋大肆按刮激起民變,但當地土官豪強也確實暗懷叛心。如今召回了鎮守太監,又連著幾年鎮壓安撫,局面一度恢復到了當年最好的時候。尤其是交阻布政司所在的交州府,一度成為整個安南最繁華所在,行商云集。
    
    然而,這些天的交州府卻顯得戒備森嚴,大街上冷冷清清。
    
    往常張攸日日點卯見兵將的總兵府赫然是里三層外三層的守衛,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深重的寒霜。前衙如此,后衙也同樣是如此,從親信家將到貼身小廝,走路都是躡手躡腳,連交談的人都沒有。而居中三間藥味濃重的主屋里頭,則更是連一根針掉的聲音都能聽見。
    
    “怎么樣,大人可有好轉?”
    
    見那診脈的大夫滿臉為難之色。一今年輕的小廝頓時焦躁地用拳頭擊了擊左掌,隨即沒好氣地擺了擺手。見那大夫如蒙大赦地要走,他忽然聽到床上傳來一陣動靜,連忙俯身一看,見面色慘白的張攸睜開了眼睛,連忙一個箭步上前把大夫拖了回來。見那人又誠惶誠恐地重新坐下來診脈,他連忙上去在水盆里擰了一根涼毛巾,這才上前彎下腰給張攸擦了擦汗。
    
    “老爺,您可是醒了!”
    
    “我這次睡了多久?”
    
    低頭把耳朵湊上去的小廝好容易聽清楚了那說話的聲音,連忙低聲說:“老爺,這次才一天一夜。”見張攸皺著眉頭又要說話。他又搶在前頭說,“您放心,按照腳程,這會兒往廣東的信使應該已經到了,只要得到消息,三老爺必定會盡快過來。如今內外都安定,您只要好好養傷就行了。大夫說了,扛過最初的這幾天。就不會那么兇險了。”
    
    從那天中箭之后傷處突然麻痹,張攸就知道箭上必定啐了劇毒,因此想都不想就削去了那一大塊皮肉。虧得他一直對蛇毒有防范,當即讓人吭出了毒血,又服下了當地人最好的蛇藥,回來之后更是請來了交州府幾個最好的大夫,這幾天卻仍然是時昏時醒。見那大夫說了一大通好話,卻是半句實在的都沒有,他便露出了不耐煩地表情。
    
    “去門外等著!小廝板著臉對那大夫吩咐了一句,等人一走,他連忙在床頭坐了下來,又把頭湊近了一些,“老爺若有什么想說的想問的,但請吩咐。”
    
    “頜福,去”,請黃老尚書來。”
    
    倘若是別的什么吩咐都好,但聽見黃老尚書四個字,顆福頓時臉色不太好看。正預備打個馬虎眼,他就瞧見張攸盯著自己,眼神異常嚴厲。只得實話實說道:“前幾天剛剛的到的消息,黃老尚書重病不起,眼下那邊也正請大夫調治。”
    
    一聽這話,張攸頓時悚然大驚。支撐著想要坐起身,他卻覺得四肢全都不聽使喚。只有咬牙的聲音清晰可聞。見頜福慌亂地連聲勸慰,他好容易才平復了激動的心情,又問道:“如今我的總兵大印在哪里?”
    
    “軍情緊急,建平府和廣安州等地都報有叛逆,昨天榮昌伯領了您的征虜副將軍印,已經前去征討了。如今交州府附近大約有都司衙門所領的各路軍馬五千余人,可保此地不夫
    
    “只保交州府不失有什么用,這里要是丟了,交趾也就完了!”
    
    張攸咬牙切齒地吐出了這么一句話。隨即氣喘吁吁再也無力多言。仰頭望著頭上那頂蔥綠色的蚊帳。他只覺得心里空空落落無處安生。這么多年來,他一直苦心經營維持。也在軍中栽培了不少可用人才。如今他一倒下,黃福又病到,榮昌伯陳智就立刻帶兵出征,,倘若壞事,就是壞在這家伙手上!
    
    他竭力讓頜福又靠近了些,這才低聲說道:“去見陳洽尚書,就說是我說的,都督方政和榮昌伯陳智不和。如今他在交州左近,請他主持交州軍務。這不是商量,讓他決不可延誤!該死,我要是早醒一日。怎會讓陳智就這么輕易地帶了兵出去!”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