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769 入交


   橫永樂年間第次征交樸動用號稱八十萬大軍相比,此淡”司大軍號稱十萬,實則是步騎水軍五萬,仍是走當年舊路從憑祥進兵。
    
    由于先前榮昌伯陳智敗死,交州府以南諸多州縣已經失去聯絡,所以最初大軍行路仍是沿用永樂舊制,前后左右皆有偵騎,或有小股賊軍,最多也就十余人。直到經過隘留關鎮夷關兩關,方才遇到了第一股賊兵。
    
    這股賊兵不過數百人,撞著前隊之后,甫一交戰,交人幾乎是一觸即潰。一番審訊之后,被俘的那些人卻說不出什么子丑寅卯來,只知道如今以南部諸州府為根基掀起叛亂的是號稱陳氏正統后裔的陳天寶。因之前陳天寶設伏兵擊敗榮昌伯陳智之后,又發撥文征調四鄉兵馬拿下交州府,他們方才來到了此地,卻沒想到大軍來得這么快。
    
    聞聽此事,軍中文武無不是大震。安南原是陳氏為王,之前黃福已經找到了一個陳氏后裔,在交州府授了布政使虛銜,如今哪里又跑來一個陳天寶?
    
    永樂年間張輔三次南征,齊集大軍征調糧草再加上林林總總的人都的從各處征調而來,所以消息傳出之后往往是需要一月乃至于數月才能真正進兵。而這一次柳升原本就在廣州,麾下平蠻軍操練一年已經使得順手了,除了云南不用從他處調兵,而糧草上頭也不用太過操心,速度自然不比從前,行程過半,大軍只用了八日。
    
    一想到榮昌伯陳智貿然進兵敗死,這才有了眼下的結果,柳升原就是豪闊的性子,雖是惱火,更多的卻是不耐煩,更是決定火速進兵,遂招來麾下幾個要緊的文武。他對眾人算挑選精銳騎兵盡快抵達交州府,都督黎聚立時露出了異色。可要出言反對時,他卻想起了柳升素來網慢不異人勸的性子,就悄悄以目視張越,隨著張越同來的史安和陳猜也是一樣。
    
    想到李慶自抵達南寧府之后身體一直不好,從憑祥進兵以來更是連日高燒不退,之前已經委托過自個凡事多勸著些,張越便輕輕咳嗽了一聲。
    
    “侯爺,交址境內多山多水,無論是山谷還是水邊都容易設伏。如今通省究竟有多少叛軍等等都是情況不明,最好不要冒進。不但如此。若遇河流舟橋處,應隨時加倍派出偵騎打探四周有無埋伏,提防叛逆倚靠地利奇襲。”
    
    “你東紀輕輕,卻小心謹慎得簡直像個老頭子!”
    
    柳升沒好氣地瞪了張越一眼。見其滿臉堅持,黎聚也附和了幾句,遂也不再堅持要輕騎挺進。倒是幾個躍躍欲試的指揮使有些不高興。但眼見主帥無話,他們自是不敢違逆。繼續行軍時。張越便隨在了柳升身邊,目光不住往兩邊山上膘。隨即就低頭沉思了起來。
    
    自從大軍:征交址,設三司和總兵鎮守之后,在黃福的主持下,原本只是陣陌小路的交址境內漸漸就開通了條條大路。此次進兵的主道是從交州府前往京師的要道,自然更是寬敞,之前無論張綽還是張超,走的都是這條路。由于這一路下來叛軍不多,上下文武都判斷叛軍主要集聚在交州府西南兩面,但即便如此,榮昌伯陳智前車之鑒猶在,張越自不敢輕忽。
    
    交北不比交南,雖處于熱帶。一年卻也有四季,不像交南只分雨季和旱季,只天氣明顯偏熱。如今已過中秋,還算是秋高氣爽,但山中茂密的大樹遮天蔽日,縱使是白日,走在山道上也是不見多少陽光。而時不時也有蛇類蟲類出現,更是讓人叫苦不迭。好在此次在廣西和云南調了充足的隨軍軍醫,將士多半都是此前經歷過南征的老人,上上下下全都是做足了蚊蟲防護,再加上如今的癢痘不比春夏,自是少有減員。反倒是文武官員多有病倒的。
    
    這一天,因外頭有些細雨,前方又已經漸漸開闊,本來騎著馬的張越硬是被柳升轟進了馬車里,便索性叫了史安和陳銷兩人一同進來。兩人一個,是五品郎中一個是六品主事,都是兩榜進士出身,史安是他的科場前輩,而來自錢塘的陳銷更是和他同年,只年紀卻都比他年長了十歲有余。
    
    原本是聊些雜談閑事,但說著說著。史安就憂心仲仲地說:“張大人。朝廷設交址布政司也已經有十幾年了,十幾年安撫鎮守,殺了一個,叛逆又有第二個”老是這么用兵也不是辦法。恕下官直言,黃老尚書和張總兵一有事,交址就徒然大亂,這本身便是說明此地的文武任用大有問題!”
    
    陳鋸更是直截了當地說:“榮昌伯陳智冒進固然是大錯,但州縣文官不曾用心,這卻是鐵板釘釘的事!交址各州縣都用謫官,甚至一任經年不換人,如此下來,怎能讓人用心?”
    
    “你們說的我這些天也一直在思量。我之前是廣東布政使,此前也去過瓊州府,唐宋時,瓊州之地一直都是用謫官,這些人既無擴也無心治事,由是瓊州一直都是部酋統治,動輒叛亂不服,和如今的交址何其相像?要真正治好交址,便不能再用謫官,而應該挑選有才有德的官員。不以從前的九年為期,而是兩年考評轉調,凡卓異者。則吏部選調時以更高一級任用,升調江南等富庶之地的大州大府。”
    
    見史安陳猜都是大吃一驚,張越不禁想起了后世的援藏援疆。盡管那些人在邊疆年限不長,但作用卻很有一些,而且因為期滿調回之后往往就能升職,不少人也愿意往這里走一遭,至少不會在那里自怨自艾。若是把交址任職好壞作為吏部考評的依據,興許能改變交址布政司州縣官不作為的局面。他才對兩人解說了一番,就聽到外頭突然傳來了一陣大聲喧嘩。
    
    “怎么回事?”
    
    “大人,前隊偵騎發現有成隊戰象。柳大帥有命,中軍和火器營由中隊和兩翼出擊,請三位安坐車中不要露頭!”
    
    交人善用戰象,張越此前就曾經聽張輔提過,這會兒乍然得知這個消息,他心中一驚,隨即就沖那護衛軍士點了點頭坐了回去,卻仍然是高高掛了簾子。他能坐得住,旁邊的史安陳銷卻沒有那么好的耐性。一個探出身子,公死命張望,另個則是憂心仲仲地問道!“壞沒到交淵刪吼突然出現戰象,莫非那里已經給叛軍占了?”
    
    張越卻搖了搖頭說:“恰恰相反,就是因為交州府尚在,叛逆才會迫不及待地在前方迎敵,若是能大敗我軍。交州府指日可下。這些賊兵。心志倒是不小!”
    
    從南寧府出發時,張輔派來的幾個家將特意由他帶著去見了安遠侯柳升備辦了畫獅蒙馬,張越又建議柳升在前隊布置了精銳的馬隊和火器營,專為防止戰象沖陣,想不到這么快就派上了用場。就在前方喊殺震天火器聲陣陣的時候,后頭一輛馬車在他旁邊停下,一個小廝從馬車上跳了下來,踩著泥濘積水的路面匆匆跑上了前。
    
    “張大人,李大人請您過去敘話。”
    
    一聽這話,張越立刻下了車。此時天上仍下著雨,他推拒了旁邊隨從的雨傘,大步走上前去。到了車前,他就看到里頭的李慶已經坐起了身。一見著他就開口說:“這些年朝中一直在改進火器,但賊兵卻不知道。此番既然出了戰象,必然是瞅準了這些天綿綿細雨,火器容易受潮。此番必定是大勝。但請張大人派人轉告大帥,這會兒先解交州府之圍最是要緊,窮寇莫追,不要重蹈榮昌伯覆轍!”
    
    這話說得固然沒錯,但張越可以肯定,倘若原話轉告,哪怕是憑著自己和柳升的交情,也必定會被啐的灰頭土臉。畢竟,誰愿意和榮昌伯陳智這么個兵敗身亡的家伙相提并論?于是,他安慰了李慶兩句,又讓車廂里頭的小廝服侍李慶躺下休息。待轉身回來時,他卻對一個家將低聲吩咐道:“到前隊去看看那邊戰況如何,如果勢如破竹,就轉告大帥,先解交州府之圍,城中文武百姓自會感恩戴德。窮寇莫追,來日方長。”
    
    那家丁也是跟著張輔數次征戰交址的,此時立刻心領袖會,點了點頭就上馬疾馳而去。張越站在那里,聽著前方的戰象嘶鳴火槍怒響,聽著那些廝殺吶喊,渾然不覺頭上的雨越來越大。直到腦袋上多了一把傘,他這才驚醒過來,一回頭看卻是史安,不禁微微一笑。
    
    “聽那動靜,前方應當是贏了!”
    
    中原歷朝歷代用兵都喜夸大,動輒號稱八十萬一百萬,而交人雖然一個接一個。自號為王,但這夸大的風氣比他鄰近的天朝上國更盛。昔日安南胡氏父子弒主自立,曾號稱水陸七百萬,軍民二百萬攔佻江拒張輔大軍,而這一次圍困交州府的也同樣是打著號稱百萬大軍的旗號。然而。這浩浩蕩蕩齊尊陳氏的百萬大軍。卻在最初的戰象隊潰退之后統統一哄而散。
    
    “這就是一群跳梁小丑,榮昌伯陳智居然會敗在這些人手底下?”
    
    進城的時候,在一眾兵將護衛下緩緩前行的柳升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左右人卻誰也沒接話茬。誰都知道。永樂皇帝朱林對于敗軍之將素來處置極嚴,丘福戰敗身死之后奪爵舉家遷徙海南,而北征之中因小仗戰敗而下獄死的勛貴也有好幾個,若是換在那時候,陳智自個死了也就罷了,恐怕還得連累到家人。但如今朱瞻基在位,結局如何卻難說得很。
    
    然而,大軍一進城,雖則是尚書陳洽率人迎接,但頭里的張越首先注意到的卻是那些武人。發現其中沒一個自個認識的,他舟是本能地心中一沉。果然,陳洽和眾人廝見禮畢之后,臉色立刻就慘淡了下來。
    
    “虧得是方都督及時帶兵回來。張大帥的長公子又幫忙收攏了敗兵。交州府這才得以支撐到援兵過來。都是下官無能,沒法勸諫榮昌伯不要冒進。張大帥重傷之后,下官還不得不常常攪擾,”
    
    陳洽后頭說的那些話,張越再也沒心思聽,只是長松了一口氣,不管怎么樣,如今總兵府并未有悲訊傳來。二伯父張攸仍在。直到有人輕輕在他背上推了一把,他這才回過神。
    
    “你先去總兵府吧,我回頭換過衣裳就帶人去瞧瞧。”
    
    看著同樣如釋重負的柳升,張越便拱了拱手,隨即帶著自己那幾個,隨從匆匆出了隊伍上馬疾馳離去。他這么一走,此次南征大軍中的人自然不會意外,而陳洽以下的交址官員則是有些莫名。直到得知張越和總兵張攸的關系,一群人方才嗡嗡議論了起來。
    
    交州府原是安南東都,本就是四面城墻高立,達官顯貴無數。雖則一場打仗打下來再也不見昔日光景。但原本是高官府邸的總兵府仍是保留得還算完好。如今,這里雖仍是高門大院,但卻再也沒有往日眾將云集的景象。
    
    匆匆在門前下馬的張越見門前迎候的一個張府家丁疾步上前磕頭,他就一把將人扯了起來,一路往里頭走一路詢問,待得知何太醫言說最危險的時刻已經過去,他立復丟下了人,竟跑著沖進了里間。
    
    直到邁進了屋子,他才看到張超正趴在張攸榻前仿佛是睡著了,一旁的椅子上,父親張悼仿佛正在案前寫著什么。躡手躡腳到了床邊發現張攸仍然睡得安穩,他就沒有出聲,一扭頭就看見張綽站起身來,沖他擺了擺手,他便跟著父親出了門去。
    
    “你二伯父不顧自個的情形。吩咐了你大哥去收束敗兵,所以交州府總算是沒從里頭鬧將起來,否則哪怕賊兵攻勢不盛,也未必能保全。你二伯父喃喃對我說過,為遼九仞,功虧一簣,若不是他看到這些年各州縣少有叛逆,因而掉以輕心,也不會有今日的因果,,不過他畢竟不是兵敗,他之前最危險的時候就連遺折也讓我按照他的口述擬好,還吩咐我讓你回頭潤色潤色。好在吉人自有天相,就在你大哥趕回來的時候。他的情況總算有好轉
    
    看到張越欣喜地連連點頭,張掉張了張嘴,終究沒有再提方水心那件微不足道的事。那是二房的家事。輪不到他們父子去管。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