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9)      新書上傳啦(01-19)      后記下(01-19)     

朱門風流765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第七百六十五章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妹妹出生的時候靜官還小。沒有多大感覺,如今多了個弟弟,他只要一下課或是沒事的時候,就會想方設法往秋痕那兒湊,常常看著那臉上皺皺的小家伙出神。由于秋痕死活央求過,杜綰又由于自個當年的事默許了,因此這一回張家也不曾請奶娘。秋痕在坐蓐期間調養得好,奶水自然充足,落地就是大胖小子的端武更是養得白白胖胖。
    
    “這就是弟弟?才只那么一丁點大……”
    
    “還一丁點大,你當初生出來的時候,可還是不及你弟弟呢!”琥珀見靜官只顧踮著腳瞧著小床中熟睡的孩子,不禁笑吟吟地在他臉頰上輕輕一捏,“別有了弟弟就忘了妹妹,這幾天因為天熱,你妹妹發了好些痱子,一直都在嚷嚷著,你這個當哥哥的還不去看看她?還有,太太和少奶奶雖說都不在,可你不如去瞧瞧你爹爹,他這些天可是心情不好。”
    
    “妹妹那兒我天天都去,早上我還送了她一**花露!可爹爹的臉色實在怕人。娘讓我不要去擾了他。”靜官挺起胸膛答了,隨即好奇地在琥珀臉上瞅了又瞅,忽然咋咋呼呼地說,“二姨娘,你現在比從前笑得多了,瞧著更好看了!”
    
    正在忙著繡肚兜的秋痕聽了忍不住撲哧一笑,見琥珀一下子怔住,而靜官則是做了個鬼臉,一溜煙走得沒了蹤影,她就打趣道:“瞧瞧,就連他也看出了端倪來!自從你打瓊州府回來,氣色就一日好似一日,大家看著心里都歡喜呢!唉,原本明明是最安定不過的日子……”
    
    “老爺和二老爺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琥珀不等秋痕說完就一口截斷了她的話,隨即雙掌合十喃喃自語了幾句,突然扭頭看著秋痕說,“如今你母子平安,得空了咱們請了太太和少奶奶去光孝寺上香還愿如何?那一次求簽全都靈驗了,這一次不若也請一支平安簽。”
    
    這邊姊妹倆商量著如何去光孝寺上香還愿求平安,那邊跑出院子的靜官一個不留神,險些在拐角處和張越撞了個正著。一抬頭瞧見張越那臉色仿佛不那么美妙,靜官連忙乖巧地行了禮,又低低叫了一聲爹,隨即低著頭等訓。可良久,他卻感到一只手在腦袋上輕輕摩挲著。
    
    “父子連心本天性……那兒一亂,也不知道拆散了多少家人……”
    
    “爹爹是在思念祖父么?”自打那一回被杜綰狠狠教訓了一頓。臨字帖臨得手腕發酸,靜官哪怕是平日偶爾聽到一點什么,也再不敢輕易說出來。可是,瞧著父親那種很少得見的表情,他仍是忍不住說道,“祖母也很想祖父,我瞧見沒人的時候,她曾經一個人悄悄地在屋里掉眼淚。我進去對祖母說,祖父一定好好的,祖母又摟著我哭了一陣子,眼淚把我的衣裳都打濕了。爹爹,等我長大了也當大將軍,一定帶著大軍把那兒踏平了!”
    
    聽說母親孫氏背地里傷心,張越只覺心里沉甸甸的,待聽到最后這孩子氣的言語,他卻忍不住莞爾,屈指在小家伙的腦袋上輕彈了一下:“你倒是會說,誰對你說大將軍就能帶兵?”
    
    “演義話本不都是這么說的么?”靜官話才出口就醒悟到自己露了餡,不等張越責問,他就趕緊跪了下來,老老實實地說。“爹爹別怪罪別人,是我聽小方先生說起,央求他帶我和六叔出去瞧瞧,他起先不肯,磨不過我才應了。也就是在那兒,我才知道交在哪兒,還知道英國公曾經在那兒打過好多勝仗。”
    
    “把事情攬在自己身上,然后又夸大到外頭去的好處,這都是誰教你的?”
    
    見靜官嚇了一跳,然后可憐巴巴地抬頭看著自己,張越只覺得越發好笑,一手就把人拉了起來,臉上卻越發繃得緊緊的:“你就是不說我也知道,你小方先生素來是老實人,你六叔就更不用提了,循規蹈矩生怕惹事。只有你,面上老實憨厚,心眼卻多得很,說不是你攛掇的我也不信……”臨到末了,他卻突然笑了,“小機靈鬼,你那點勾當,指量別人不知道?”
    
    “啊?”
    
    靜官這才知道自己的秘密壓根不是秘密,頓時耷拉了腦袋,規規矩矩地跟在父親旁邊。瞧著他又恢復了這等老實的樣子,張越便一路走一路說道:“并不是成天在家里死讀書守規矩,就是懂詩書知禮儀的大家子弟。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只有見多識廣,這才是真正的治學之道。當初你外祖父和姨父都曾經游歷天下。你這個年紀,偶爾出去玩耍也沒什么,再說,也不是學到了不少東西?若不是如此,你母親哪會默許?”
    
    “原來娘都知道了……”
    
    都說嚴父慈母,可張越外頭公務繁忙,雖說早中晚也常常回后衙用飯歇息,但卻不會十分過問他的功課,反倒是杜綰管得多管得嚴厲。那嚴厲倒不是訓斥責打,也不在功課好壞多寡,只在用心二字。于是,靜官生怕自己偷拉著張赴跟方敬出去逛的事給母親知道。嘀嘀咕咕了一句,他總算是松了一口大氣。
    
    眼看跟著張越快到書齋時,靜官心里正盤算送走了父親,然后去尋母親老老實實坦白了,免得他日應景兒又被拿出來說道,卻不想張越突然站定了,又自然地伸手牽了他。
    
    “爹?”
    
    “你不是一直很想看看爹爹那書齋和你讀書的書齋有什么不同嗎?今天就帶你瞧瞧。”
    
    滿頭霧水的靜官跟著張越到了書齋面前,忙里偷閑瞧了一眼上頭的自省齋三個大字,旋即才進了里頭。書齋中既有書香也有墨香,隱約可見布簾子后高高的書架,卻是一個人影都沒有。他還沒來得及尋思,就被張越帶到了最里頭一間。卻見是四壁空空蕩蕩,只有木地板上安設著兩個蒲團。
    
    莫非是父親閑來無事在這兒打坐當和尚玩?
    
    “這是我當初和英國公學的。上來坐下。”
    
    等靜官上去端端正正地坐好,張越方才盤腿在他對面坐了,見小家伙眨巴著眼睛瞧著自己,他不禁暗自嘆氣。他當初那不叫早熟,叫重生,可如今家里一個庶弟,一個兒子,那才叫名副其實的早熟,遠不像張超張起小時候那樣跳脫。身為大家子,落地就享著榮華富貴。那是要付出代價的,張超不就曾經因為任性,險些闖出禍事么?
    
    “爹爹興許要去交走一趟。”年紀尚幼的兒子不是心心相通的妻子,所以張越盡量把話說得直白些,見靜官嚇了一跳的模樣,他就說道,“我如果一去,家里雖然還有你小方先生和李師兄芮師兄,但他們畢竟不姓張,到時候就只剩下了你和你六叔兩個。你六叔的性子你知道,所以,你得記著你是你祖父的長孫,也是我的長子。”
    
    原只是震驚,接著是糊涂,但聽到最后,靜官不知不覺挺起了胸膛,朗聲說:“爹爹放心,我一定會護著祖母和娘親姨娘,護著大伙兒!”
    
    張越一愣,原想說我不是這個意思,可看見小家伙的臉上盡是自信和決心,他立刻醒悟了過來,少不得點點頭鼓勵道:“能有此心,便是我張家好男兒!”
    
    一句好男兒將靜官的臉色激得通紅,他索性跪坐得端端正正,然后一字一句地說:“爹爹有什么話盡管吩咐,我一定會一樁樁一件件做好。”
    
    因這一日是臬司衙門喻良的老太太生辰,張越心緒不好無心應酬,就只是送了一份厚禮,讓杜綰獨自去賀一賀,本不打算讓孫氏同去。但孫氏雖說焦心丈夫,終究也一樣不想讓兒子落了虧禮數之名,硬是和杜綰一同去了臬司衙門賀壽。雖說席間人人敬著,但從熱熱鬧鬧的地方一回來,她立刻就撤去了強打的笑容,扶著杜綰的手一步步進了官廨,她只覺難受得很。
    
    見二門內一個媳婦上來迎候。她就直截了當地問道:“越兒人在哪?”
    
    “太太,少爺仿佛是帶著靜官去書齋了。”
    
    書齋兩個字讓孫氏和杜綰齊齊一愣。杜綰剛想說自己過去瞧瞧,孫氏就拉著她的手說:“不知道越兒這做爹爹的又有什么名堂,咱們過去瞧瞧。”
    
    婆婆既這么說,杜綰就只留了崔媽媽跟著,攙扶著孫氏往書齋兒去。到了院子門口,見書齋門前連一個伺候的人都沒有,孫氏免不了低聲嘮叨了兩句,待走了過去,她就聽見里頭隱隱約約傳來了靜官嚷嚷的聲音。
    
    “孝順祖母和母親,管好自個身邊的人,敬著六叔和姨娘她們,帶好弟弟和妹妹……爹,您要我做的事情就這么簡單?我還以為能像您那樣威風八面呢!”
    
    “簡單?我還吩咐你好好讀書寫字,練好身體,你就全都忘了?不要小看了這些,有些事情我信你必然能做到,可有些事情,你能做好一半都不錯了。你只看到爹威風八面,沒看過爹的狼狽樣子。就是咱們家,你以為從來就是這么萬事不愁的?記著,萬一遭了什么事,你還能做好這些事情,那你才是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
    
    外頭的孫氏聽著里頭這一番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對話,不由得愣住了。她原本還只是惦記著丈夫,可品味著張越的言辭,她不禁覺得有幾分不祥,忍不住看了一眼身邊的媳婦:“綰兒,越兒的話你可聽到了?我怎么覺著仿佛是話里有話?”
    
    別人不知道安南的局勢,杜綰卻是知道的不但知道,就連張越的奏折草稿,她也曾經看過一遍,不少詞句甚至還記在心里。然而,這會兒瞧見孫氏那血絲密布的眼睛,她卻不敢提起這話茬,生怕婆婆因此而受了刺激,忙含含糊糊蒙混了過去,這才攙扶了她進書齋,又重重咳嗽了一聲以示提醒。瞧見孫氏進去叫過了靜官,又和張越嘮嘮叨叨吩咐著,她忍不住別轉頭去,掩飾了一下眼睛里的水光。
    
    這一年多的安穩日子過下來,誰都不想再有什么變故。要不是朝廷未必能準英國公張輔再征;要不是張攸中了毒箭命在旦夕,由是公公張倬不得不去;要不是公公張倬人在交州府,萬一有變則是禍福難料……張越何必要自請前去參贊軍務?眼瞅著張攸極可能挺不過去,二房要失了當家人,張越怎會不想到子欲養而親不在?
    
    男子漢大丈夫,有些事情可以不做,有些事情卻不得不做!
    
    榮昌伯陳智三萬大軍潰敗的消息不但讓交州府風雨飄搖,更是讓朝堂為之一震。對于交之事,張越當初還在兵部時上過心,但自打張攸上任,黃福再度坐鎮之后,他想著蝴蝶翅膀已經扇過了,連黎利也死了,就沒怎么再放在心上。至于朝中其他人則更是如此,交當年叛逆不斷的時候還能吸引人的目光,當戰亂漸平卻又沒多少進貢進項之后,反而是沒人關注了。此次連番急奏,最后干脆跟上了一次大敗,怎能不讓人為之大驚?
    
    一番拉鋸,又是一次持續了數個時辰的廷議,之后,終究還是主戰派占據了上風。于是,帶著姍姍來遲軍令的信使從京城八百里加急地連日趕路,終于把東西送到了各個不同的地方南京兵部、鎮守廣西總兵府、廣東布政司、云南黔國公府。自然,展開這么一份東西的時候,卻不是什么幾家歡喜幾家愁,而是無人歡喜人人愁。
    
    南京兵部尚書李慶憂的是一把年紀,這一趟極可能要埋骨他鄉;黔國公沐晟愁的是,要從麾下調出實打實的兩萬人來,還得籌集軍糧;安遠侯柳升惱的是這回竟是給自己烏鴉嘴說中了,不得不再來一次南征;張越嘆的則是,朝廷終究是放不得張輔,而他實在不知道怎么去向自己的母親開口。
    
    于是,聽著那響亮的咣當聲,他只能是沉默了。
    
    “好,你們爺倆都好!一個孝悌,一個忠君,全都撇下了我不管!”
    
    瞧見孫氏摔了一個瓷盞,氣急敗壞地撂下這么一句,突然起身進了里屋,杜綰看了一眼張越,連忙追了進去。然而,滿臉苦色的張越在外頭只等了一小會,就看見母親面帶淚痕地又出了來,徑直走到他面前,忽然如小時候一般將他攬在了懷里。
    
    “是娘錯怪了你……我不指望別的,只希望你和你爹都能平平安安地回來!”
    
    ps:又是全國哀悼日,唉,這幾年真是多災多難,在此為死難的同胞默哀……。。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